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極經世

觀物外篇卷五,卷六

09FF01-03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 宋 張行成 撰 n1

太極  乾元  兩儀   

首頁

四象 五行 八卦 

 

 

 

觀物外篇衍義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卷五     宋 張行成 撰
  觀物外篇〈中之中〉
  天圓而地方,天南高而北下,是以望之如倚蓋然。地東南下,西北高,是以東南多水,西北多山也。天覆地,地載天,天地相函,故天上有地,地上有天。

古之言天有三家,曰宣夜曰蓋天曰渾天,宣夜之學[4/127] 人謂絶無師法,蓋天之學惟唐一行知其與渾天不異,蓋天之法如繪,像止得其半,渾天之法如塑像能得其全。堯之厯象日星蓋天,法也,舜之璇璣玉衡渾天,法也。渾天密於蓋天,創意者尚畧述作者愈詳也,宣夜人雖非之竊謂作者不無所見,但論述者失其本㫖爾。郄萌記曰日月衆星自然浮生虚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須氣焉。虞喜曰天確乎在上有常安之形數語皆有意義,而恨不究乎終始。蓋河圖之數戴九履[5/127] 一,一起于下是為坎水,天象之始也;九窮于上,是為乾金,天象之成也。故坎水柔動而乾金堅凝,動脈滋生而腦精安靜。虞喜謂常安之形者北極不動之義,天之頂也。萌謂日星浮於虚空行必須氣,此則東西運轉氣即天虚即氣也。雍曰望之如倚蓋,此兼取蓋天之説也。其曰地東南下西北高者天圓如虚毬,地斜隔其中,西北之高,戴乎天頂故北極出地才三十六度,愈降而及東南,履乎天末,故南極入地才[6/127] 三十六度,東南多水西北多山其高卑可見矣。地勢本傾峻以其體大,故人居其上而弗覺,西北附實東南面虚,人倚北而嚮南,是以天潛乎北而顯乎南,水發乎西而流于東也。天包地地載天,天地相函以立於太虚之中而能終古不壞,雖其理至妙不可測度,要之不過虚實相依,動靜相養,不即不離,非一非二。故在天成象則在地成形,仰天有文則俯地有理,人能窮此,可以達性命之原,知死生之説矣。 

  [蓋河圖之數戴九履[5/127] 一;應為洛書之數戴九履 ] 

一行(唐朝著名天文學家僧人):一行(西元673年∼西元727年),唐朝僧人。中國唐朝著名天文學家和釋學家,本名張遂,魏州昌樂(今河南省濮陽市南樂縣)人,諡號大慧禪師。一行少聰敏,博覽經史,尤精曆象、陰陽、五行之學。時道士尹崇博學先達,素多墳籍。一行詣崇,借揚雄《太玄經》,將歸讀之。數日,複詣崇,還其書。崇曰:此書意指稍深,吾尋之積年,尚不能曉,吾子試更研求,何遽見還也?一行曰:究其義矣。因出所撰《大衍玄圖》及《義決》一卷以示崇。崇大驚,因與一行談其奧賾,甚嗟伏之。謂人曰:此後生顏子也。一行由是大知名。

[璿衡:璿璣玉衡。另可參閱荀子19-17_1&篇尾]

[(ㄒㄧˋ)(“郤”。也作隙”)]後世因俗書相混,不復分郄、郗爲二。

*宣夜說,是中國古代的一種宇宙學說。按照蓋天、渾天的體系,日月星辰都有一個依靠,或附在天蓋上,隨天蓋一起運動;或附綴在雞蛋殼式的天球上,跟著天球東升西落。而宣夜說主張日月眾星,自然浮生於虛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須氣焉,創造了天體漂浮於氣體中的理論,並且在它的進一步發展中認為連天體自身、包括遙遠的甯P和銀河都是由氣體組成。這種十分令人驚異的思想,竟和現代天文學的許多結論一致。

**據《晉書·天文志》記載:漢秘書郎郗萌記先師相傳云:天了無質,仰而瞻之,高遠無極,眼瞀精絕,故蒼蒼然也。譬之旁望遠道之黃山而皆青,俯察千仞之深谷而窈黑,夫青非真色,而黑非有體也。日月眾星,自然浮生虛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須氣焉。是以七曜或逝或住,或順或逆,伏見無常,進退不同,由乎無所根系,故各異也。故辰極常居其所,而北斗不與眾星西沒也。攝提、填星皆東行,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遲疾任情,其無所系著可知矣。若綴附天體,不得爾也。’”由此可見,宣夜說認為,所謂,並沒有一個固體的天穹(ㄑㄩㄥˊ),而只不過是無邊無涯的氣體,日月星辰就在氣體中飄浮遊動。因此,宣夜說是中國古代一種樸素的無限宇宙觀念。

  [7/127] 天渾渾於上,而不可測也,故觀斗數以占天也。斗之所建,天之所行也。魁建子,杓建寅,星以寅為晝也。斗有七星,是以晝不過乎七分也。

日月五星皆從地道而右行,天道左行以辰為體。辰者無物之氣,不可見也。觀天之行,以斗建而已,斗有七星,天之數也。晝不過乎七分者天數,極乎九而盈于七也。一二三四五由五以前生數十五也,五六七八九由五以後成數三十五也。天數二十有五合之[8/127] 而五十者天之全數,故大衍之數五十也。生數十五其一為太極之體,大衍不用,其十四者七為天之本體,七為日月五星,所以蓍數七七而見於象者止有三十五,名四布四方為二十八,舍一居中央是為北斗,是故數足于十,天得其六,地得其四。天兼餘分盈于七而斗有七星也,北斗七星自一至四為魁,自五至七為杓,魁為璇璣,杓為玉衡,星以寅為晝者中星以寅為旦,戌為昏也。日以卯酉為中則十二分而用[9/127] 七,星以寅戌為限則十分而用七矣。

[大衍之數,另可參閱_11十翼11A-016.]

  天行所以為晝夜,日行所以為寒暑。夏淺冬深,天地之交也,左旋右行,天日之交也。

日麗乎天,日行一度為天所轉,故天一日一周,日亦隨之,夏則出寅入戌,冬則出辰入申,春秋出卯入酉,出為晝入為夜,晝夜雖係乎日之出入,而日之出入則係乎天之行,故曰天行所以為晝夜也。日在地下則寒在天上,則暑冬行北陸為寒,夏行南陸為暑,春[10/127] 行西陸、秋行東陸為寒暑之中,故曰日行所以為寒暑也。夏則日行地下淺,冬則日行地下深,天道向南則自深之淺,向北則自淺之深,此天地之交也。或者謂夏則南極仰,冬則南極俯,引人首為喻以為夏淺冬深之説,此不知日有黄道者也。夏至日在午而正于午,冬至日在子而正于子,隨天運而然,故以淺深為天地之交。冬至日起星紀右行而日移一度,天道左旋日一周而過一度,日巡六甲與斗相逢此天日[11/127] 之交也。〈日行黄道其圖在通變中〉

  日朝在東,夕在西,隨天之行也。夏在北,冬在南,隨天之交也。天一周而超一星,應日之行也。故春酉正,夏午正,秋卯正,冬子正,應日之交也。

冬至夜半子時日起星紀日右行一度,天亦左移一度,故夜半日常在子,所以朝必出於東,夕必入於西者隨天之行非日之行也。夏則日行在北,冬則日行在南,日最北去極最近故影短而日長。最南去極最[12/127] 逺故影長而日短,此隨天之交也。日日行行一度天日一周而過一度一星者星之一度也,故為應日之行也。冬至日在子,夏至日在午,春分日在酉,秋分日在卯,天之移也。冬至子時日正在子,夏至午時日正在午,春秋二分日或正于酉或正于卯,東西迭緯,所以冬夏為陰陽之正,春秋為陰陽之交,故曰應日之交也。

  日以遲為進,月以疾為退,日月一會而加半日、減半日,[13/127] 是以為閏餘也。日一大運而進六日,月一大運而退六日,是以為閏差也。

日一晝夜行天一度,月一晝夜行天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天運左旋日月右行,月,一月一周天皆為徒行,其及日者在最後之二日半,而常在日之後,故日遲而反為進,月疾而反為退也。日月三十日一會,實二十九日半,故一而日加半日,月減半日,加半日者日一歲本多於月六日而今又加六日,減半日者[14/127] 月一歲本虧於日六日,今又減六日以所加減積之是為閏餘也。日月一大運,進退十二日得三年一閏,五歲再閏是為閏差也。〈又云一會而月加半日,日減半日。蓋月本得二十九日半,日本得三十日半而皆以為三十日故也〉

  日行陽度則盈,行陰度則縮,賓主之道也;月去日,則明生而遲;近日,則魄生而疾,君臣之義也。

日自冬至以後行陽度而漸長,夏至以後行陰度而漸短。雖以陽臨陰為客之禮,亦不敢自肆,此君所以[15/127] 禮臣,夫所以禮婦也。諸厯家説:月一日至四日行最疾,日夜行十四度餘,五日至八日行次疾,日夜行十三度餘,自九日至十九日其行遲,日夜行十二度餘,二十日至二十三日行又小疾,日夜行十三度餘,二十四至晦行又大疾,日夜行十四度餘,以一月均之則日得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也。逺日則明生而行遲,近日則魄生而行疾,有君臣之義焉。故易二多譽四多懼,詩曰被之僮僮,夙夜在公;被之祈祈,薄言還[16/127] 歸。夫婦之禮,君臣之義一也。

  陽消則生陰,故日下而月西出也;陰盛則敵陽,故月望而東出也。天為父,日為子,故天左旋,日右行;日為夫,月為婦,故日東出,月西生也。

初三日,日初入時月在庚上哉,生明見西方;八日為上弦,日初入時月在丁上;十五日為望,日初入時月在甲上盛於東方;十六日將出時月在辛上,戴死魄見平旦;二十三下弦日將出時月在丙上,三十日為[17/127] 晦月與日合在乙上,月本無光借日以為光及其盛也,遂與陽敵為人君者可不慎哉。天左旋日右行,日東出月西生,父子夫婦之道,陰陽之義也,月望亦東出者敵陽也,非常道也。 

  日月之相食,數之交也。日望月、則月食,月掩日、則日食,猶水火之相尅也。是以君子用智,小人用力。

日月相對謂之望,日月相會謂之晦。日常食於朔,月常食於望,正如水火之相尅,水之尅火,掩而克之,小[18/127] 人用力也。火之尅水必隔物焉,君子用智也。月近日無光為晦,月敵日而光盛為望,然日食於朔,月食於望,乃知小人在外雖盛必自危,而其柔弱狎比之時多能危君,此則慮與不慮之間,所以易戒,履霜而不懼揚庭也。日月一年十二十二望而有食有不食者交則食不交則不食也,所以有交與不交者日行黄道,月行九道也,亦有交而不食者同道而相避也。〈月行九道詳見唐厯志〉

曆法,天有黃、赤二道,月有九道。此皆強名而已,非實有也。亦由天之有三百六十五度,天何嘗有度?以日行三百六十五日而一期,強謂之,以步日月五星行次而已。 〈出處〉:《夢溪筆談_ 百度百科

原文_

日之所由,謂之黃道;南北極之中,度最均處,謂之赤道。月行黃道之南,謂之朱道;行黃道之北,謂之黑道。黃道之東,謂之青道;黃道之西,謂之白道。黃道內外各四,並黃道為九。日月之行,有遲有速,難可以一術禦也。故因其合散,分為數段,每段以一色名之,欲以別算位而已。如演算法用赤籌、黑籌,以別正負之數。曆家不知其意,遂以謂實有九道,甚可嗤也。

注釋_

黃、赤二道:黃道和赤道。黃道:地球上的人看太陽於一年內在甯P之間所走的視路徑,即地球的公轉軌道平面和天球相交的大圓。黃道和天赤道成23°26′的角,相交于春分點和秋分點。赤道在文中指天赤道,即通過天球中心和地球赤道面平行的平面同天球相交形成的大圓。

強名:文中是牽強附會地叫做什麼的意思。

步:文中指推算、測算。

次:出外遠行所居住的住所,文中指日、月及五星運行的位置。

黃道內外:黃道將天球一分為二,黃道北側稱為內,黃道南側稱為外。

禦:駕馭,支配,文中指用一種方法來概括地說清楚。

因:依據,根據。

別算位:文中是分別測算月亮運行的位置的意思。

嗤:譏笑。

九道是天文術語。青道二、白道二、赤道二、黑道二、合黃道而為九也。

  [19/127] 日隨天而轉,月隨日而行,星隨月而見,故星法月,月法日,日法天。天半明半晦,日半贏半縮,月半盈半虧,星半動半靜,陰陽之義也。

日雖右行然隨天左轉,月雖行疾然及日而會常在其後,星隨月者見於夜也。一陰一陽之謂道,天法道,故半明半晦;日法天,故半盈半縮。月法日,故半盈半虧,星法月故半動半靜,有一必有二,獨陰獨陽不能自立也。半盈半縮者在陽度則盈,在陰度則縮,半動[20/127] 半靜者緯星動經星靜也。

  天晝夜常見,日見於晝,月見於夜而半不見,星半見於夜,貴賤之等也。

天雖半晦半明而晝夜常見,日當晝時必在天上,月當夜時有在地下故半不見,星又不及乎月,貴賤之分,上能兼下,大能包小也。星半見者五緯二十八宿,皆迭見故也。

五緯,亦稱 五星 ,是中國將太白、歲星、辰星、熒惑、填星 這五顆行星合起來的稱呼,它們與五行分別對應金、木、水、火、土。

  月晝可見也,故為陽中之陰,星夜可見也,故為陰中之[21/127] 陽。

先天以日月星辰配乾兑離震,日為陽中陽,月為陽中陰,星為陰中陽,辰為陰中陰。月晝可見故為陽中陰,先生所謂以其陽之類故能見於晝是也,星夜可見故為陰中陽,星亦隨月故與月錯綜而互用也,辰不可見故為陰中陰也,辰者天壤也,日月星託焉,辰雖不可見而天晝夜常見,故不用之一者用之所宗也。

  [22/127] 天奇而地耦,是以占天文者觀星而已,察地理者觀山水而已,觀星而天體見矣,觀山水而地體見矣。天體容物,地體負物,是故體幾於道也。

*參考中庸_

天地之道,可一言而盡也:「其為物不貳,則其生物不測。」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今夫天,斯昭昭之多,及其無窮也,日月星辰繫焉,萬物覆焉。今夫地,一撮土之多;及其廣厚,載華、嶽而不重,振河、海而不洩,萬物載焉。

二十八宿以别分野,其餘列星在朝象官,在野象物,故觀星可以知天文,山起西北水聚東南,兩戒三條五嶽四瀆,如肢體脈絡各有倫叙,故觀山水可以知地理,天奇地偶故星一而山水二也,辰者天之體也,土者地之體也,辰者無物之氣不可見以星觀焉,知[23/127] 其廓然,太虚能容物也。土者有形之物可見,以山水觀焉益知其不辭重大能負物也。辰為太虚,土為大物,星與山水有量,而二者無窮,故曰體幾於道也,體幾於道,用通於神。

*三山五嶽,是中國的歷史文化名山。五嶽中“嶽”意思是高峻的山。中國古代,認為高山“峻極於天”,把位於中原地區的東、南、西、北方和中央的五座高山定為“五嶽”,今天的“五嶽”指的是東嶽泰山,西嶽華山,中嶽嵩山,北嶽恆山,南嶽衡山。最初的“三山”指的是蓬萊、方丈、瀛洲三座海上的仙山,今天說到“三山”,通常指黃山、廬山、雁蕩山。三山五嶽風景各異,俗話說“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嶽”。

瀆(dú),本指水溝,小渠,古人把有獨立源頭,並能入海的河流稱為“瀆”。據《禮記王制》,古代的天子祭天下名山大川,即五嶽與四瀆。《史記殷本紀》:“東為江,北為濟,西為河,南為淮,四瀆已修,萬民乃有居。”也就是說,“四瀆”指的是長江、濟水、黃河、淮河四條大河。

*「論天下之大勢者,必周覽乎山川。山者水之源,水者 山之委。諸山皆發脈於崑崙,本雖同而末則異;諸水皆會歸於海,本雖異而末則同。所以山愈聳愈高,而分則小,水愈下,愈大而合則多,其勢然也。然山各鎮乎一方,而水則以江河為中原兩大界也。是故河為北戒,而濟會於河,江為南戒,而漢則會於江。

*朱子曰:「天下有三處大水,曰黃河、曰長江、曰鴨綠江。」 今以輿圖考之,長江與南海夾南條幹龍盡於東南海,黃河與長江夾中條,幹龍盡於東海;黃河與鴨綠江夾北條,幹龍盡於遼海。此則自其水源之極遠者 而論之。耳泄天機,不原水之遠近,龍之配敵,惟據《禹 貢》江、淮、河、漢四水,及王鄭三條四列之名,而以中幹分為二支,謂有四大幹龍。

  極南大暑,極北大寒,故南融而北結,萬物之死地也。夏則日隨斗而北,冬則日隨斗而南。故天地交而寒暑和,寒暑和而物乃生焉。

天之陽在南、陰在北,地之陽在北、陰在南。天之南陽[24/127] 在上,故極南大暑見乎地者融而為水,地雖有陰不能伏陽故也。天之北陰在上故極北大寒見乎地者結而為山,地雖有陽,為陰所伏故也。蓋陽性熙其極則融,陰性凝其極則結也。地之南宜寒而下者氣熱,北宜熱而高者氣寒,則從乎天也。地北之陽南之陰,皆伏乎内,故寒暑止從天,若夫水之柔也,以陰不勝陽隨陽而為陽用,故屬陰。山之剛也,以陽不勝陰隨陰而為陰用,故屬陽。形則從乎地剛柔也,氣則從乎[25/127] 天寒暑也。極陰極陽非中和之氣,萬物不生,故為死地。夏至熱極,日自此隨斗而北;冬至寒極,日自此隨斗而南。天地交,然後寒暑和,物乃生,故曰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此太極自然之理,皇極中庸之道也。

  天以剛為德,故柔者不見,地以柔為體,故剛者不生,是以震,天之陰也。巽,地之陽也。〈舊脱誤作震巽天之陽也〉地陰也,有陽而陰效之,故至陰者辰也,至陽者日也,皆在乎天,而地[26/127] 則水火而已,是以地上皆有質之物。陰伏陽而形質生,陽伏陰而性情生,是以陽生陰,陰生陽,陽尅陰,陰尅陽。陽之不可伏者,不見於地。陰之不可尅者,不見於天。伏陽之少者,其體必柔,是以畏陽而為陽所用。伏陽之多者,其體必剛,是以禦陽而為陰所用,故水火動而隨陽,土石靜而隨陰也。

乾兑離震,天之分,震,陰多陽少,故為天之陰。巽坎艮坤,地之分,巽,陽多陰少。故為地之陽。辰不見者天以[27/127] 剛為德,柔者不見也。石不生者地以柔為體,剛者不生也。震為辰,巽為石,震巽無策者,自乾兑離震配坤艮坎巽而言也。若自乾兑離震巽坎艮坤為序,則乾與巽偶,乾為日,巽當為火,巽之無又應地火常潛矣,是故巽為石者,坤艮坎巽水火土石,一二三四從地之序也。巽為火者巽坎艮坤、火水石土,五六七八從天之序也。有一則有二,有陽則有陰,天,一也、陽也;地,二也、陰也,故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形者效象,而法[28/127] 之耳。天之至陰,辰也,地效之則有水。天之至陽,日也,地效之則有火。地上皆有質之物,地有是形,天必有是象,如形影之相隨也。陰伏陽而形質生,精之所化,剛包於柔,坎之象也。陽伏陰而性情生,神之所化,虚寓於實,離之象也。故形質可見,陽也,而體魄則是陰也;性情不可見,陰也,而神用則是陽也。陽極生陰,陰盛則還尅陽,陰極生陽,陽盛則還尅陰,大抵陰陽相為生成,相為利害,不兩不致,用也。所以分天分地者[29/127] 以其偏勝而已,是故陽之不可伏者不見于地,而地火常潛。陰之不可尅者不見于天,而天辰不見也。若夫土上有質之物,皆陰伏陽而生,伏陽之少者體必柔,陰不勝陽故畏陽而為陽所用;伏陽之多者體必剛,陰能勝陽故禦陽而為陰所用。水火體柔,伏陽之少者也,故動而隨陽,土石體剛伏陽之多者也,故靜而隨陰也。是故春夏果實體多柔,伏陽之少也,秋冬果實體多剛,伏陽之多也。四月果熟而易爛,陰不勝[30/127] 陽而陽為所用也。十月花開而不實,陽不勝陰而陽不為用也。

  陽生陰,故水先成;陰生陽,故火後成。陰陽相生也,體性相須也,是以陽去則陰竭,陰盡則陽滅。

天一生水,陽生陰也,地二生火,陰生陽也,論太極既判之後則陽分陰,若太極未判之前則陰含陽,故易先乾者如夏正建寅,歸藏首坤者如周正建子,此先後天之説也。人生之初,精藏血中,始化曰魄,陽生陰[31/127] 也。既生陽曰魂,陰生陽也。大抵陰陽相生,故體性相須,精魄者體質也,神魂者性用也,虚實相依動靜相養,所以陰盡則陽滅,陽去則陰竭。單豹養内而虎食,其外體既亡,性何以自存。張毅養外而病攻其内,性既亡,體何以自立,故曰有地然後有二,地上之數必起於二也。

*《莊子.達生》:善養生者,若牧羊然,視其後者而鞭之。”“田開謂周成公曰:魯有單豹者,巖居而水飲,不與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猶有嬰兒之色;不幸遇餓虎,餓虎殺而食之。有張毅者,高門懸簿,無不走也(注:走,應為趨),行年四十而有內熱之病以死。豹養其內而虎食其外,毅養其外而病攻其內,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後者也。’”

養生之道,貴在適中,修外養內,不可偏廢,譬如牧羊,鞭其後者,去其不及,方能會通中適。單豹寡欲清虛,養其內德而虎食其外;張毅奔走趨利,養其形骸而病攻其內以死:此二人各滯一端,未為中和,故均違鞭後之道。後以此用為養生之道的典故。_(字典網)

  金火相守則流,火木相得則然,從其類也。

火尅金故相守則金流,木生火故相得則木然,金流[32/127] 則夫剛而婦順,木然則子盛而母衰,陰性趨下故金流則就濕,陽性趨上故木然則就燥,各從其類也。金木火三方之用也。水土中北之本也,水主初、土主中,水土相資,玄黄相遇,物乃生焉。故一月唯分初中二氣也。  

  [𤣥:玄。   玄黃:指天地的顏色。玄為天色,黃為地色。指天地。 ]

  水遇寒則結,遇火則竭,從其所勝也。

水之氣融而體柔,融為陽,遇寒則結,陰强而勝也。柔為陰遇火則竭,陽强而勝也。泉水不澌,陽之生也。海[33/127] 水為鹽,陰之成也。水能尅火而滅之,力不勝則反竭。天下之理雖有常,然强弱多寡而變焉者,勢也。勢雖不常,亦理之所有也。

  陽得陰而為雨,陰得陽而為風,剛得柔而為雲,柔得剛而為雷。無陰則不能為雨,無陽則不能為雷。雨柔也,而屬陰,陰不能獨立,故待陽而後興;雷剛也,而屬體,體不能自用,必待陽而後發也。

陽唱而陰從則流而為雨,陰格而陽薄則散而為風,[34/127] 剛唱而柔從則烝而成雲。柔蓄而剛動則激而成雷,客主後先陰陽逆順不同也。風雨自天而降故言陰陽雲雷自地而升,故言柔剛天陽也。陽必資陰故無陰則不能為雨,陽得陰然後聚而成體也。地陰也陰必資陽故無陽則不能為雷,陰得陽然後發而成聲也,此言陰陽之相資也。雨之形柔也屬陰者本乎天之氣也,陰不能獨立待陽而後興者,天之陰資乎天之陽也,雷之聲剛也,屬體者出乎地之形也,體不能[35/127] 自用必待陽而後發者,地之陰資乎地之陽也,此言陰之資乎陽也。大抵陰陽匹敵,雖曰相資,然陰無能為,必待陽而後有為,君臣父子夫婦之義也。陽來則生、陽去則死,天地間所主者一陽而已矣,故陽一而陰二,陽尊而陰卑也,别而言之則天為陽地為陰,合而言之則天有陰陽地亦有陰陽,陰陽氣也,剛柔形也。既以陰陽言天則必以剛柔言地,然地有柔剛天亦有柔剛,所以先生之言錯綜而用之也。風氣也,麗[36/127] 乎陽;雨形也,麗乎陰;雲象也,近乎形;雷聲也,近乎氣。氣皆可以言天,形皆可以言地,自其始而言則風雨為陰陽,雲雷為柔剛,要其終而言則雲雷亦得言陰陽,風雨亦得言柔剛,或由天而地或由地而天,蓋以天地相交上下同用也。

  至哉文王之作易也,其得天地之用乎?故乾坤交而為泰,坎離交而為既濟也。乾生於子,坤生於午;坎終於寅,離終於申,以應天之時也。置乾於西北,退坤於西南,長[37/127] 子用事,而長女代母,坎離得位,兑震為耦,以應地之方也。王者之法,其盡於是矣。

乾坤坎離者天地日月也,分則立體、交則致用,故乾坤交為泰,不交則為否;坎離交為既濟,不交則為未濟也。乾位乎巳而為天,生於子者復也,坤位乎亥而為地,生於午者姤也,坎位乎酉而終于寅,月沒則日出既濟也,故先天若無極而有極也,離位乎卯而終于申,日沒則月出未濟也,故後天若有極而無極也,[38/127] 既未濟上下之觀不同,反對卦也,是故既濟或以為未,未濟或以為既,亦各從其所見也。乾坤定上下之位,天地冬夏之時也,坎離列左右之門,日月晝夜之時也,故曰以應天之時,此伏羲之八卦也。若夫文王八卦變易之體,為易之用,為人用者地上之易也。置乾於西北以知大始,退坤於西南以作成物,老陰老陽居無事之地,長子代父,震居東方,主生物之功;長女代母,巽居地戸。包水土之氣;坎離得位,火南水北[39/127]也。兑震為偶,女少男長也;此不通上下,獨以地上八方言之,故曰應地之方也。堯之前先天也,堯以來後天也,後天者效法而已,故地上之易為王者之法也。夫震巽並居者,陰陽相從,同為一用也;震兑為偶,末乃不亂矣,此人易之用,防微謹始之深意也。先天繼坤之後以震,陽自此生以至於乾,即長子代父之義也。繼乾之後以巽,陰自此生以至於坤,即長女代母之義也。代父者復之剛也,代母者姤之柔也,復姤所[40/127] 以為小父母也。乾坤為大父母者生八卦也,復姤為小父母者生六十四卦也。先天之變左之三十二陽歸妹也,右之三十二陰漸也。後天用震兑者歸妹也,巽艮居用中之偏位者漸也,大抵體必有用,用必有體,天地一理聖人一心,是故先天者後天之所自出也

  乾坤天地之本,坎離天地之用,是以易始於乾坤,中於坎離,終於既未濟。而否泰為上經之中,咸皕矰U經之[41/127] 首,皆言乎其用也。

乾坤者陰陽之純,分而立體;坎離者陰陽之中,交而致用。陰陽本以坎離而造天地,天地復以坎離而生萬物,文王作後天之易據人所見,自有天地而言故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上經天道言造物也,下經人道言生物也;上經終於坎離,物生自此而始,以後天生物觀焉,先天造物從可知矣。故中於坎離者天道之既濟,物之所以生也,終於未濟者人道之循環,生[42/127] 之所以不窮也。既濟未濟者坎離之交不交也,否泰者乾坤之交不交也,男女少則為感,長則為常,皆以别者為立體,交者為致用。不易者體也,變易者用也,用而亡體則體弊而用竭,用而存體則體安而用利,二者皆用也,故易主用而言也。

  坤統三女於西南,乾統三男於東北,上經起於三,下經終於四,皆交泰之義也。故易者用也。乾用九,坤用六,大衍用四十九,而潛龍勿用也。大哉用乎!吾於此見聖人[43/127] 之心矣。

陽氣生於東北,陰氣成於西南,乾統東北,坤統西南,陽先而下陰也,三者天之用數,四者地之體數,上經起于三,下經終於四。天先而下地也,故曰皆交泰之義也,交者用也,易以用為貴,若無用焉天地徒設矣。乾九坤六大衍四十九皆用也,潛龍勿用復之一也,已見乎用,聖人於此養其用焉,故曰勿用也。易曰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寂然不動,其純坤之時[44/127] 乎,一陽動乎下,已見於感矣,此易之始也。妙哉一乎包四十九而未動者一也,動乎六之下者亦一也,包四十九者寂然不動之一,一之一也,動乎六之下者潛龍勿用之一,二之一也。冬夏至之後各養陰陽四十五日而震巽不用者潛龍勿用之義也,是故一之一者乾坤之太極也,二之一者方州部家之𤣥也,先生所謂無體之一與不用之一是也。

  乾坤交而為泰,變而為雜卦也。

[45/127] 交者順也變者逆也,交為泰則變為否,變為雜則交為序也。序卦者六十四卦循行無礙,流通也;雜卦者兩兩相從旁行不流,止塞也。初雖止塞猶各以類相從,未至於雜亂也,及大過之下而雜亂矣。大過本末俱弱世既顛矣,柔之遇剛女之待男,强者為勝,寧復其類,方是時也,惟養正焉則能定矣。女終男窮喪亂之極,天地不終否也,有剛決者出焉。君子道長小人道憂,吾知天地之心終不為小人計也,雜卦始乾終[46/127] 夬,故説者以為伏羲之易。 

 [參閱雜掛傳_歸妹,女之終也。未濟,男之窮也。]

  乾坤坎離為上篇之用,兑艮震巽為下篇之用也。頤中孚大小過為二篇之正也。

乾坤坎離不變者也天之質也,震巽艮兑變者也人之質也。上經天道故不變者為之用,下經人道故變者為之用。頤中孚大小過,變中之變者,故為二篇之正也。頤大過肖乾坤故為上篇之正,中孚小過肖坎離故為下篇之正,此後天易也。

  [47/127] 易者,一陰一陽之謂也。震兑始交者也,故當朝夕之位;離坎交之極者也,故當子午之位;巽艮雖不交,而陰陽猶雜也,故當用中之偏位;乾坤純陰陽也,故當不用之位。

少男少女為感感或傷於正,長男長女為常常或短於情,是故三十而娶二十而嫁為男女之時,而文王八卦以兑震居東西之中為生成之要也,震居卯,朝之位,兑居酉,夕之位,離居午,日中之位,坎居子,夜中[48/127] 之位,卯酉陰陽初出,震兑少長相遇,子午陰陽正中,坎離中心相與,長女少男非正偶也,然陰陽猶雜或能致用,居東南之偏位者猶有用也,乾坤純陽純陰功成無為,故居西北之偏不用之位也。震陽動而兑陰見故為始交,巽陰伏而艮陽正故為不交,此一節論文王後天變先天八卦之位也。

  乾坤縱而六子横,易之本也。震兑横而六卦縱,易之用也。

[49/127] 乾坤縱而六子横,伏羲先天之卦也,故曰易之本。震兑横而六卦縱,文王後天之卦也,故曰易之用,經縱而緯横,經以立體緯以致用,經常而緯變也。六子横者用六子也,震兑横者用震兑也,天地定位體也,山澤通氣、雷風相薄、水火不相射皆用也,後天獨用震兑者地上之易也。蓋南北定位東西通氣,有地之後,天東西運轉,晝夜以生寒暑以成,萬物由此出入死生,震兑居之是為致用之要,故曰歸妹天地之大義[50/127] 也,是故雷風山澤水火之在天地,猶十三卦制作之器,用之在人也,先天之時體皆為用,後天以來用已成體,故在天地者止用震兑而在帝王者止言變通也。 

[十三卦制作之器:另參閱11十翼_11A-015]

  天之陽在南,而陰在北;地之陰在南,而陽在北;人之陽在上,而陰在下,既交則陽下而陰上。

天南高北下,陽在南而陰在北,故先天圓圖位乾於南位,坤於北也。地北高南下,陽在北而陰在南,故先[51/127] 天方圖位乾於北位坤於南也。人之首與心肺居上,故陽在上,足與肝腎居下故陰在下,立體然也。心在上而包血陰實存焉,腎在下而藏精陽實居焉,故既交則陰上陽下者致用然也。伏羲八卦乾上坤下者易之體,身首之象也,文王八卦離南坎北者易之用,心腎之象也,體顯於明用藏於幽。易以乾坤交為泰,不交為否,坎離交為既濟,不交為未濟者體用之中又皆取其用也,故易者用也。

  [52/127] 辰數十二,日月交會謂之辰。辰,天之體也。天之體,無物之氣也。

辰有十二,從地數也。無物之氣不可見,因日月之會而見,以不可見故為陰中之陰,天之陰者天之體,天之所以立也,從地數者天之地也。

  天之陽在南,故日處之。地之剛在北,故山處之,所以地高西北,天高東南也。

日在南則中,在北則潛,西北多山東南多水。

  [53/127] 天之神棲乎日,人之神發乎目,人之神寤則棲心,寐則棲腎,所以象天,此晝夜之道也。

寤則神棲於心,故目用事;寐則神棲於腎,故耳用事;寐無所見,聞聲則覺,乃知耳用事也。晝能兼用耳目,夜不能於目,耳能兼用寤寐,目不能於寐,晝夜寤寐境也,用所行也。耳目視聽神也,用所生也,目神外顯外境也,耳神内藏内境也;外境有蔽故夜則無見,寐則不用;内境無蔽,故兼乎晝夜,通乎寤寐也。夫鼻耳[54/127] 縱而目口横,縱者通用於晝夜,天能兼地也。

  雲行雨施,電發雷震,亦各從其類也。

陰陽和則氣烝為雲,澤流為雨,激則光發為電,聲震為雷。和者陽先而陰從之,激者陽盛而陰制之也。

  吹噴吁呵呼,風雨雲霧雷,言相類也。

吹為風、噴為雨、吁為雲、呵為霧、呼為雷,此人與天地相類者也,而人有言而天地無言,人有心而天地無心,此又更相為優劣者也,取其裁成輔相則天不若[55/127] 人,及其機巧詐辯則人不若天矣。

裁成:1.裁剪製成。語出《易.泰》:"天地交,泰,後以財成天地之道。"《漢書.律曆志上》引作"裁成" 2.編制而成。 3.猶栽培。謂教育而成就之。    指籌謀而成就之。   © 汉典

成就。《漢書.卷二一.律曆志上》:「後以裁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

  萬物各有太極兩儀四象八卦之次,亦有古今之象。

太極兩儀四象八卦體之四變也,大而天地小而萬物,皆以四變成體。通古今為二用則六變也,古則已過今則見存,由虚入實自實返虚,皆古今也。四者地之體數也,六者天之用數也,四變而十五之數足矣,六變六十三則不盡六十四之一,故物之太極為二之一,在先天圖則剥當陽一,夬當陰一,而祖於乾坤[56/127] 也。

  雲有水火土石之異,他類亦然。

水火土石者地之體也,凡物皆具地之體。先生曰水雨霖、火雨露、土雨濛、石雨雹,水風凉、火風熱、土風和、石風冽,水雲黒、火雲赤、土雲黄、石雲白,水雷火雷𧈅土雷連、石雷霹,故一物必通四象也。髓為火、血為水、肉為土、骨為石,此動物有四象也。液為水華為火枝為土根為石,此植物有四象也。先天論四象而後[57/127] 天論五行者,中虛亦見也。金有五方之金,榖有五方之榖,皆備五行也。果實無辛不受尅也,始淡中酸苦終甘,既不受辛自無鹹矣。人之身液淡血鹹,水也,膽苦火也,肉甘土也,骨堅石也,無辛酸者乃知金木為用,非正體也。

[水雷(雨玄 ; 雨互)]

 

  二至相去東西之度凡一百八十,南北之度凡六十。

日春分在西方奎十四度少强,秋分在東方角五度少弱,當黄赤二道之交中相去一百八十二度半,夏[58/127] 至日在井二十五度去極六十七度少强,冬至日在斗二十一度去極一百十五度少强,去北極一百十五度則去南極亦六十七度少强矣。二至之日東西度相去亦等則大行本無差,惟是冬至日去南極六十七度,夏至日去北極六十七度,行天之高下、行地之淺深不同,故日夜有短長也。曰百八十六十云者舉大凡也。

  冬至之月,所行如夏至之日。夏至之月,所行如冬至之[59/127] 日。

冬至之夜如夏至之日,夏至之夜如冬至之日,故日月之行相似,然冬至之夜僅如春秋分之晝者,晝常侵夜五刻故也。日出入之時本有常,所以然者未出二刻半,而明已入二刻半,而後昏爾。

  四正者,乾坤坎離也。觀其象無反復之變,所以為正也。

先天以乾坤坎離頤中孚大小過為八正卦者為其爻不變,主天而言也。後天以乾坎艮震巽離坤兑為[60/127] 八正卦者為其數不變,主地而言也。卦猶人然,有德有位,以數為位以爻為德,乾坤坎離德與位皆不變者常也,其變則在乎交卦否泰既未濟是也。若乃震巽艮兑,德變而位不變,其交之用則在乎咸皕l益矣;頤中孚大小過,位變而德不變,其交之用則在漸歸妹隨蠱矣;乾坤坎離,體一而德與位兼得二用,所謂天一而二也;震巽艮兑,體二而德與位各得一用,所謂地二而一也。

  [61/127] 陽在陰中陽逆行,陰在陽中陰逆行,陽在陽中、陰在陰中,則皆順行。此真至之理,按圖可見之矣。

先天圖左為陽右為陰,凡陽在陰中陰在陽中者,五變之數皆逆行而生。凡陽在陽中陰在陰中者,五變之數皆順行而生。右行為逆,知來者逆也,皆未生之卦也。左行為順,數往者順也,皆已生之卦也。逆,迎也,逆行則為相感;順,從也,順行則為守常,此君臣夫婦之義相求之初與定分之後,實陰陽真至之理也。

  [62/127] 草類之細入于坤。

草類之細不能自名於物,如人身之氄毛止係於皮膚,故凡物不可名者皆入乎坤,所謂無極之數也。黄帝正名百物,蓋未盡也。其他有可供藥餌者,後世智識之士,時或取之以登於名籍。

(ㄖㄨㄥˊ)音戎。 鳥獸細密的毛髮。《書經·堯典》:「厥民隩,鳥獸氄毛。」   © 汉典

  五行之木,萬物之類也。五行之金,出乎石也。故水火土石不及金木,金木生其間也。

數生乎五,故天有五星、地有五行、人有五藏。邵雍之[63/127] 數止言四者先天也,蓋氣以一而變四,至於形用然後五者皆見中亦自名於一。先天所論者氣數之本原,故合日月星辰而為天,合水火土石而為地,合耳目鼻口而為首,合骨肉血髓而為身,皆四也。若夫後天貴用於體之中,取致用多者為言,故天言五星、地言五行,然天之五行是星中一端而已,自體言之五行在天併於星之一名則金木併於土石之間亦何疑哉!是故先天之數大後天之數,小者體兼用與不[64/127] 用也。東南水也,西北石也,中央土也,其氣則火,此水火土石所以共為地也。五行取其日用故去石而言金木,金能從革,木能曲直而石則無變故也。若六府又言榖則草類之養人者,亦得自名於一用矣。

欽定四庫全書
  皇極經世觀物外篇衍義卷六  

  宋 張行成 撰
  觀物外篇〈中之下〉
  得天氣者動,得地氣者静。

動物得天氣、植物得地氣、在人則血脉,為天,形骸為地。性有好動好静者亦然,此則動之中又自有動静也,動物有時而静,植物不能自動,陽能兼陰,陰不能[67/127] 兼陽,竒數能變而入偶,偶數不能變而入竒也。以理推之,植物以春夏為動,秋冬為静。

  陽之類圎,成形則方;陰之類方,成形則圎。

類者生之序也,體者象之交也,體必交而後成,故陽之類圎,天類也,成形則方交於地而成也。陰之類方,地類也,成形則圎交於天而成也,故胎卵圎而形體方,根荄方而枝葉圎,人多似舅盖母類也。

  木之枝榦,土石之所成也,所以不易。葉花,水火之所成,[68/127]故變而易也。

木之枝榦者人之骨肉也,土石所成體生體也,體則一定。花葉者人之精神也,水火所成用生用也,用則屢變。水火者陰陽之證兆,在物為滋潤,其發於外則為華。葉在人則為氣血,其發於外則為容彩。

  東赤、南白、西黄、北黑,此正色也。驗之于曉、午、暮、夜之時,可見之矣。

東方木,木色青,故膽青;南方火火色赤故心赤,西方[69/127] 金金色白故肺白,北方水水色黑故腎黑,中央土土色黄故胃黄,此五行之氣色色之分辨也。東赤南白西黄北黑者,一陽之氣色,色之逓變也,故嬰兒始生而赤,稍變而白;人病則黄老死而黑,物生地下而赤稍長而白,萎菸則黄,枯槁而黑也,物皆資一陽以生,此四變者無物不然,若乃禀乎五氣之不同則各有本體之色,不可變也。逓變者天之四象,不變者地之五行也。     [逓:【正字通】俗遞字。© 汉典]

  [70/127] 冬至之子中,陰之極。春分之卯中,陽之中。夏至之午中,陽之極。秋分之酉中,陰之中。凡三百六十,中分之則一百八十,此二至二分相去之數也。

天度相去各一百八十二有半在天為度,在人為日,故二至二分之日相去常一百八十有餘,此云一百八十者天變本三百六十也,氣之多者為陽之盈,年之少者為陰之縮,此天之變化所以不測,而閏之所以生也。

  [71/127] 陽中有陰,陰中有陽,天之道也。陽中之陽,日也,暑之道也。陽中之陰,月也,以其陽之類,故能見于晝。陰中之陽,星也,所以見於夜。陰中之陰,辰也,天壤也。

日者天之精魂,月者天之精魄,星者天之餘精,辰者無物之氣,天之體故曰天壤也。

  辰之於天猶天地之體也,地有五行,天有五緯,地止有水火,天復有日月者,月為真水,日為真火,陰陽真精,是生五行,所以天地之數各五,陽數獨盈于七也。是故五[72/127] 藏之外又有心包,絡命門而七者,真心離火,命門坎水,五藏生焉,精神之主,性命之根也。

參考_五緯,亦稱五星 ,是中國將太白、歲星、辰星、熒惑 填星這五顆行星 合起來的稱呼,它們與五行分別對應金、木、水、火、土。

*命門穴隸屬於十四經穴中的督脈穴,簡稱督脈。督脈穴絡脈總共計有28個穴位,若命門穴痛即發生於此經脈部位。命門穴亦稱屬累穴,精宮穴。

天之七曜,水火各二金木土各一。文王八卦震巽為木,乾兌為金,坤艮為土,坎為水,離為火,金木土各二水火各一,何也?巽者生火之木,居地四君火之位;乾者生水之金,居天六命門之位,真火不見託言乎,巽木真水不見託言乎,乾金君火居離之前,命門在坎之右,可以見陰陽生出之本矣。艮居東北出土之時,[73/127] 坤居西南入土之時,舉天地之一體也。辰戌丑未為土之寄王,四季亦若是矣。七曜之與乾坤其數為九,通大物則十,乾上坤下大物居中,真數三也,其七者用也。

  干者榦之義,陽也。支者枝之義,陰也。干十而支十二,是陽數中有陰,陰數中有陽也。

凡物皆反生,既生而復正,故動物生於首,首居上而命在首;植物生於根,根居下而命在根。十干天氣陽[74/127] 也,故有榦之義,十二支地氣陰也,故有枝之義。甲子謂之支干而干居上支居下者天地定位,動物之類也。十干者一十,二五也。十二支者二六、四三也,以五配六天地相函,日月相交,陰陽相戀,乃能運行不窮,若陰陽離則變化息矣。天雖得一用必有二,故孔子一以貫之而曽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

  魚者水之族也,蟲者風之族也。

在水者以水為生,在陸者以風而化,水者精也,風者[75/127] 氣也,行乎二者之間者神也。大地者體也,魚之制在水,故蹈水若虚,禽之制在氣,故乗空如實,自人觀之非神矣乎。

  目口〈謂舌也〉凸而耳鼻竅,竅者受聲嗅氣,物或不能閉之,凸者視色别味,物則能閉之也,四者雖象于一,而各備其四矣。

目口凸而耳鼻竅,凸者外境,用實也,色味亦實者也,故物能閉之。竅者内境用虚也,聲氣亦虚者也,故物[76/127] 不能閉之,虚近乎神,故用之虚者無不入,體之虚者無不受目口,本竅詰其用則凸,耳鼻本凸詰其用則竅,禀乎陰陽者同,故凸者必竅,竅者必凸,分乎陰陽者異,故或竅而凸或凸而竅此之謂變化,曰各備其四者口鼻耳目皆有竒偶,竅凸用必相闗,地之體析一為四極於十六故一,象必兼四象也。

  水者火之地,火者水之氣,黑者白之地,寒者暑之地。

虚以實為基,陽以陰為地。凡物之生必先有陰而後[77/127] 陽託焉,故陰為道體。水氣生陽則為火,寒氣生陽則為暑,黑氣生陽則為白。猶魄氣生陽則為魂也,或曰黑安能變白乎,曰夜之變晝,鉛之變粉,非黑而白乎,黑者𤣥也,𤣥之變白者天一之水也,一黑而不復白者利而不貞,不能返𤣥者也,不曰白乎。湼而不緇,湼而緇者非真白也,一黑而不復白者也。

[湼:又【說文】黑土在水中也。【淮南子·俶眞訓】以涅染緇,則黑於涅。 ]

  草伏之獸毛如草之莖,林棲之鳥羽如林之葉,類使之然也。

[78/127] 氣禀同者自然相類,故蝨處頭而黑,處身而白,所以獸毛如草之莖,鳥羽如林之葉也,神不歆非類豈非氣不合耶。

  石之花,鹽消之類也。

物皆有八卦氣象,花者離之氣,文明之象也。木生火本體也,故草木之花最多。石之花,鹽消之類,石中有火也,石金類也,火尅金金之中亦有火之氣象,故煆金而花飛也,世人言井花水,水亦有花者,取其氣之[79/127] 新嫩則兌之悦澤也。

蝨子原本是白色,長在人的頭髮裡就變成黑色。比喻隨周遭環境而變化。三國魏.嵇康〈養生論〉:「蝨處頭而黑,麝食柏而香。」

井華水是早晨第一次汲取的井泉水。尤以山泉井的井華水為精品,冬暖夏涼、清純甘冽。四川部分農村有取井華水洗臉漱口燒水做飯的習慣,又稱井花水

  水之物無異乎陸之物,各有寒熱之性,大較則陸為陽中之陰,而水為陰中之陽。

水,陰也,物性宜寒亦有熱者,陰中之陽也。陸,陽也,物性宜熱亦有寒者,陽中之陰也。大抵陰陽不相離,其所為主不同,故天陽也而有陰陽,地柔也而有柔剛。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地有水與陸者,天一而地二也。水土合而成地,故水土同包一五,同用中北,同方也。

  [80/127] 日月星辰共為天,水火土石共為地,耳目鼻口共為首,髓血骨肉共為身,此乃五之數也。

數之生成各五,皆以一而變四,除四無一,除春夏秋冬則無年,除東南西北則無中也。日月星辰之與天,水火土石之與地,耳目鼻口之與首,血肉骨髓之與身,析之則四,合之則一,即一與四是名為五,太極之數,即一即五者,一能包五也。觀人物之在胎卵與其既生天地之在混淪,與其既判則一五之理可知矣。[81/127] 雖然數既有五,各致其用,則一豈容虚設,是故言四時必有閏餘〈時無體故獨於閏見五數〉,言四旁必有中央也,大抵一為四之大體及中虚致用之處。虚者無之極也,大體有之極也,故在地又為六。

  火生於無,水生於有。

火生於無,神也,當為一。水生於有,精也,當為二。以神生精先天之學也,以精集神後天之學也,精一而神二者謂火托於木,而木生於水,神乗於氣,而氣生於[82/127] 精也。

  辰至日為生,日至辰為用,盖順為生,而逆為用也。

辰者天之體也。辰至日者言天之左行也,日至辰者言日之右行也。左行為順、右行為逆,順者布氣故為生,逆者變氣故為用,布氣而生者物也,變氣而用者時也。故時可逆推,物必順成,子雲曰廵乗六甲與斗相逢,言天日之相應也。

經則有南有北,緯則有西有東[東西為緯南北為經經緯相錯以成天文也]巡乗六甲與斗相逢[巡行也六甲日之幹也言日行乗六甲周而復始以成歳事日右斗左故相逢也]歷以記歳而百榖時雍[時調也雍和也歷者羲和氏所謂歷象日月者也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閏月定四時是也四方之事得故百榖調和也]_《太玄經卷第一》

  易有三百八十四爻,真天文也。

[83/127] 物相雜故曰文,先天圖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一竒一偶經緯相錯,自然成文,粲然可觀,真天文也。觀圗之消長,可以察時變矣。

  鷹鵰之類食生,而鷄之類不專食生,虎豹之類食生,而猫犬之類食生又食榖,以類推之從可知矣。

神歆氣而鬼享血,禀肅殺之氣者食生,禀中和之氣者食滋味,故畜之近人者亦食滋味,無非類亦是習,類係地習係人。

鳧:𠀤音扶。【爾雅·釋鳥】舒鳧,騖。【郭註】鴨也。【疏】野曰鳧,家曰鴨。 [𠀤同“”。《正字通·立部》:“竝,同𠀤。”  【集韻】竝,隷作並。]

(ㄒㄧㄣ)1.喜愛,羡慕:∼羨。∼慕。 2.饗,祭祀時神靈享受祭品、香火:∼享。  【說文】神食氣也。

  [84/127] 馬牛皆陰類,細分之則馬為陽而牛為陰。

天為陽則地為陰,陸為陽則水為陰,人為陽則物為陰,飛為陽則走為陰,馬為陽則牛為陰,角為陽則尾為陰,自一分而為萬,陰陽無相,離者有一必有二也。

  飛之類喜風而敏于飛上,走之類喜土而利於走下。

陰陽之氣使然也。

  禽蟲之卵,果榖之類也,榖之類多子,蟲之類亦然。

禽卵類果,蟲卵類榖,動植不同氣數相似,大者數少,[85/127] 小者數多,愈大則愈寡,愈細則愈繁,理之自然,數生於理也。

  蠶之類,今歲蛾而子,來歲則子而蠶。蕪菁之類,今歲根而苖,來歲則苖而子,此皆一歲之物也。   [蕪菁(ㄨˊ  ㄐㄧㄥ)]

蠶者蟲之類而可以為衣,蕪菁者草木之類而可以為食物之,為人日用者必備足。陰陽之氣其生成也,亦不偶然,蠶既繭矣,不煮則復蛾,陽氣未盡,故能變化,此可明後世聖人易之以棺槨之理也。

*周易·繫辭(下)_後世聖人易之以棺槨,蓋取諸《大過》。

後世的聖人教人民用內外雙重棺槨來代替,這是取法於大過卦。  [大過就字面來說,即大的過錯、太超過的意思。易學上則專指陽過,陽氣過盛。大過取象為棺槨,因此大過卦又有死亡的凶險,此上六說的「過涉滅頂」。]

  [86/127] 天地之氣運北而南則治,南而北則亂,亂久則復北而南矣,天道人事皆然,推之厯代,可見消長之理也。

天道之運,自子至卯為陰中之陽,自卯至午為陽中之陽,自午至酉為陽中之陰,自酉至子為陰中之陰,陰中之陽君子之道己()長,而小人猶盛,亂而將治也。陽中之陰小人之道巳長而君子猶盛,治而將亂也。陽中之陽極治之運也,陰中之陰極亂之運也,元會運世之數,一運當三百六十年,故可以消長之理,推[87/127] 厯代之治亂。先天圗自泰厯蠱而至否,自否厯隨而至泰,即南北之運數也。

  在水者不瞑,在風者瞑。走之類上睫接下,飛之類下睫接上,類使之然也。

陸有晝夜,水無晝夜。在水者不瞑類使然也,魚目為鰥言不瞑也,人睡有露睛者水族之氣也,走地類上睫接下,陰有餘也。飛天類下睫接上,陽有餘也。走者宜俯飛者宜仰,故鳥迎風而立,順其毛也。魚泝流而[88/127] 行,順其鱗也。皆自然之理也。

  在水而鱗,飛之類也,龜之類走之類也。

泝:𠀤音訴。與㴑溯同。【爾雅·釋水】逆流而上曰泝洄,順流而下曰泝游。【左傳·文十年】楚子西沿漢泝江。【註】沿,順流。泝,逆流。  © 汉典

*鬣:音獵。【說文】髮鬣鬣也。1.獸頸上的長毛。《禮記·明堂位》:「夏後氏駱馬黑……周人黃馬蕃。」《文選·曹植·七啟》:「哮闞之獸,張牙奮。」   2.鳥頭上的毛。《文選·枚乘·七發》:「鵷鶵𪉃䴖,翠紫纓。」   3.魚類頷旁的小鬐。《宋史·卷六二·五行志·水志下》:「有巨魚,高數丈,……而傍艦皆覆。

鳼:音文。【玉篇】鶉子也。【爾雅·釋鳥】鶉子,鳼。【疏】鶉之雛名鳼

鶄:音精。鳥名。說文,鵁鶄也。

陸中之物水無不具,陰陽相應也,陸有飛走,水亦有飛走,陸多走水多飛者交也。

  夫四象,若錯綜而用之,日月天之陰陽,水火地之陰陽,星辰天之剛柔,土石地之剛柔。

天有四象地有四象,立天之道曰陰與陽,故日為陽中陽,月為陽中陰,星為陰中陽,辰為陰中陰。立地之[89/127] 道曰柔與剛,故水為柔中柔,火為柔中剛,土為剛中柔,石為剛中剛,此本象也,若錯綜而用之則天亦有柔剛,地亦有陰陽,日為陽、月為陰、星為剛、辰為柔,天有地也。水為陰火為陽土為柔石為剛,地有天也。先天八卦乾為日兌為月離為星震為辰巽為石坎為土艮為火坤為水者,本象也。又以乾為日兌為星離為月震為辰巽為石坎為火艮為土坤為水者,變象也。取星之陽為剛以應兌則震之辰為柔矣,取火之[90/127] 剛為陽以應坎則坤之水為陰矣。本象者,天地之用一而二也;錯綜者,人物之用二而四也,天地交而生人物故也。

  飛之走,雞鳬之類是也,走之飛,龍馬之屬是也。

氣之輕疾者陽也,飛之走者陽之陰也,氣之重遲者陰也,走之飛者陰之陽也,皆交而生變化也。

  陽主舒長,陰主惨〈或慘、惨急〉,日入盈度,陰從于陽,日入縮度,陽從于陰。

[91/127] ,一日行一度,積在過半周天以上者為縮,未及半周天以下者為盈。盖日一歲一周天,冬至日起斗之十三度〈謂近時也,堯時起虛,漢時起牛〉,故行度尚少則為盈,行度已多則為縮。盈度冬至已後也,日行在右而隨天入左,故陰從于陽。縮度夏至已後也,日行在左而隨天入右,故陽從於陰。陰從於陽則舒緩,故日漸長,陽從陰則惨急。故日漸短。  

*其他參考_ [(ㄊㄧㄢˇ)〔∼𢣎 tuǎn〕心惛,心惑。   2. ]

 [𢣎【集韻】土緩切,湍上聲。]

  神者人之主,將寐在脾,熟寐在腎,將寤在肝〈又言在膽〉,正寤[92/127] 在心。

神者陽氣之精魂,人之主也。人之有神如天之有日,將寐在脾,日入地之初也。熟寐在腎,日潛淵之時也;將寤在膽,日出東之初也。正寤在心,日當午之時也。邵子以心膽脾腎為四藏,膽視肝為有神,故太𤣥以膽為甲,素問以膽為清明之府,古人亦以膽為肝之神。

  天地之大寤在夏,人之神則存于心。

[93/127] 午則日隨天在南,子則日隨天在北,一日之寤寐也。夏則日正在午,冬則日正在子,一年之寤寐也,故夏曰昊天而離為萬物相見之卦,日者天之神也。人之神晝在心夏也,夜在腎冬也,晝則應用,夜則藏宻。揚子雲曰藏心於淵,神不外也。謂棲心氣府而不外役於物,所以存神也。

  水之族以陰為主,陽次之,陸之類以陽為主,陰次之,故水類出水則死,風類入水則死,然有出入之類,龜蟹鵝[94/127] 鳬之類是也。

凡物皆具陰陽而所主不同,故水之物陰為主,出水則死,畏陽也。陸之物陽為主,入水則死,畏陰也。水陸之物相畏,如人鬼之相畏,人畏於暗亦如鬼畏於明。人鬼之畏以神,故止于畏。水陸之畏以氣,故至于死。龜蟹鵞鳬陰之能陽,陽之能陰者也。然龜蟹能久游,鵞鳬不能久伏水,以見陰之趨陽者易安,陽之趨陰者難安,是故治則小人易從君子,亂則君子難從小[95/127] 人也。

  天地之交十之三。

自日言之,夏之晝在天上者七分,冬之夜在地下者七分。自天言之,在地上十之七,在地下十之三,故陽數盈于七也,日與天不同者,日行有南北,道故也。

  天火無體之火也,地火有體之火也,火無體。因物以為體。金石之火烈于草木之火者,因物而然也。

天火者太陽之真火,無體之火也。地火潛于石發于[96/127] 木,有體之火也。火本無體因物為體,金石之火烈于草木之火者,隨物而然也。在人之身,心之真陽為君火者,天火也。心包絡之血為相火者,地火也。神龍有火者亦真陽之氣也,螢火燐火皆精華之餘,死火也,如死者之稱魂魄也。

  氣形盛則魂魄盛,氣形衰則魂魄亦從而衰矣。

水火者陰陽之證兆,金木者生成之始終,水火在人則精神,金木在人則魂魄也。人生始化曰魄,精氣之[97/127] 物也。既生陽曰魂,遊魂之變也。魄者精之所生,在人則形也。魂者神之所生,在人則氣也。故形為陰魄之所寓,氣為陽魂之所托,所以形氣盛則魂魄盛,衰則亦從而衰也。

  魂隨氣而變,魄隨形而止,故形在則魄存,形化則魄散。

魂隨氣變陽也,魄隨形止陰也,形在魄存、形化魄散,故聖人於死者卜其宅兆而安厝之,而先王以灰滅為極刑也。

  [98/127] 星為日餘,辰為月餘。

陽精之宗為日,天之神魂也。陰精之宗為月,天之氣魄也。星為日餘者陽之餘精也,辰為月餘者陰之餘氣也,故星為天之神,辰為天之體也。日月在天如人之真心,命門陰陽之本也。星為陽之餘,五星如人之五藏,諸星如人之四支百骸之精血也,辰之于天則人之體魄是也。

  星之至微如沙塵者,隕而為堆阜。

[99/127] 星隕為堆阜者精敗氣散,如人之有死也。星者天之精神也,天之精神有隕之時則人之精神有升之理,惟聖罔念作狂,惟狂克念作聖,此之謂也。

  藏者天行也,府者地行也,天地並行則配為八卦。

乾為心兌為脾離為膽震為腎,四藏應乎天者也;巽為肺坎為胃艮為肝坤為膀胱,四府應乎地者也。此邵雍之論與素問諸書皆不同,諸書論五行邵雍論八卦,八卦者天地數也,先天之體也。五行者人物數[100/127] 也,後天之用也。

  八卦相錯者,相交錯而成六十四卦也。

八卦相錯者其象相交,雜而成文;八卦相盪者其氣相推,變而生化。

  夫易,根於乾坤而生于姤復,蓋剛交柔而為復,柔交剛而為姤,自兹而無窮矣。

易者變易也,必有不易者焉,乃能萬變。無極,生生不窮,是故乾坤為易之根也。乾坤大父母也,統六子[101/127] 而無為;復姤小父母也,載二氣而生物。乾坤者天之陰陽,其數逆行未有一之卦也;復姤者地之柔剛,其數順行已有一之卦也。盖有地之後,元氣隨天左行,復姤相生,乾坤不動,左之三十二陽復之一剛也,右之三十二陰姤之一柔也。乾坤存一復姤主之,復姤得乾坤之一地之二二也,故先天圗左行之卦止于五,變其一常存為大物之根也。

  龍能大能小,然亦有制之者,受制於陰陽之氣,得時則[102/127] 能變化,變變則不能也。

龍雖神猶是物,故受制於陰陽之氣,比人為甚能變化故以象乾,受制於陰陽,故乾不為龍而震為龍震,又為𤣥黄,則坤上六所謂龍戰于野其血𤣥𤣥黄之雜陰陽之交也,變化者變其形變,變者變其氣也。

  一歲之閏,六陰六陽。三年三十六日,故三年一閏。五年六十日,故五歲再閏。

三年三十六日三天也,乾之策也。又二年二十四日[103/127] 兩地也,坤之也。十九年二百一十日七閏無餘分則歸竒象閏之數,閏之本法也。是故老陰老陽少陰少陽歸竒之數,兩卦皆得二百二十八者閏法所起也,厯法十九年為一章者以七閏無餘分也,置閏之法起於日月之行不齊。日,一日行天一度,月,一日行天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其十三度為一年,十三周天之數餘七分則為閏,故閏法以七與十九相取,以十二乗七得八十四,以十二乗十九得二百二十八,[104/127] 以年中取月,日中取時,則又以八十四為七分,以二百二十八而為十九分也。今自一時而積之一日餘七分,以一月三十日之數乗之計二百一十分,十二月則二千五百二十分也。滿十九分為一時,年得一百三十二時,餘十二不盡。若以十九年之數乗之得四萬七千八百八十分,如法除折每年得一十一日餘十二不盡,十九年共得二百九日餘二百二十八分,則一日十二時之分數也,通為二百十日,故十九[105/127] 年而七閏無餘分也。今欲求年年置閏七分滿十九而為閏,則知當閏之年矣。復以十二月之數乗一年之數,年得八十四分滿二百二十八而為閏則知置閏之月矣。欲求日日置閏七分滿十九而得閏一時,則知閏朔之日矣。復以十二時之數乗一日之數,日得八十四分滿二百二十八分而得閏一時,則知合朔之時矣。大抵以七與十九相取者閏法之粗也,以八十四與二百二十八而取者閏法之宻也。盖閏本[106/127] 竒數積於七滿於十九,故七與十九自相乗,除皆得一百三十三月與時法既衍十二以乗,當衍十二以除故得二百二十八,其一月之分一章之日皆二百一十,所以係辭言歸竒於扐以象閏,而先天日數用一百三十三,星數用一百五也。閏本天之竒數,而以月求之,故知陽以陰為節而陰陽相為體用也。二百二十八而十之又偶之則四千五百六十,乃四分厯一元之數也。

  [107/127] 先天圗中,環中也。

先天圗圓者為天,方者為地,人在地上即環中也。

  月體本黑,受日之光而白。

月體本黑者陰也,受日之光而白,其甚則光者得陽之氣也。凡聲色臭味之羙處,皆屬乎陽。 

[羙:同“美”。《說文解字》甘也。从羊、大。徐鉉曰:「羊大則美,故从大。」]

  水在人之身為血,土在人之身為肉。

水為血,土為肉,則石為骨,火為氣,明矣。康節又曰火為髓陽也。

  [108/127] 膽與腎同陰,心與脾同陽,心主目脾主鼻。

膽腎在下同為陰,心脾在上同為陽,心為陽中陽,脾為陽中陰,膽為陰中陽,腎為陰中陰,心主目脾主鼻,膽主耳腎主口。

  陽中陽日也,陽中陰月也,陰中陽星也,陰中陰辰也,柔中柔水也,柔中剛火也,剛中柔土也,剛中剛石也。

日月星辰乾兌離震也,水火土石坤艮坎巽也。若錯綜用之則星為天之剛,辰為天之柔,水為地之陰,火[109/127] 為地之陽。又在藏府則月為膽應乎離,星為脾應乎兌,土為肝應乎艮,火為胃應乎坎,與元會運世之序不同,由乎陰中之陽,陽中之陰,剛中之柔,柔中之剛,可以互變故也。

  鼻之氣目見之,口之言耳聞之,以類應也。

目與鼻同陽,故見鼻之氣;耳與口同陰,故聞口之言。

  倚盖之説,崑崙四垂而為海,推之理則不然。夫地直方而静,豈得如圎動之天乎。

倚蓋; 傾斜的傘蓋。古代有天傾西北的說法(見《淮南子·天文訓》),後因以倚蓋比喻天的形狀。

引證解釋_《晉書·天文志上》:天之居如倚蓋,故極在人北。是其證也。極在天之中,而今在人北,所以知天之形如倚蓋也。
唐劉禹錫《望衡山》詩:東南倚蓋卑,維嶽資柱石。
明謝肇淛《五雜俎·天部一》:渾儀倚蓋,旅轉不差;黍管葭灰,晷刻靡爽。

[110/127] 堯之厯象倚盖之説也,舜之璿衡渾天之説也。二説本同惟唐一行知之而倚蓋之末流謂崑崙四垂為海,遂有四神州之論,則失其本原而入於誕妄矣。隋志載晋劉智云昔聖王作圎蓋以圗列宿,極在其中廻之,以觀天象,此亦知盖天之本者也。

  動物自首生,植物自根生,自首生命在首,自根生命在根。

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下,故動物之首即如植[111/127] 物之根,斷之則死,命所在也。動物之中飛者親上,走者親下。則又自别陰陽也。

  海潮者地之喘息也,所以應月者從其類也。

地有喘息於海潮見之,本陰氣也,故應月而盛衰。今水入海處皆有潮河之決,,亦潮之類也。岷江來也遠其勢緩,故潮比浙江,不顯閩越間。海時有笑者亦氣息之吹噴也。河據地勢最髙其來湍悍,又北方沙地無山,所以至于決也。凡水會入處有山,禹必留之,以[112/127] 殺其勢。灔澦君山孤山三山金山之類是也。河無山則為九河以利之,九河既廢故河決尤甚,江雖有山猶未免於潮,洞庭彭蠡又為湖則夏秋水盛客主交争之時不免如此,湖不可廢則九河之類也。人氣短則喘促,氣長則舒緩,可以想二江之潮與河決之理矣。海潮正在東南者巽為地户也,説者謂海口當已

參考_浙江錢塘

灩澦(一ㄢˋ  ㄩˋ),水名,在瞿唐峽口。

彭蠡(ㄆㄥˊ  ㄌ一ˇ)湖泊名。在江西省北境,長江以南。即今鄱陽湖。 《漢書.卷二八.地理志上》唐.顏師古.注:「彭蠡,澤名,在彭澤縣西北。」  © 汉典

  震()為龍,一陽動于二陰之下,震也。重淵之下,有動物者,[113/127] 豈非龍乎?

震以一陽動于重陰之下,在物則龍,在氣則雷。

  風類水類,大小相反。

風類水類,大小相反,陰陽不同也。故蟲在陸者小,而魚龍之類極大;草木在陸者大,而瓊枝珊瑚之類極小。

  天之陽在東南,日月居之。地之陰在西北,火石處之。

日月居東南者乾兌也,石火居西北者巽坎也,觀先[114/127] 天方圎二圗可以見矣。圎圗天也,乾兌比離震則在東南,方圗地也巽坎比坤艮則在西北。

  起震終艮一節,明文王八卦也。天地定位一節,明伏羲八卦也。八卦相錯者,明交錯而成六十四也。數徃者順,若順天而行,是左旋也,皆已生之卦也,故云數往也。知來者逆,若逆天而行,是右旋也,皆未生之卦也,故云知來也。夫易之數,由逆而成矣。此一節直解圗意,逆若逆知四時之謂也。

[115/127] 天地定位者乾與坤對,山澤通氣者兌與艮對,雷風相薄者震與巽對,水火不相射者坎與離對,此先天圗八卦之次,即伏羲八卦也。先曰天地定位乾上坤下也,次曰山澤通氣坤一變為艮,乾一變為兌舉逆行之變也,又曰雷風相薄坤一變為震,乾一變為巽舉順行之變也,末曰水火不相射逆順之變,坎離皆居中也。納甲之法盖本諸此,山先澤、雷先風者,冬至之初,日右行自艮始,天左行自震始也,水先火則右行[116/127] 為生氣,左行為布氣故也。八卦相錯者往來交錯而成六十四卦,乾坤震巽上下也,坎離艮兌左右也,皆相錯而對也。數往知來之逆順,觀圗中六變之數則可知矣。説卦凡八卦相對者皆從伏羲卦,中有一節以坎艮離兌相從,所以邵雍謂兌陽中陰、離陰中陽、艮柔中剛、坎剛中柔而互用也。若謂陽逆數也,山澤雷風水火皆以逆數之,故無不通。

  堯典,朞(),三百六旬有六日。夫日之餘,盈也;六則月之餘,[117/127] 縮也,亦六。若去日月之餘十二,則有三百五十四,乃日行之數以十二除之,則得二十九日。

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故三百六旬有六日為一朞,日月盈縮各六則實得三百五十四,以十二月除之,月得二十九日半,故曰得二十九日也。大小月者,以所得半日之多少而分之也。

  素問:肺主皮毛、心脉、脾肉、肝筋、腎骨,上而下,外而内也。心血腎骨交法也,交即用也。

[118/127] 肺心脾肝腎上而下也。皮毛脉肉筋骨外而内也,南見而北藏上顯而下隠,故上者主外下者主内也,心陽也,主血則陰也。腎陰也,主骨則陽也。坎離之象交,法也,交者用也。

  乾為天之類,本象也。為金之類,别〈舊本作列〉象也。

八卦以八物象之,本象也。其餘别象則説卦所言者,猶其大凡實未盡也。

  天地並行則藏府配,四藏天也,四府地也。

[119/127] 四藏四府八卦之象也,天以神化氣,地以氣化形,府藏别居,榮衛並行,此乾坤坎離天地陰陽之至理也。

  乾竒也、陽也、健也,故天下之健莫如天;坤、耦也、陰也、順也,故天下之順莫如地,所以順天也。震()起也,一陽起也,起,動也,故天下之動莫如雷;坎()陷也,一陽陷於二陰,陷下也,故天下之下莫如水;艮()止也,一陽於是而止也,故天下之止莫如山;巽()入也,一陰入二陽之下,故天下之入莫如風;離()麗也,一陰離於二陽,其卦錯然成文而華[120/127] 麗也,故天下之麗莫如火,又如附麗之麗;兌()説也,一陰岀於外而説於物,故天下之説莫如澤。

以八物擬八卦,其象皆顯然者,聖人教人不示以所疑,至其委曲纎悉則俟。窮理者深造而自得之,説卦所言猶是其大凡而未盡也。

  火内暗而外明,故離陽在外,火之用,用外也;水外暗而内明,故坎陽在内,水之用,用内也。

火用外,目之象也,水用内,耳之象也。火以内為體,外[121/127] 為用,水以外為體内為用,陽者用也。

  人寓形於走類者何也?走類者,地之長子也。

八卦若錯綜,用之以上為天,下為地,則乾為日、兌為月、坎為辰、巽為星、離為飛、震為走、艮為木、坤為草,故曰走類者地之長子也。

  自泰至否,其間則有蠱矣。自否至泰,其間則有隨矣。

陰方用事,陽止而陰巽,入事之所以蠱也,蠱則否矣。陽方用事,陽動而陰悦,從民之所以隨也,隨則泰矣。[122/127] 此陰陽變易之漸,亦人事治亂之漸也。以人事論之理盡於言也,而有數在其間,亦猶係辭叙七爻叙十一爻、三陳九卦,大過之下無倫次與夫巽究為躁之類也。以先天圗觀之,天道左行由泰至井存乾大過不變則十二卦,由蠱至謙存坎小過不變則十六卦,由否至噬嗑存坤頥不變則十二卦,由隨至履存離中孚不變則十六卦。十二與十六合二十八,偶之則五十六,用卦之數也。地用六變者分乎用也,天用八[123/127] 變者統乎體也,日月為易兩卦一變則十二卦者六變也,十六卦者八變也,二六而用數盡,二八而體數終。盖陰陽之變氣數之節也,是故否泰循環至十二而變又十六而極也。先天圗右行者反生,乾坤各六十四卦由一至極大數九十七之變有虚數,自乾為一而起者四十九數而至蠱,自坤為一而起者四十九數而至隨,若自一至萬又加天之細數三十二為一百二十九數而用者無虚數,自乾坤而起每卦用[124/127] 一數隨蠱各當三十九得需卦百萬之月數,盖四十九者蓍數七七之全,天用之終當變而相交,地三十九者律數二六之半,地用之中當變而相交。需卦數雖當七位實當六,故物之分數之極與一元月數之極,會于此析為細用而隨蠱當之必有變也。夫理無不通,數無不行。先天圗之作,非天地自然之數之理,安能如此之妙乎,故先生曰吾終日言而未嘗違於圗,天地萬物之理盡在其中也。〈一百二十九變與九十七變之數具述在[125/127] 通變中與極數中〉

*三陳九卦、七爻:另可參閱_11A-0123

  天有五辰,日月星辰與天為五;地有五行,金木水火與土為五。

辰者天體,辰之於天猶土之於地,天主用有神焉。辰不可以盡天,非若土即可以盡地,故日月星辰與天而五,水火金木與土而五,辰之外别名天,土即以為地也。

  有温泉而無寒火,陰能從陽,而陽不能從陰也。

[126/127] 水受火則温,火受水有滅而已,不能從陰也。所以泰則小人皆為泰,否則君子有死而已,不能從小人而為否也。火温水益之也,水滅火害之也,故泰則君子養小人,否則小人傷君子也。

  有雷則有電,有電則有風。雨生於水,露生於土,雷生於石,電生於火,電與風,同為陽之極,故有電必有風。

雷者震之氣也,電者離之氣也,風者巽之氣也,後天之象非先天之數也。陽為重陰所制,怒氣發而為雷,[127/127] 怒而極激而為電,陰已不能制矣。散而為風則又反制於陰也,故風與電皆為陽之極。雨者水之氣,烝則為雲,凝則為雪露者,土之氣升則為霧,結而為霜,雷出於石,電生於火,有雷則有電,火出於石也。

  木之堅非雷不能震,草之柔非露不能潤。

木者地之剛,雷亦地之剛;草者地之柔,露亦地之柔;剛能相制,柔能相益。

.

 

 

參考:

 

北斗七星_另可參閱11A-0113.

 

朱子 -> 易十三 _

「『觀變於陰陽而立卦,發揮於剛柔而生爻。』既有卦,則有爻矣;先言卦,而後言爻,何也?」曰:「自作易言之,則有爻而後有卦。此卻似自後人觀聖人作易而言。方其立卦時,只見是卦;及細別之,則有六爻。」問:「陰陽、剛柔,一也,而別言之,何也?」曰:「『觀變於陰陽』,近於造化而言;『發揮剛柔』,近於人事而言。且如泰卦,以卦言之,只見得『小往大來』、陰陽消長之意;爻堶惚K有『包荒』之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