皇極經世

觀物外篇卷一,卷二

09FF01-01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 宋 張行成 撰

太極  乾元  兩儀   

首頁

四象 五行 八卦 

 

 

《皇極經世書》觀物外篇  (宋)邵雍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七
  提要
  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 術數類一數學之屬臣等謹案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九卷宋張行成撰是書専明皇極經世外篇之義亦所進七易之一也皇極經世内篇前四卷推元運世之序後四卷辨聲音律吕之外篇則比物引類以發揮其藴奥行成以内篇理深而數畧外篇數詳而理顯學先天者當自外篇始因補缺正誤使其文以類相従而推繹其旨以成是篇上三篇皆言數中三篇皆言象下三篇皆言理葢行成以意更定非復舊第然自明以來刻本率以外篇居前題為内篇未免舛互失序賴行成此本尚可正俗刻之訛且原書由雜纂而成本無義例行成區分排比使端緒易尋亦頗有條理雖乾[5/169] 坤闔闢變化無窮行成依據舊圖循文生義于造化自然之妙未必能窺至于邵氏一家之學則可謂心知其意矣魏了翁嘗稱其能得易數之詳而書不盡傳則宋代已不免散佚朱彞尊經義考但載皇極經世索隱而不及此書則沈湮已乆惟永樂大典所載尚為完本今據原目仍釐為九卷著于録乾隆四十六年七月恭校上    [乆: ◎ 古同“”。]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7/169] 原序
  康節先生觀物有內外篇內篇先生所著也外篇門人所記先生之言也內篇理深而數畧外篇數詳而理顯學先天者當自外篇始外篇行於世乆矣闕數者三節脫誤者百餘字今補其闕而正其脫誤分數象理類相從為九卷輙衍其義以俟同志者擇焉蜀臨卭張行成序   

[(ㄑㄩㄥˊ)◎ “”的訛字。中國古州名 [Qiong prefecture]。漢置臨邛縣,]

 

[9/169] 欽定四庫全書
  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卷一
  宋 張行成 撰
  觀物外篇上之上
  先生詩云若無揚子天人學安有荘生内外篇以此知外篇亦是先生之文門人盖編集之爾

第一章:河圖天地全數   第一節:天數五地數五 

天數五,地數五,合而為十,數之全也。天以一而變四,地以一而變四,四者有體也,而其一者無體也,是謂有無[10/169] 之極也。天之體數四而用之者三,不用者一也。地之體數四而用之者三,不用者一也。是故無體之一以況自然也,不用之一以況道也,用之者三以況天地人也。

 

天數五地數五,以竒偶言則一三五七九為天,二四六八十為地。以生成言則一二三四五為天,六七八九十為地,故曰數之全也。天生乎動得太極之竒,一氣之動静始終分而為陽、隂、太、少,故曰天以一而變四也。地生乎静得太極之偶,一氣之静動始終分而為[11/169] 柔剛太少故曰地以一而變四也。太陽為日太隂為月少陽為星少隂為辰,以成天體四時行焉。太極之竒退藏四者之間而不自見,所以日月星辰與天而五,除日月星辰則無天,故曰四者有體,一者無體也。太柔為水太剛為火少柔為土少剛為石,以成地體,四維具焉。太極之偶退藏四者之間而不自見,所以水火土石與地而五,除水火土石則無地,故曰四者有體,一者無體也。日月星辰天之體盡矣,水火土石[12/169] 地之體盡矣。八象既全萬物咸備,是謂有之極者謂天地之四也。天以竒變四,四成則一退居五。地以偶變四,四成則二退居十。以一統四,除四無一,是謂無之極者謂天地之一也。大抵太極居一,萬化之本,功成藏宻,用故不窮。雖天地之大亦須藏一,惟數無定象,隨理圓通,故或指一為一,或指五為一,或指十為一,指一為一者,原天地之始生也。指十為一者總天地之既成也,指五為一者分天分地各以一而變四,[13/169] 故揚雄謂五,五為土也。然言五者必歸之天,言十者必歸之地。五當為無之極,十當為有之極,五為太虚冲氣,十為大物元形。有之極亦曰無者,除四無一也。天之體數,四不用者一,故天辰不見地之體數,四不用者一,故地火常潛。天有四時,冬不用。地有四方,北不用。人有四體,背不用。雖不用而用以之生,故無體之一,以况自然。不用之一,以况道。用之者三,以况天地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生出之序由乎自然之理也。[14/169] 凡物未生之初,必因無體之一以為本。既生之後,當存不用之一以為本,不用之一即無體之一降而在我者也,人皆有之。賢者能勿爾,是故一止不動則三用無窮。揚子雲以北為𤣥而統三方,以三方為天地人。北方有𡨋亦五數也,𡨋當不用之。一三者之所息藏乎宻也,當無體之一。四者之所生出乎虚也,𡨋始息而復生,有本者如是也。二者皆係乎北,别之則𡨋當為北,當為中,天之中在北是為[15/169] 辰極萬物之所生也。故水土同包,元胃相養,而以數言之,一即五五即一,是故陽用雖一,裂之則三隂,體雖兩通之則一也。

體者八變用者六變,是以八卦之象不易者四,反易者二,以六卦變而成八也

老陽九少陽七共十六,少隂八老隂六共十四,陽與陽偶失之太過,隂與隂偶失之不及。九而六 七而八 皆成十五者,太極三五之中也。九六七八是謂四象,[16/169] 九六之數各止一變〈揲蓍數〉故乾一坤一為二也,七八之數一少一壯一究隂陽各有三變,故男三女三為六也〈是謂八卦〉,六變之中止有四變其二變大同小異,故六卦反復視之亦共四卦而已。不易者四乾坤坎離,反易者二震巽艮兊,體有八而用有六,卦有八而爻有六,所以天統乎體則八變而終于十六,地分乎用則六變而終于十二也。此造化之端倪天地之妙用也。

 [17/169] 重卦之象不易者八,反易者二十八,以三十六變而成六十四也。

十者形之一,一之數至十而後足,十者坤之一而百者坤之十也。卦數圖坤之位上得三十六,下得六十四者,體用足乎百數也。易者變也,足則無變矣。故百數之中以六十四為卦體〈十之八也〉,以三十六為爻用〈八之六也〉。六十四卦反復視之三十六卦而已,此則八中藏六,體中藏用也。三十六者四九也,二十八者四七也。[18/169] 天道盈于七而極于九,極則退變,故乾雖用九,易不用九而用七,其三十六卦之中不變者八,變者二十八,變者反復視之乃為五十六,用此則九中藏七,用之中亦以體藏用也。以體藏用,用必存本,毎使有餘以為變化之地,是故自六十四而言,常有二十八不用。自三十六而言,常有八數不變也。易用七者蓍自七起,從天盈數每一卦重為八卦,凡七變自乾之六畫至坤之十二畫凡七數故一卦六爻直六日七分[19/169] 而成七日也

故爻止于六卦盡于八策,窮于三十六,而重卦極于六十四也。卦成于八重于六十四,爻成于六,策窮于三十六,而重于三百八十四也。

爻止于六用者六變也,卦盡于八體者八變也。三十六者六六也,用自變也。卦六十四者八八也,體自變也。爻重于三百八十四者,六十四卦各用六也。用因體變,體用合一,如四時各用三月也。周易上經三[20/169] 十下經三十四,反復視之各十八卦,此三十六卦成六十四卦之理。自漢以來未有言之者,而文王孔子實先示之,觀上下經用卦與所分隂陽之數則可知矣。太𤣥潛虛或以四十五變八十一或以五十五變一百其數亦然而用各不同。

天有四時一時四月一月四十日,四四十六而各去其一,是以一時三月一月三十日也。四時體數也,三月三十日用數也。體雖具四而其一常不用也,故用者止于[21/169] 三而極于九也,體數常偶,故有四有十二,用數常竒故有三有九。

用止于三故四時八節,用皆以三變以十為一,曰旬,三旬而一月,九旬而一時,三十六旬而四時畢矣。以五為一,曰𠉀𠉀而一氣,九𠉀而一節,七十二𠉀而八節周矣。四時者天包地,故以十數八節者分天地,故有五數天地相偶,乃有八體分至屬天,四立屬地也。體數有四有十二者,四時十二月也。用數有三有[22/169] 九者,三月九十日也。盖十者一之足數,六十四卦析一為十得六百四十,以應天之四時。時當有四月,月當有四十日,四四十六各去其一,每時三月已。先去其四月之數一百六十,所餘四百八十則四十八之析,故八卦之爻四十有八也。每月三旬又再去其十二旬之數一百二十,所餘三百六十則三十六之析,故老陽之三十有六也。大率皆天三地四,四為體三為用之理也。一年分為四時,析一為四成體之全[23/169] 也。一時分三月三月分九十日,三三而九致用之極也。凡數皆祖乎大衍,細究揲蓍之法之理則先生之言為不誕矣〈説具述衍中〉。

大數不足而小數常盈者何也?以其大者不可見而小者可見也。故時止乎四,月止乎三,而日盈乎十也。是以人之肢體有四而指有十也。

月止于三孟仲季也,三月而時革故不曰十二月也。日盈乎十者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也,故一旬十[24/169] 日大者不足天地數也,小者常盈人物數也。大者不可見,小者可見故年包乎時,除時無年。時包乎月,除月無時。月包乎日,除日無月。大者統而小者分也。

“孟仲叔季”,指兄弟姊妹的長幼順序,""為最長,""為最幼。語出《左傳·隱西元年》“ 惠公 元妃 孟子 ” 唐 孔穎達 疏:“孟仲叔季,兄弟姊妹長幼之別字也,孟、伯俱長也。”  © 漢典

天見乎南而潛乎北,極于六而餘于七,是以人知其前,昧其後,而畧其左右也。

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南北各分其半。北極出地三十六度餘則皆潛,南極入地三十六度餘則皆見天與。人皆背北面南,故南見北潛也。用數三、成于六,兼餘[25/169] 分故有七也。

天體數四而用三,地體數四而用三。天尅地地尅天而尅者在地猶晝之餘分在夜也,是以天三而地四,天有三辰地有四行也,然地之大〈舊本作火且見且隐,其餘分之謂耶。

日十二時晝夜各半,昏曉之際雖名隂陽相侵而皆為晝之餘分則所侵者實在夜也。天地相尅之數亦然,餘分本地數,故以火况之實不及一分,故火且見[26/169] 且隐,天之辰全不見,地之火半見半隐,故曰天有三辰地有四行,合之則七也。

乾七子兌六子離五子震四子巽三子坎二子艮一子坤至隂故無子,乾七子坤六子兊五子艮四子離三子坎二子震一子巽剛故無子。

自乾七子至坤無子者以乾為主而言也,自乾七子至巽無子者以坤配乾而言也,共五十六子則用卦之數也。自爻而言,一卦六爻總三百三十六則八變[27/169] 之體數也。自數而言,一卦九數總五百有四則十二變之用數也。以乾為主者天數也,以坤配乾者地數也。體用之變半以前則屬乎天,半以後則分于地也。坤巽無子者天以陽為徳,隂過者窮地以柔為質,剛過者窮也。天地之體四用者三,不用者一,天兼餘分不過乎七。自隂陽言之則震巽不用故為無䇿,自一陽言之則坤震不用故為無數,自天地言之則坤巽不用故為無子,以功成無為而言則乾坤退藏六子[28/169] 用事故文王八卦以乾坤居不用之位也,詳解具通變圖中。

天有二正地有二正而共用二變以成八卦也,天有四正地有四正共用二十八變以成六十四卦也。是以小成之卦,正者四變者二共六卦也。大成之卦,正者八變者二十八共三十六卦也。乾坤離坎為三十六卦之祖也,兊震巽艮為二十八卦之祖也。

天二正乾離,地二正坤坎,二變者天用兊震,地用艮[29/169] 巽。天四正兼頥中孚,地四正兼大小過。二十八變者餘二十八卦,反復為五十六卦也。小成八卦,大成六十四卦,二正共一變者,一變而三并之則四體也。二正共七變者,三變而九并之則十六體也。乾坤坎離為三十六卦之祖體之祖也,艮震巽兊為二十八卦之祖用之祖也。故周易上經用乾坤坎離,下經用震巽艮兊也。

乾坤七變是以晝夜之極不過七分也,艮兊六變是以[30/169] 月止于六共為十二也。離坎五變是以日止于五共為十也,震巽四變是以體止于四共為八也。

乾為日主年,兊為月主月,離為星主日,震為辰主時,辰天體也。故七變以求年,六變以求月,五變以求日,而四變以求體。先天本以乾兊離震主日月星辰而兼坤艮坎巽者,天四變含地四變也,先天以偶卦當月之十二,竒卦當日之三十,每兩卦得六七四十二共為天之一變,七變者二百九十四,六變者二百五[31/169] 十二,五變者二百一十,四變者一百六十八也。卦以一卦為一變者六辰也,七六五四之變共四十四卦二百六十四爻則實用之數也,七卦之爻四十二,六卦之爻三十六,五卦之爻三十,四卦之爻二十四,各隨天而用。七變焉然後與兩卦當一變之數合者日月與卦變大小之用不同,卦變屬物,日月之變屬天也。

卦之正變共三十六而爻又有二百一十六則用數之也,三十六去四則三十二也,又去四則二十八也,又[32/169] 去四則二十四也。故卦數三十二位去四而言之也,天數二十八位去八而言之也,地數二十四位去十二而言之也。四者乾坤離坎也,八者并頥中孚大小過也,十二者兊震泰既濟也。

卦之正變共三十六,每卦六爻則二百一十六爻,揲蓍法乾之二百一十六,坤之一百四十四共三百六十。陽主用故二百一十六為用數之䇿,并爻與卦得二百五十二為用數之用也。三十六者老陽四[33/169] 九乾之數也,去四則少隂四八巽離兊之策數也。又去四則少陽四七震坎艮之數也,又去四則老隂四六坤之數也。卦數三十二位者先天圖六十四卦分為左右,左為天,右為地,每方三十二卦故應去四之數也。乾坤坎離四卦不變與太極並存,卦之去四以當蓍之去一,故卦之位不用也。天數二十八位者先天圖天自益以下,地自豫以下,為無數。每方有數二十八故應去八之數也,震巽艮兊肖乾坤坎[34/169] 離則為頥中孚大小過亦常存而不變,故天之位不用也。地數二十四位者每方四位不用者一,用之者三,每位八卦三位二十四卦,故應去十二之數也。兊與巽震與艮泰與否既濟與未濟皆反復互用之卦,兊震泰既濟屬天,故地之位不用也。三十二卦而四卦入于無,四體而一不用者天地所同然。二十八者屬之天,二十四者屬之地,豈非天數七地數六,天兼餘分之謂耶。夫去乾坤坎離為三十二位,通反對數則[35/169] 六十卦而已。老陽三十六位,通反對數則六十四卦而已。是故地數二十四偶之而四十八,天數二十八偶之而五十六,皆為實數。乃若三十二位偶之而六十四,于六十卦之外虚加四卦二十四䇿,通三百八十四者應二十四氣之閏數也。三十六卦偶之而七十二,于六十四卦之外又虗加八卦四十八䇿,通四百三十二者應七十二𠉀之閏數也。是故六當地七當天八當坤九當乾,天地為實乾坤為虛,天地有窮,[36/169]乾坤無極也。

日有八位而用止于七,去乾而言之也。月有八位而用止于六,去兊而言之也。星有八位而用止于五,去離而言之也。辰有八位而用止于四,去震而言之也。

日月星辰各備八卦之數,故有八位存本而用,用其用每减者上得兼下,下不得兼上,貴賤之等也。日七位其數百三十三,月六位其數一百二十,星五位其數一百五,辰四位其數八十八,與七六五四之變理[37/169] 同而數異。變以天為主位,以地為主也。日月星辰或用四位或用八位何也,用四位者四四而十六,主隂陽而言,盖天之變也。用八位者八八而六十四,兼剛柔而言,盖地之物也。變在天而分于兩地,物在地而宗于一。天十六位者用十五位為五變總二百七十數,餘乾之一不用,以當九十,散則為辰數也。六十四位者用四十四位得數四百四十六則四百五十而虗四,餘二十位不用,得數百三十則一百二十六而[38/169] 盈四也,餘詳觧具通變圖中。

日有八位而數止于七,去泰而言之也。

日去泰則月當去損,星當去既濟,辰當去益,舉一隅也。以先天方圖觀之其位與數皆可見矣。

月自兊起者月不能及日之數也,故十二月常餘十二日也。

日起于一者乾也,月起于二者兊也,月不及日之數,故日一年三百六十六日,月一年三百五十四日也。[39/169] 兊艮六變月之用數也,易之變兩卦共四十二。兊艮變數當得二百五十二而數止用百二十,偶之而二百四十者亦餘十二日也。餘十二日者日一年盈六日,月一年縮六日,共十二日以為閏。

乾陽中陽不可變,故一年止舉十二月也。震隂中隂〈舊本作陽〉不可變,故一日之十二時不可見也。兊陽中隂,離隂中陽,皆可變,故月日之數可分也。是以隂數以十二起,陽數以三十起,而常存二六也。

[40/169] 乾位竒中竒震位偶中偶,隂陽純故不可變。兊位竒中偶,離位偶中竒,隂陽雜故可變,不可變則不可分,可變則可分也。故日月為易,月一變十二,日一變三十共四十二為天一變之數也,十二三十其法以三因二因而筭之,二因者二六故十二,三因則進位故三十也。隂數起十二者以月數起也,陽數起三十者以日數起也。如一元十二㑹,三十運,一運十二世,一世三十年,隂偶數常自十二起者得太極之二[41/169] 而二六也。陽竒數常自三十起者得太極之三而三十也。隂二而二六者六用數,地分乎用也。陽三而三十者十全數天統其全也,亦三天兩地而倚數之義也。皇極經世因數法以二因者加十二而常終于二,數以三因者加三十而常終于六數,累至于溝澗正載莫不皆然。月之自變二而四矣必反于二,日之自變六而八矣必反于六,故曰常存二六。二六者日月相錯,天變之本數也。此法亦如河圖竒偶之數以三[42/169] 以二而數累至無極而終不失其本,信乎數之不可逃也。  [筭:古同算]

*秭(ㄗˇ):【詩·周頌】萬億及秭。【傳】數萬至萬曰億,數億至億曰秭。 又【風俗通】千生萬,萬生億,億生兆,兆生京,京生秭,秭生垓,垓生壤,壤生溝,溝生㵎,㵎生正,正生載,載地不能載也。  (溝澗正載)

舉年見月。舉月見日,舉日見時,陽統隂也,是天四變含地四變,日之變含月與星辰之變也,是以一卦含四卦也。

尊統乎卑,大統乎小,是故陽統乎隂,隂則分陽數而已。分年為月,分月為日,分日為辰,天四變含地四變者乾兊離震包巽坎艮坤也。所以元運世十六位[43/169] 止,用日月星辰律吕之數則兼水火土石之四變,而先天運數分用其半也。日之變含月與星辰之變者乾包兊離震也,所以十六位之中,元之運世十二與三百六十與四千三百二十之數,實為運世之元也。一卦含四卦者乾兊離震,巽坎艮坤之變,四卦互相為用也。故六畫之卦中爻互體,復含三畫二卦與上下一體則四卦也。皆陽統乎隂之義。

日一位月一位星一位辰一位,日有四位月有四位星[44/169] 有四位辰有四位,四四十有六位盡此一變而日月之數窮矣〈此一變上原脱一盡字〉。

自日之日至日之辰,自辰之日至辰之辰,凡十六位。每三位五十四為一變,五變而二百七十辰之辰,得一千八百六十六萬二千四百為世之世。每世三十辰得二日半則四千六百六十五萬六千日者大畜一元之日數也,盡此一變而日月數窮者體數之用二百七十,地以四體分天三用也。十六位之中猶有[45/169] 一焉正一無盡以當九十為不用之一則以天辰不見去其辰數也,故筭法用筭二百七十一枝。

天有四變地有四變,變有長也有消也,十有六變而天地之數窮矣。

天以震離兊乾為長,巽坎艮坤為消。地則反是,一長一消共十六變,此分天分地各以八卦之位而言變也。盖月一變十二日,一變三十共得四十二為一變,則一卦變七卦之爻數也。一卦重為八卦得四十八爻,[46/169] 去一用七者存本而言,所謂地上之數起于二故六十四卦止用五十六卦者八七也,天地十六變共六百七十二分消長而數各三百三十六即五十六用卦之爻數也。若乃天統乎體八變而終于十六,以乾為主自天而行兩卦當一變則同人當乎,八變姤當乎,十六變比卦位之數,四之一者天一則地四也,别而言之天統乎體,地分乎用,合而言之則天地皆有體用也。

 [47/169] 日起于一,月起于二,星起于三,辰起于四,引而伸之陽數常六,隂數常二,十有二變而大小之運窮矣〈隂數常二下原脫十有二變一句

日起于一者起一元也,月起于二者起十二也,星起于三者起三百六十則運數也,辰起于四者起四千三百二十則世數也,此以運行變數而言。當乾夬大有大壯四卦之數,引而伸之陽數常六則小畜之年數也,隂數常二則需之月數也,運數在天,故常六[48/169] 常二。自小畜至臨六變得二百五十二,自同人至震又六變得五百有四,所謂地分乎用六變而終于十二,此大小運極數也,故曰大小之運窮矣。體數有十六變而運數十二變,用者三不用者一也。

三百六十變為十二萬九千六百。

三百六十者乾之五爻,分而為大有之數則一元之運數也,十二萬九千六百者。乾之四爻分而為小畜之數得三百六十之三百六十則一元之年數也。

 [49/169] 十二萬九千六百變為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

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者乾之三爻分而為履之數得十二萬九千六百之十二萬九千六百則元之元也

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變為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

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50/169] 十六億者乾之二爻分而為同人之數得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之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則元之元之元之元,存一與十二之外,天之第四變也。此分數也分大為小,乾道運行散為萬物,四變當乾之中爻,即坎離用四位生物之數也。夫乾之分數六爻大小運數,去初上而不用者六,而用四也。同人之數分為十二而用數之用以開物八為主者亦六而用四也,是故八卦用六爻者四,[51/169] 而用三,主天而用則乾坤主之,六爻用四位者三而用二,主地而用則坎離主之也。

以三百六十為時

此立時數時即世也,一為一杪,十二杪為一分,三十分計三百六十杪為一時。若以時當世一世,三十年計三百六十月則三百六十之數一當一月矣。

以十二萬九千六百為日

此立日數日即運也。自一而進積三十以當一杪,十[52/169] 二杪計三百六十當一分,三十分計一萬八百得三百六十杪當一時,十二時計一十二萬九千六百得四千三百二十杪當一日。若以日當運,一運三百六十年,計一十二萬九千六百日則一十二萬九千六百之數一當一日矣。

以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為月〈舊本脱自一十六萬為月至十二萬九千六百為日一節

此立月數月即.自十而四進積十二萬九千六[53/169] 百以當一杪,十二杪計一百五十五萬五千二百當一分,三十分計四千六百六十五萬六千當一時,十二時計五億五千九百八十七萬二千當一日,三十日計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當一月。若以月當㑹,一萬八百年,計四千六百六十五萬六千時,每時三十分計一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分,每分十二杪計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杪則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之數[54/169] 一為一杪矣。

以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一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為年

此立年數年即元也.自三十而十進積一㑹,一萬八百之元之元以當一杪,十二杪計十二十二萬九千六百之元之元當一分,三十分計三十元之元之元當一時,十二時計三百六十元之元之元當一日,三十日計一萬八百元之元之元當一月,十二月計[55/169] 十二萬九千六百元之元之元當一年。若以年當元,一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計五億五千九百八十七萬二千時,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分二千一十五億五千三百九十二萬杪,毎杪得一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則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當二千一十五億五千三百九十二萬杪矣。故先生以一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為一年以當一杪,十二杪計一百六[56/169] 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以當一分,每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杪以進三十運計一萬八百年。即當一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分也。以分于一萬八百年之間,每年得四千三百二十時計一十二萬九千六百分而一百五十五萬五千二百杪矣。天之一時得三十分,每分得十二杪每杪當一年計三百六十年,每年得一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則三百六十杪計五千三十八億八千四百八十[57/169] 萬者物之分數也。先生不立杪之名者,天之長數以乾為元,自夬四變凡一百六十八至履為分而止,若消數復以履為元,自兊四變亦一百六十八至同人為分而止也。

則大小運之數立矣

立大小運數者,以明用也。體數有三百八十四而用數止于三百六十,體數之用有二百七十而用數之用止于二百五十二,所以一元十二有三百六十[58/169] 運而開物八止用二百四十運加閏數不過二百五十二也。自一至極天地之大數十六,乾當一坤當二,載總六十四卦之變得其十五而此運數用止于七者用其天數也。盖天變贏于七,物數盈于兆,是故謂天子之民為兆民也。後天之數五則易二篇之其用至萬物,先天之數七則經世大小運之數,其用至兆物也。自一至萬兆大數則七,細别之則二十一,盖三七之變也。其起運之法用卦氣圖天而地也,觀[59/169] 物之法用律吕圖地而物也,分十二,位分十六,在天有生物之時,在地有生物之數,元運世得數之多寡不同,故一十百千萬億兆有七等之物不同也,二者天地萬物之數厯律之數也。  [卦氣圖:另可參閱16易經證釋_16-66-11]

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一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分而為十二,前六限為長,後六限為消,以當一年十二月之數而進退三百六十日矣。

此當以元經之數也。十二月即十二㑹,三百六十[60/169] 日即三百六十運,以元之元數為一分,毎得一萬八百元分,每運得三百六十元分,總一元之分數計得十二萬九千六百元之元之元,陽三百六十為進,隂三百六十為退,三百六十乃成七百二十矣。隂陽之分在年,則以消長在月,則以脁朒在日,則以晝夜而分也。

(ㄊㄧㄠˇ)農曆月底月亮出現在西方:朒∼警闕,胐魄示沖。

(ㄋㄩˋ)農曆月朔月在東方出現為“朒”,亦名“側慝”。《説文•月部》:“朒,朔而月見東方謂之縮朒。

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分而為三十以當一月,三十日之數隨大運消長,而進退六十日矣。

[61/169] 此當以經運之數也。一月三十日即一㑹,三十運也。自月言之,脁朒分用一進一退消長各數則成六十運。自日言之,晝夜又分用一進一退朓朒各數則一月之數成百二十日,一之數成百二十運也。

十二萬九千六百舊本脱至此〉分而為十二,以當一日十二時之數而進退六日矣。

此當以運經世之數也。以元經則年卦月卦,經運則氣卦𠉀卦,運經世則日卦時卦之數也。一日十[62/169] 二時即一運十二世也。一為一杪,十二杪為一分,三十分為一時,總一日得四千三百二十杪十二萬九千六百則三十日之杪也,積一運之年凡得五億五千九百八十七萬二千杪則泰之數也,曰進退六日者舉一變之數也,以日當年則六日為六年進之而六十年,在小運為十變,在大運為一變。盖天道以六而變必有餘分,小則六日者歴六辰也,大則六十年者甲子,甲午各一世也,是故大運六十年而一變者[63/169] 五運之數也。小運六年而一變者六氣之數也。自五運言之,天始于甲臨于子,地始于巳臨于卯,甲巳之間中見土,運土金水木火以次相傳,天終于癸亥,地終于戊寅,别而言之各有六十,合而言之共為六十也。如是六變而一周天矣。自六氣言之,天始于子而終于已,地應之則始于卯而終于申,天始于午而終于亥,地應之則始于酉而終于寅,司天司地通為六氣,别之則十二而二十四,合之則十二而六也。如是[64/169] 六十變亦一周天矣。是故大運以六十而變,六變通餘分得三百六十六,小運以六而變六十變通餘分亦成三百六十六也。

三百六十以當一時之數,隨小運之進退以當晝夜之時也。

一時即一世,自時言之則三百六十為杪數,自世言之則三百六十為月數也。三百六十月則一世之年矣,當晝夜之時則一時成二時,一時得百八十杪積[65/169] 一日,實得二千一百六十杪者分用其半也,曰隨大運之消長者,子以後六月為長,午以後六月為消。隨小運之進退者,子以後六時為進,午以後六時為退。大運有消長進退,小運有進退無消長,消長者進退之積也。

十六變之數去其交數取其用數,得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一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

天統乎體八變而終于十六,月之變十二,日之變三[66/169] 十,凡四十二共為一變。天起于一去乾而數自夬而行八變三百三十六得十六卦,至同人又八變十六卦至姤則地之交數也。。同人之數即二萬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一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也

分為十二限,前六限為長,後六限為消,毎限得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之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

自子至巳為長,自午至亥為消,此盡舉一年之數包[67/169] 退數閏數在其間矣。若月日則消長之中各有進退也。

每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年

運世年天之五也,月日時分杪地之五也。元以年為年,以月為年,運以日為年,世以時為年,年以分為年,月以杪為年,月之一杪當元之一年,故稱杪為年,此即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之一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也。每年當一十二萬九[68/169] 千六百,每月當一萬八百,每日當三百六十會,每時當三十會,總百六十七億之數得十二年為十二杪也。

開一分進六十日也。六限開六分進三百六十日也。

總一元之數析為十二大分,一大分則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之一百六十八萬之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也。以進六十日則每日開落一百八十元分于全數止用其半者分其半以為退數[69/169] 也,元運世體四用三,元之用至世,之用至年,運之用至月而止,故此分數用至月之年,若自泰之辰數復為元而起至同人之數亦當月之年也。

猶有餘分之一,故開七分進三百六十六日也。

天以六變故象圖,天卦去乾坤坎離餘三百六十爻以當天之用數,天實有三百六旬六日故毎卦六爻當六日必加餘分焉,亦後天卦氣圖六日七分之法也,餘分亦當一日六十卦則餘六十矣。總餘分之用[70/169] 雖實得六日計浮數之名則虗加十倍,故先生立大運之數,正數以六十日得一分,而閏數以六日得一分也。閏數之分一萬八百元之元之元得六十運之數,先生但云六日者實數則六運故也,地之承天析一為四故在卦氣圖則分于二十四氣中,盈朔虗各十二而有二十四運也。夫十六變之數用數當十二則交數亦當十二會,大運進數兼閏用七則退數亦當七會,通之為十四則交數之中侵其二[71/169] 矣,所謂陽侵隂也,二十四而用十四者十二分用七也,小運十二萬九千六百而用九萬七百二十者十分用七也。盖十用七者主十日而用天之用也,故律吕聲數陽剛四十又四之百六十而用一百十二者十用七也,十二用七者主十二辰而用地之用也,故揲蓍少陽數,每用四十八又六之二百八十八而用一百六十八者十二用七也。大小運之用用數用十之七而體數用十二之七者日法本四千三百二十[72/169] 杪用數以三千六百杪進一日,則十二之十爾。日數從天,辰數從地也。先生于小運舉用數十用七而止用八又十分之四于大運,舉體數十二用七而用十四者陽一而隂二,體者有兩虗實各半用者合一全用其實也。盖一年止有七百三十晝夜,太𤣥以一晝一夜為一日,通踦贏二贊為三百六十五日,經世以晝夜各為一日,又以零三時亦為二日,故一年進退用十四數共七百三十二日餘分,每一日用十[73/169] 日之數則成八百四十日也,實數三百六十日成七百二十日者隂分乎,陽析一為二也。餘分六日成百二十日者,天地既析一為二,人物又析一為十也。若計其實則用數二百五十二之中取二百四十而日用八,時成三百六十為一年之用,餘分六日散於六甲得六十甲子閏數六日合之而百二十為人物之用也。夫卦六十四者十六之四也,天用三分以一分與地,故地有十六位而八卦用四十八爻也。四十八[74/169] 者十二之四也。地用三分以二分與物,故年有三十六旬而人為百二十年之物也。是故一年四時,時本有四月,月本有四十日,各去其一用三百六十日而人在天地間當閏餘之扐氣,朔之虗也。

揚子·太𤣥經】益以踦贏二贊成三百六十五日。  說文解字 踦【卷二】【足部】 一足也。從足奇聲。去奇切 說文解字注 (踦)一足也。管子。俈堯之時。一踦腓。一踦屨。而當死。謂一足剕、一足屨當死罪也。引伸之凡物單曰踦。  © 漢典

**《戰國漢唐諸子》:問揚雄。曰:「雄之學似出於老子。如太玄曰:『潛心於淵,美厥靈根。』測曰:『「潛心於淵」,神不昧也。』乃老氏說話。」問:「太玄分贊於三百六十六日下,不足者乃益以『踦贏』,固不是。如易中卦氣如何?」曰:「此出於京房,亦難曉。如太玄中推之,蓋有氣而無朔矣。」問:「伊川亦取雄太玄中說,如何?」曰:「不是取他言,他地位至此耳。

**揚子雲太𤣥以兩贊當一日七百二十九贊以當一嵗三百六十四日半於嵗法三百六十有五日四分日之一尚不及四分日之三也立踦贏二贊以補之

扐:1.音勒。筮者著蓍指閒也。【易·繫辭】歸奇於扐以象閏,五歲再閏,故再扐而後掛。【揚子·太𤣥經】作艻。【註】猶成也。  2.兩指之間。《說文解字·手部》:「,易筮,再而後卦。」《易經·系辭上》:「歸奇於以象閏。五歲再閏,故再而後卦。」

**𤣥。在《康熙字典》中,爲避清聖祖愛新覺羅·玄燁之諱,文中所有的字都缺最後一筆,作本字。

其退亦若是矣

此立大運法也。前法以前六限為長,後六限為消,盡取十二限數進退三百六十日,此乃六限進三百六十日又以一限進六日而曰退,亦若是者細别而言[75/169] 之也。一元運數止有三百六十,陽為進隂為退,所謂隂者分陽而已,隂陽賡續分治一元别而言之各有三百六十者,隂分乎陽析半數也。合而言之共成三百六十者,陽包乎隂總全數也,故此大運法别退數閏數而言,以明天地之數隂陽相須分半而通用正閏相生同本而異名也。

十二萬九千六百去其三者交數也,取其七者用數也,用數三而成于六加餘分故有七也。

[76/169] 此立小運法也。大運法専明體則小運之體可知,小運法專明用則大運之用可知,互見也。運者用也,在體為體之用者用數三百六十也,在用為用之用者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也。交數則不用之數也,用數顯陽也,交數幽隂也。天統乎體自十六變之數而言用數八交數八,隂敵乎陽者天之消長各四變,地之消長亦各四變,主乾坤子午而言冬夏之分也。隂陽相生,冬夏相配,君臣相須,天五地五之理也。地分乎[77/169] 用自一元之數而言,用數七交數三陽勝乎隂者,天在地上者七交而在地下者三,主坎離卯酉而言書夜之分也。陽侵乎隂晝侵乎夜君侵乎臣,三天兩地之理也。先天八卦用六爻,乾坤主之者體也。六爻用四位坎離主之者用也,所以體數實統三百六十運之全用數止當二百四十運則六之四也。先生經世以元經備述一元而止載帝王之當世首者總其大數,天之體數也。以經運自開物至閉物止述二[78/169] 百四十運而兼載餘分,閏位者别其分數地之用數也,以運經世起堯之世至五代而終備載君臣治亂之迹者析其細數人物之世數也。

七之得九萬七百二十年

十二萬九千六百之中,十而取七是其數也。地數十二開物于寅中,閉物于戌中,故八為用四為交,天數十陽六隂四天兼餘分獨用其七,故七為用三為交,交數之中猶有用數存焉者。天以餘分與物,地必有[79/169] 合,是故三百六十以二百五十二為用數之用,二百六十四為實用之數也。

半之得四萬五千三百六十年以進六日也。

用數之中取其半者又自分隂陽以明消長之用也。此數六而十二,十二而二十四者坎離迭緯消長脁朒一晝一夜,用必有合也。此包合數、閏數而言故曰以進六日,下别合數閏數而言故以四萬三千二百年進十二日,又以餘數二千一百六十年各進六分[80/169]

日有晝夜數有脁朒以成十有二日也。

此明隂陽之運日月之變,一長一消一進一退,數必有合六數之中,日分乎晝夜,數分乎脁朒則各成十二也。故一以為二,既一以為二,各兼消數則以二為四可知矣。所以進退六十日,進退六日與夫當晝夜之時,皆用半數也。

每三千六百年進一日,凡四萬三千二百年進十有二[81/169] 日也。餘〈舊本衍一有字〉二千一百六十年以進餘分之六合交數之二千一百六十年共進十有二分以為閏也。

卦氣圖以乾兊離震包坤艮坎巽者,乾坤之體數,主天一而言則陽為進隂為退。律吕圖以坤艮坎巽匹乾兊離震者,坎離之用數,主地二而言則隂陽互為進退,是故小運之用不言其退也。以十二萬九千六百年分為十二,以當一日十二時之數者,小運體數也。一時當一世一萬八百年,進一世一元之年共進[82/169] 十二世則一運之全數也。此云每三千六百年進一日者用數也,進十二日積之則百二十年有進必有退合之而二百四十年則一運用數之八世也。閏數以四千三百二十年進十二分比正數則十二年也。盖以時法推日法,一萬八百當得三十時,十二萬九千六百當得三十日,一變十二當需之數為一年,再變三十當大畜之數為一世,又變十二當泰之數為一運則一運三百六十年而一年三百六十日之全[83/169] 數也。用數于十二萬九千六百之中取九萬七百二十以進退六日合之而二十四加閏數十二分共二十五日二分,積三千六百之九萬七百二十得三億二千六百五十九萬二千當泰之數,十二分之七為三百六十之二百五十二則一運之用數也。若準大運法,以一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為一年則自泰七進至損之數得一十三億九千九百六十八萬之三億二千六百五十九萬二千以當一運之日,又[84/169] 一進至臨則十二運之數其積數于臨九百兆之數亦用十二分之七也,又三十分之為同人則三百六十運而每運用二百五十二年矣,此大小運用數之合也。同人者八變之體數也,計三百三十六。臨者六變之用數也,計二百五十二,六變之數自小畜十二萬九千六百之年數而行八變之數,自夬十二之數而行。先生於大小運數,大運舉同人數者要其終,小運舉小畜數者原其始也。反覆互舉使學者思而[85/169] 得之爾。夫三百六十之中,十用其七得二百五十有二日,小運法進十二日為百有二十則退十二日亦為百有二十共二百有四十矣,餘分之六則陽之盈六日氣之餘分也。交數之六則隂之縮六日,朔之虗分也,共為十二。以正數論之此十二數脁朒晝夜分用亦偶之為二十四矣,故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而實用之數二百六十四也。

故小運之變凡六十而成三百六十有六日也。

[86/169] 先生於小運法専言其用未有此語者,以明小運之體亦有三百六十六與大運之體不殊也。小運之體既同於大運則大運之用無異于小運,復何疑哉。是故先生大運正數六分用六得六萬四千八百元之元之元,閏數一分用一得一萬八百元之元之元併正閏之數則十二萬九千六百年。每年得七萬五千六百元之元之元,元之元者大運一小分之數也,一分析為十二杪則二年得九十萬七千二百杪矣。[87/169] 若凖日法之體以四千三百二十杪進一日而用其半則正數六共進三百六十日,閏數一共進六十日凡六日而加閏一日并正閏之數以七日為六日則每二千五百二十杪而進一日縂計九十萬七千二百杪以進三百六十日而餘分六日則藏乎三百六十日之中,若凖小運之用以三千六百杪而進一日縂九十萬七千二百杪共得二百五十二日而閏數十二日則顯乎二百四十日之外,若用數亦以[88/169] 閏數十二包于正數二百四十之中則每正数三千六百年必加閏數一百八十年縂計三千七百八十年而後進一日也,且夫六十三者餘分時數之所積也,若一析為十則為六百三十矣,故積其數而與加閏之數合三千七百八十者六百三十之六也,又積其數而年得二百五十二日則六十之四而加閏之日也,二千五百二十者六百二十之四也又積其數而年得三百六十六日則六十之六而加餘分之日[89/169] 也。

六者三天也,四者兩地也,天統乎體而託地以為體,地分乎用而承天以為用,天地相依體用相附。

經世卦氣圖,體數以四爻直一日總之而一年,通閏得三百八十四日者兩地而三天也。故大小運體之用數亦用兩地而成于三天也,用數以六爻直一日,總之而一年,通閏得二百五十六日者三天而兩地也,故大小運用之用數亦用三天而成于兩地。是故[90/169] 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自物數言之則自草木萌動至地,始凍為開物八月而加閏之日。自人數言之則日用八時四分,七時二分為正年得二百一十六日當乾之䇿。一時二分為閏年得三十六當坤奉乾一分之也,所以然者人為天之用,其用無冬夏而有晝夜,以日計雖用十分之七總于一年則十用其全者是謂兩地而三天,故天統乎體也。物者地之用,其用無晝夜而有冬夏,以日計雖用十分之全總于一[91/169] 年則十用其七者是謂三天而兩地,故地分乎用也。夫天地變化體用不同,要之天以地為用,用數實在乎坤,是故乾坤三男三女七八九六之二百四十者,坤之二十四而十析之也。一卦六爻均之用各三十,并二卦十二爻共三百六十者乾之三十六而析之也。數有十乾之十之而用為十二者陽進二也,坤之十之而用為八者隂退二也,所以日有十,辰有十二而卦止有八,八卦用六爻,乾坤主之。[92/169] 六爻用四位坎離主之,乾坤雖用六爻初上無位,實用不過乎八,是故用數三百六十,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主天而言一年用十二月,主地而言一年止用開物之八月也。夫用數有三百六十,用數之用有二百五十二,生物之數有二百五十六而實用之數二百六十四其别何也,盖用之用生物之時也。數止有二百五十二地加其一,體不過二百五十六,物又加天地各一,體不過二百六十四,二百六十四者實用[93/169] 之物數也。然運行之數三百六十,皆為天之用。一嵗必期三百六十日而此實用之物數布于其間所以律吕用數二百六十四,布于元運世十六位之中,每位二百四十計三千八百四十小位以應三百八十四爻則閏嵗三百八十四日之數也,餘分之六在其中矣。是故卦氣圖在日數則三百八十四日,在時數則二百五十六日者止有三千七十二時故也。

 

欽定四庫全書

觀物外篇衍義卷二
  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卷二   宋 張行成 撰
  觀物外篇〈上之中〉
乾爲一,乾之五爻分而爲大有,以當三百六十之數也。乾之四爻分而爲小畜,以當十二萬九千六百之數也。乾之三爻分而爲履,以當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之數也。乾之二爻分而爲同人,以當二萬八千
[97/169] 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萬七千四百五十六億之數也。乾之初〈舊本作六〉爻分而爲姤以當七,秭九千五百八十六萬六千一百十,垓九千九百四十六萬四千八,京八千四百三十九萬一千九百三十六,兆之數也〈舊本闕此一節〉,是謂分數也。分大爲小皆自上而下,故以陽數當之〈如一分爲十二,十二分爲三百六十也〉。

乾五爻分爲大有當三百六十之數,四爻分爲小畜則三百六十之三百六十也,三爻分爲履則十二萬[98/169] 九千六百之十二萬九千六百也,二爻分爲同人則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之一百六十七億九千六百一十六萬也,初爻分爲姤倍數亦然。大有初分乾得二卦爲辰,小畜再分乾倍二得四卦爲日,履三分乾倍四得八卦爲月,同人四分乾倍八得十六卦爲年,姤五分乾倍十六得三十二卦爲世,一世之辰當一運之日,一會之月,一元之年以世推之至于一元皆可知也。易卦六爻,一爻不變生則一居[99/169] 下以命出性也,成則一居上以性出命也。故六十四卦陰陽皆自初生而八純之卦世爻皆在乎上。先生分乾之數自五而起,惟上不動世爻故也,所以人之命門在下,性門在上,養生者保精,養性者保神,剥之上九碩果不食降而反生剥則爲復性乃生命也

一生二爲夬當十二之數也,二生四爲大壯當四千三百二十之數也,四生八為泰當五億五千九百八十七萬二千之數也,八生十六為臨當九百四十四兆〈舊本衍一[100/169] 四字〉三千六百九十九萬六千九百一十五億二千之數也,十六生三十二爲復當二千六百五十二萬八千八百七十垓三千六百六十四萬八千八百京二千九百四十七萬九千七百三十一兆二千萬億〈舊本闕此一節〉之數也,三十二生六十四爲坤當無極之數也。

乾坤互變,九變主一子七九六十三卦而窮餘六爻不盡,葢八變而三百三十六體數極矣餘八卦四十八爻當坤之一位,所謂無數也。易曰坤以藏之,坤非[101/169] 無也,藏而不見所謂宻也。故先天坤當無數而先生謂當無極之數者既徃之數未盡于明方生之數已潜于幽此之謂無極也。若夫九變各有六爻不盡則乾坤自存其本也,乾不盡而復生焉,坤不盡而姤生焉,故八變五十六卦餘八卦不盡體不可盡也,九變三百七十八爻餘六爻不盡用不可盡也。體者物也,用者氣也。是故數起于一,二十變而至萬兆,同人當之又二十變而至秭,姤當之又四十變而至載坤[102/169] 當之,是故九九老陽之變也。坤當無極之數者雖八十一變未至于極,亦如太𤣥八十一首七百二十九賛而天度尚餘九辰也

是謂長數也。長小爲大皆自下而上,故以隂數當之。

所謂分數長數者有地而後有二,故地上之數起于二,十二者二六也。二六者地二之用,用之體也。有地之後用已成體,故天地之變化,氣感于形,形應于氣,陽先分之以立其大限,隂乃長之以充其細數也。陽[103/169] 分則虛,虚爲隂,故自上而下者隂生于上,爲陽中之隂也。隂長則實,實爲陽,故自下而上者陽生于下,爲隂中之陽也。自隂之形數言之則爲長,自陽之氣數言之則爲消。葢一分之初多少已定,故人夀百嵗。自隂之長數而言,一年爲増一嵗。若自陽之分數而言則一年爲減一嵗也。此葢隂陽並行相爲終始,天以一三五七九而造始,地以二四六八十而續終。所謂乾知大始,坤作成物者也,若迭為消長則此長而彼消,彼[104/169] 長而此消,故由子至巳,自六至九,自少至多爲陽長隂消。由午至亥,自九至六自多至少爲陰長陽消。此隂陽分兩各爲主者也,隂陽並行者天之一而二也,隂陽分兩者地之二而四也。

天統乎體,故八變而終于十六,地分乎用故六變而終于十二。天起于一而終于七,秭九千五百八十六萬六千一百一十垓九千九百四十六萬四千八京八千四百三十九萬一千九百三十六兆〈舊本闕此一節〉地起于十二[105/169] 而終于二百四垓〈舊本垓作秭〉六千九百八十萬七千三百八十一京〈舊本京作垓〉五千四百九十一萬八千四百九十九兆七百二十萬億也。

天圓主用,用以體立故統乎體。地方主體,體以用行故分乎用。八者體數也,十六者八之偶也,天統乎體,故得體之數八變而終于十六。六者用數也,十二者六之偶也,地分乎用,故得用之數六變而終于十二數,體者存乾之一,自夬八變至同人則三百三十六[106/169] 又八變至姤而終,則六百七十有二也。數用者存大壯之四,自小畜六變至臨則二百五十有二,又六變至震而終則五百有四也。天從體起用故由二歴六以六而終,其數總二十二則五六之合而偶之者物數也,故曰天終爲萬物也,地攝用歸體故由六歴二以二而終其數總十有九則九十之終而合之者閏數也。故曰地歸于天也,天去一而數地去四而數,故蓍去一而卦去四也。天之有數起于乾而止于震餘[107/169] 入于無者天辰不見也,天數至震而不用地之體,雖在而無用,故先終也。又曰天起于一而終于七秭,地起于十二而終于二百四,垓者一乾數也。七秭即姤數也,起于一者,體數以乾爲主,自夬而行至姤則十六變也。十二夬數也,二百四垓即震數也。起于十二者用數以夬爲主一分而三十爲大有之運數。一長而十二爲大壯之世數,先得一變足,地之體。然後自小畜而用行至震則十二變也,地之前六變先存一[108/169] 變得二百九十四者,蓍六用之全數也。地者天之用所謂天變其體不變其用故陽常存一而乾坤用七變也

有地然後有二,有二然後有晝夜。

寒暑屬天所謂分隂分陽,晝夜在地所謂迭用柔剛。故曰剛柔者晝夜之象也,寒暑者乾坤之用,晝夜者坎離之用也。

二三以變錯綜而成,故易以二而生數,以十二而起,而[109/169] 一非數也,非數而數以之成也。天行不息未嘗有晝夜,人居地上以為晝夜,故以地上之數為人之用也

二三以變者,二與三竒偶相參以變,葢五數也地分其二,故二因十二天分其三,故三因三十亦參天兩地而倚數之理也。後天參兩為衍數五十,先天二三為變數四十二後天先虚其一以為七七之蓍數,又掛其一乃合八卦之爻數,先天一卦變八卦,一以為本,七以為用,故日月以四十二為一變也。後天用乾[110/169] 坤九六之變者隂陽寒暑之變也,先天用坎離日月之變者剛柔晝夜之變也。以二生者變易也,以十二起者用數,自夬而起其位則二其數則十二也。蓍數揲一卦則存六再一卦又存六者二六為地之用數,故兩卦偶而後用在年則十二月,在日則十二時,以當天之十二次,地之十二野,人之十二物也。天無晝夜此之謂一,一非數者以其不變也,以地上數為人之用,故大數則一元統十二會,自十二而分小數則[111/169] 一分統十二杪,自十二而積也

天自臨以上,地自師以上,運數也。天自同人以下,地自遯〈舊本遯誤作剥〉以下,年數也。運數則在天者也,年數則在地者也。天自賁以上,地自艮以上,用數也。天自明夷以下,地自否以下,交數也。天自震以上,地自晉以上,有數也。天自益以下,地自豫以下,無數也。

先天圖以左右數之則乾兊離震為冬至迄夏至為陽屬天,巽坎艮坤為夏至迄冬至為隂屬地,以上下[112/169] 數之則乾兊㢲坎為晝屬天,艮坤離震為夜屬地,故師臨以上各十六卦為天之天地之天之元運世之數而在天,同人遯以下各十六卦為天之地地之地之年月日時之數而在地運數少而年數多,天數統而地數分,臨當九百兆之數,同人當二萬兆之數,師當七千溝之數,遯當二十三萬溝之數也。賁艮以上為用者四十六卦二百七十六爻則體數之用而加餘分之數也,明夷否以下為交者四分之中三分為[113/169] 用一分為交,交數主剛柔言以復為主自明夷至頥自否至坤皆八也,震晉以上為有者有數主乾而言自晉至姤自震至夬皆二十七卦其爻三百二十四并乾五十有五則三百三十爻也,益豫以下為無者無數存坤以為主自益至復自豫至剥各四則無數之四十八也。地之交數不數謙者用數増賁以存乾,故交數減謙以存坤也〈用數四十五卦存乾以當陽盈之六日,交數十五卦存坤以當隂虛之六日〉,地之無數起于豫者天數存乾以主有,故[114/169] 地數存坤以主無也〈月以十二日以三十而變自一至萬萬極凡九十七數自乾之一至坤之二載以當無極之數六十四卦得八十一數具細算在極數中

天之有數起乾而止震餘入于無者天辰不見也,地去一而起十二者地火常潛也,故天以體為基而常隠其基,地以用為本而常藏其用也。

地二也去一而數起十二者二六即二也。皇極經世日起于乾,月起于夬。夬之數即十二位即第二也,起乾而止震者所謂天數二十八位也。若從用數去四[115/169] 自小畜而起至震則二十四而已,所謂六變而終于十二也。地之用在天故藏一于始,天之體在地故隠四于終,亦蓍去一而卦去四之義也,用或去四者以地為用,體成而後用,行經世起于會者用至于年則其用在年故年數在地也。

一時止于三月,一月止于三十日,皆去其辰數也,是以八八之卦六十四而不變者八,可變者七〈舊本衍七字〉,七八五十六其義亦由此矣。

[116/169] 一時本四月而用三月,一月本四十日而用三十日,皆為去其辰數者,三用而一不用也。不變者八,七變而一不變。天三地四,天有三辰地有四行也。天辰不見,地火常潛,天地各三,本當用六而用七者天侵地以為餘分也。

陽爻晝數也,隂爻夜數也。天地相銜,隂陽相交,故晝夜相雜〈舊本雜誤作離〉,剛柔相錯,春夏陽多也,故晝數多夜數少。秋冬隂多也,故晝數少夜數多。

[117/169] 先天圖左有一百十二陽八十隂上亦然,右有一百十二隂八十陽下亦然,隂中有陽陽中有隂,隂陽相交未嘗相無,故應于人世則晝夜相雜剛柔相錯,離兊當春有五十六陽四十隂,坎艮當秋故反之乾㢲當夏有六十四陽三十二隂,坤震當冬故反之春秋晝夜等而隂陽數不等者春主陽生,秋主隂殺,在日月則晝夜之數,同在天地則隂陽之分異故春晝多明,秋晝多暗也。

  [118/169]  體數之三百八十四

卦數圖坤得一百上卦三十六者六六為用之全,下卦六十四者八八為體之全,故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應天地之全體。

去乾坤坎離之為用數三百六十  ()

乾坤坎離四正之卦反復不變六十卦頼之以立,故去之以存太極之體餘三百六十爻當一期之日以為元氣之用。

 [119/169]  體數之用二百七十

用數三百六十天以之而運行天之用也,天地之體四其用者三,故爻數有三百八十四而四卦之數有二百八十八則四分之三也,爻去二十四而用三百六十,則數去一十八而用二百七十,所以二百七十為體數之用也。自爻數而言則天不用震之八卦,地不用坤之八卦也。

去乾與坎離之為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也。

[120/169] 其言二百七十者已去乾離坎之䇿矣,又云去乾與坎離之何也,葢用數之中仍自存體其曰用,數之用則所存乾與坎離之數當為用數之體也。天下之理,體用無常,當時為是,自三百八十四言之則三百六十為用,自二百七十言之則所存之十八又為體矣。體中有用用中有體,未嘗離也。存太極之體餘為天之用,存天之體餘為地之用,存地之體餘為人物之用,常存其本用之不盡是故生生不窮

 [121/169] 體數之用二百七十其一百五十六為陽,一百十四為陰,去離之得一百五十二,陽一百一十二,陰為實用之數也。葢陽去離而用乾,陰去坤而用坎也。

乾兊離㢲坎艮六卦之變共二百八十八爻,陽一百六十,去乾六坎二離四則所餘者一百四十有八也。陰一百二十八,去坎四離二則所餘者一百二十有二也。其曰一百五十六為陽,一百十四為陰者,陽去離之隂而用乾,隂用坎之陽而去坤,乾坎二卦用者[122/169] 八陽,坤離二卦去者八隂,尅隂之八増陽之數所以應隂陽剛柔四象之用也。去離之得一百五十二陽,一百十二隂者陽去四陽爻,隂去二隂爻也。

是以天之陽策一百十二,去其隂也,地之隂一百十二,陽四十,去其南北之陽也。極南大暑,極北大寒,物不能生,是以去之也,其四十為天之餘分耶。陽侵隂,晝侵夜,是以在地也,合之為一百五十二陽,一百十二隂也。

[123/169] 取先天圖中隂陽之策,應天地實用之數也。乾兊離震一百九十二爻,陽一百十二,隂八十。坤艮坎一百九十二爻,隂一百十二,陽八十,天之隂盡去矣,地之陽止去其不能生物者,故存坎艮四十陽以為天之餘分也。〈乾坤之策三百六十當期之日,先後天皆以六十卦三百六十爻當期之日故雍稱一爻當一策也

陽去乾之策隂去坎之得一舊本作二〉百四十四〈舊本作六〉陽,一百八隂,為用數之用也。

[124/169] 三百八十四者體數也,三百六十者用數也,二百七十者體數之用也,二百六十四者實用之數也,二百五十二者用數之用也。三百八十四者具六十四卦也,三百六十者,去乾坤坎離也。二百七十者,天去復頤屯益噬嗑隨无妄,地去否萃晉豫觀比剝〈不言去坤者,坤已在四中去之矣〉也,二百六十四者,再去離也。二百五十二者,再去乾坎也。

陽三十六,三之為一百八。陰三十六三之為一百八。三[125/169] 陽三陰,陰陽各半也。陽有餘分之一為三十六,合之為一百四十四〈舊本作六〉陽,一百八陰也,故體數之用二百七十,而實用者二百六十四,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也。

此以明用數之用也。用策三百六十,分而為十,乾得六其策二百一十六,坤得四其策百四十有四,故晝日之極不過六,分四常不用。天有餘分晝常侵夜,故七用三不用也。二百七十者,天地之用。二百六十四者,人物之用。二百五十二者,天生物之時,天之用也。 [126/169] 卦有六十四而用止乎三十六,爻有三百八十四而用止乎二百一十六也。

卦地也,爻天也。卦用三十六,爻用二百一十六,合之即用數之用二百五十二也。周天之度,環北極七十二度,常見不隱謂之上規。環南極七十二度,常隱不見謂之下規。雖陰中自分陰陽要之常隱常見者為靜數,故坤之策應之也。其東西循環為用者二百一十六度,雖陽中亦自分陰陽,要之循環迭用者為動[127/169] 數,故乾之策應之也。卦以六六變為八八,三八十四則六十四卦之爻也。老陽二百一十六則用卦之策,乾盡包之陰已無有矣[己無有矣]。所以用乎地上者皆一陽之氣,陰則分陽而已,何以言之?陽三十六,三之為一百八,此三陰三陽分二百一十六之數也。一日十二時,一年十二月,自寅至午一百八,自午至戌一百八。陽中三陽,陽中三陰,皆為晝為開物之時,其餘百四十四,雖屬坤矣。寅之末一十八,戌之初一十八,猶謂陽[128/169] 之餘分所尅,用者常七,不用者止於三也。陰陽之體名為匹敵,至於用數,陽常有餘者,天地君臣父子夫婦之道也。陰之三不用者,一不用之理,故天地息於冬,人息於夜,然人不息於夜則晝不能應事,天地不息於冬則春不能生物。用者以不用為基,故曰陽以陰為基也

六十四分而為二百五十六,是以一卦去其初上之爻亦二百五十六也,此生物之數也,故離坎為生物之主,[129/169] 以離四陽,坎四陰,故生物者必四也。陽一百一十二,陰一百一十二,去其離坎之爻則二百一十六也,陰陽之四十共為二百五十六也。

生物之數即實用之數二百六十四而除離四陽坎四陰,以為物體者也。乾坤定位於上下,坎離交姤於其中,坎離精神也。故生物之主,離不存四陽無以受坤之陰,坎不存四陰無以納乾之陽。故各去四以立體,去四者常存而不用也。陰陽之爻皆以當乾策[130/169] 者生物用事陽之陰也。陰陽之四十則坤遜乾之陽,故以當餘分也。

是以八卦用六爻,乾坤主之也。六爻用四位,離坎主之也。故天之昏曉不生物而日中生物,地之南北不生物而中央生物也。

用六爻者三百八十四之數也,用四位者二百五十六之數也。夫一六相虛,初上無位,故坎離生物用四位而初上不用也。四位者四體也,初者地之氣命之[131/169] 根也,上者天之神、性之原也。六十四卦三十二陽三十二陰,不變者初不用也,人物之命也。八純卦五世而遊魂者上不用也,聖賢之性也。

體數何為者也?生物者也。用數何為者也?運行者也,運行者天也,生物者地也。

體數三百八十四,用數之體二百八十八,其實用者二百六十四,又去坎離之八為二百五十六,地以之而生物,地之用也。用數三百六十,體數之用。二百七[132/169] 去乾與坎離為二百五十二,天以之而運行,天之用也,二者皆用也。

天以獨運,故以用數自相乘,而以用數之用為生物之時也。

天一也,無借乎陰,用數自相乘者,用數三百六十也。以三百六十乘三百六十得一十二萬九千六百則一元之年數也。用數之用為生物之時者二百五十二也。以一年觀之,自草木萌動至地始凍而物不生,[133/169] 凡二百五十二,故地分乎用,自小畜至臨六變而二百五十二也。

地偶而生,故以體數之用陽乘陰,為生物之數也。 

體數之用二百七十者陽也。地析一為四,析四為十六,析十六為六十四,析六十四為二百五十六者陰也。陽乘陰者以二百七十乘二百五十六得六萬九千一百二十為六倍萬物之數,故元之世四千三百二十以十六位析之,即應其數也。若又以二百七十[134/169] 乘之得一千八百六十六萬二千四百,當皇極十六位世之世數為生物之極數也。是故運行之數以一萬八百為一會,生物之數以萬一千五百二十,當一會也。

天數三,故六六而又六之,是以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地數兩,故十二而十二之,是以坤之策百四十有四也。乾用九,故三其八為二十四,而九之亦二百一十六,兩其八為十六,而九之亦百四十有四。坤用六,故三其十[135/169] 二為三十六,而六之亦二百一十六,兩其十二為二十四,而六之亦百四十有四也。

乾用九者三三也,八者四之兩,三而兩也。坤用六者二三也,十二者四之三,兩而三也。天數三地數兩者,天地本用也。三而兩,兩而三者,乾坤通用也。且一二三為六,四五為九,一三五為九,二四為六,皆三天兩地。自大數言之,天無非三,地無非兩,故天地各用則天數三地數兩也。自細數言之,天亦有六,地亦有九,[136/169] 故乾坤互用則三而兩,兩而三也。蓋陽生於陰中,自六而進至九。而老陰生於陽中,自九而退至六。而老方其互用,所謂不可為典要及其定體,所為既有典常也。大抵天道六變而窮,止於三百六十,天三地兩、乾九坤六,變化不同。凡宇宙間物之千態萬狀,古與今時之千秋萬祀,皆不初乎此矣。

坤以十二之三,十六之四,六之一與半為乾之餘分,則乾得二百五十二,坤得一百八也。

[137/169] 此乾得七,坤得三之義也,三天兩地正數也。天七地三,天剋地以為餘分也。故坤一百四十四之數或以十六而析或以十二而析或以六而析,皆四分之中以一分奉乾而為餘分也。餘分在實用之數有四十在用數之用,止三十六者在物則兼地四之體,在天則存地四之體也。太玄三十三蓍,掛一以存玄,餘八十一首之策,已日法約之得一百一十四日,以一百八日為家體,以三十六日為歸奇,故為地承天之數[138/169] 也。

陽四卦,十二爻八陽四陰。以三十六乘其陽,以二十四乘其陰,則三百八十四也。

六六三十六卦,變為八八六十四卦,乾坤坎離頥中孚大小過八卦不變,餘二十八卦反復視之為五十六卦。八者不變體也,常存乎天地間為羣用之宗其五十六卦半徃則半來者,隂陽屈信升降之用也。八卦位乎八方,一卦統八卦得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139/169] 爻,其隂陽變化盈縮顯晦之用,三畫之初數已具乎其中矣。信乎一麗于數終不可逃也,何以言之,陽四卦八陽四隂以三十六乗其陽得二百八十八則六位四十八卦之爻也。以二十四乗其隂得九十六則二位十六卦之爻也,合之而三百八十四則六十四全卦之爻也。隂四卦八隂四陽以二十四乗其隂得一百九十二則四位三十二卦之爻也,以三十六乗其陽得一百四十四則三位二十四卦之爻也,合之[140/169] 而三百三十六則五十六用卦之爻也。陽卦之爻得六十四卦之全,隂卦之爻得五十六卦之用,不變之八常屬乎陽,是故隂陽雖均用于天地間而凡見者皆係乎陽也。陽于三百六十盈二十四,如乾之䇿得七月之日而餘六也。隂于三百六十縮二十四,如坤之得五月之日而虧六也。合之得七百二十以二爻當一晝一夜則三百六十之日,陽贏隂縮,故晝常侵夜五刻也。陽卦三百八十四,陽得六位隂得二位[141/169] 者,天之體數四用者三不用者一,地之體數四用者三不用者一,天盡兼之也。隂卦所得存四隂位者示天地匹敵也,三陽位者陽在地上則地從而有用,在地下則地為無用,故天統乎體地分乎用,天有八變地有六變也,合之則隂陽共三百八十四分之則陽數之外復有隂數,猶夜之于晝故曰隂分陽也。康節所謂四陽卦者謂乾兊離震屬天,四隂卦者謂巽坎艮坤屬地。伏羲八卦也,上下左右數之四陽八隂,四隂[142/169] 八陽,其數皆不等。若夫文王八卦乾坎艮震為四陽,一父三男也。巽離坤兊為四隂,一母三女也。六隂六陽其數皆等,至于分隂分陽則坤兊乾坎自西南至北艮震巽離,自東北至南其數亦等。伏羲之易,易之體也。體必致用,隂陽偏者用之所以生也。文王之易,易之用也。用必立體。隂陽等者體之所以成也,故曰隂陽半而形質具焉,隂陽偏而性情生焉,深哉真天地自然之理,自然之數也。

 [143/169] 體有三百八十四而用止於三百六十何也?以乾坤坎離之不用也。乾坤坎離之不用何也?乾坤坎離之不用所以成三百六十之用也。故萬物變易而四者不變也,夫惟不變,是以能變也。用止於三百六十而有三百六十六何也?數之贏也。數之贏則何用也?乾之全用也。乾坤不用則離坎用半也。乾全用者何也?陽主贏也。乾坤不用者何也?獨陽不生,專陰不成也。離坎用半何也?離東坎西,當陰陽之半,為春秋晝夜之門也。或用乾或用離[144/169] 坎何也?主陽而言之,故用乾也。主贏分而言之,則陽侵陰晝侵夜,故用離坎也。陽主贏,故乾全用也。陰主虛,故坤全不用也。陽侵陰陰侵陽,故坎離用半也。是以天之南全見而北全不見,東西各半見也。離坎陰陽之限也,故離當寅,坎當申,而數常踰之者,蓋陰陽之溢也。然用數不過乎寅,交〈舊本作爻〉數不過乎申〈或離當卯,坎當酉〉

乾坤列上下者,天地也。坎離分東西者,日月也。去四正之外,六十卦變三百六十,故天道窮于六甲。三十[145/169] 六旬為一年,然天有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而一年除小月又止有三百五十四日餘六度者氣之贏,是為陽之盈。虧六日者月行疾五十九日而𠕂是為隂之縮也。夫物之不齊物之情也,天地日月猶不能齊,惟其不齊所以變化不窮,若齊則止矣。乾全用者主嵗而言,三百六十六日而後一嵗足,故曰十九年而七閏天之償也,以其每年不足以閏償之也。坎離用半者主日月晝夜而言,所謂隂陽之溢者是[146/169] 也。夫數之贏者掛一之蓍歸竒之扐,生物之氣也。乾雖主一嵗之功,坎離實分生物之任,故乾全用,坎離用半也。地道無成故坎得分離,坤不得分乾也。是以乾坤分上下者君臣之義,坎離分東西者賓主之禮。坎離得相敵,乾坤不得相敵也。離當夘而終于申晝之分也,坎當酉而終于寅夜之分也。離或當寅坎或當申者,卯者離之分寅則與坎共之,酉者坎之分申則與離共之,寅申之間坎離交而相侵,昏曉之際隂[147/169] 陽侵而相溢,自坎離之分言之以離為陽以坎為隂,故曰隂侵陽陽侵隂也。然離當寅未夘而已明,坎當申巳酉而未昏天尅地以為餘分,晝常多夜五刻,自晝夜之分言之以晝為陽以夜為隂,故又曰陽侵隂晝侵夜也。夫用數無有未寅而用交數,無有未申而交者坎離之限也。隂陽之溢者坎離之相勝也,陽常侵隂者天道之常也。若以大數言之則開物于驚蟄,後閉物于立冬。前者隂陽互相侵也,用數多不用數[148/169] 少者陽侵隂晝侵夜也,故乾全用坤全不用而坎離用半也。

*天干地支相配計算時日,其中有甲子、甲寅、甲辰、甲午、甲申、甲戌,故稱為「六甲」。《漢書.卷二四.食貨志上》:「八歲入小學,學六甲五方書計之事,始知室家長幼之節。」

乾四十八,而四分之一分為陰所尅。坤四十八,而四分之一分為所尅之陽也。故乾得三十六而坤得十二也。陽主進,是以進之為三百六十日。陰主消,是以十二月消十二日也。

八卦每位八十四爻六分之則每分八爻者用之體也,八分之則每分六爻者體之用也。離兊㢲各得二[149/169] 十八陽二十隂,,坎艮震各得二十八隂二十陽,乾得三十六陽十二隂,坤得三十六隂十二陽。陽主用,自用數言之乾得其六為三十六,陽主進進之為三百六十者一年之日數也。坤得其二為十二隂主消,故十二月消十二日積閏之數也。周天三百六十五度有竒三十六旬為一年者正數也,六日者數之贏也,月行疾五十九日而𠕂則兩月之間消二日,故十二月消十二日也。其言進之為三百六十者包餘分[150/169] 而言也,其言消十二日别餘而言也〈正數六日餘分六日〉。皇極經世之數一元三百六十運,一會三百六十世,一運三百六十年,一世三百六十月,一年三百六十日,一月三百六十辰,無非三百六十也。一元十二會一運十二世一嵗十二月一日十二辰無非十二也。陽得三百六十者,六隂得十二者,四亦天三地二,陽六隂四之義也〈乾之陽數三百六十中三分用二為開物數,坤之陽數十二為閏數故用數之用二百五十有二也〉。

 [151/169] 順數之,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逆數之,震一,離兌二,乾三,巽四,坎艮五,坤六也。

易逆數者,以右行者為逆,左行者為順也。此所謂逆順者以自上分者為順,自下起者為逆也。順數者體也,故有八逆數者用也故有六用止有六者離與兊坎與艮,隂陽之數同于一數也。順數者若分而實合,所以起用也。逆數者若合而實分,所以成體也。左右而數皆自上而下分也,始乾終坤合也數震至坤如[152/169] 環之圓合也,四而成乾四而成坤分也。

乾四十八,兌三十,離二十四,震十。坤十二,艮二十,坎三十六,巽四十。

震十艮二十兊三十巽四十,一二三四地之四卦〈四維〉用干數地從天也。坤十二離二十四坎三十六乾四十八,一二三四天之四卦〈四方〉用支數天從地也。震艮兊巽合之則一百,坤離坎乾合之則百二十。一百則十也,百二十則十二也。是故天數二十五合之而五[153/169] 十,進之而一百。地數三十合之而六十,進之而百二十。天統乎體,地分乎用,故天得百二十,地得一百也。〈風后太一式九宫皆右差一位則四方用偶數四維用竒數者從地也與天九宫不同

乾三十六,坤十二,離兌巽二十八,坎艮震二十。

此數于先天圖中,皆取其陽數者也。蓍去掛一而四十八䇿,七九者陽數也。九之象用三十六,歸竒十二。七之象用策二十八,歸竒二十。乾三十六陽,坤十二陽與九之合三女二十八陽,三男二十陽與七[154/169] 相反者體用不同也,先天易之體也,以多者致用,故三女從乾,三男從坤。後天易之用也,以少者立體,故三男從乾,三女從坤也。

圓數有一,方數有二,奇偶之義也。六即一也,十二即二也。

天體數四用者三不用者一,地體數四用者三不用者一是,故天地各有四象而乾坤各用三爻也。用者重之則六,故六為用數,然圓數竒,故天之數一而用[155/169] 六方數偶故地之數二而用十二,六則一之變而重之也十二則一之變重之而又偶之也。

天圓而地方,圓者數之起一而積六,方者數之起一而積八,變之則起四而積十二也。六者常以六變,八者常以八變,而十二者亦以八變,自然之道也。八者天地之體也,六者天之用也,十二者地之用也。天變方為圓而常存其一,地分一為四而常執其方。天變其體而不變其用也,地變其用而不變其體也。六者並其一而為[156/169] 七,十二者並其四而為十六也。陽主進,故天並其一而為七。陰主退,故地去其四而止於十二也,是陽常存一而陰常晦一也,故天地之體止於八,而天之用極於七,地之用止於十二也。圓者裁方以為用,故一變四,四去其一則三也。三變九,九去其三則六也。
方者展圓以為體,故一變三,並之四也,四變十二,並之十六也。故用數成於三而極於六,體數成於四而極於十六也。是以圓者徑一而圍三,起一而積六。方者分一而為四,分四而
[157/169] 為十六,皆自然之道也。

圓者之形上下兼四旁,徑一圍三積之而六,應三才六位故卦具六爻者用數也。方者之形上下各四隅,徑一圍四積之而八,應四方八維故象分八卦者體數也。起四而積十二者地之體四每一用三故四方分為十二,次四時分為十二月者體之用也。天地均有體用,天圓以用為主,體則託乎地。地方以體為主,用則從乎天一變而四地之體也。天偶之而八,八者[158/169] 天地之體也。一析為四,四四而十六,四者地之一十六者地之四也。一變為三者四之用也,重之而六者八之用也。四之而十二者十六之用也,皆體四用三,三用一不用之理也。六者以六變,六六三十六旬是也。八者以八變,八八六十四卦是也。十二者亦以八變兩卦十二爻變為九十六,十二月之氣亦以八節而變是也。六以六變用自變也,八以八變體自變也,十二以八變用託體以變也。天地相偶,體止于八,用[159/169] 止于六。十二者地之用,非天本用故天止于十干而十二支在地,十二之變以八者不出乎十數皆自然之理也。天變其體者變方為圓也,不變其用者常存其一也,謂六變之用存一而七也,地變其用者併一于三也,不變其體者常執其方也,謂析四為十六其用十二不離乎四也,六從一起去本則六,存本則七,陽常存一者主進也,故天之用并餘分而七也。四方之星與北斗日月五星皆七,天之用無非七也。十二[160/169] 從四起去本則十二存本則十六隂常晦一者主退也,故地之用止于十二也。一年四時,一時三月,一月三十日。地雖執其方至于用則去一為三,從天之用也。圓則行圓者用也,方則止方者體也,變體為用皆去一者裁方為圓之義也,變用為體皆并一者展圓為方之義也,方者言一變三并而四,四變十二并而十六,則圓者當言一變四,去一則三,三變十二,去三則九而云三變。九去三則六者葢天以一變四者初[161/169] 自方數而來從體生用也,去一為三裁方為圓矣,以用為主故𠕂變即從圓數起,非若地之常執其方也。地以一變三者初自圓數而來,從用生體也,并一為四展圓為方矣,以體為主故去再并之數不去初并之數者所謂常執其方也。體數成于四而極于十六,故皇極經世元會運世有十六位用數成于三而極于六,故皇極經世用數之用不過六變,用主天言故不及十二,體主地言故不止于八也。

 [162/169] 一役二以生三,三去其一則二也。三生九,九去其一則八也,去其三則六也。故一役三,三復役二也。三役九,九復役八與六也。是以二生四,八生十六,六生十二也。三並一則為四,九並三則為十二也,十二又並四則為十六。故四以一為本,三為用。十二以三為本,九為用。十六以四為本,十二為用。

一役二以生三,去一則二者。太極生兩儀兩儀見而太極隠,兩儀既位乎天地,人在其中以當太極則實[163/169] 列于三矣。是故以位言之,上乾下坤人為虛位。以數言之,一竒二偶三為真數也。三生九,九去一則八,去三則六者,三列為左右以横而變應地之體,去一則八者八方而中虚也,故河圖九數五居中央,而八卦應其八位也。三列于上下以從而變應天之用,去三則六者,兩儀各三位中去其三者,虛人以為用也。故易之重卦上下二體應乎天地而虚人也,三才存二位各去其一者虛中以為用也,故易之六爻兼三才[164/169] 而兩之,應乎隂陽剛柔仁義也。去三役九者一役三也,三復役二,九復役八與六者有體,然後用行其中,故三為一之役者以二為之役也。九為三之役者以八與六為之役也,二為三役故生四,八與六為九役故八生十六,六生十二,天役地陽役隂,以竒布偶随寓而生,故偶者𠕂偶而成體也。體者用之所寓,偶者竒之所生,故四體之中常存一焉,以為之本而三為之用也,是故三并一則四,四以一為本,三為用者體[165/169] 有四,用者三不用者一也。九并三為十二,十二以三為本,九為用者。自十二會而言亦用者三不用者一也。十二并四為十六,十六以四為本,十二為用者,自十六位而言亦用者三不用者一也。十六以十二為用者體之用也,十二以九為用者用之用也,并之者體也。通本而言體兼用與不用也,去之者用也。去本而言用,成則本退也。天下之理不過體用而已,自然之數如是,易因而用之所以觀物以一元包運世,[166/169] 而十六位中去元之四數則十有二,十二位中各去其元數則九也。

圓者六變,六六而進之,故六十變而三百六十矣。方者八變,故八八而成六十四矣。陽主進,是以進之為六十也。

六為用,用者陽也。八為體數,體者隂也。用屬乎爻體屬乎卦,蓍以求爻積而成卦則用在體後也。夫陽以三變,隂以兩變,三天兩地之義也。陽得其三陽主[167/169] 進也,六六而三十六進之為三百六十故天度與爻數應之也,八八得六十四而止故卦數應之也。先生曰天數三故六六而又六之,是以乾之䇿二百一十六,地數兩故十二而十二之,是以坤之百四十有四與此同義。夫坤數一百,上位三十六天也,下位六十四地也,六十四卦反復視之而三十六,六六之卦隠于八八之中者天以六而藏諸用,地以八而顯諸仁也。天託地以為體用乃随體而顯,地因天以為用[168/169] 體亦随用而藏,是故天之太極從地而右轉,地之元氣從天而左行,斗日相錯,去乾坤離坎不用,用其六十卦之爻以成一期之日則三百六十者顯而六十四者藏也。

.

 

 

參考:

 

 

*秭(ㄗˇ):【詩·周頌】萬億及秭。【傳】數萬至萬曰億,數億至億曰秭。 又【風俗通】千生萬,萬生億,億生兆,兆生京,京生秭,秭生垓,垓生壤,壤生溝,溝生㵎,㵎生正,正生載,載地不能載也。  (溝澗正載)

揚子太玄經 - 知乎專欄

兩個基礎的錯誤

第一:周天度數是365.25,也有些文獻認了360,但還真不是365.5

第二:太玄八十一首,每首九測值四日半!也就是81*4.5=364.5日或者說81*9=729贊,729除以2=364.5日然後補踦贏二贊合0.75日共365.25日。太初曆朔望月:2943/81不是什麼731除以2=365.5.....而是729贊除以2+踦贏二贊的0.75=365.25。這個真的是最基礎得了....實在難以想像這位山人哪來的自信開太玄基礎班,中級班,高級班。別說教學了,一段簡單的解釋就兩個大錯誤...

《嘉祐集》卷八·太玄論:此猶六十之不可加,而六十四之不可損也。雄以為未也,従而加之曰《踦》,又曰《贏》,曰:吾以求合乎三百六十有五與夫四分之一者也。曰《踦》也,曰《贏》也,是何為者?或曰以象四分之一。四分之一在《贏》而不在《踦》。《踦》者,鬥之二十六也。或曰以象閏。閏之積也,起於《難》之七,而於此加焉,是強為之辭也
《集注太玄經》:《玄》八十一首,每首九贊,凡七百二十九贊。每二贊合為一日,一贊為晝,一贊為夜,凡得三百六十四日半。益以踦羸二贊,成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中初一,冬至之初也。踦羸二贊,大雪之末也。亦周而復始。凡《玄》首皆以《易》卦氣為次序,而變其名稱
《集注太玄經》踦贊一: 水。踦,不足也。期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玄七百二十九贊,當三百六十四日半。其不足者半日,為踦贊。踦,居宜切。凍登赤天,晏入玄泉。測曰:凍登赤天,陰作首也。範曰:凍,至寒也;而天,至高也。晏,至熱也;而泉,至深也。凍在天上,故為首也。光謂:赤,陽之盛也;玄,陰之極也。
《集注太玄經》贏贊二: 火。贏,有餘也。三百六十五日之外,有餘者四分日之一,為贏贊。一虛一贏,踦踦所生。測曰:虛贏踦踦,儃無已也。
《漢書》:參摹而四分之,極於八十一。旁則三摹九據,極之七百二十九贊,亦自然之道也。故觀《易》者,見其卦而名之。觀《玄》者,數其畫而定之。《玄》首四重者,非卦也,數也。其用自天元推一晝一夜陰陽數度律曆之紀,九九大運,與天終始。故《玄》三方、九州、二十七部、八十一家、二百四十三表、七百二十九贊,分為三卷,曰一二三,與《泰初曆》相慶,亦有顓頊之曆焉
《易圖明辨》:但太玄自醜至午,得七百二十九而止
《集注太玄經》范、小宋本踦踦作踦奇,範本儃作禪,今從宋、陸、王本。儃,古禪字,時戰切。陸曰:陰極陽生,更相儃代,無窮已也。光謂:數之踦贏,雖天地不能齊也。夫惟不齊,乃能變化,生生無窮。是故曰二十九日有踦,而遷次月;二十七日有踦,而周天。然後有晦朔、十幹、十二支,然後有六甲,此其所以為長久也。

首頁 » 黃宗羲《易學象數論》

太玄_

揚子雲太玄以兩贊當一日,七百二十九贊以當一嵗,三百六十四日半於嵗法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尚不及四分日之三也。立踦贏二贊以補之,例以兩贊一日則過四分日之一矣。故蘇明允謂:四分而加一,是四嵗而加一日,千載之後,恐大冬之為大夏也。欲以一百八分為日率四分之,每分得二十七,三之為八十一,每首加一,盡八十一首而分,分日之三者,無過不及之患矣。

然余以為,元之所以准日者贊也,加一分於首贊之不及如故,是失所以立贊之意,既以贏名贊,不與他贊為伍,則亦不援兩贊一日之例,即以四分之三當之無不可矣.苐以虛而言,贏以盈而言,猶之所謂氣盈朔虛也.合氣贏朔虛,十日有奇,則贏當得二十餘贊,今以二贊僅寄其名,餘皆渾於七百二十九贊之中,此則不可謂之合於曆也。

明允言聖人以六日七分言易,而卦爻未嘗及之。雄以三百六十五日四之一言玄,而首贊擬之,失其所以為書之意。余以為易未嘗有六日七分之說,加之起於後世。子雲准曆以作玄,苟不相似,則又何以為書。是故子雲之短不在局曆以失玄,在不能牽玄以入曆也,曆以一定之法禦其至變,而後可以傳之久遠,苟不得其至變,即不可謂之定法也。玄之中首,起牛一度,今未二千年,冬至在箕四度,星之屬水者,已屬木矣。其從違亦異,此玄失之較然者也。明允加一分,以合四分之一,不知四分之一者,亦有消長則又不如踦贏之,以不齊齊之也。

 

每年之餘分,產生閏年,或可謂此餘分為生生不息之芽(如米粒之胚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