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證釋

☲☴

16-50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壹.、    總釋象例

一.            宣聖講義(7-7-1)

1.      鼎上離下巽。巽為木。木火同功。曰鼎。一則本鑽木取火。供民熟食之義。一則明以薪資火。為鼎烹飪之象。故卦取巽離之合。上離火而下巽木。巽又為風。木者,生火之原。風者,助燃之物。故巽在離下。示為烹飪之本也。鼎者器名。而卦義重在其用。亦如井卦取養民之用為義。鼎之用亦為生養之需。人自有火以後。未有不資于烹飪以為食。即未有不賴于鼎鑊以為生。縱夷蠻之民。尚有不熟食者。不足以為法。故鼎養,亦民生不可離者。鼎之為物。金也。其成用,則水火與木。其所藉(7-7-2)。則土也。是一物備五行之德。而水火主其要焉。故卦本乎離。與井之本乎坎水者。恰相對。其下皆巽。巽則水可以升。火可以伏。一升一伏。既濟之象。生成之功。天地尚依此升伏以成化育之用。而況人乎。故井之用,以水養民。鼎之用,以火養民。而皆賴風木以運之,化之。推而致之。光而大之。故兩卦皆巽在下。而坎離分主其上也。離與巽合。則為火而非日。巽與離接。則為木者多。為風者少。然火固非風不燃也。象雖木火。用兼風氣。故稱名曰火風鼎。不曰木火。為木易見。風難知也。巽于物,為風或木。于用,為順或入。此鼎卦亦包有風順于火。木入于火之意。實則互成其用而已。順入毋多辨焉。辭以明揭其順入之義。如井之巽乎水而上水是也。木有質。火无質。在未燃前木也。既燃則為火。既燼則木火同灰。故火者木所生。亦五行生生之例也。

(1.1)鼎取木之入火。而生火。以成火之用。故巽在下。明所自也。傳曰革去故也。鼎取新也。鼎以木火生化而熟物。如天之化育。萬物同新。非鼎能新之。以變其原有而易為新生之象。如天之春。變化其枯朽者。而更生之。繁榮之。以成新氣象。冬寒之後。葉脫草萎。春風一吹。花榮枝茂。前之凋敝者。忽欣欣然自盛。前之枯槁者。忽鬱鬱焉自繁。此非天地新之而何。鼎之新物。亦猶是也。就其成用。亦有從新之義。則鼎用金屬物。取其堅也。如革之名革。取其韌也。堅韌則能化變他物。而己不損(7-7-3)。水火者,生化之主。木者初生之物。因三者之合。乃使舊者為新。不良者為良。不用者有用。此與革義相應也。不過革重在變去其故。而鼎則重在變生其新。此本末始終之事也。

2.      鼎革往來。皆四陽兩陰爻卦。而革六二九五。恰乎乾坤正位。鼎則九二六五。反乾坤之正。卻同地天交泰之象。乾下于坤。則巽于柔。內陽外陰。天道下逮。如春夏之時。天地交道。萬物繁庶。故名鼎。鼎盛也。隆也。重也。崇高之謂也。鼎古通頂。頂。頭頂也。亦高貴尊重之意。古人以鼎烹飪。後世視為神器。亦尊崇之也。鼎字象形。而鼎鼐(1)主和羹之責。故稱宰相調和鼎鼐。雖本書和羹之言。實亦取其在神器之側。司傅保之職。宣中和之道。贊位育之功。蓋本乾卦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者。可見鼎鼐之用。足配天地生成之德。賢聖化育之功。豈徒烹飪熟食養民已哉。然同一養也。養其口腹。與養其身心。養其身家。與養其國天下後世。是在善推其用而已。聖王養己。必先養民。養民必先養賢。上則烹以享上帝祖先。下則烹以享侯國臣庶。皆資于鼎。是則鼎之功用。不可量也。

(2.1)夏禹鑄九鼎。以昭示天下。天下遂歸夏。而世傳之。湯武革命。遷鼎建國。以開基業。天下服之。皆視鼎之所在。為社稷之保。宗廟之尊。得之者。君臨四海。失之者。放逐誅夷。以鼎能養民也。民之所歸。天之所予。故革卦以湯武革命順天應人。鼎(7-7-4)因隨民心所移而移。偕民心之定而定。是得鼎者。得其民。失鼎者。失其民。鼎之所關豈輕易耶。蓋鼎為養民之本。民得其養。莫不來歸。民失其養。莫不携貳。民之所視。天亦視之。民之所聽。天亦聽之。凡民之順逆。必以國之賢者為依歸。故養民者先養賢。湯武得賢且得民。桀紂失民亦失賢。故失賢者。鼎不得保存矣。重器一失。社稷同隳。賢愚皆離。宗廟不享。此鼎之動定。繫乎存亡興替。豈徒一器之得失已哉。故周易以鼎次革。其意義實深遠矣。

宗主附注

1.        鼎取新。為物數之更新。與革相往來。革去故。而鼎用新。成繼續變易之象。窮則變。變則新。此天道也。如一歲由冬而春。時序迭謝。歲月以更。則舊者有續。而窮者不窮矣。鼎為器。乃人生必需之器。自燧人氏鑽木取火。教民熟食。始有烹飪之術。而鼎遂為人生要器。以烹飪必藉鼎也。故鼎與井。皆養生之物。實民生之本。民未有不汲于井者。亦未有不烹于鼎者。故鼎為家人主器。傳稱鼎之後為震。家之主器。必以長子。民生雖賴鼎以烹飪。而主持之者長男。如俗稱長房。為代父治家之人。在天道則屬東方木。而令為春。春為一歲之首。故鼎新之象。必見于震。猶萬物之生。必依于春。此鼎雖與革往來。而實與震相連繫也。鼎之初。不過烹飪之用。其後則為(7-7-5)祭祀之供。推而成社稷重器。自禹鑄九鼎。列于廟堂。于是有天下者。視若神器。宗廟所在。社稷所依。皆以鼎昭其象。故國有變。則鼎不保。興王建都。名曰定鼎。革命遷都。稱曰遷鼎。可見鼎之重要。又不止一家主器已也。嗣後鼎屬宗廟之器。社稷之尊。于是非神地不設鼎。非廟廷不得置鼎。非革變易君。不得問鼎之大小輕重。斯鼎為國之所有。帝王所保存。非復如前家中烹飪之器矣。

(1.1)主器之長子。乃變而為出帝之震。同一長男。在前不過一家之長房。今則已成天下之主。故鼎之所用。亦隨時而有異焉。然神器之鼎。本出于烹飪之制。用雖漸大。而源不可忘。是易鼎卦。仍以烹飪為先。後世烹飪。固由鼎代以釜鍋之屬。雖非鼎之名。仍本鼎之用。則以易卦火風合為鼎。巽與離互成其用。巽木離火。仍取義于鑽木取火之始。而納薪熟食。亦不外木火同功之意。此鼎卦大用。必以養民為先也。至于茶鼎香鼎。及一切有名鼎者。用或有殊。其本源于烹飪則一。故鼎為民生主器。亦如井不可一日无者。細讀易辭自明。

貳.、    釋彖_ 鼎元吉亨

一.            宣聖講義

˙      此鼎卦彖辭也。鼎上離下巽。中藏乾象。故彖辭賅乾四德之半。四德乾首元亨。坤首利貞。鼎用本離代乾。故稱元亨。而以離六二。黃離元吉(7-7-6)。故曰元吉。亨。且兼巽之德也。鼎六五。即離六二。二五正位相匹。而鼎內九二。外六五。剛柔互易。本泰地天交之象。故同泰稱吉亨。合離泰之辭言。可見鼎實兼二卦之用。由離言。應稱元吉。由泰言。應稱吉亨。由乾坤交錯而首乾言。應稱元亨。合數者之德。乃曰元吉亨。吉字非衍文也。雖釋彖辭但稱元亨。省去吉字。非謂彖辭有誤。乃揭示鼎之大用。在合乎乾。且以文句之便。稱亨已足包吉也。以巽柔在下。上行成六五正位。乃法于坤。離柔在中。而其下反以剛居二爻為應。是本乾道也。本坤者降而升之。本乾者上而下之。因此協于交泰。同于既濟。先天乾坤。後天離坎。水火既濟。為生化之原。地天交泰。為生成之始。故鼎者,生化之所資也。以木生火。而熟物為民食。因火化物而成象。以養人民。以亨神祖。其功不在天地生成之下。天地生之。不宜于養。鼎烹而熟之。方通于生。豈非鼎養之功。純本乾大生之德乎。故卦中有乾。且居下正位。如乾九二見龍在田。德施普及之象。德自下積。施自上成。故德施之昭。乃大人功行之基礎。而鼎效之。鼎雖一物。其用足多。上而祀天。下而生民。中養賢能。報酬功德。以成亨禮。其為用豈小哉。故德稱元吉亨。而亨字兼烹與享三義。以其通于一切。而率天下以成禮。所謂嘉會是也。以其著熟食之功。成養賢報功之典。所謂燕饗大餔。養老諸禮是也。皆有資于鼎。可見彖辭元吉亨之占。(7-7-7)實由其用可以明之矣。

參.、    釋彖辭_ 彖曰。鼎象也。以木巽火。烹飪也。聖人烹以享上帝。而大烹以養聖賢。巽而耳目聰明。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元亨。

一.           宣聖講義

1.      此申釋彖辭之義。而明鼎卦之用也。鼎象也。言以卦象形。巽兩陽一陰。初六如鼎足。二至四如鼎腹。六五如耳。上九如蓋。是鼎之象。而剛在中。如火在鼎內以熟物。巽順也。入也。以木巽火。即以木入火。使之燃燒。而上有物。則非徒燒也。是為烹飪之象。蓋以木生火。非盡為烹飪者。而既象鼎。則必為烹飪无疑。故名鼎。明其用在于烹飪而已。烹飪者。熟物以食。為養生之資。物不熟不能食。食亦不能養人。是烹飪之旨。在養民。而鼎之用。亦為養人。以人方知熟食之利。其他生物不知之。亦不能之。是所謂養生者養吾人類。然非止人之自養。必追溯所生之本。天生之。親育之。則以自養者。亦必以報其生育恩勤。而養神祖。則祭享尚矣。祭祀有尊卑之序。則非盡人能享天地者。惟聖人則烹以享上帝。聖人稱在位者。天子是也。在上位代其下民。致其祭享。故享上帝。天子之禮也。然非徒享上帝已也。必推及人類之所仰望而利賴者。以廣其自養。養民之心。則必先養天下聖賢。聖賢非限于生民。先民有德于民。有功于世者。亦皆享之。則必大烹以昭其養。

(1.1)(7-7-8)養猶享也。以敬禮言曰享。以生育言曰養。如孝親亦養也。以事存言曰養。以事亡言曰享。孝子不死其親。則事亡亦養也。故聖王因鼎之烹飪。既以享上帝。復以養聖賢。聖賢為民所尊依。聖賢得養。民亦必得養。蓋養民簡易。養聖賢則尊嚴。雖不及養民。實則鼎養不得外夫民也。故享字與亨同。以其通諸天下无不亨也。无不亨。則无不烹。无不享。无不養。聖人率之。天下從之。聖人啟之。天下糜之。此鼎之重亨與養。而必自天子至于庶人也。故鼎之制。始于日用。終于祭享。初為民生之具。繼為宗廟之尊。則以其用由小而大。由近而遠。由微而崇也。故鼎之為器。神器也。著于廟堂。行于威儀。止于莊嚴。而不可視為尋常之物。則以關于享祀。與養賢者大矣。以卦巽在內。離在外。故曰巽而耳目聰明。謂內巽而外聰明。則以離文明之象。光大之行。因鼎之敬天而尊賢。敦仁而重義。教孝而盡禮。既承上帝之佑。復得聖賢之輔。則書所謂明四目。達四聰者也。在上位而得民之情。養其體而不忘天地之享。萬民之養。則鼎之功業盛矣哉。柔指初六。進于六五。得全卦中正之位。而與下九二之剛相應。體夫地天交泰之道。是以占元亨。謂其備乾生之德。而全離明之功也。

肆.、    釋象辭_ 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

一.           宣聖講義

1.      此鼎卦象辭也。鼎上離火。下巽風木。成木上有火之象。以火在上。不似他處延燒燎原。則雖有能燃之木在下。而非任火之自焚。是必有範之者。故取鼎為象。言鼎則凡一切能熟物之具。如爐灶鍋鑊之類。皆包括之。名異而用同。則不妨視為鼎。故以木在下。火不延燒者。名日鼎。明其火自木出。而不越于物外也。若及其上下。木在火之上。則必延燒无制。而有如野火燎原之勢。故風火家人。即取其焚燒不可嚮邇。喻人之情欲不可遏止。設失其正。禍不旋踵。炎炎之不滅。玉石同焚。此貴乎自戢(ㄐㄧˊ)也。戢火之道。必約其勢。戢慾之道。必約其情。鼎雖有所範。以防其延燒不已。而仍必依自戢之義。以限制其焚燎之情。則在乎巽之自持。換言之。在自約束其薪。少少與之。使火在鼎中。而不焚外物。使用僅熟物。而不毀其鼎。此貴乎巽也。巽則克順其道。可以進退其行。雖入而能出。雖柔而御剛。故巽者不滯于物。恆約其情。知止則止。知行則行。進退无專。出入以衡。故鼎以巽役火。生之而能制之。長之而能弱之。如見火之盛。則抽薪。欲火之強。則進薪。是火之得中。皆巽之所為也。故君子觀鼎而得正位凝命之道焉。

2.      正位者。鼎卦上下九二六五。原為乾坤交易之象。乾以九二。孚德施普及之義。坤以六五。孚黃裳元吉之義。皆正位也。君子法之。亦正其位。內則以九二昭其德。外則以六五砥其行。推之國天下。上有所保。(7-7-10)下有所歸。則皆不失其位。而鼎養之道見焉。凝命者。鼎以上火下木。木以生火。火以烹煉。平時日用。則熟食之功。修道礪行。則鍛煉之用。合坎離既濟之妙。成地天交泰之功。推之于國天下。上承天命。下保民命。天與人歸。大命乃定。既緣革故順應之義。自達鼎新正凝之行。此凝正之道。為君子修己安人之本也。且正位凝命。由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來。鼎中有乾。而用合于坤。所謂各正性命者。即鼎之正位凝命也。乾首元亨。本乎天者親上。坤首利貞。本乎地者親下。萬物莫不依乾坤以有生。則莫不秉天地以立命。生有其位。惟正則中。身有其命。惟凝以和。正也凝也。中和之德也。中庸所謂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此凝命。即凝道。而正位。即明德。位以德正。命以道凝。此發于乾。成于坤。生于天。歸于地。乾知大始。則位先正。坤主大終。則命自凝。坤之初六。履霜堅冰至。釋曰陰始凝也。此已明凝命之道。原秉于坤。安貞之德。乃有其終。終以不終。生乃長生。位正則不失其守。命凝則永貞其身。此乾坤合德。于交泰平陂往復中見之。于鼎新正位凝命中成之。古之聖王。以道成身。以德成人。故位永保。而命惟新。修己以明性。則天命不二。昭德以養民。則尊位不失。不二即凝。不失即正。此君子有國天下。長保不渝。永守不易。鼎為宗廟重器。社稷尊依。人民瞻仰。世世子孫。永保弗替。果鼎之所為哉。聖人自正自凝(7-7-11)而已。故革命則鼎遷。失位則鼎去。鼎以革而後定。命以新而後明。位以尊而後嚴。此湯武之業。傳之數百年无改也。

宗主附注

1.        鼎象辭正位凝命。 夫子已釋其義。而此四字。實為道功要訣。自來修道者。由此悟出煉精化氣之妙諦。求長生者。皆以此為焚修最要功夫。所謂爐鼎提煉。龍虎昇降。坎離交媾。鉛汞飛伏之術。不外既濟與鼎二卦。而既濟為用。鼎為體。則以鼎能正位凝命。集眾歸一。由妄還貞。必自立鼎以安心。煉精以凝命。清心以正性。明性以成道。此合精氣神三者為一。而返于太虛也。三者原出于一。還原之法。必依鼎之正位凝命。亦即乾之各正性命。保合太和。故正位者中也。凝命者和也。中和之至。復歸于一。即太極也。故鼎在身中為太極之象。合水火之用。以煉之提之。去其渣滓。存其光華。是取新也。新以易故。則常新不敝。生以換死。則長生不老。故鼎能奪造化之功。可為安身立命之具。

(1.1)水火既濟。初著其用。木火相烹。乃見其成。故取巽離而不用坎。巽者入也。深入五中(2)。而提其精。送入鼎中。以煉其體。進則光華自生。退則渣滓皆去。此巽入離為焚煉之象也。命受于天。而主于我。我不能凝。則隨氣化自散失。故巽在坎上反為渙。散失也。不得火之焚煉。則陳不去。新不生。日陳日腐。(7-7-12)全為渣滓。更何精光。故凡人由老而死。以不能自凝命也。不能凝命者。不知正位也。人之主位心也。卦為離。鼎以離在主位。故有正位之用。此修者立鼎必依心。心火與少陽之火相濟。乃成烹煉之具。少陽者木也。原藏肝中而出于腎。丹田熱力。即命門真火。提煉取精。則命門自固。精光永存。此即凝命工夫。另有專講。此不過釋其大概而已。

伍.、    釋爻辭

一.            初六。鼎顛趾。利出否。得妾以其子。无咎。

1.      宣聖講義_此鼎初六爻辭也。初六為巽下爻。亦巽主爻。以陽初變陰也。在下之柔。故象鼎之顛趾。初爻猶足。故曰趾。陰道虛。故曰顛。為不能平穩立也。初與四應。四為剛。與二接。二亦剛。得剛為應。則柔不害。以情樂近剛。而利與出否。否塞也。不通也。天地否初爻亦陰。鼎初六與同。故有否塞之象。以得剛之提挈。故能出于否。而與否異。且反否以類于泰。故曰利出。利于行也。行之利在能亨通。若否塞。則不利。初爻在下。原不用陰之始凝。更難通。獨以剛之接近。反啟其上進之思。相與交孚。遂成其利出之志。鼎之用固不在趾。況已顛者。其不良于用可知。然得上接純乾。內外強固。則顛亦能立。如泰之陂既平也。泰主剛柔互交。在人為男女合好。以其在下。故為得妾。而非得妻。為位不當也。

(1.1)陽大(7-7-14)而陰小。男強而女弱。故得妾且以得子。以其下。應有得字。古文省略。連上得字。言得妾更因妾得子耳。妾賤而子貴。是陰以陽重。柔以剛用。則妾之隨其子以見愛于夫。見重于家。在下不辱。雖微猶顯。雖賤猶貴。是以无咎。言出身微賤。必有咎。而得隨尊貴則免。喻初六雖不用而得剛以引挈之。鼎趾雖顛。而得其上以安定尊貴之。此所以占利出否也。人起自卑下。而功業有成。物生于微弱。而成用重要者。皆鼎初六之象也。蓋鼎之用。在能熟物。趾顛者可補可柱。不妨于其用。故以功德足免于愆尤。成就足掩其缺陷。此出否之義。在得其上之心。亦以近九二主位。得其愛寵。故以妾稱。而得子。為其功德所著也。鼎重生養。則育子亦生生之道所重。是與鼎用不違。況得子以續主之宗祧。宗廟之享不斷。社稷之主有人。則傳所謂主器莫若長子者歟。巽震往來相對。故以巽主爻而稱得子。明剛柔交孚之功也。

二.            象曰。鼎顛趾。未悖也。利出否。以從貴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鼎顛趾。而猶利于用。以初爻在下。原不用之地。雖趾顛。而用不悖。仍有熟物之功。故曰未悖。鼎用在中。而初在下。卦爻自下進。至二為剛。是以不悖于行。趾足也。人足利于行。鼎足利于立。顛則不宜于立。然非折也。顛猶短也。似人之跛。跛者可履。則行之(7-7-14)志猶未悖。短者可續。則立之用猶未悖。是在用鼎者。知其顛而善為支柱之。則仍不乖鼎之功用。悖猶乖也。利出否。重在柔樂近剛。陰喜從陽。陰賤陽貴。初六得從九二以出于否。是從貴也。即得妾以得子。亦從貴之義。若二爻亦柔。則无出否之占。亦无從貴之道。否以坤重柔在下。巽則兩剛一柔。故能出否。柔隨剛貴。妾隨主尊。皆鼎初爻之用。在下不用。用必取于進行。得二之提携。果九二與之協。互為和好。則不用者反見其用。是顛趾不害于身。如人之跛。不碍于生也。鼎重器。而重在中爻。變化之司。功用之主。皆二至五所為。初猶未能逮焉。然若非九二之剛。則初六之柔。洵不良于用矣。故釋文以從貴。明初六之利。在得九二之提挈耳。

三.            九二。鼎有實。我仇有疾。不我能即。吉。

˙      宣聖講義_此鼎九二爻辭也。九二內中位。而剛加柔。乾履坤位。虛者以實。故曰鼎有實。卦象九二。如鼎之底。已有物在中。原虛而今實也。以陰爻虛。今易陽。成有實之象。有實則已昭鼎之用矣。是否有成。視其所為。如熟食者。置物鼎中。則鼎實矣。若果能熟否。則視烹飪者之加薪。增火之力。而毋過不及。以孚中行之道。二為中位。故行宜中。失中則悖子道。故虛者實之。實者虛之。不過不偏。方善其事。九二剛也。所應六五。(7-7-15)柔也。內外相匹。嘉偶曰配。怨偶曰仇。今剛柔互失其位。是非配而為仇。故曰我仇。六五以柔主外。其德不稱。有位而无勢。有名而无權。如人有身而不健。有生而多病。故曰有疾。疾病也。不必果病。凡不健全。失其強力。或多憂患。不得遂其養。或多損耗。不克保其康寧。皆疾也。其疾包嫉妬之義。有所嫉妬。有所怨懟。亦疾也。而非我友。乃我仇。則有疾。不為我害。以其不克就我也。即就近也。近則有侮脅之意。不我近。則于我何尤。是以占吉。謂免受仇之害也。蓋九二剛而柔。尊而下。其德甚巽。其瞻甚明。其志自強。其行以文。乾九二利見大人。德施普及之象。故外應六五。不能相侮。雖在我上。而力不足。雖居尊位。而德不昭。是其疾也。不能如他卦之長我而相陵逼也。剛強而能自卑。中正而能自下。則戒慎之志。恐懼之行。足以禦外侮。而遠侵害。保本位。而毋患于仇。此九二之吉。以得時地之宜也。六五雖主全卦之正位。而以柔爻。如懦弱之敵。婦女之君。雖不我協。亦不我克也。

四.            象曰。鼎有實。慎所之也。我仇有疾。終无尤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九二當鼎之中。為貯存物品之底。既有實。是已貯物為不虛。不虛者宜持重。禮曰執虛如執盈。況已盈之器。則執之者。宜如何慎之。故釋曰。慎所之也。鼎原重器。有實則愈重要。少有未慎(7-7-16)。不獨所實之物將覆。即所持之鼎亦傾。是敗之也。九二中位。主器之人。故對有實之鼎。宜戒慎恐懼。以抱持之。賫(3)送之。或致于祭享。或成其嘉會。皆關乎禮儀之尊嚴。情意之誠摯。不得輕忽略易。以失于禮。而招愆尤。雖重在鼎。實重在成禮也。鼎之用。由禮以尊。鼎之功。由敬乃達。故慎于所之。不問何時何地也。之猶往也。至也。言致其物。以申其禮。成其孝享。明其誠。顯其敬愛。非為惜夫物。亦非惜夫鼎。投鼠者尚忌其器。況當典禮之際。而有傾覆之愆。損傷之禍。其不克著其敬。致其誠。已可知矣。故九二以慎而保其鼎實。九四則以折足而覆其公餗(ㄙㄨㄥˇ)。九二為吉。九四則凶。此由卦爻之德。二多譽。四多懼。二為得中。豫知所慎。四不當位。遂愆于儀也。推而言之。有用則有行。行之利害。在能慎與否為判。知其實而重視之。為其尊而謹持之。則克成其利。而免于害矣。

(1.1)九二在內。亦下也。六五在外。亦上也。兩相匹敵。故稱我仇。外柔內剛。乃有疾之象。以其不如我之強也。雖位在我上。而德在我下。是以不能逼近以脅我。而非我之咎。亦不得為我咎。故曰終无尤也。言我仇之疾。不得陵我。是彼自貽伊戚。不得尤我。一也。彼既以疾。不為我害。我也不負其咎。又于我何尤。二也。故曰終无。言永不以為我咎。我亦永无咎也。以九二本剛而自下。履柔而能伸。持重而慎。行慮以周。縱六五為仇。不得有所陵脅也。即以六五言。雖位尊而(7-7-17)勢較大。卻以內省多疚。行險僥倖。而中介重剛。上有一陽。陰柔中困。如物腐而蟲自生。則何以挾其勢以脅我。憑其位以迫我哉。此九二占吉。謂以中位善自保全。而逢敵之弱。更无憂惑也。

五.            九三。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虧侮。終吉。

1.      宣聖講義_此鼎九三爻辭也。九三為中爻。與九四同為人爻。而重剛不協。原為巽之終。亦乾之九三。在鼎卦。乾爻在中。九三又其中爻。以剛乘剛。極則變。故以鼎之下言。為耳。而變柔。則成離之中爻。上卦原為離。變以合四五反為坎。離明而坎陷。其行不通。故曰塞。與初六之否相同。而微異。初六以陰為下卦之始。故同否。而得九二以出之。故出否。九三以下卦之終。中爻之始。變成坎之初。則為陷下之象。而无以出。故曰塞。塞與蹇類。以由中變為塞。亦本九二之實來。實在中也。重剛不協。革變不通。以其往來卦為革。亦乾在中。乾惕之時。革變之際。行動阻塞。功用艱難。亦如屯。屯者物之初生。鼎者物之中塞。皆不克快其生機。暢其發達。而阻于中道。滯于所往。其不亨可知。不亨者。亦不享。鼎中實而不得食。為不能成其烹也。雉膏者。離坎之象。雉為野禽。宜于熟食。今猶膏不化。是未熟也。又膏者脂也。脂油膩滯。亦塞也。在鼎中為塞。若食之亦滯于腹。故不食。不可食也。

(1.1)雉羽毛甚美。而肉非肥甘。(7-7-18)其膏不化。尤非養生之品。爻辭取喻烹之不熟。為乖鼎養之道。實之不宜。為戾鼎新之旨。鼎之用在推陳出新。治生為熟。使不食者可食。不養身者能養人耳。九三處多凶之地。當極變之時。遂乖乎全體之用。而烹不享。則不克亨也。鼎以亨稱。九三以革而反于亨。是以有不食之占。在人為不食。在祭為不享。推之于行為不亨。皆緣于革與塞耳。但以天道消息盈虛。與時偕行。九三乾之中。天道所顯。離坎交至。日水薰蒸。而上為雲。下為雨。故有方雨之象。雨降則生化立見。通塞互易。膏者為澤。乾者為潤。則不食者食。不亨者亨。以雲雨蔽于空。而日月虧其明。以生化著于物。而人事失其智。此所謂虧也。虧猶虛也。盈者虛之。日月之盈。逢雨而虧。人事之利。逢時而虧。謂蝕也。食蝕同義。以天道之變。而人事不得執其權。故以虧而悔。悔者自悔。又兼通悔言。由雨而悔其明。如以食而虧其光也。離為光明。變坎則失其明。虧其光。亦九三重剛之極反為陰暗也。以其原剛。有自強不息之道。則變而不失其常。改而仍復于初。此重在悔。悔則終吉。剛悔以為柔。乾悔以同坤。秉坤大終之用。故吉。言鼎由中塞。而能自虛以復初。達其亨養。此所以占終吉也。

六.            象曰。鼎耳革。失其義也。

˙      宣聖講義_(7-7-19)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九三重剛。為火太盛。遂成耳革之象。鼎金屬。火盛克金。至毀其耳。鼎耳之革。遂戾烹飪之用。亦失鼎養之義。故爻辭稱塞。稱雉膏不食。皆明烹飪不得其道。以悖鼎中功用也。與初六未悖相反。未悖者。未戾鼎之用。未悖烹飪之義。如九三之革。則變其所為。是失其義矣。

七.            九四。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

1.      宣聖講議_此鼎九四爻辭也。九四已屬外卦。為離之始。與九三同屬中爻。內外重剛。不得調協。剛甚則折。四爻在上。合全卦言。為鼎之上中部。而應于初六為柔。是折者非九四之鼎。乃初六之足。故曰鼎折足。初六亦曰鼎顛趾。以得九四之應。九二之提携。故顛而不仆。且利出否。以未悖鼎之用也。九四則異是。下失其本。而連于重剛。成上重下輕。中堅本橈之象。如大過之初上皆柔。為棟橈。以本末皆弱也。鼎則因初六之柔。為本之弱。本如人足。亦鼎之足。人足弱。則不良于立。鼎足折。則不良于用。鼎者。所以熟物。不能安固。則必傾覆。鼎傾則所盛之物亦覆。以己居上卦。則所盛者。非尋常日用飲食。故曰覆公餗。公指爵位。包公眾言。如祭享之粢肴。燕會之饌品。凡為公設者。或王候所命置備者。皆公餗。

(1.1)尊則享于上帝。祀于祖廟。隆則宴其嘉賓。酬其功績。非(7-7-20)關日用之食。則皆公餗之類。為鼎大用所在。而竟以折足覆之。其乖戾何如。以餗之覆。重鼎之咎。以鼎之折足。敗公之典禮。九四居輔弼之位。而不善其事。乃招其愆尤。則所失者大矣。故曰其形渥凶。渥者優也。厚也。厚甚之意。又沾濡之辭。其形渥凶。言其狀甚凶也。有以渥字為句。則鼎之覆餗。湯羹沾地。肴饌滿席。形狀狼藉。實于非禮之愆。又渥與沃通。沃者。湯火灼傷之象。方言有稱湯灼為沃者。如水潰為浸也。鼎折足于重用之際。突成覆餗之情。其損傷亦可知。外形固淋漓沾染。內狀亦狼狽顛連。則所以占為凶也。鼎至九四。原當大用之地。不宜有意外之虞。今竟以供職者疏忽。有責者顢頇(ㄇㄢˊ  ㄏㄢ) (4)。而遽失事。豈非凶乎。則所謂形渥者。不外狀其情之孔亟。勢之至艱。傾刻之間。見其變動而已。蓋九四近六五。為離之初。與二同功異位。處多懼之地。有失中之尤。而以剛事柔。不免跋扈慢怠之行。乾九四或躍于淵。由上而下。乃免于咎。鼎九四不能慎于事先。遂遭折足之害。亦不善持滿之過也。

八.            象曰。覆公餗。信如何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九四在上近君位。為君所信任之臣。而不能善其事。如鼎之覆其餗。是不勝鼎之任也。則所信者何哉。鼎猶人也。(7-7-21)況鼎之用。為人之責。人而不勝其任。則鼎不能達其用。是鼎與人不足信。則將何以辭其咎戾哉。故爻占凶。鼎主調食為養。大臣輔相其主。亦以調和上下。燮理陰陽(5)為職。此宰輔有調鼎之喻。非徒為烹飪。成其祭享燕會之禮已也。然祭享燕會。亦關夫養。報本酬庸。皆賴鼎之致其誠。達其用。收其功。此鼎之為道。主者所尊崇也。今九四過剛。不克盡弼相之力。且有慢忽之心。不能達調燮之情。且多悖逆之行。是則負主之所信矣。其罪寧可逭乎。故釋文特以信之不逮。明九四有乖其職守。而見凶禍之為自招。以警世之有責任。而不盡其心力者。信者德目之一。合于四德之貞。有信則有守。有守則有功。故曰貞固足以幹事。不信不守。不貞不固。將何以善其事哉。鼎器也。而以不貞失信。乃敗其事。推之于人。可有戾于貞信。而不逢其凶禍者乎。故貞與亨對。內貞則外亨。鼎稱元亨。而行成于貞利。觀六五爻辭。即明其旨矣。

九.            六五。鼎黃耳。金鉉利貞。

˙      宣聖講義_此鼎六五爻辭也。六五外卦中爻。全卦正位。即離中爻。離卦黃離元吉。本坤之黃裳元吉來。以柔爻自坤出也。坤土色黃。後天土居中央。故稱黃鼎。六五以柔在上。當鼎之上口。柔爻偶。分于兩側。故名耳。與(7-7-22)九三之耳。位有上下之別。九三以剛而革變。六五以柔。而成黃耳。金鉉之象。因三五異位。六五得中。而位尊也。尊則貴。有黃金之耳。則有黃金之鉉。狀其貴重也。居中馭下。得位乘時。自然尊貴。徒以柔爻。與下九二相應。而成互易之象。則九二以坤易乾。而六五以乾易坤。坤首利貞。故六五亦先利貞。彖稱元吉亨。而五爻主位。反稱利貞者。以坤善承乾。利貞之德。正以成元亨之道也。夫六五正位。柔加于剛。安貞之吉。為天下倡。厚載之功。乃應乎天行。黃耳而金鉉。乃耀其光。離麗而自主。乃顯其文明。而絢采以輝皇。此鼎六五之象。如垂拱而平章。文德既布。大用斯章。靜順以行。乃利及无疆。本大終之義。克貞固以綏四方。故利貞之吉。乃與元亨相應。六五之中。乃與九二同正。中正之不失。剛柔互為其政。鼎之為取新。乃逢時以新其天命矣。故六五在九二視之。為仇而有疾。在本爻。則守貞而成其利。有尊嚴之位。有華貴之飾。非九三所能望。亦非九四所能抑。蓋得中而虛。虛以為實。實實虛虛。以契天行之盈虛消息。既具利貞之德。自孚全卦元亨之吉矣。

十.            象曰。鼎黃耳。中以為實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六五居中正之位。有文明之德。如鼎之黃耳(7-7-23)金鉉。文采在外。光明在中。柔加于剛。虛以為實。柔主正位。秉坤貞之德。是虛中之象。而以離代乾之位。當全卦之主。覃敷文德。以大施于天下。是由虛而實之也。蓋虛者器也。實者容也。鼎以中虛。方能容物。人以中虛。方能養民。則實者用之著。德之昭也。離為文明。明德之本。五為乾位。剛健之才。內剛而外柔。中虛而行實。至誠至道。德乃日新。惟利惟貞。道乃元亨。故有大畜剛健篤實光輝之象。實實虛虛。體用以全。中以為道。實以成德。昭德不回。大業日奕。此文王之德。在下而盡其臣節。履位而昭其明德。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德以不顯。天下咸服。中无所執。則成其虛靈。此不識不知。玄德之極也。惠有所加。則被于四海。此順帝之則。行必踐實也。

(1.1)在鼎之為用。亦以中而不傾。虛而不倚。遂納物而不滿。熟食而不夸。此即中以為實者。宜乎有黃耳金鉉之莊嚴尊貴焉。虛以劑盈。中以致正。則實而不滿。高而不危。故六五以柔而長于眾。以貞而成其亨也。天玄地黃。玄虛黃實。鼎耳固非大用所在。而鼎必賴耳以莊嚴之。明顯之。雖柔而尊。維順而善承。雖无成而代有終。雖不自以為功。而天下莫與爭功。此鼎之大用告成。而以黃耳金鉉昭其威儀。顯其明德。乾體而坤用。乃合成其四德。內剛而外柔。乃善法乎道則。上自卑而下克恭。乃同生成而共發越。重者以為輕根。尊者以為下則。烹飪之致夫祭享。及燕會養賢之所式。(7-7-24)民生得其安和。物力得以繁息。此鼎新之功。鼎養之職。其道維何。祇在于中以為實耳。

十一.    上九。鼎玉鉉。大吉。无不利。

˙      宣聖講義_此鼎上九爻辭也。上九為終位。其用當窮變之際。而鼎反是。則以鼎上卦為離。文德昭垂。終而非終。窮而非窮。文德永敷。光華永中。如日月中天。萬古照明而不息。如列宿之炳乎太空。四時輝耀以无極。故鼎之用。亦以上爻而占大吉。如鼎上有蓋。足以成其功用而永益。是以六五金鉉。得坤土之色。上九玉鉉。秉離明之德。金玉皆寶。而質堅若一。惟在中與上略殊。明剛與柔之有別。玉者潔白而晶明。鉉者在外而稱其飾。中金外玉。尊貴文明。光華絢爛。莊嚴精英。以離之變為坎。乃賅體用。而不失其平均。出入升降。一陽一陰。上則位崇。九則德健。本乾之亢龍。乃協坤永貞无厭。此亦極則必變之徵。而克助成鼎養也。鼎用雖在熟物。而无蓋則亦不達其志。物在烹飪之時。必利用之以善其事。有如焚香于鼎。宜有蔽障以蓄其勢。有如其他器皿。宜合底與蓋以備其制。此上九之玉鉉。乃占大吉无不利也。剛以柔明。柔以剛沉。六五上九。互相加乘。陽位陰履。柔位剛承。一合一闢。乃著用于乾坤。有升有降。乃致功于生成。故上九與六五。位相近而用且(7-7-15)過之。以終極之地。乃克全鼎元亨之期。利貞之德。實足以發夫乾元。終則有始。斯往復而不息焉。既曰大吉。乃孚彖之元吉。既曰无不利。乃同六五之利貞。以全卦包乾。而主位屬坤。本鼎以為養。乃推陳而出新。受革變之數。互成其化育之勳。此吉利之兆。不在中位。而屬上九。中位雖交天地。上位足協水火。此交泰之用以至既濟。明全易之數。有首有尾也。大哉鼎乎。非順天時。不能知之矣。

十二.    象曰。玉鉉在上。剛柔節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上九為離之終爻。而終則有始。合初六與六五成坎卦。離坎往來。水火既濟。一剛一柔。互為節制。故曰剛柔節也。又上九六五。剛柔易位。亦成節度。且節者。如竹之節。介兩段間曰節。如歲時之節。氣候之節。皆居中成一節之意。故凡在中。而前後相等。自成節度者。皆可稱節。與際字相近。當其交接處曰際。居其中間曰節。意義无多殊也。凡易中稱剛柔節也。或剛柔際也。皆緣坎卦。如蒙九二。坎之中爻。曰剛柔節也。如坎卦六四。則曰剛柔際也。如解卦初六。則曰剛柔之際。是皆以坎卦故。而凡在陽爻。即坎之中爻。則曰節。若在柔爻。即坎之初或四爻。則曰際。是略有別。大抵皆由坎陽在陰中。而其對為離。則陰在陽中。互成交濟。故有此稱。鼎(☲☴)上九雖離。以互(7-7-26)合初六。反成坎()。上屬卦中陽爻。故亦與蒙九二同稱。明其在上爻。為剛柔交互。在一卦。亦剛柔交替。如竹節也。鼎之六五上九相交。正與初六九二相接。一剛一柔。兩者勻匹。而獨上九稱節者。則以變坎耳。鉉稱金玉。非必以金玉為之。不過狀其尊嚴華貴。而玉鉉在上者。言非上爻之可貴。乃以剛柔得中之可貴。故以玉美之。若他卦窮極之地。更何貴哉。此明玉鉉之辭。實由上九剛柔適度。而後占大吉无不利。所謂得中道也。六五之中。以位言。上九之中。以變言。微有不同。而剛爻究勝。故六五但稱利貞。而无大吉之語。是可見鼎用。重在變。變則新。故曰鼎取新也。而其變。又重在中和。不過亦无不及。方孚中和。故曰剛柔節也。學者識之。

.

无凡不養聖

无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資料來源:漢點)

1:

鼎鼐:比喻宰相的職位。因古代宰相治理天下,揆度百事,就如同在鼎中調味一般,故稱為「鼎鼐」。唐.蘇頲.唐紫微侍郎贈黃門監李乂神道碑:「龍德周史,龜文漢相,鼎鼐遞襲,簪纓相望。」 

2:

五中;中醫上指心、肝、脾、肺、腎五臟,因位於人體中,故稱為「五中」。亦稱為「五內」。

3:

(ㄐㄧ)_

1. 持;帶;送。《戰國策•齊策四》:“ 齊王 聞之,君臣恐懼,遣太傅齎黃金千斤,文車二駟,服劍一,封書謝 孟嘗君 。”

 2. 抱著,懷著。 唐 黃滔 《祭崔補闕文》:“賫志歿地,其痛何如?”

 3.俗齎字。

 

(ㄌㄞˋ)_《說文》賜也。《爾雅·釋詁》賚,予也。《書·湯誓》予其大賚汝。

 

商君書[又名:《商子》]墾令》;商勞則去來賫送之禮無通於百縣,則農民不饑,行不飾。  (Source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4:

顢頇:形容不明事理,糊裡糊塗。文明小史.第三十回:「這後任的東家是個旗人,有些顢頇,伯集既是老手,有幾樁事辦得不免霸道些,人家恨了他,都說他壞話。」

5:

(ㄒㄧㄝˋ)理陰陽_燮理,調治。陰陽,相對立的事。燮理陰陽指調和治理國家大事。尚書.周官:「立太師、太傅、太保,茲惟三公,論道經邦,燮理陰陽。」元.無名氏.延安府.第二折:「俺為官的,則要調和鼎鼐,燮理陰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