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證釋

☳☳

16-51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壹.、    總釋象例

一.            (7-7-27)宣聖講義

1.      震為八卦之一。六子之長。以陰初生陽。故為長男。伏羲方位與巽對。文王方位與兌對。先後天殊也。巽以陽初生陰。名長女。而兌則為少女。若在後天。震主東方木。兌主西方金。則以洛書。九宮方位為序。非如先天本河圖天地生成數。陰陽互生。五行始成之序也。故以卦言。取先天。則與巽為主賓。在後天。則與兌為匹配。此震之用。亦如艮巽兌。有先後天之別也。周易為後天之象。故從震兌相對成用者多。而其往來卻非兌。而為艮。則以卦爻震艮原一卦。惟倒易其上下耳。反(7-7-27)震即艮。反艮即震。如往為震。則來為艮。故周易之序。震艮相繼。傳曰震起也。艮止也。一起一止。猶一始一終。亦即一往一返。一去一歸之意。故卦始于震。終于艮。震之始。非如乾之大始。乃後天之始。即時與方之首也。艮之終。非如坤之大終。乃後天之終。即時與方之終。然震始而艮終者。氣數也。若以位言。則仍應為震與兌。兌為陰道之窮。故雷澤歸妹為女之終。是自震始至兌終之一例。蓋震一陽兩陰。陽在初。兌則兩陽一陰。陰在上。一升一降。其行全反。恰成始終之象。如行道者。自甲地始。至乙地終。往來異同。則為窮變之時。

(1.1)又如日行由北而南者。亦由南而北。有其極也。合之一日。朝為日出。則震也。夕為日入。則兌也。循環不已。終而復始。自有其度。此震兌間。為一始一終。而非必始終也。猶一歲始于春。終于冬。非果終也。冬後有春。況兌象為秋。屬西方金。而非北方水。故所謂終者。乃行之至。猶極也。震艮亦然。震為木。艮為土。蓋先後天。震位與艮同屬東北。故艮有終始兼賅之稱。以艮坤二八易位。原可代坤永終。而後天恰居震先天之位。且與震連接。自可協震之始。此艮終始之道。合先後天者也。震一陽始于下。當時之春。象木之榮。主甲乙東方之地。帝出之方。此所以稱為始也。或謂之首焉。以六爻言。則上下相同。初四皆陽。二三與五上皆陰。成兩陽四陰之卦。與艮恰相反。即顛倒也。故所謂起與止者。皆指陽言。(7-9-29)陽道升。自下而上為起。至上已窮為止。止者不可再升也。如欲行。惟反降耳。此震艮自相始終。恰成往來。亦象數自然如是。以義言。震動也。作也。又驚也。字從雨乃雲之省。下為辰。雖諧聲。亦會意。以震為雷。如雷之動。亦包眾形。則陽氣洩于太空。行于雲中。其象如古回字(1)。故名雷。即震也。震乃雷之用。雷見必震。雷鳴必動。不獨氣之動。凡物皆隨之動。此所以能動作萬物。而皆升起也。

貳.、    釋彖_ 震亨。震來虩虩(ㄒㄧˋ)。笑言啞啞。震驚百里。不喪匕鬯(2)

一.            宣聖講義

1.      此震卦彖辭也。震以得乾之始。故具四德之亨。亨者通也。通于一切。无不亨也。而其功用。在華茂萬物。生長而育成之。如時之春。萬物皆生。萬物皆茂。榮華暢達。莊嚴美麗。无不雍容華貴。是謂之亨。故比予人之禮儀。嘉會宴享。從容中度。和樂有節。則全其生。育其性。發其情。昭其德。以孚于天道。此亨也。而震得之。震者動也。動則易躁。然以時動。則皆中節。所謂和也。和則為亨。以其本乾元之始而亨也。震自下發。則其氣勃鬱。其行突兀。其起也。如物之挺生。其進也。如馬之奔至。是以有震之名。以其象雷之行也。雷電行于空中。倏忽飄疾。不可捉摸。氣為之也。故其動也。令人有虩虩之感。言畏懼之心自然應也。而虩虩兼有迅疾威猛之狀。如虎之伺隙而動。相機而攫(ㄐㄩㄝˊ)。毫无疑猜。以(7-9-30)其疾也。故曰震來虩虩。來字明其行之所自。若不震。不知其來。而來也。則覺其震。此人物咸隨其震。而虩虩也。以震之猛。則當有其威。而由震之動。卻又成其仁。是仁而勇者。仁者其德。勇者其行。以勇言。則皆生虩虩之心。以仁言。則又有笑言啞啞之態。為久蟄者思啟。被囚者思釋。震動之力。无不欣欣焉以向榮。骎骎(ㄑㄧㄣ) (3)焉以條達。此則笑言啞啞之象也。花開如笑如解語。物之生育亦如之。

(1.1)啞啞者。微卑貌。以中心悅懌(一ˋ)。而自含笑也。則震之用。能拔幽發潜。振微立懦。使各得遂其生。樂其性。適其情。成其德也。此所以占亨之由來。但震雷之氣。因地域而有遲速。由遠近而別升沉。故震驚者。百里為度。言所聞止于百里。乃人之耳聰有限。非雷之威鳴不達。則雖見電光。而不聞其聲。目所觸者耳不至。則心知其遠。而不生虩虩之驚。此所以徒喜其動。不畏其威。可見天道好生。雷霆之威不過。雨露之澤有餘。以時而來。則畏者。轉為敬。驚者。反為安。故雖震驚。不喪匕鬯。以其无所損也。震為長男。主器之人。匕鬯不夫。則保全其器。此鼎卦之用。承受其業。以成其德。則匕鬯不傷。鼎食无害。且人生貴在有養。如萬物之于雨露。物得雨露。則生育華茂。則不喪匕鬯。亦天之德。恩威並至者也。

宗主附注

1.        震為四隅卦之首。乾坤六子之長。故稱長男。在時為春。一歲之初。(7-9-31)在方為東。四方之始。五行為木。群生之長。後天以震。率領群倫。有如人間帝王。傳曰帝出乎震。此指太乙。主天地生化者。佛家謂之帝釋。即後天天界之尊。出者,言自此出行也。按九宮方位。徧歷各宮。歸還中央。而其始出必在震地。即東方也。甲乙屬木。生陽之地。陽自地生。一陽初生曰震。以其由坤三陰變為兩陰一陽。而陽始于下。陽主升。自下始動。如物之生。自根實初芽。生機之初見也。陽自地下萌動勃起。以出于地面。如天地間春日。陽氣外洩。鳴于太空。謂之雷震。故名震。言如驚蟄後之雷。轟然一聲。萬物同振。故震者振也。振作之也。鼓動之也。由靜而動。由息而起。皆震也。

(1.1)一陽之德。越乎一切。本乾健之道。以自強而不息。不息則起。如人之眠後起也。起則不復靜矣。故震者有為也。帝由震行。歷于九宮。物由震動。茂于四時。人由震起。作其德業。數由震始。成其消息。故震在卦為後天之長。同日之出。當陽之興。主歲之春。率萬物而同生。成此在鼎新之餘。而必以震繼其道也。革故鼎新。是已變也。鼎峙震起。則又變焉。以靜不可久。久則反為動也。鼎者重器。器必有主。主器者。莫若長子。故周易之序。以震繼鼎。言鼎有所歸。必歸于世之所尊。天下之主。家庭之長。皆主器者。靜以御動。則鼎自新。作以承息。則震隨起。此動靜作息。相繼而不止。周廻而无窮也。雖鼎與革往來(7-9-32)。震與艮往來。若不相涉。實則鼎革四陽二陰。一變而成震艮二陽四陰。恰相對待。自成循環。觀其爻象。即可知之。

2.        震艮往來。實即一卦顛倒而成兩卦。震倒即艮。震陽在下。艮陽在上。以中互言。震互水山蹇。是動之難。而艮互雷水解。則止之怠。動自下上。其難可知。艮自上下。其怠易見。然震中有艮。艮中有震。則兩卦之用原相賅。可見動者宜知止。止者宜知動。此固盈虛相倚。利害相伏。天之道也。陽生而陰退。陽長而陰消。震以陽得時。故在下而能升。少而能勝。初起而強。此震為生化之長。春之象也。而以動為義。動則多變。吉凶悔吝。皆由動生。此震曰震慄。言多危懼也。物之初生。琣蛨警o。本陽氣之動也。故震有奮發之義。以其勢不可遏止。故與艮正反。在先天震與巽對。巽為入。亦與震起反。震強而巽懦。震剛而巽柔。故震為長男。陽之長。巽為長女。陰之長。其情性懸殊。則其為用大異。而象物則皆為木。以後天同方相近也。木亦有剛柔之別焉。故在天象。震為雷。巽為風。已不同矣。雷行迅疾而勃起。風行舒卷而續及。是在天已異其用。卦之象物。因爻之得時與否。陽者上升本于下。陰者下降源于上。卦皆自初爻始。此先天之義。以其變明所自也。故震為剛初動。巽為柔初成。八宮卦相對舉。如艮與兌也。惟周易則以震艮往復。巽兌往來。是與先天之(7-9-33)序有殊耳。

參.、    釋彖辭_彖曰。震亨。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也。不喪匕鬯。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

一.            宣聖講義

1.      此申釋彖辭之義也。以震彖辭。稱震亨。雖威加于眾。而恩亦至焉。物由震以蘇生。天假震以化育。此所以為亨也。震來虩虩。笑言啞啞。為全卦最要之義。即指由恐懼而生恭敬之心。以自警。因遂其生。樂其道。而有欣榮之志。以體天和。而各厚其德也。故此二句。凡三見焉。至初爻釋文。始述其義。釋彖但本彖辭序列而已。震驚百里。亦承上二句來。震驚之義略別。震者懼。驚者動。其情有輕重。故稱百里。明有遠邇之分。遠則驚。而動作以自振起。邇則震。而恐懼以自戒飭。故曰驚遠而懼邇也。如雷電發于雲中。遠則惟驚。近則必震。蓋聲威可畏。不似光耀之和平。而電者氣也。近則氣盛。遠則氣衰。故聞其轟烈之鳴。則覺天威之咫尺。雖狂夫愚婦。莫不恐懼戰慄不勝。以其近也。若但見其電。未聞其雷光華閃然。一瞥即逝。則見之者。不過忽生驚訝之念。而非畏懼莫安之情。以其遠也。故震與驚。動與懼。由百里判之。百里內者近。百里外則遠矣。且言百里。亦包有其威嚴甚壯。雖百里亦屆之意。可見天威時布。天視式昭。天心時敏。天聽式聰。聰明正直。神(7-9-34)德至矣。人胡不驚。物胡不震。

(1.1)雷鳴則雨降。電發則陽宣。此仁德之施。生化之普及。必以春夏之時致之。此震之用。天道也。時宜也。而人物咸被其恩。而畏其威矣。不喪匕鬯者。言震驚之際。而中心不搖。恐懼之餘。而神志若一。則不以驟然之震。而失所持。不因茫然之時。而損其器。故比之祭祀重典。嘉會大禮。雖偶爾有所驚觸。仍不傷于祭器或食品。則可見其從容有度。莊敬自強。心存敬畏之思。志无紛歧之念。行守矩矱之節。形猶磐石之安。則驚而不昏。懼而不惑。動而不亂。震而不欹(4)。且愈以自莊。常有其度。非能養之有素。習之有方者。不可得也。故平日執虛如盈。視輕若重。无時不守禮。无行不循法。則可以任大而致遠。負重而行艱。謹嚴于顛沛之間。端正于造次之地。則儼然眾之主宰。神所憑依。萬目斯瞻。四海具望。此雖不君臨天下。子撫人民。亦足以代攝朝儀。主持祭典。是以不喪匕鬯。即可以守宗廟社稷。為祭主也。祭主者。君也。震本帝出之象。而非九五之尊。故曰出。言自震以出也。又出對守言。意謂如君之出。太子留守。君王有行。世子監國之例。故用出字。實包數義。

(1.2)而原文亦有脫耳。就不喪匕鬯釋之。則以震本長子。主祭最宜。既主重器之鼎。即可繼承宗廟社稷之守。是雖未履尊位。已有其德。未果為君。已堪其任。故曰出。言彼出則可為人主。不然。匕鬯細物。而非重器。何以能知其可守社稷。主祭祀。則(7-9-35)以匕鬯。雖微而關于祭享之用。小微猶慎。更可見其大事不渝。且匕者具也。鬯者物也。皆為烹鼎之需。鼎者重器。物具有失。則貽鼎鼐之羞。匕鬯不全。則戾烹調之義。是不喪匕鬯。正以見其能主重器矣。比之井卦。羸其瓶。失其繘。有乖井養者。正相對照。井以不堪大任。而廢其事。震以能謹小節。而致其功。則雖非乾。而可代乾。以主宗廟社稷矣。鼎以折足而覆公餗。震以保全匕鬯而主祭事。亦自相反。惟震因恐而自慎。由動而自強。慎則有乾惕之心。強則孚行健之道。此所以稱其可守宗廟而主祭事。傳曰主器莫如長子。即以震能繼鼎。而竟其養民之道。新民之功。故釋彖文。特明述其用甚大。非徒震驚也。而祭主享宴。恰本亨字來。亨即享。亦即烹字。乾嘉會足以合禮。亨之用也。

肆.、    釋象辭_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修省。

一.            宣聖講義

1.      此震卦象辭也。震六爻卦上震下震。如離坎然。故在原卦兩陰一陽。合成四陰兩陽。而上下相應。初與四皆陽。二與五。三與上皆陰。則陽自下始。至四爻後。相接而起。遂如波浪。一起一落。落而後起。與坎卦象正同。坎下卦九二。上卦九五。兩陽相應。中介兩陰。亦如水波之前後相接。中間自落。如片段然。故坎卦象曰水洊至。而震卦象曰洊雷。(7-9-36)原卦震為雷。雷之行于雲中。亦猶波之行于水面。雷者陽氣。而雲則陰。波者動浪。而水本靜。靜生動。則波成。陽出陰。則雷震。此雷之行。如水波之相接。自成推衍之勢。起落之情。故曰洊。洊又重也。再也。前已見。而後復見也。或謂之疊。一片一片。相壓而不斷也。雷以電名。雷之發也。有光有聲。光行若龍蛇之飛逝。而聲度于空中。則以氣有強弱。雲有厚薄。道有遠近。或有崇山峻峰之隔絕。或以巨風疾雨之攪阻。則聞者若斷若續。時宏時細。遂如水波。自成低昂之象。揚抑之形。此一起一落。非果起落。而人以為起落耳。但卦象由兩陽爻。重疊接續。乃稱為洊。洊則非一度也。如雷之鳴。時相轟響。巨細不一。亦洊也。以其鳴。決非一響即止者。縱耳不聞。目猶見其光。則已遠矣。因其重疊接續。故卦亦以上下兩震象之。此所以稱洊雷震。言震上震下。與他卦由兩不同卦合成者有殊。

(1.1)如離曰明兩作離。艮曰兼山艮。巽曰隨風巽。兌曰麗澤兌。皆揭示上下同卦之意。而坎之水洊至習坎。則尤與震類。正以雷行與水行最似也。震以洊至。則威嚴愈壯。如發爆然。連珠不絕。勢最驚人。以其聲之震也。可見天之怒威。人以雷比天之怒。謂其蓄之久。而發之驟。鬱之甚。而宣之疾。則猶人之憤怒。而宣其威。忿恨而吐其鬱。自有可畏之情。當懼之勢。故由雷之疊鳴。君子遂有恐懼之心。而增修省之念。此人道之震。亦與天相應者也。畏威而(7-9-36)自戒慎。知怒而自反省。君子成德之士。實以此為其道焉。有過則懼罰。有罪則畏誅。行惡則有疚于心。念妄則多餒其氣。此常人之情。而君子則否。為其不待罰而自改其過。不犯誅而已逭于罪。无惡行則心自坦舒。而少內疚。少妄念則氣自充沛。而不中餒。故曰君子有終身之憂。无一朝一夕之患。為其克時時恐懼修省也。

2.      恐懼者。如中庸戒慎乎其所不賭。恐懼乎其所不聞。以天之威。神之德。時自警惕。而飭其行。敬其事。止于至善。則喜怒哀樂不害于性。中和位育。永契于天。蓋本乾九三。朝乾夕惕之道也。修省者。克己復禮。反身而誠。即大學誠正修身之道。莫見乎隱。莫顯乎微。修身踐言。內省不疚。則无過不及。惟中惟一。以同于天道。亦本乾自強不息之教也。故因聞雷而驚畏。而悔改者。常人之行。因讀震卦象而恐懼。而修省者。君子之行。此則坤履霜而知堅冰之至。見幾而作。不俟終日之謂也。智周于萬物而不遺。行合于天地而无過。則不待象之著。而明其必然。不因機之熟。而預為之備。故君子綽綽然有餘裕矣。夫震天道也。而人道則重在戒懼反省。不畏其已宣之威。而懷其未至之刑。不貪其已昭之澤。而育其未明之德。是以洊雷震。而先恐懼修省。人道既盡。天道不違。則順以致之。皆位育之功。大以化之。即中和之德。此則乾所謂乾道變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貞者也。利貞之行。(7-9-38)即自恐懼修省始。性命之正。太和之保。亦自恐懼修省成。而必以變化徵之。為雷震者。天之變也。易之震卦。鼎革之變也。變則可以徵矣。常人但知其常。不察其變。故不知恐懼修省。以天也何與于人。惟欣榮于春和。而忘夫秋冬之殘酷。雖幸生于暖日。而忽于蟄藏之枯寂。皆味于震。不明變化之數。不解性命之正。遂无以保合太和。成其利貞。斯不克以人順天。以德達道。故象辭特揭恐懼修省以為誠焉。

伍.、    釋爻辭

一.            初九。震來虩虩。後笑言啞啞。吉。

1.      宣聖講義_此震初九爻辭也。初九在下。為剛爻。原乾潜龍勿用之地。而在震,則屬主爻。以震陽出于陰。初九一陽。恰所自出之位。坤初化乾。一索得男。如母初育子。其子之所秉承者。大父之氣。即乾之初。故震以初九為主。猶坎以九二為主也。然主爻乃卦用之始。卦德之原。而非卦位之正。正位仍在九五也。陰卦以巽為初得陰。其主位亦在初爻。故名長女。與震先天相對。在後天則震艮往來。震兌對反。此其異也。震初九既為全卦主爻。大用所寄。故爻辭與彖大同。彖所稱全體之用。實于初爻見之。震來虩虩二語。一卦中凡四見。而彖辭著其綱。爻辭述其目。而釋彖文與釋爻象文。則不過申其意義而已。原本以爻釋文。錯于彖釋文中。乃成重出之訛。後人遂有所疑。不知初九之辭。多一(7-9-39)後字。乃與彖異。彖概一卦始終。故无先後之別。

(1.1)爻為一卦之始。故加後字。明其有先後之分也。初九之象。誠如震全卦之象。以剛動于下。初為其主。其餘二爻皆柔。合之上卦。則初四相同。皆為動作之始。亦即陽之初振也。故震來虩虩。仍抱怨惧不寧之情。如聞雷鳴而驚也。惟恐惧之後。又感雨澤之沛施。震驚之餘。且喜陽和之普及。是初雖虩虩而後則笑言也。後字稱初爻以後。或指震驚之後。非同時者。同時且惧且樂。是狂惑也。故用後字。明為先恐後喜。如同人之先號咷而後笑也。啞啞言笑不已。心中欣悅可知。心悅而誠服。則恩不減其威。義不滅其仁。仁義備至。恩威並施。此天地生成之德。化育之功。故占吉。言其孚天行也。

二.            象曰。震來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初爻在下。地卑而時未至。原當勿用之爻。而以震志于升騰。秉陽剛之德。作飛越之思。自易干躁妄之咎。而以占吉者。實由初爻能本震驚之義。存恐惧之心。戒其躁妄。抑其剛愎。而不特免咎。且獲吉占。所以謂之恐致福也。福禍相對。恐惧足以致福。即言驕狂足以招禍。聖賢君子。莫不謹其言。慎其行。象曰恐惧修省。明震動之際。最宜戒慎之時。設涉于躁妄。而恃其剛強。偶存驕矜。而(7-9-40)挾其盛氣。是將以賈禍耳。奚望于成震之大用哉。故德益昭。則心益下。力益振。則情益卑。以志于平。方免于過。乾行健。以自強不息。而必先有朝乾夕惕若厲之思。況初九在下位。而非盛時者乎。故以震動而生虩虩之心。因震驚而發恐惧之念。始克招致福利。不干于咎戾也。笑言啞啞。正由恐致福來。故爻辭有後字。不獨以時有先後。行亦有前後也。前進而後退。不爭先。謂之後。本其欲進之志。發于必進之時。而能自警惕以讓人。是後也。後雖非志士所許。而宜後。則後為得。震驚之際。危惧之情。戰兢自持。從容中道。庶能无過。而有法度。故其後也有威可象。有儀可法。是虛己下人。卑以自牧者。猶乾九四之躍淵。與初九之下也相應。

(1.1)乾之道。震所則也。故震九四稱墜泥。亦即乾躍淵之意。而初九之後。亦即乾下也之行。高者貴自下。前行貴知後。即尊者自抑。進者知退。以震艮往來。反震即艮。震起艮止。故用相應。震動易干急進之嫌。艮止則防顛仆之辱。此後有則。猶師艮知止之意。故孚吉占。本爻主動起之始。而人道未起思止。未動思靜。為防其過。而悖中和。故曰後有則。即其後可以為法也。因恐致福。以後有則。皆戒于躁妄。篤于戒惧之道。震以剛出柔。其氣陵厲无前。其志剛強不折。故君子以恐惧御其剛強。以退後却其陵厲。此人道之微。非哲人知幾者不能及之。故有威可畏。則人不敢行于惡。有善可法。則人(7-9-41)不忍徇其私。震者時動。而位先自下。前行而義先自後。故以其德乃成其用。此雖先虩虩。而其後則啞啞。先戒惧。而其終則獲福利。君子无求福之念。自利之行。而其成則致福有利。以其克如象辭恐惧修省也。所謂反身而誠。克己復禮之道。于平日固要。于震動之際。尤為所重。則以動起之時。最貴得防閑之道。吉凶悔吝生于動。動而不慎。何能免于凶禍哉。柔以御剛。退以為進。斯孚于道。斯可為利。學者識之。

三.            六二。震來厲。億喪貝。躋于九陵。勿逐。七日得。

1.      宣聖講義_此震六二爻辭也。六二內卦正位。與六五應。而屬坤主位。秉安貞之德。善順承之行。而震為坤得乾陽剛之志。發于柔靜之位。故有震動之情。而生危厲之戒。厲即乾九三若厲之義。以危害之勢。而懷磨礪之心。作勉勵之想。自可免于咎戾也。六二之來厲。不獨承乾之誡。且有戒惧之情。則以震驚先生恐惧。而必戒慎也。又自六二至六五。中互水山蹇。與艮卦中互雷水解者恰相反。故艮以知止而解難。震以進取而多蹇。六二為蹇之始。故辭稱來厲。言六二之震。已非初九之徒虩虩也。初九虩虩。因恐致福。剛之道也。六二來厲。因危遇蹇。險之灾也。故曰億喪貝。億猶論語億則屢中。及不億不信。億字一義俗或(7-9-42)作臆。古本與意字通用。心意中所億度也。猶忖度之意。測于未至。擬于未來,曰億。以六二初逢蹇難。豫度所至。必有所失。喪即失也。喪與得反。喪貝與損益卦十朋之龜。其得失相對。以損益有得失。而以得者言。震六二則徒虞其失。故以喪貝稱。貝古之幣。即今之財寶銀錢貨幣之屬。為貴重之品。有利用之功。而忽虞其喪。可見其危厲非虛言也。然震有恐惧之心。當戒慎之際。則雖虞其失。非果失也。即失亦猶有復得之望。則以恐致福。雖暫失終无害。故曰躋于九陵勿逐七日得。謂以柔乘剛。以卑履高。由下而上達。則失者終得之。

(1.1)勿逐七日得者。明其克本震動飛揚之用。發奮振作之行。不以畏而怯。不以恐而餒。則初虛者終必實。暫失者仍可得也。既可得。則勿逐。言不必追求也。得失不足念。追求徒自擾。且以柔乘剛之時。屈為伸之道。要在得中行也。二本中位。而介于初四兩剛之間。雖互蹇。而其往來為解。是往之蹇。來則解矣。去之難。復則得矣。七日者,復之數。地雷復所謂七日來復。天之道也。數皆以七日為期。失者復得。去者復返。亦以七日。此六二之占。雖初危而後安。雖先難而後獲。初則恐惧。以多憂虞。終則安貞。以免咎戾。故爻辭稱其躋于九陵。明其由幽暗而升于高明。自俶(ㄔㄨˋ)(4)以達于康坦。皆本剛德以堅其心。依柔行以固其守。即以利貞成其元亨之道。不外于坤順承乾志而已。

四.            (7-7-43)象曰。震來厲。乘剛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六二柔爻柔位。而下為初九。剛爻剛位。其應六五亦柔。而下有九四亦剛。皆以柔在剛上。故成乘剛之象。乘剛則易涉于險。如履冰。如臨淵。其危可知。故爻稱震來厲。明其行之未平。履之未安。故有億喪貝之占。憂虞之感。不能自已。皆由其乘剛來。又剛與柔未能協。中位所貴。在得中和。今二五皆柔是无所協。而憑于初四之剛。乃不得中和之道。其危慮實多。不過以六二本坤之道。安貞之德。順承之心。雖乘剛而无自大之思。雖履危而有修省之道。終以恐致福。因危轉安。有守則利于行。能順則免于咎。故能高明柔克。卒有躋于九陵之占。而所喪者。勿逐。七日復得。貝非動物。而曰勿逐。則以逐字作追逐講。言毋尋究也。億于事先。而得之有期。則所喪。非意外之失。故毋庸尋究也。蓋震本振作之用。有勇進之思。懷恐惧之情。明反省之義。是能知難而不害其進。有阻而不碍其升。故因其危。轉足勗其上達之志。虞其失。轉可戒其幸得之貪。是則柔道之勝。使上下致于中和。威嚴之施。躋卑暗底于明遠。仍是震一陽出坤之初志也。

六.            六三。震蘇蘇。震行无眚。

˙      (7-7-44)宣聖講義_此震六三爻辭也。六三下卦之終。中爻之始。而以三畫卦言。即震終爻。與上應。皆為震行至極之位。震者氣也。氣行有始終。起為其始。止為其終。氣至終極。不復進。必再起而後再進。此六畫卦之震。應為兩起兩落。如水波之前後相接。故象曰洊雷。而六三當其初落之地。其氣就衰。其行已緩。其威漸減。其力亦微。故雖震動。而其勢蘇蘇然。不若前之密接而驟發。突兀而轟隆也。故曰蘇蘇。言如蘇菜之疏落也。又蘇者醒也。生也。如物之生。如人之醒。其情懶懶然。其像依依然。不甚堅拔之意。蘇者菜類。亦入藥。草本而獨生。非如荊楚之為灌木也。長不過數尺。而氣味芬芳。食之令人清醒。故名蘇。亦治暑病。或風寒濕之疾。均取其疏散宣通。祛逐邪氣。舒暢脉絡。使人爽然清快。六三之象亦如之。震動而不甚猛。震驚而猶舒徐。蘇蘇落茖。似斷似續。休休整整。若列若亂。是氣已弱。迹已混。而其功用。在能清醒人而振作之。條暢之。不威而和。不疾而趨。行乎太虛。神德自昭。此則有異于虩虩者矣。蓋震之極。則變為巽。雷之末。則易為風。風行草上。則蘇蘇然如偃。雷雨之行。必挾以風。風雨潤物。亦蘇蘇然若刷。故蘇字包有甦生之義。又兼酥字之用。輕暢滑潤之謂也。以震且行而无過。故占无眚。眚過也。在行曰過。在德曰眚。故成灾曰眚。以其過也。天雷无妄。亦(7-9-45)以其過否別眚之有无。與震之行相證。皆以雷震為言。雷震之過。則為震灾。如地震亦為灾。皆氣之甚始有之。若氣已平。雖震无眚。在天為不成灾。在人為无失德。是六三之用。雖不當位。以其介于中間。與九四剛柔相協。雖類于未濟。而就六三言。則反得其調協也。故占无眚。

六.            象曰。震蘇蘇。位不當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六三居中爻之始。而柔履剛。與九四成背道之象。遂如未濟。陽反在上。剛反遠柔。示相離携。而難調協。故震而見蘇蘇之情。是其位之不相當也。相當猶相宜。即合適也。匹配也。俗稱婚姻匹配曰門當戶對。此不當二字。猶不匹配之意。以六三九四。雖一剛一柔。若相匹敵。而內柔外剛。陽升陰降。互失其位。乃成不當之勢。震本剛德。進而阻于柔。其氣已衰。則蘇蘇不復振拔。非震之咎。位之失也。位以地域所限。行而不達。止而不守。乃乖中和之用。而戾協濟之情。此不當與各卦指非正位者微殊。六三原非正位也。而中爻之正。必依既濟九三六四。方孚匹配之義。而得時地之宜。今震六三九四。反易其位。皆不相當。故九四稱未光。亦與六三同有惋惜之意。以柔履剛為不當。是不克守也。以剛加柔為未光。是不克進也。守既(7-9-46)不能。進又不可。徘徊中道。四顧何之。惝恍半途。孑身奚托。則有震起之志。而乏直上之謀。秉振作之心。而少安全之策。是人道已失。為天道之所忌也。天道忌盈。盈則易滿。滿則易驕。驕則易顛。顛則易墜。故六三之无眚。循至九四。遂為墜泥。求高反降。求進反却。則戾震起之義。而反就于艮止之為得矣。以中互蹇卦。六三九四六五為坎險之地。而九四正在陷中。自六二六三至九四。則為艮卦。知難則止。庶免于不當之咎。見險則惕。庶无陷墜泥之灾。善用震者。應先識之。

七.            九四。震墜泥。

1.      宣聖講義_此震九四爻辭也。原文誤隊為遂。古字隊墜通用。隊即墜也。而訛作遂。以阜旁訛為辵。古亦作墜。凡從辵之字。本多作阜。從阜之字。亦多作土。皆取地土之義。如從邑部者。亦多通作阜或土旁。以阝左與阝右原近似。而邑阜又皆土也。九四為外卦之始。以剛履柔。與六三同屬中爻。中互當艮之上。坎之中。是一高一卑。一崇一陷之地。故爻辭稱震墜泥。言自震動以上。而又墜落及泥也。九四本乾九四所出。乾曰或躍在淵。亦從高下躍。由上下墜之象。而純乾皆剛。其升近天。其墜及淵。皆上下至極。如詩云鳶飛戾天。魚躍于淵。一升一降。一飛一潜。上下往來。循環終始。升降高卑。周流无已。以乾為天。而天水一色。(7-9-47)河圖始生水也。故升則天。降則淵。氣行自至。數極自復。震出于坤。化于乾。亦與乾同用。而介于兩陰。故與乾九四微異。乾曰淵。震曰泥。淵則至深。泥僅及水。則與需之需于泥沙相類。以介于陰陽之際。在于水陸之間。非水而近水。屬陸而非陸。以含有水濕之陸地。必水澤之濱。窪下之地。恰孚于坎陷之義也。艮山之窮。窮則變而下墜。坎水之中。中則陷于泥沙。故曰墜泥。以震自下上。至九四。忽墜就窪下之泥。則剛加柔。升反降矣。

(1.1)剛行志上。而柔位不能順之。前進有險。而中道突被所陷。則以九四居六三六五間也。兩陰一陽。陷而難出。雖與初九應。而仍躑躅泥中。稱泥者。正以其泥阻不易拔脫。濡滯不能急起也。震起而遇坎陷。乃有此辭。則迅奮之氣。留于污泥之中。振作之心。阻于窪濕之域。是行之不利也。其變于艮而知止。則非前之崇高。其類未濟而相峙。則莫竟其進取。此九四之用。非震之本志也。而陽剛初發。情性難馴。苟戾戒惧之懷。即有墜落之害。此爻辭不及吉凶。但著其象。俾占者知其不可強進而思退。不能遽行而先止。則庶免墜泥之患。卒成振拔之功耳。

八.            象曰。震墜泥。未光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未光指前途暗淡。不見光明之意。坎離相反。離(7-9-47)為光明。震而用坎。是陷于泥潦之中。卑窪之內。自无光明之德。而震性躁急。泥性濡滯。兩者相違。既无光明。亦難光大。雖九四本乾健自強不息。而坎險以間之。剛而不能自柔。則反為柔所苦。此未光者。時位使然。與六三之不當。又有甚焉。故六三无眚。而九四則吉凶莫卜。以柔道勝者。雖不利。猶可免害。以剛道過者。苟失利。則禍隨之。故墜泥。亦有遂陷之意。言由此遂為泥所陷。不得出也。辭由象成。震九四乃坎之中爻。故險阻艱難。如入陷阱。不易拔脫。釋為未光。猶惜其勇進之志。而慨其多難之遇耳。

九.            六五。震往來厲。憶无喪。有事。

˙      宣聖講義_此震六五爻辭也。六五居上卦中位。亦全卦正位。而為柔履剛。有乖于九五之德。以震之用。本于陽剛升進之義。今遇陰柔。則成退止之象。是以爻辭稱其往來。猶進退也。行止也。震本前往。而六五柔道。反為來。與蹇卦之稱往來同義。以中互至五爻為極。則前之往者。今為來矣。往為向前。來則退後。而以爻用言。以震動往者。則其來為危厲。厲即乾卦九三之厲。為危害兼勵與礪之義。因危知惧。由惧而自勵自礪。則孚于乾惕之道。而免于害。故六五以震往來厲。(原稿此處脫落一頁)

十.            象曰。震往來厲。危行也。其事在中大无喪也。

1.      宣聖講義_(7-9-49)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六五之震。與六二類似。六二下卦中爻。六五則上卦中爻。若以三畫原卦言。六五即六二。固无異也。而合成六畫卦。則六五有殊于六二。此象稱洊雷。言如雷之叠鳴。前後既分。盛衰自別。故二五爻各不同。六二億喪貝。六五則億无喪。是其明證。億出于心。二五中位。如人心意。而下上有應。則猶心腎也。智慮所發。志氣所生。皆心腎所司。中互坎。腎也。為心之源。知識之本。精神之舍。故有所感覺。必因于心。心之所測。是謂之億。而六五之稱厲者。心所謂危。非困危也。以震往者。動于躁疾。則危害至焉。故曰來厲。言其為因果也。如无往之躁疾。則免于來之危害。此得喪由所行卜之。故釋文曰危行也。言行危而在意中。設不戒慎恐惧。必受其害。非六五之咎。乃行之未安。動作之未審。遂有厲焉。然以得正位。易就于中道。則仍有所作為。此爻辭稱有事也。而不偏不激。不過亦无不及。則孚于中和。保其中正之德。此所以終无所失。釋文以其事在中。大无喪也。明所作為永在中行之內。不干意外之危。故克无喪。中字包一切。凡不過不私。從容中道。无偏无頗。致夫中和者。皆在中也。由德著之。德以位明。行以德顯。既在中位。自昭中德。故曰大无喪。

(1.1)大者贊美之辭。如大哉之意。古稱事物至極者為大。即太也。極也。如春秋傳之例。言其无以復加。而為萬行所法也。以德中而位正。則其无喪。豈非至大者乎。(7-9-50)蓋六五既以危行稱。而其後乃无所喪。其行之至善可知。作為之至宜可見。此无喪之占。誠可貴矣。洵難能矣。以六五剛位而柔行。震起而艮止。兼戒惧之念。懷振作之心。而永執厥中。不戾其正。克如其分。不出其位。此聖智之所為。故較六二之喪而復得者為優。震本勇往直前。而心則驚遠惧邇。氣原振動勃起。而行則綿密舒徐。乘時以致功。守位以明德。順天以達道。體柔以无過。故健順適于中道。進退依于事宜。六五主持之。乃有此危行而无喪之占辭也。

十一.    上六。震索索。視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于其鄰。无咎。婚媾有言。

1.      宣聖講義_此震上六爻辭也。震至六五。大用已極。若至上六則窮。窮則變。上六與六三同。皆震之終。而六畫卦則上六為大終。以全卦之盡也。由震動言。氣行且盡。功亦漸盡。故六三曰蘇蘇。上六曰索索。索索猶蘇蘇。而又甚焉。謂氣勢索然。以盡又如繩索。逶迤(ㄨㄟ  一ˇ)拖曳。本強末弱。終則委地。不復振作。故曰索索。兼有蕭索之意。蕭蕭索索。皆蕭條寂莫。離亂閒散之象。有如秋冬霜雪既降。草木萎謝。萬物衰敗。景況凋殘。則生氣索然。動機凝滯。陽之消也。震以陽動。而上六為重陰。剛揜于柔。衰以代盛。繁華消歇。零落蕭疏。則索索焉。不可復振。而震者氣之進。力之伸。雷電之威。震驚百里。而氣有時竭。力有時羸。氣竭則不復張。力()7-9-51羸則下可續。故索索者。震之盡也。有聲不聞。有光不見。聲近而光遠。聞短而視長。其本已不充。所被者亦不足。則雖有光。亦不過如流星。如熠燿(一ˋ  ㄧㄠˋ)。如漁火。如微燈。一閃即亡。偶明又滅。則縱有視亦惟矍矍而已。矍字上兩目。下為隻。目雖雙而用則半。示其為半明半滅之象。又矍矍驚視貌。如火澤睽。目睛不正。視物不清。則有見如无。暫覩忽隱。非明顯之物。當匆遽之間。偶有所矚。而矍矍然如睽之視。多幻變之象。戾乎正見。不辦其真妄矣。以聲之將竭。則索索焉而震。以光之將滅。則矍矍焉而視。皆本爻象之用。明震之不復進矣。不震不進。則不利于行。故占征凶。以其戾于動起之道。強為進取之圖。則其凶可知。

(1.1)物窮則變。數極則改。震起之變則為艮止。振作之改。則為休憩。此征凶悖夫時地之宜。違于天人之道耳。然始有終。本有末。強弱雖異。體用不殊。故雖窮而猶震。雖凶而仍作。則所震者。非其本身。而屬諸隣。此則以遠近異方。我之遠。不若鄰之近。此之窮。不若彼之續。則震固未自已。而惟于其隣受之。躬之與隣。亦猶主與賓。主之利。或即賓之害。隣之震驚。或反為躬之安和。斯則時位為之。以卦言。則六三當之。六三之无眚。亦以眚在上六也。而以震兌後天卦位言。則隣者指兌。震東兌西。震木兌金。相匹敵也。故比諸隣。又艮兌相對。震反為艮。亦取兌之用。是震之隣。即兌也。而先天則屬巽。巽為長女。如姊娣。且同(7-9-52)屬木。異剛柔。震主躁進。巽則順其行以進退。是亦猶隣也。因震在隣。故占无咎。而剛反近柔。男以下女。无論為巽為兌。皆有婚媾之緣。而周易主後天。仍取兌卦。故曰有言。以兌主口舌也。且自六二反接初九成艮。艮兌為匹。故曰婚媾有言。蓋如澤山咸也。

十二.    象曰。震索索。中未得也。雖凶无咎。畏鄰戒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上六震之盡。氣已竭。用已窮。則中无所得。而有索索之情。索又求也。搜求曰索。以視之无見。聽之无聞。搜索其中而无得也。中字兼指中爻。以上六六三兩柔相應。柔道空虛而不實。故曰未得。又以上六窮極。不得中行。亦曰中未得。換言之。即未得中也。六五為得中。故无喪。上六未得中。故征凶。以易偏激。而忘戒惧也。然上六重柔。本非震之大用所重。震用在初九九四也。其他四爻皆柔。皆不足當震之用。而二五得中。尚足以成震之道。故六二喪貝復得。六五无喪。以位正而行中道也。若六三上六。則失中。柔而失中。何震之為。而上六尤甚。以其窮極也。然柔道之偏。不似剛道之過。故雖凶。而免于咎。為其鑒于隣之震恐。而自戒惧耳。隣當其震。我慎其守。隣占其凶。我免其咎。故曰畏隣戒也。畏與戒應。因畏而戒。乃不受其眚。一則因畏在隣。而自戒備。一則畏隣之累。而豫戒備。皆免咎之道。(7-9-53)震本于陽。上六陰爻。故不直受其震。而失中行。則仍易受其累。則以洊雷如波之相及也。果知其將及。而先戒慎。防其波及。而早戒備。自无凶咎之患。故索索矍矍。為警人知戒惧也。彖所謂驚遠惧邇。遠即指隣。邇即指其躬。此百里震威。感受有別。而善于戒惧者。即篤于恐惧修省之君子。故畏威不必及身。懷德不必以遠。天无私。道不偏。則有聞固自驚。有見亦自省。不得以其震未及躬而忽之也。

宗主附注

1.        艮震往來。皆四陰兩陽爻卦而非匹對。以先天震長男。艮少男。皆陽卦也。若就八卦方位言。則先天震對巽。即長男對長女。合之成睇P益。甯陘珧之本。人倫之始。尤足明乾坤交合之用。後天則震對兌。即長男對少女。亦如震巽。以陰對陽。而上下易位。故周易以震兌分主東西方位。合之則成歸妹與隨。而歸妹為男遣嫁女。兄遣送妹。為姊弟分離。婚姻初結。本乎天地合德。生化位育之功。而為人事之要。人生之源。亦如咸琱妞陘H道本始也。不過咸琤雈天之匹偶。為男女夫婦之所諧。而歸妹則示婚媾之相聯。親戚骨肉之好合。又在咸琱圻舅]。傳稱歸妹女之終也。明女子必有所歸。歸于夫。則終其身。而不二姓。女子從一而終。為貞德之所著。故歸妹雖為男送女。實即女歸男。言由兄之嫁妹。成為歸之從夫(7-9-54)。是夫婦之倫。必在兄弟之次。兄弟同出。以天性之合。夫婦異姓。以情義之諧。此人倫有所別也。然琠夫妻之道。歸妹明夫婦之情。皆以震主持之。震巽合則為琚C震兌合則為歸妹。而震一也。其地位不一。琱屁_。夫也。歸妹之震。兄也。皆男先女。而其待女之誼有殊。故易下經以琠l。八宮以歸妹終。終始皆人倫之本。男女分合之緣。皆關于婚姻之事。不問為嫁或娶也。不問為遣女或納妻也。皆必以震主之。明長子代父。為家之督。性之尊。族之宗也。故震之上六。特以婚媾有言。明其用焉。

(1.1)婚媾者男女婚配遇合也。以震先天對巽。後天對兌。皆因與女合。皆婚媾之事。而必本于交互相調協也。故曰震不于其躬。于其鄰。明所繫在外。如婚媾必合異姓也。鄰與族異。近者曰鄰。親者曰族。故同出者為族。異姓者為鄰。以其雖不同姓。而居相比近也。近則易諧。疏而近者。婚姻之所肇也。詩曰。洽比其鄰。婚姻孔云(6)。與上六辭一義。婚姻有言。即婚姻孔云。云言也。而以兼兌之用。又包言說之情。謂有言。猶有所訿議。有所辨別。則兌為口舌之司。尚口乃窮。今已處窮位。而尚口說。能无爭議哉。故釋曰畏鄰戒也。言非祇畏鄰之震而戒備。實兼有人言可畏微意。以比鄰之口。是非之言。最為可畏。較雷震之驚惧或且過之。恐于震者。為畏天命。戒于鄰者。為畏人言。皆自警惕。自戒慎。如(7-9-55)十目所視。十手所替。其嚴之訓。此仍尊象辭君子恐惧修省之義來。前後始終。无不以人道合天道。敬天命。畏天威。而期于言寡尤。行寡悔。此本乾惕之誡。更引申之。明震原出于乾耳。

.

无凡不養聖

无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資料來源:漢點)

1:

 () 古文。古文象一氣回轉之形。

2:

虩虩;恐懼的樣子。

匕鬯(ㄔㄤˋ)匕,勺子。鬯,秬麥釀的香酒。匕鬯指古祭祀宗廟時所用的器具。易經.震卦:「震驚百里,不喪匕鬯。」王弼.注:「匕,所以載鼎實。鬯,香酒,奉宗廟之盛也。」  (:黑黍)

3:

駸駸:

1.          馬跑得很快的樣子。詩經.小雅.四牡:「駕彼四駱,載驟駸駸。」文選.阮籍.詠懷詩十七首之十七:「皋蘭被徑路,青驪逝駸駸。」

2.          比喻時間過得很快。南朝梁.簡文帝.納涼詩:「斜日晚駸駸,池塘生半陰。」宋.蘇軾.臨江仙.自古相從休務日詞:「淒風寒雨是駸駸,問囚長損氣,見鶴忽驚心。」

3.          形容事物日趨進步強大。宋.蘇洵.審勢:「秦自孝公,其勢已駸駸焉,日趨於強大。」老殘遊記.第十一回:「然後由歐洲新文明進而復我三皇五帝舊文明,駸駸進於大同之世矣。」

4:

(ㄑㄧ)傾斜。◎ 古同“”:“吾聞宥坐之器者,虛則∼。”

宥坐之器(),另可參閱19荀子19-28._ 【慧命補給站 大雅講義

5:

俶擾:

1.          擾亂。書經.胤征:「沉亂于酒,畔官離次。俶擾天紀,遐棄厥司。」

2.          騷亂。宋史.卷四二.安丙傳:「今蜀道俶擾,未寬顧憂,朕起卿燕間,付以方面,而卿忠於報國,誼不辭難。」

6:

昏姻孔云_

:《說文解字注》 士娶妻之禮。以昏爲期。因以名焉。必以昏者、陽往而陰來。日入三商爲昏。

: 《說文解字注》壻家也。女之所因,故曰姻。從女從因,因亦聲。

: 《說文解字注》毛傳曰。孔、甚也。是其義。甚者、尤安樂也。或曰。詩言亦孔之醜。豈嘉美之乎。   《詩 小雅》「德音孔昭」

云:狎昵往復也。《詩·小雅》昏姻孔云。《朱傳》云:旋也。《左傳·襄二十九年》晉不鄰矣,其誰云之。《註》云:猶旋。旋歸之也。

其他資料:

洽比;融合,和諧,親近。

云:周旋;迴旋。親近、和樂。   昏姻:婚姻。嫁娶,夫妻關係。  孔:很。
譯文:(鄰堙^夫妻關係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