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證釋

☴☶

16-53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壹.、    總釋象例

一.            (7-8-1)宣聖講義

1.      漸上巽下艮。三陰三陽。陰陽平均。而在下陰多。在上陽多。陽多者卦陰。陰多者卦陽。此爻與卦分合多寡。得相協也。艮在內。巽在外。內止外順。巽主進退。合艮之止。則行止必以時。進退必以道。故名漸。以其順夫時。遵夫道。而徐徐其行也。全卦以六二九五得乾坤之正。九三六四。孚既濟之情。是以漸之為用。可大可久。為其內有所守。外善其行。陽剛在中。而上應之。三五同功。而中協之。故卦中互雖為火水未濟。而以巽長女能順乎艮少男。一陽在中。通于上下。坤德之貞。乾道(7-8-2)之健。內貞外健。相需以進。進而不驟。退而不疾。從容中道。剛柔得益。柔以從剛。男女交翕。女待男行。歸其家室。故漸者。人道也。有同于咸。咸以兌在艮上。為男下女。漸以巽在艮上。為女待男。此同異之間。見夫妻之義。家室之和。夫妻平等。而有先後。初則男下女。明為姒續。重孝亨也。繼則女從男。明為家道。敦人倫也。剛以下柔。為男之志。陰以順陽。為女之箴(ㄓㄣ)。不相爭先。則永无詬誶(ㄍㄡˋ  ㄙㄨㄟˋ)之聲。各循其道。則終得唱隨之樂。故易教咸發其端。漸昭其成。漸而曰女歸者。言女之嫁。不得苟也。

(1.1)六禮既具。兩姓克諧。夫婦之分始明。家庭之本以立。故漸取女歸為象。而重在巽以止。巽則皆順。止則有守。順守之義。各正其所。以艮止之重于一也。止于一為正。正其身而後正人。正其家而後正國。天下皆順就于正之道。以得中位。不戾其德。孚中行。不徧于情。中爻者人道。而人道實首于夫妻。正位者家道。而家道實始于嫁娶。此家人卦。以內外正位。為其大用也。家人亦以巽在外。內文明而外柔順。家之本也。夫妻之間。不得悖焉。順于外。則言无尤。止于內。則思无邪。故女子以從一而終。言不出閫(ㄎㄨㄣˇ) (1)。行不失節。示有限也。限者艮也。止于其倫。則夫夫婦婦。相敬相愛。相親相睦。永无間言。故傳曰。漸女歸待男行。明必有先也。有所尊也。此敬愛之本。親睦之基。發乎情。止乎禮。毋相越也。故男女之間。必以漸而後識。夫婦之道。必由漸而後成。未有(7-8-3)一言而相愛悅者。亦未有一見而為伉儷者。求之愈亟。則愈遠之。思之愈深。則愈淡之。何哉。百年之好。非一朝一夕之故也。視彼桑中濮上(2)。偶而相狎。秦樓楚館。片時交歡。易合易離。時恩時怨。此淫亂之行。輕薄之情。可語于夫婦之道。家室之倫哉。

(1.2)故民之風俗。必先慎于男女之防。國之紀綱。必先建于夫婦之禮。非可苟也。故以漸稱。由此以推。人道有本。則事事皆有所循。家道不差。則人人皆適其性。故齊家之效。足平天下。而婚禮之嚴。足稱大典。易于家人漸。特以正位示其旨焉。正即貞德。貞即女德。坤以承乾。男以率女。漸之義也。艮四陰二陽。變漸則陰陽得平。即此微義。可見其精。離明坎陷。相互于中行。既濟中爻。乃得其協和之情。正于內外。和其剛柔。風行草偃。天下從之。山崇德昭。萬民瞻之。與歸妹為往來。尤見其重在嫁娶。本艮止以守其位。特明女子之從一也。故漸字從水。而斬字雖諧聲。兼取決斷不易之義。為順水以推衍。則无所底。惟斬斷其反覆。方立其防。此即抑情復性。明德遏欲之道。水波疊興。情欲之无定。斬斷其害。性命之復正。此漸字之義。為卦名所本也。

二.            宗主疏述

1.      艮卦已終。其次為漸。是由艮之止。而有漸行之機。本艮之退。而思漸進之志。漸者徐徐而前。如水之漸。俗語所謂慢慢的。不急不促。(7-8-4)而志在進行也。然以天道言。有退必有進。有止必有行。原成因果。不得獨存。如一歲然。有春夏之繁榮。即有秋冬之枯寂。有朝午之明朗。即有夜中之暗昧。皆相週旋。而成名象。故暑曰夏。寒曰冬。明曰朝。暗曰夕。此以象稱名。而相對舉者也。不過數有定紀。行有定程。不得越次。不可躐等。則所尚者漸也。如由春之溫。始及夏暑。由秋之涼。始達冬寒。非頃刻即見者。一日一夜。必經十二時。由旦至日中。由晚至夜半。皆漸漸更換。以達于所期。則漸之道也。若非以漸。是將群相駭怪。而不能明其道數。如夏月而忽見氷霜。日中而忽臻黑暗。謂之天變。容或有之。揆乎道數。不可得也。故天道无時不變。變必以漸。為其行无時或停。停則為灾。如人之息。一一相續。則生命不傾。若偶不續即死。漸之為用。亦如息焉。

(1.1)息息相關。生命漸長。而不見其變。不知變在呼吸間。一吸一呼。新陳代謝。是以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此刻之生。已非未來之生。生死循環。无時休歇。由幼而少。由壯而衰。皆從漸中變化。不漸則為誕妄。則為妖魔。蓋今日少年。明朝老邁。此時精壯。頃刻衰頹。謂之病態。可也。視為故常。不可也。以其來也遽驟。變也離奇。不孚于漸之例耳。人生如是。物情亦然。漸進漸退。漸新漸陳。漸壯漸老。漸死漸生。莫不有其道數也。此漸者。道數自然。舉不能越。變化恆態。毫不可違。故有(7-8-5)物則有變。有變則有漸。未有一成不變者。未有變而不出以漸者。艮震之間。變之至也。而繼之者。則為漸焉。以艮之半。退為其基。推震之情。易巽于上。巽行艮止。相與同功。于是漸義以昭。漸用以顯。此風山之合。而名漸也漸。

貳.、    釋彖_ 女。歸吉。利貞。

一.            宣聖講義

1.      此漸卦彖辭也。漸以巽艮合。與蠱同體。而易其上下。山風蠱。象物事之庶繁。為生化之變進。而風山漸。象行止之前進。為利害之推遷。二者大同。故皆取男女交接。剛柔升沉為喻。蠱以事重。而名蠱者以多變而易惑也。漸以進稱。而名漸者。以有進必有退也。蓋漸。巽主于外。巽為木為風。木則易生。風則善變。生為天地之德。變為天地之功。德取其恆久而一。功取其推衍而通。不一則紛。不通則塞。艮止于內。以厚其德。艮退于下。以求其功。愈止則德愈明。愈退則功愈大。為其本固而體全。基宏而用廣也。如栽木者。必期其發育成大材。生成為大器。故培之必厚。灌之必勤。保護必周。防閑必審。皆體止于一之義。為善其本之行也。人之生也。亦如木焉。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天道敏生。地道敏樹。故漸者地道也。法乎坤。志于柔。期其厚載。底于安貞。則可以進。可以退。可以止。可以行。无不利也。而彖辭則以女歸喻焉。女者(7-8-6)坤道所成。人道之母。先有女而後有男。未有无母而生子者。此漸為人道之本。人生之終始也。艮為人之終始。言其道也。漸為生之終始。言其功也。道包一切。故艮得其全。功限一時。故漸有其半。漸以艮在下。雖與蠱同分一半之位。而漸則得其本。蠱則得其用。本大而用有限也。故漸者女為先。蠱者子為重。幹父幹母。裕父母者。人子之事。非女子之行。即有女子亦變例也。

(1.1)漸則以女為主。女生于母家。非其地也。必歸于夫家。方克主其政。以男女內外各有司也。男主于外。不問家政。女主于內。乃孚家道。此天地大義。人生大綱。不得越也。在卦內艮原少男。何反以女主。以後天與先天異也。後天艮代坤。少男易為大母。故秉坤道行。非復少男之位。而艮非坤也。故稱女不稱母。以母之稱必在女歸之後。女嫁而有子。始得行母之道。達坤之德。故曰女歸吉。言女子歸于男為吉也。歸字與婦字近似。女歸即為人作婦之意。女變為婦。婦有所歸。故曰歸。猶歸宿也。詩曰于歸。歸于其夫。即返于其家。女以男為家。是在母家猶客也。客者寄居之謂。既歸其家。以客為主。是以女子稱嫁曰歸。猶人之作客。而還鄉也。有所歸宿。獲其安居。自占其吉。而有孚于乾坤利貞之德。利貞為坤本德。而在乾釋曰性情。漸本坤以行。坤先安貞。厚載无疆。以貞為利者也。漸之所法。即在于此。艮代坤。而巽代母。同屬母之前身。故猶母也。是以得坤之(7-8-7)全德。而秉乾之半。性情之正也。

2.      漸以女歸為喻者。不獨本坤大母之德。為人生之原。而就漸義言。亦以女之于歸。有孚于漸者。道則上古聘嫁。率由情感。男女悅慕。即為夫妻。此洪荒之時。禮文未備。人生一切。惟情所趨。今蠻苗之民。尚有遵古風習者。所始不慎。厥終難全。苟合于初。仳離于後。為人道所苦。更何語于家道之齊。是以中古聖人創立禮教。制其情欲。定諸儀節。重男女之防。明夫婦之義。必慎于始。乃克有終。必抑其情。乃適其性。故遵乾坤之道。發于利貞之德。定人道之本。明家道之基。于是婚娶有時。媒妁有約。六禮以具。兩姓始諧。夫妻无苟合之虞。男女得唱隨之樂。此所以有取于漸也。漸以從事。則有審慎之時。漸以成禮。則无莫率之弊。人倫首于夫婦。人道本于生育。則鄭重其儀。安詳其行。有不合于禮者。不得為夫婦焉。有未合于道者。不得稱為家屬焉。故夫婦必本于利貞。而娶婦必求于情性。利貞之德。情性之和。人道不得矯情。則男女愛悅為生生不已之利。人生不得違性。則夫妻和睦。為從一不二之貞。此利貞之德。必自女歸始。而性情之和。必由家道明。故漸尚矣。漸則利貞得其正大之功。性情止于光明之境。正大則无弊害。光明則可典型。詩曰刑于(2)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

(2.1)大學曰。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是皆推本易家人(7-8-8)之道。咸與漸之義。而明君子之所重者。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婦。為將以立人生之根。推化育之用。必先納于正。齊于一。順以致之天下。循以垂諸後昆也。故皆不外于漸。漸者水之漬物。由近而遠。由淺而深。涵濡以潤之。沾染以浸之。不尚夫急進。而進无疆。不志于速行。而行无限。此所以名漸。謂必先有剛斬斷其情欲。方可以柔渲化其功用。是以剛內而柔外也。艮止不移。則守于一而不失。此貞之至也。巽行以順。則推之遠久而无阻。此利之至也。貞利兩至。行止兼善。內外同和。進退皆宜。故漸者。進也。而有退。行也。而先止。女之于歸。亦進亦退。且行且止。是艮之體。巽之用。剛之性。柔之情。貞為內。利為外。進行以順于正。退止以歸于一。舉不失也。故卦內外正位。中行以協之。剛柔得中。上下以應之。有守有為。可大可久。合咸恆之道。兼巽艮之行。此在易教。為與歸妹往來。見其終始。承震艮趨止。底于中和也。女歸。人之大事。大事既洽。其他可知。是以推之一切无不利也。用之諸事。皆有功也。致之于人。可以正國天下也。返之于躬。可以齊家修身也。漸之用。亦大矣哉。

參.、    釋彖辭_ 彖曰漸。漸進也。女歸吉也。進得位。往有功也。進以正。可以正邦也。正其位。剛得中也。止而巽。動不窮也。原本漸下為之字。其位上脫正字。

一.            宣聖講義

1.      (7-8-9)此申釋彖辭之義也。原文有誤。漸下三字係漸字之誤。其位上。脫正字宜改正之。此雖釋彖辭。有韻語者。係與文言混。亦如損益二卦。自進得位下。皆屬文言。原釋彖辭有脫。故後人以所存文言補之。雖非一文。而足以申釋彖辭之義。姑仍具舊。不過有韻之文。非釋彖辭。讀者知之可也。漸之為義。乃漸進也。明漸有進取之志。而无欲速之心。雖進而不疾。故曰漸。釋曰漸進。可見其行必緩。其動有功。其用可大。其道本乎中庸。為艮先知止。巽以順行。止而順行。是不疾不徐者也。故曰漸。漸進也。若從艮止。則无以見其進。若非艮止。則无以明其漸。艮為本而在內。巽為用而在外。巽風行而善變。進而可退。應于艮止。則行以緩。進以漸。此卦名漸之由來。言如水之漫衍也。既以漸進重。則行所類者。以女歸其夫為近。為嫁女必出于漸也。

(1.1)艮男巽女。女長男少。少應從長。而女宜順男。是兩者間。相戀相讓。而不相爭。相親相愛。而不相悖。艮陽升于上。巽陰從于下。則兩情洽矣。男以下于女。婦以從其夫。則二姓合矣。此所以占吉也。人曰男女。物曰雌雄。道曰陰陽。德曰剛柔。一也。女歸之吉。則凡柔順剛。陰從陽者。亦皆吉也。人道始于夫婦。則凡有配偶。有匹敵。或事。或物。皆可以夫婦之道例之。夫婦求其和而久。必先以正。一切事物亦然。有功有成。可大可久者。必和必正。則在得中。中和之道无二。立本于正而已。故艮止而巽順之。(7-8-10)一于正。正則中。中則和。和則大。大則久。艮止而不二。巽動而不窮。不二則守其位。不窮則廣其德。位正則天下宗之。德廣則天下順之。此漸之用。由修齊而達于治平矣。故名其進為正。謂有為也。有成也。可垂諸久遠也。可推之无量也。其道以漸。則克致之。世未有大功大業不由漸以成以達者。遇然動作。勿遽經營。小利尚不易期。況大利乎。漸之利。大利也。本乾而用坤。以終而作始。故利以貞顯。貞者四德之末。坤之至德曰安貞。乾之至德曰美利。利貞者。出于性。達于情。无不宜也。故漸之用。不獨女歸吉已也。

2.      以卦象言。艮一陽在三爻。進而得九五正位。以宏乾之德。此剛進而得位。則所往必有功。九三九五。同功異位。三多凶。五多功。今九三進得九五正位。是以釋為往有功也。有功則不獨免于凶矣。又六二在內。坤之正位。上應九五。乾之正位。剛柔皆正。而自下上行。故為進以正言。如家人卦。男正位乎外。女正位乎內。內外皆正。則可以正邦。即正己以正眾。上位正。則邦國无不正。與家人卦正同。推其功用。則治平之效。豈僅正一人之位已哉。正字從一止。止位止于一。天下无不一。書所謂一人定國。即正邦也。而內外皆正。固為家道之齊。若就全體言。則所謂正位者。當以九五為重。以六二猶承順九五之德。妻臣之道。不得獨專。故曰正其位。剛得中也。言九五得正中之位。足以(7-8-11)臨天下。撫綏萬方。為下民所望也。又以九五言。固剛得中位。以九三言。亦剛得中爻。皆剛得中也。九三六四。孚于既濟。水火交濟。人道之綱。如人家室。夫妻和睦。家道之本。此中爻九三六四。六為人道所尚。則自下言之也。下為眾民。上為君主。各得其中。則各有其位。各守其分。則各昭其德。此九三為下位之得中。九五為上位之得正。兩爻皆剛。故曰剛得中也。然以政治言。自重在九五。此上文有進以正。可正邦之語。則指由九三進于九五也。

(2.1)九三在下卦。不可語于正邦。九五位正德明。時用以顯。卦用以大。故稱得正位。以見漸之可進也。漸艮之異。即在于是。艮雖知止。而不得正位。故不重進。漸之上卦。以巽易之。乃得正位。故以進稱。而艮在內。行必以漸。進不可疾而已。內止而外巽。止于下而動于上。有其中者形諸外。固其本者榮其枝。厚其體者大其用。是艮巽之合。內止而外有以順之。故動而不窮。進而不害。此行之本在止。動之本在靜也。老氏曰。重為輕根。靜為躁君。漸之大用。亦以得艮為本根。乃克遂巽之風行无阻也。全卦大義。皆繫于一漸字。而其大用。則根諸一正字。合之即漸進以得其正。是以有功有成。修己而正邦。得中得和。推己以育物。此漸之進雖不疾。其進也遠。行雖若迂。其行也安。正如女之于歸。有其禮儀。明其情性。則兩姓之好。百年之樂。豈有限哉。益進以漸。而行以正也。柔于外而剛得中也。(7-8-12)止于己。而順于人也。貞于守。而利于行也。是以往有功也。動不窮也。漸進之義。庶可以劑艮止于平衡矣。女歸之吉。可以致天下于文明矣。利貞之德。可以匹乾坤之生成矣。剛柔中正之行。可達博厚高明。以悠久无限也。細續此文。則漸之大用。无不明矣。

肆.、    釋象辭_ 象曰。山上有木。漸。君子以居。賢德善俗。

一.            宣聖講義

1.      此漸卦全體象辭。明人道也。漸上巽下艮。為風山漸。兩象辭稱山上有木。不曰風上于山。或木下有山者。一則明漸之用。以艮重。艮在內。如木之本也。一則陰後于陽。艮陽也。巽以柔順從艮也。故先山而後木。不曰風者。風无根。木有本。其下有山。則木之象。不似家人卦稱風自火出。而以風為先也。蓋巽離皆陰卦。巽長離次。火之與木。性成燃燒之象。如火風鼎是也。鼎以燃燒為用。故稱木。家人以合化為用。故稱風。此象之隨其用而異也。漸以漸進為用。則以木生于山為象之合。若曰風自山出。則戾于漸進之義。是以曰山上有木。明木之生自山。正得其地。山无林木者。失山之用。則木與山有不可離之情。此漸以山上有木。得成其進。而致其功也。又漸彖辭。以女歸男為喻。則先巽而後艮。然既日歸。仍重在男。言女有所歸。正如木之有所附著也。木不得離土以生以長。則必附著于山。山者土之積。丘陵岡阜。峰巒(7-8-13)坡峽。皆山之屬。即皆土也。土以地為總名。而山又其突出者。地以厚為至德。而山即其最厚者。故山生木。代地之道。而艮為土。代坤之德。坤艮易位。山地相依。此艮為漸所重。而在下也。凡易象辭。皆以用著其義。或先或後。已分辨其主從之位。貴賤之等。如木與山。不過其一部。山之所有者眾矣。木固賅一切植物言。巽又柔木也。稱木已兼草苔之類。而尚不能盡山之富蓄。物之動者。不動者。地面者。地中者。皆附于山。即山之所有。今不及其他。獨以木稱。固由巽之象。實即漸之道。以漸之用。惟木之生近似之。若易以風。則不類矣。

(1.1)風者氣之動。无根无源。或徐或疾。時至時止。或向或背。无一定也。則不得以漸名。故不曰風而曰木。明巽在艮上。惟木為其象也。然巽固可象風。在卦用言。不得忘其有風之用。在卦象言。則必限其如木之生。此讀者所當知也。君子以居一句。言君子因漸之道。求進而不疾。志行而不躁。則重在安居。居亦止也。住曰居。坐亦曰居。而平居。閒居。燕居。皆指安居于家。靜止不動之時。人之生也。衣食居處。皆不可缺。故居住為生活之一。漸之用。宜于人之居。即能安其地。守其分。保其身之謂。居而不危。則行亦无害。居雖不必求安。而必能自安其心。君子之居亦如是。漸進以達其道。安居以善其身。此安其心也。為順艮止以止。則如鳥之止于其枝。獸之止于其穴。无憂无患。何忮何求。故曰君子以居。自(7-8-14)其素位言也。素位者。居富貴則富貴之。居貧賤則貧賤之。无所移也。則无動于心。无所貪也。則无役于物。此非圖居之安。乃圖心之安。非志居之適。乃志道之適而已。心安則无所危。道適則各得其正。皆艮止之義。而巽以順之。故漸漸而毋躁。徐徐而毋疾。疾與躁。人之欲。物之誘。情之移。而在卦為震。艮與震反。故亟避之。此居非徒樂于安閒。貪于迨逸者。居固為重。仍有所行。則賢德善俗尚焉。賢德者。自明明德。善俗者。親親而新民。即齊家而治國平天下。

(1.2)推之于外。則為善俗。育之于躬。則為賢德。此賢字如論語賢賢上一賢字之義。亦即君子親其親。賢其賢之意。親親賢賢。則天下无不賢。无不親。善俗亦即善善。好惡之心發于外。屈伸之道見于行。黜陟(ㄔㄨˋ  ㄓˋ)之情致于事。進退之節加于人。此皆推己及人者也。故仁者仁其邦。義者義其里。皆化之也。德不至者。化不行。明明德者。終達于治平。此由君子之居始。換言之。即大學致知格物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次第工夫。一以貫之。非有二也。窮則善其身。達則善天下。此君子之行。而非君子之心。君子无一時違仁。則无一時忘善天下。故賢德善俗。君子自居。即存心焉。而必以漸致之。心无不善。方能善人。己无不仁。方能仁民。故自弟子。即有入孝出弟。愛眾親仁之志。此古聖賢傳著之教。不敢廢也。而非貪于近功。圖其速效者。故必自漸進。漸而後成其德。達其道。(7-8-15)不漸則格致誠正尚不得。何望于修齊治平。

(1.3)中庸曰。其次致曲。曲能有誠。曲者漸之方也。委曲以進。即安徐其行。賢德非一朝之功。善俗豈片時所得。故君子本于漸。而發于平居。居其身。即居其心。居以養其體。即居以育其德與善。此止于至善。必先知止。止于內。而推之外。即孚艮在內巽在外之用。為巽風行善變。變其俗。則變于道。君子之德風也。小人之德草也。巽之為象。正合風與草。所謂順也。風行草偃。順之至矣。未有草不隨風以偃者。其柔使然。柔則善順從。巽以柔而順于艮。則可以居。可以賢德。可以善俗。俗亦如風。故曰風俗。君子之風。无不同化。此移風易俗。必賴君子。若小人則旦胥為惡矣。故不曰易俗。而曰善俗。猶大學之止。必先以至善也。止而未善。是反為害。化民成俗而未善。亦反致亂。皆乘于漸之道。以漸上下正位。而剛得中。其所施无不正。所成无不中。中正之行。善之本也。故往有功。行有成。君子以成德為行。正在漸中見之。蓋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漸以木生于山。寓樹育之義。推之樹人。則善俗之功。象與辭固无二也。

伍.、    釋爻辭

一.            初六。源漸于干。小子厲。有言。无咎。

1.      宣聖講義_此漸初六爻辭也。初六在下。為艮之初爻。與巽之六四應。皆柔爻。成鴻鳥之象。以中有九三。上有上九九五。三陽與三陰排列。成抑昂高下(7-8-16)之形。如鴻之飛而下。故全卦皆以鴻漸為喻。非果有鴻。其象似也。以巽艮兩卦皆陽在陰上。陽在上者宜于降。平升而降。故如鳥飛。升至極高而下落。則惟鴻雁似之。以鴻雁之行。非獨飛獨落。必連其類。而參差或前或後。若字然。故曰雁字。漸卦兩陽在前。一陽在後。亦如雁字。故稱鴻漸。鴻又雁之大者。飛亦最高。其落于地也。次第而下。呼嘯而集。亦不疾不躁。故孚于漸之行。初六卦之最下者。地之最窪。而鴻漸集焉。則為水邊之岸。干者岸也。亦兼指水旁木石之屬。為出于水面者。故曰干。猶乾也。俗稱躁曰乾。與濕對。亦如陸與水對。天干十皆乾也。以其合地支言。干為陽。支為陰。故乾卦即包有干字之義。而天干或作天幹。幹干一也。皆高出之象。如木之幹。竹之竿。推之如水之岸。亦是此意。以其非水而近水。似窪而略高。故名干。

(1.1)鴻本水鳥。初集于干。見其近易也。无飛走之勞。得安棲之所。于人事有類于小子。而瀕于危。以小子嬉于水側。近于窪地。自不免于危。故曰厲。亦與乾九三之厲義同。而以漸之行不求疾。事方漸進。則雖厲而能自戒自飭。如以長者之訓。師友之誠。則免于咎。故曰有言无咎。有良言勸勉規諷之也。小子者。非大人之象。童穉之行。即為成人。其行幼穉。亦小子也。以柔在下。當坤履霜之時。自不宜于求進。況進非其地。志又非正大光明。有如童穉嬉遊。不顧其危害。則其有咎可知。徒以聞父師(7-8-17)之言。規誡之語。而知其厲。乃得免耳。

二.            象曰。小子之厲。義无咎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初六之漸進。為幼稚之行。其情非壯偉。故以小子為喻。小子知不如人。行亦多忽。則其有危。自无可咎。言應得之咎。无他咎也。然以辭稱有言无咎。則在小子。固義无可咎。而有父師。則以得良言之誡。乃免于咎。此原兼見之義。釋文就小子言。故曰義无咎。明小子之行為不當。亦即示初六之漸進為不宜。以初六本艮止之時。當卑下之位。原不能進。而小子則不顧也。乃涉于危。此小子之厲。實爻位所為。非全卦之用。全卦之于初六。亦如父師之于小子。果有訓誡之言。自免小子之咎。是在漸進者。得其良師益友賢父兄也。蓋卦以艮為少男小子之象。且在下尤為无知之小子。觀于鴻雁之漸。而圖水濱之嬉。則其為危。不言可喻。知危而自勵自礪。則亦可免咎。此君子貴在知過能改。故乃以无咎占。上為巽年長于艮。有如賢父兄師友。而有言。亦由艮之對兌。兌為說言。或以有言為爭執。乃兼見之義。以兌主口舌也。但訓誡亦寓有爭辯之意。以不許其行。不順其所為。既與小子之見相齟齬(ㄐㄩˇ  ㄩˇ)。則不免有辨正之言。艮止為下卦之所先。苟乖此旨。則非漸進之道所許。而小子慕于鴻漸。求其飛騰。(7-8-18)恰忤艮止之道。且戾時位之情。故以厲稱。

三.            六二。鴻漸于磐。飲食衍衍。吉。

˙      宣聖講義_此漸六二爻辭也。六二內卦中爻。坤之正位。艮出坤而得乎乾。九三在上。與六二成交協之用。而上應九五。為乾正位。亦全體之主爻。內外兼孚。上下同正。此漸卦之大用所在。恰如家人也。而六二為中互之始。火水未濟之象。原難協和于外。卻以進于九三。得六四相交。反成既濟之用。是以六二雖不足大用。尚克調其生成。致于發育。如人之生。飲食和樂。不失其道。則安于其分。適于所生。乃人道之大者。人以食為天。飲食充裕。則生可全。人以家室和樂為福利。諧和悅澤。欣欣然以起居。休休焉以作息。則有生之樂。有業可成。此民生大原。為聖治大本。正如帝堯時擊壤之歌(3)。不知帝力。勤勞作息。順夫天性。飢餐渴飲。達夫人情。則誠上世之民。无思无慮之象。此所以稱為正道。孚于吉祥也。六二之漸。乃類于是。因行進之漸。由干而磐。由險而安。鴻雁固然。人生亦不相悖。初六之鴻漸于干。為水之岸。其地近水。有險宜防。故人事應之。為小人之厲。以其中含危害也。至六二進于中位。得其安貞。如鴻已漸于磐石。是較干為穩妥矣。磐石者。石如磐。居近水者。恆藉之以便舟筏之泊。汲灌之利。為不受水侵之害。亦无傾(7-8-19)跌陷溺之虞。故云磐。明其安也。人事則習于其生。悠然自足。飲之食之。无飢渴之憂。和樂勞苦。无得失之患。衎衎(ㄎㄢˋ)者。和樂之狀。循乎正軌。依于性情。作息以時。勞逸有節。自在自得者也。衎字從行。亦如衍字。衍者水之漸也。衍者行之順也。古道字作𧗝(4)。與衍衎近似。則衎衎者合于道之行。不忮不求。无思无欲。而皆心滿意足。不志于其外。此素位而行。君子之所重也。故占吉。以六二得中正之位。秉安貞之德。應乾之行健。推坤之厚載。故生活適乎性情。動定洽夫天道。而為漸之要義所著也。

四.            象曰。飲食衎衎。不素飽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六二重在正位。即守位之義。與艮止之道相應。艮止以止于其位為本。君子思不出位。乃艮止第一要義。君子素其位而行。即思不出位之精義。故人人皆有其位。各守其分。方不違于艮之止。方不戾于漸之進。六二漸之始發于中。首得其正。如鴻之集于磐。為得其所止。人民亦以生于所生。安于所安。得其所止。故由飲食衎衎四字。見其素位之行。更由安貞之德。順迪之吉。見其不素飽之志。素飽者。詩所謂素餐。素食。素飱也。詩曰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言君子本于其位。勤于其職。敬于其事。昭于其德。則不以素飽為志。(7-8-20)蓋即食必有功。飲食衎衎。皆本乎勤勞所得。由于心力所獲。非幸致者。非虛縻者。素飽素餐。即俗語白喫。不白喫。可見所食必所應得。所飲必所應受。非巧取。非掠奪。非以私情。非關竊盜。則食者己之力。飲者己之功。于心既安。于行无愧。皆君子素位之所為。不願乎其外者也。人之好安者恆惡勞。多勞者恆易貪。此情欲之害也。漸之六二則戒之。故心安而身習于勞。生足而行恥于貪。飲食既足。而和樂自得。悠然自在。勤且儉焉。質且厚焉。

(1.1)以坤厚載而安貞。推乾行健而乾惕。故飽而不素飽。生而不辱生。柔以應夫剛。中而底于正。乃有此行。乃見此道。是君子惟日孜孜。而无所求。惟時坦坦。而有所為。心閒而身不怠。志進而德不忒。善其身。兼及于物。養其生。兼悅其志。故不素飽。見其不少懈也。生活之安適。而體力日強。行動之優裕。而志意益堅。則何役于物。何貪乎欲。物欲不侵。性情以正。此乾利貞之德。漸六二特有之。不必溯其大者遠者。但于日用尋常飲食行動中見之。此衎衎之所由來。以无貪則心常足。无逸則身常健。无求則志常安。无怠則業常精。是漸進之道。必自細微始。而人生之本。亦終始于此。孰能不事事。而飲食衎衎哉。孰能飲食衎衎。而飽食終日无所用心哉。故釋文特以不素飽三字。明六二占吉之所自也。此與艮卦義應。即大學為人君一節。亦不外素位而不素食。食與業同重。心與身同健。行(7-8-21)與止同貞。出與入同利。皆由不素飽中著之。

五.            九三。鴻漸于陸。夫征不復。婦孕不育。凶。利禦寇。

˙      宣聖講義_此漸九三爻辭也。九三艮之主爻。當中爻之始。為重剛失中之象。故多凶。與上九剛應。不得相協。三五同功。而九五得中正之位。主全體之政。九三則偏于下。艮之用已極。止而難止。以六四為鄰。剛樂近柔。內希出外。是以雖近于既濟。卻由中互之為未濟也。濟而難濟。而行難行。阻于外而復于中。怨于遠而患于近。有巽之順而多變。以艮之止而難守。故如鴻之漸于陸。進退維谷。動輒得咎。鴻水鳥也。離水而集于陸。進則進矣。奈所進非所宜何。失其生育之源。滯于枯槁之地。則非復六二之得其所止。而有飲食衎衎之吉。是以九三之占。與六二大異。六二為吉。九三為凶。六二得飲食。以樂其生。和其居室。光大其事業。九三則夫征于外。而不得歸。婦孕于家。而不克育。戾其進取之志。則所行无功。乖其為生之性。則有孕不育。是生之反。和樂之悖。反生為死。悖夫和樂為悲慘。則九三之象。所以占為凶也。夫主乎外。出外日遠。比于長征而不返。是客喪于征途也。婦主乎內。以剛而自止。失其與生之德。遂成流產之灾。蓋九三六四。一剛一柔。有如夫婦。而全卦以女歸吉占。明其秉艮止之義。得安貞之道也。九三乃乾之(7-8-22)所發。乾惕多厲之時。剛反在內。柔反出外。剛柔失位。夫婦分離。是以夫則遠征而不歸。婦則懷妊而不育。失其和樂之趣。乖于生成之仁。如鴻之離水而之陸。犯難而促其生也。然以九三艮之主爻。猶可以自守。本乾惕之誡。思危厲之機。返以自貞。克固其內。則仍有利。而免于凶。此以行而知止。剛而知柔。先致其貞。後見其利。不違彖之旨。而戒于燥進之危。故曰利禦寇。以攻與守之異。客與主之分。九三之凶。為求進也。返而固守。則轉成其利矣。

六.            象曰。夫征不復。離群醜也。婦孕不育。失其道也。利用禦寇。順相保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凡釋爻辭最詳者。漸九三為首。以所釋詳且明也。餘多概括釋之。此則一句一釋。指明爻辭之義。則以漸卦與他卦有異也。他卦爻與全體多相合。間有相反者。如履(☰☱)之六三是。漸卦各爻。或與全體同。或與全體異。而非如履之以一柔爻。居五剛中之特異。易見其相反之由。是以必加詳釋。使後人知爻辭之深旨。爻辭稱失行不復。婦孕不育。恰與彖之女歸吉相反。彖既稱吉。則可見其夫妻必和。子姓必大。何至有生離之苦。流產之虞。而九三如此立辭者。實以九三戾于漸耳。漸以柔下順剛。剛且近柔。艮巽相得。而成女歸之吉。今九三艮之窮。窮則不與巽合。剛之極。極則反變為坤。上巽下坤(7-8-23)。變為風地觀。而巽六四若亦變而為剛。合成天地否。則漸進者。變為否塞。上下隔絕。內外分馳而不通。此夫妻反為怨偶。生存反為夭折。皆反其道。而失漸之用矣。故爻辭明示其凶。釋文恐人未明。更揭其義。謂夫征不復者。剛以窮而不可留于家。故曰征。以極于中而不可返于下。故曰不復。言陽无陰以安之。外而不內。出而不歸。既失其家。又離其類。則以一陽在三爻。上與上九。應而不諧。下與六二。諧而不應。離心離德。无可相與。故釋曰。離群醜也。群者同等之屬。醜者眾也。

(1.1)九三既與六二離。是失群與上九忤。是離眾。如人征途无友。遠出无侶。于役无助。履險无援。則以九三在坎之中。險陷之地。當離之始。附麗之艱。是以成獨行遇險之象。婦孕不育。其義大同。亦以柔與剛乖。陰與陽忤。九三六四。本可相濟。以剛之勢。逼不可近。而中有阻不得前。故違于生成之道。雖有孕而不克育。釋曰失道。言其失交和之道。道以一陰一陽交和為用。既乖其用。自戾其生。此道字概一切言。而在中爻人道之始。則重在人道。人而失道。將何以全其生。此所以半產。謂有始无終。雖孕而不得育也。然婦以夫為主。夫且客亡于外。婦安能善其生育哉。有如征夫之妻。別離之怨。情之憂鬱。身之病苦。遠无可資為助。近且視之若仇。此漸九三以凶占也。而利禦寇者。則順九三之本義。艮止之大用。不求于外。不慕于進。退而自守。貞以自(7-8-24)固者也。故釋曰順相保。言順時位之宜。依于乾惕之戒。恐惧黽勉。以相保也。如外來之寇。能合群以禦之。堅其甲兵。高其城壘。齊其心志。奮其勇武。矢死不二。同仇弗餒。則反為利。而不與于凶矣。相保相字。明必以群眾之力。順相保順字。明必以時地之宜。蓋艮有其守。巽有其順。順而相保。不失其守。則何患乎寇之侵哉。此爻深義。全在末句。能體順以相保。則不獨免凶。且為利。剛而不過。中而得和。斯為順矣。

七.            六四。鴻于木。或得其桷(ㄐㄩㄝˊ) (5)。无咎。

˙      宣聖講義_此漸六四爻辭也。六四外卦之始。巽之下爻。巽為木。故稱鴻漸于木。由九三之陸進而至于木。是較高也。鴻鳥類。雖棲息近水。而集于木亦所宜。不過有異于山林之鳥。為得所止。如雌雉之集山梁(6)。為得時地之利。是鴻雁之漸于木。則惟足以暫安。故在爻用為有進步。而所占以或得其桷稱。桷者木之枝幹間節突出。如牛羊之角。以其生于木。而隆然高出。足為鳥類巢窟之資。以鴻之漸也。而或得其桷。假以安息。此鴻之幸也。故占无咎。因木之桷。非皆有之。有矣非必得之。故曰或未定之辭。如乾九四。或躍在淵之義。六四重柔。而內接九三。得其相濟。下與六二同功異位。以失中之地。有多惧之虞。是原有咎也。(7-8-25)今以內得九三之挈。外近九五之尊。兩陽一陰。互離高明之象。附麗之情。故為木。則高明也。得桷。則附麗也。高明而附麗。是兼離之德用。而本爻巽也。巽以此為主爻。以初變陰。柔得明也。柔得時。則剛退邂。不克與爭。且反以成之。此兩陽均為六四之助。互相提携。互為保護。而促其附麗。躋于高明。與九三之為坎中爻。又艮之上爻。失其中道。乃成孤孑。實相懸殊也。又桷字推為屋之椽(ㄔㄨㄢˊ)桷。用為支瓦者。屋以瓦之覆。可避風日。鳥以巢之覆。可免危害。其義正同。故皆曰桷。言憑之以架巢而覆草葉。蔽其身也。然鴻不限于巢木。因時地之所為。則漸進于木。而得桷以為巢。是其利在順夫時也。人事亦然。苟因漸進。而達于高明。獲所附麗。則亦時地之宜。進止之利。是以能免咎矣。

八.            象曰。或得其桷。順以巽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六四柔得時。得剛為用。故取喻于桷。桷者剛物。以堅力突出。支柱重負。如頭角崢嶸。如棟宇高聳。而又非大器大材之比。負重而不自大。成用而能自下。如瓦之有椽。承瓦而不以為壓。如木之有枝。承巢而不以為污。此能以柔成其剛者。以小任其大者。六四之象。恰如是焉。柔以順為主。而行則在得其承載。此坤之德。以順承乾。而厚載物。凡柔皆秉坤德。安貞以載。順承以戴。上以昭天道(7-8-26)之生成。下以遂萬物之化育。其用至屈。而其所成則伸。其體至順。而其所達則大。故曰或得其桷。言克得乎剛之道也。釋文申之曰順以巽。則明六四之用。順乎剛。而巽乎柔。剛以助柔。柔乃為剛。書曰高明柔克。沉潛剛克。亦以順且巽之道。介于剛與柔之中。而得其協和也。順以巽句。在蒙六五。及家人六二皆同。而漸則六四見之。巽字固指卦名。亦兼巽退之意。且含有選擇之義。古選巽一字。故與下文變亂相叶。明巽擇而盡其材。充其用也。順于道。而選其時。則柔反為剛。小反以大。弱反以強。此與九三之利禦寇相應。利禦寇者。亦取此義。而蒙上爻之擊蒙亦如之。擊而為蒙。可見其不利于進取。而宜于保守。故九三釋文曰順相保。與六四之順字正同。皆本順進之道。以成漸進之功。故順為本。而六四則兼取于巽選焉。

(1.1)巽主進退。非徒進也。時進則進。時退則退。一循夫時。是以有所選擇。即有所辨明也。離合高明與附麗二義。原若不侔。而其用實相同。為有同異。則須選擇。為其變遷。則須辨明。如良工擇木而適其材。良鳥擇枝而安其居。皆以擇為尚。人之進取。何莫不然。故爻以或得明其未定。蓋視其能順以巽否。果不能順乎時。選于道。則徒得耳。或竟不得。如鴻之去水而集于山林。失其地利。已先戾于順選者也。其易有咎可知。以其柔得中。善于順承。守其安貞。致其厚載。斯克免耳。故六四之占。較九三為利。(7-8-27)有艮止以固其內。因巽動以行于外。則其進之漸。可以有功。故比于女歸吉。言能順以選也。女之待字。能不順以選哉。苟合相從。其害必大。此九三剛過占凶。而六四柔勝无咎也。

宗主附注

˙      此節所講甚精。關乎漸進之道。九三六四。以互得濟。故柔能御剛。女能正男。家人與蒙。皆本此義。而皆在柔位。可見坤德之至。漸以女歸吉。為坤道之成。是以必用順巽之道。柔而得剛之用。小而成大之功。此六四之无咎。勝于九三多多矣。

九.            九五。鴻漸于陵。婦三歲不孕。終莫之勝吉。

1.      宣聖講義_此漸九五爻辭也。九五外卦中爻。全卦主位。而為乾九五正位。君臨天下之象。內有六二之應。乾上坤下。剛柔得位。男外女內。家人同正。此與風火家人卦同也。而以下為艮非離。自九三至九五又互為離。則以其變與家人同。原不同也。家人內外皆正。是為家道之齊。漸必以變後得正。若在未變之先。上巽下艮。女長于男。為淫亂苟合之象。故在下為女歸吉。而在上反有三歲不孕之占。以其同體卦為蠱。蠱惑失正。男女失其貞守。則夫婦易乖離。而生育失其道。此九三已有婦孕不育之辭。九三因剛在下。失于中和。夫征不歸。婦孕不育。各失(7-8-28)其位。乃逢于凶。九五則以剛得正位。柔以從剛。婦以擬夫。故三年不孕。失婦道也。剛柔和而後生。陰陽合而後孕。今失其和。則不能生孕。而非婦之咎也。以九五剛主乎外。上有上九。兩陽相連。下之六四。不得與協。遂隨而變于剛。女乃擬男。此不孕之由來。而非終不孕也。內外正位。以中互之變。既同于家人。則在變後。仍夫夫婦婦。遂其生育。此不孕僅三歲耳。三之為數。言其非止一二歲。三概以上之數言。然既稱三歲。終有限期。如十年不字之限。以十年者相類。以九五由六四之漸進。進以益高。故曰鴻漸于陵。

(1.1)陵者高地。山陵也。小山曰陵。由六四之木。升于九五之陵。高則高矣。奈非其所生息之地何。鴻以水為生息。愈高則愈違其性情。此漸進之戾乎利貞也。如婦而擬于夫。心志在外。不復及于育子。此亦失其生息之意。物以陰為生之本。人以女為生之母。婦不孕。是失母道也。坤為大母。九五過剛。故乖乎母德而不孕。如鴻之集于高陵而不安也。生活不全。則棲息不安。不安則不可久。則仍將變而他求。是以三歲之後。婦乃可孕。謂以變而孚于利貞。達其性情也。行且有變。則事亦有功。故曰終莫之勝吉。言其初雖失道。其終可有成。此乾之極。將返于坤。剛之變。將復于柔。則婦之擬夫者。終不勝也。不勝則知難而退。退則復還于內。而為婦者。克盡婦道。遂生育子女。此所以占吉。仍不戾于女歸之吉矣。女歸之吉。(7-8-29)全卦之用。九五則以變而得孚全卦之吉。此微異耳。又勝字有平去二讀。言不勝其任或。不勝其情也。不勝任者。女而擬男。內而志外。宜其不克也。不勝情者。女終從男。外終返內。宜其自退也。巽主進退而善變。九五正位有守。而下得六二之應可貞。本風之行。孚艮之止。如山陵之高。易見其下。如鴻鳥之集。終志于水。此剛以變柔為其情。而柔以得剛為其志。故占吉也。女之懷子。亦陰中涵陽之象。兩者相孚。乃孕乃育。故鳥之生雛曰孵。即孚也。俗謂之抱。言相抱也。雌雄相抱。如婦之孕育。此二氣絪縕生育之成。九五初雖戾于相抱之道。終仍復其相孚之情。此不孕限以三歲也。

十.            象曰。終莫之勝。吉。得所願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九五主剛。易于燥進之嫌。果能返以就下。孚于艮止之道。本于坤順之情。則不違漸進之義。而終有不勝之思。以占吉也。如人當危殆之時。思避免之道。深憂遠慮知其不勝。則不復貪進。故能得吉占。釋文以得所願三字。明其不勝之吉。乃本漸進之志願來。漸以巽主于外。進退不定。而下為艮止。宜于退。不宜于進。乃以時位所為。易貪進取。如鴻之集陵。有高有憑。其勢甚疾。此最危之道。非漸之本願也。而以正位之故。得六二之應。高而自卑。剛而自柔。(7-8-30)則仍返于安貞之義。不求勝而占吉矣。坤主大終。故爻辭稱終莫之勝。勝字與乾剛相應。不勝則坤柔也。乾體而坤用。剛守而柔行。乃漸之大用。亦九五之願。以進在有功。若无功而有過。何進之貴哉。婦以孕育為功。亦其志願。若不求急進。不擬于剛。則安除以行。進退以時。自孚利貞之道。而合漸卦之志。故爻辭以鴻漸愈高。此行進愈危。乖乎艮止之義。不得坤順之終。此九三之凶也。九五則能知其不勝。而返求于下。乃得所願而占吉。可見中道之貴。柔順最宜。上位而自就于下。剛德而自順于柔。則退適以成其進。人道之所取法也。

十一.    上九。鴻漸于陸。其羽可用為儀。吉。

1.      宣聖講義_此漸上九爻辭也。上九全卦之終。乾之亢龍。巽之上位。而為剛極當變之時。下與九三應。重剛不協。上下難同。剛變為柔。上變為下。則巽之進退。鑒于乾之有悔。而卑以就下。外以返內。故上九之漸于陸。與九三正同。在爻為進。在變為退。此上九无位。求漸進者。不得復前。則惟有退而下。以返與三合。是由巽之進退。變以合于艮之止也。艮止之義。窮于九三。巽之進退。極于上九。兩合則窮者不窮。極者不極。此鴻之漸于陸。與九三同。而爻辭之吉凶則反。以上九異于九三也。三志在外。故不可止于下。上不得前。則不得不就其下。此時位之殊。行(7-8-31)止之別也。上九之鴻漸。非慕于高崇。而樂于卑下。非志于前進。而期于後退。在人事重自返。順時自臧。因勢以退。則猶有功。而无九三之凶。以鴻之自陵而陸。由高而低。則恬然自得。休休有容。如羽毛之文。聲華之美。文采之耀。光輝之涵。則可用為儀。資于文德。章其華美也。

(1.1)儀者禮之文。禮以誠敬為內。文明為表。儀在外表。有可象也。如飾于旂(ㄑㄧˊ)(7)。佩于輿服(8)。加于器物。著于威儀。則禮節以成。德行以美。容止以正。品級以章。是源羽之儀。即人之儀。鴻羽之用。即人之德。文德既顯。威儀是贍。則在上者之尊嚴。正為萬方所悅服。居高者之文懿。而使下民得其瞻依。如革之虎豹之文。蔚然炳然。上以昭示于外。則其為吉宜矣。上九以變為隨時之義。剛變為柔。乾變為坤。則升變以降。健變以順。行而自止。進而為退。則與艮止相得。而生成益大。化育益多。故爻辭占吉矣。九五之吉以正位。上九之吉以變成。合艮巽之德用。巽以主爻在初四。三上為艮兌主爻。變柔則兌。本剛為艮。故含有悅澤之容。靜止之德。是以可用為儀。且變柔以成坎卦。與離相錯。亦文明之象。光輝之昭。非日月之明。則星辰之耀。此有可觀瞻者也。故以儀稱。而占吉矣。

十二.    象曰。其羽可用為儀吉。不可亂也。

1.      宣聖講義_(7-8-32)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鴻之漸。由高而下。似為不利于行。而辭占吉者。以其文德也。文德之美。光輝之實。可用為儀。則非不利矣。鴻之為生。固宜返于初之近水處。今漸進于陸。高而戾其所生。是于鴻為害。但以能自高而下。由進而退。不違于恬退之性。有孚于文德之懿。則其羽毛可擇。德用可大。正如虎豹以皮而昭其文。由用而顯其德。是亦變之宜也。變則異其原有之生。進于莊嚴之象。雖失于為生之義。而得其進德之資。如人抑其情而厚其德。約其欲而志于文。此其所成為光大矣。釋文恐人不明吉之由來。特曰不可亂。謂鴻行有序。其羽亦不陵其次。如人之有禮。不失其節。則貞也。貞以為利。性以制情。則致于中和。成其位育。故曰不可亂。即不可亂其序。不可亂其性情也。鴻雁之飛。秩然不亂。其性然也。鴻雁之侶。從一不二。其情篤也。故娶婦者。取以為贄。明其不可亂也。

(1.1)上九之用為儀。亦如娶婦奠雁之意。藉其文德。示其性情。則漸之大用。由此而見。故雖上位。仍以吉占。嘉其順序以下。守位不失。合群以居。持節不二。則禽鳥之善。足為人之矜式(1)矣。巽主進退。行止不亂其序。惟鴻雁似焉。故全卦以為喻。且以喻婦女之于歸。從一而終。守貞不失。以成其家道。以立夫人道。此所謂吉也。上九之吉。恰同彖辭之吉。始終相應。坤主大終。以剛變柔。乃克全始全終。此本巽之善變。而風靡天下也。漸以漸進為本。上九(7-8-33)不進而退。仍不失于進。以其不戾于漸。漸進漸退。雖退猶進也。自全卦言曰退。自上爻言則進。蓋上外无位。欲進惟有退耳。故由陵又退于陸。恰與九三之地同。則其退非苟也。退于艮主爻。克得止之所在。如詩之綿蠻黃鳥。止于邱隅。適得其所也。得其所止。是有其守。有其守。是不失其貞。此釋文稱為不可亂也。婦主內。九五志于外。遂有三歲不孕之占。上九仍返于內。乃孚守貞不亂之義。此漸之德。重利貞也。

.

无凡不養聖

无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資料來源:漢點)

1:

閫: 《廣韻》門限也。《集韻》門橛也。《史記·馮唐傳》閫以內者,寡人制之。《註》此郭門之閫也,門中橛曰閫。

2:

˙      桑中_詩經鄘風的篇名。共三章。根據詩序:「桑中,刺奔也。」或亦指男女相悅之詩。首章二句為:「爰采唐矣,沬之鄉矣。」

˙      濮上_

1.          淫風流行的地區。禮記.樂記:「桑間濮上之音,亡國之音。」見「桑間濮上」條。

2.          崇尚勇武的地方。漢書.卷二十八.地理志下:「野王好氣任俠,有濮上風。」

˙      桑間、濮上,古代衛地名,為當時青年男女幽會、唱情歌的地方。語出禮記.樂記:「桑間濮上之音,亡國之音也。」後指淫風流行的地方。明.葉子奇.草木子.卷四.談藪:「二詩美則美矣,未免桑間濮上之音爾。」亦作「濮上桑間」。

2:

刑於:以禮法相待。 詩經.大雅.思齊:「刑于寡妻,至於兄弟,以禦於家邦。」

3:

擊壤之歌_

上古唐代的君主帝堯,統治中國,已經過了五十年了。他對自己的政勣雖然頗為滿意,但卻十分虛心,不敢自信自滿。

有一天,他穿上了平民的服裝,親到民間察訪。希望能確實知道自己的政勣究竟是好還是壞的。

當他步行到了康衢的時候(康衢是一條四通八達的大路),那堳磪岫酗@位老人,吃飽了飯,優遊閑暇地拿起一塊泥土,一面敲當作打拍子,一面唱一支歌,歌道:「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於我何有哉?」

這一首歌詞的意思是:日出了,我便工作;日落了,我便休息。鑿好了井,足夠供給我喝;種好了田,足夠供給我吃,帝王的恩惠,對於我有什麼用處呢?

這一首歌,充分表現這位老人經過長期的安居樂業,天天過太平盛世的生活,雖然德政當前,但早已視為當然,陶融得不知不沉了。

後人把這位老人叫作康衢老人,把他在含哺鼓腹而歌的那首歌詞,叫它做擊壤之歌,因為這是一面敲擊泥土一面唱的。

成語解釋

擊壤:擊打土壤。  比喻太平盛世,人人豐衣足食之意。

引用文獻

晉皇甫謐《帝王世紀》:帝堯之世,天下大和,百姓無事,有八十老人擊壤于道,作擊壤歌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資料來源:成語造句、故事)

4:

𧗝《玉篇》古文軌字。註見車部二畫。

5:

(1) 方形的椽子 [square rafter]  細木為桷。——韓愈《進學解》

(2) 又如:桷杙(木椽、木樁之類的木料)

(3) 指橫平可作桷的樹枝 [twig,wood]  鴻漸於木,或得其桷。——《易·漸》

椽子:古代建築中用以支撐房頂與屋瓦的木條。儒林外史.第四十七回:「裡頭換樑柱,釘椽子,木工還不知要多少。」

6:

山梁_

1.          山間的橋梁。文選.範曄.樂遊應詔詩:「山梁協孔性,華屋非堯心。」

2.          雉。文選.枚乘.七發:「山梁之餐,豢豹之胎。」

3.          山脊。北周.庾信.秦州天水郡麥積崖佛龕銘:「橫鐫石壁,闇鑿山梁。」

7:

_

(1) 上繪交龍並有鈴鐺的旗子 [flag]  ,旗有眾鈴以令眾也。——《說文

有鈴曰旂。——《爾雅》。:“鈴在旂上,旂者畫龍。”

旂旐央央。——《詩·小雅·出車》  士以旂。——《孟子·萬章下》

龍旂陽陽。——《詩·周頌·載見》

(2) “旗”的異體字

汗簡:

1.          一種古代製作竹簡的程式見「殺青」條。

2.          書名。宋朝郭忠恕所撰的字書,三卷。體例、分類完全依照說文解字。所徵引古文七十一家。為後來談古文者所依據。

 

旂常:旗名.古代帝王、諸侯所建的旗,上繪有日、月、星辰、交龍等圖案。王用太常,諸侯用旂。《晉書•王承傳論》「雖崇勳懋績,有闕於旂常;素德清規,足傳於汗簡矣。」(資料來源:三民書局大辭典)

8:

輿服:車輿及冠服,如晉書有輿服志。史記.卷三十.平準書:「室廬輿服僭於上,無限度。」

9:

矜式:尊敬效法。孟子.公孫醜下:「我欲中國而授孟子室養弟子以萬鍾,使諸大夫國人皆有所矜式。」宋史.卷四二七.道學傳一.程頤傳:「望擢以不次,使士類有所矜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