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證釋

☳☲

16-55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壹.、    總釋象例

一.            (7-8-64)宣聖講義

1.      豐。震上離下。與旅卦往來。旅離上艮下。艮震同體而顛倒。離由下而上。是兩卦之用不同。離之易位所致。離在下。亦如歸妹女主于內。而歸妹九二。剛履柔位。豐則六二。得坤之正。此歸妹不及豐者。上卦皆震。六五居外正位。失乾九五之尊。柔主全卦之用。此豐卦內外皆柔。一正一失。得失各半。而中爻九三九四。兩陽連接。非如歸妹之一陰一陽得偶。因此中互澤風大過。本末皆弱。獨隆于中。陽剛无協。內外同敝。則雖中強。亦不可久。而豐下有初九。陽起于初。其志向外。上應(7-8-65)震之九四。恰為陽之初動。初四兩陽之志相同。二五兩陰之情互合。故傳曰。豐多故也。故指故舊。舊相識者。情性相投。行止易近。與旅之反其上下者相反。故旅為寡親。親指親朋。恰與豐對。旅以不得合而寡親。豐以能相投而多故。此兩卦之大別也。然豐初四難協。而三上得諧。

(1.1)三為人之始。上為天之終。人天克和。始終有應。亦中行之道。有所佑也。佑啟于天。動作于人。截三四五上四爻。兩剛兩柔。乃成匹敵。初二兩爻。亦互交孚。即就此言。亦有多故之道。為其陰陽平勻。升降協濟。如相識有素。毫无生疏之感。又故者。兼事故言。凡過往之事曰故事。猶舊事也。非新遇者皆故也。原概一切事物言。多故則多助。多識則多益。助與益。皆為成功之基。立業之本。豐得之。故名豐。謂其大也。盛也。富有也。傳曰。日新之謂盛德。富有之謂大業。盛德大業至矣哉。豐之為大。益孚此義。而易卦之為大者。尚有臨。有大有,大畜,大壯。皆指陽之盛言。陽大陰小。陽得時得勢。斯為大。臨以兩陽起于地下。上无所阻。勢勃鬱而時便宜。故曰大。大有大畜大壯。皆以乾在下。乾純陽。而上有應。其勢至強。其時亦當。故皆稱大。皆陽之德。乘時因勢。有所昭也。

(1.2)豐亦以初為陽。得其始。三四為陽。于中。始立其本。中揚其輝。是篤實而有光輝者也。剛健文明。一時之盛。豐隆拔耀。中天之光。此豐為大。兼盛多也。富有也。所惜者。有始而无終。得中而失外。內(7-8-66)藏大過。用反中孚。此盛極必衰。成後必敗。為其難久也。故比之日當天中。光耀雖極而易昃。明盛雖大而易消。此君子忌盈也。人事之有為者。恆賴于得道多助。而其失敗也。則由于獨大无親。此情也。憂患之時。喜人之來近。則多方誘掖之。安強之際。幸已之獨尊。則好為拒抑之。此多故與寡親。為因與果。无他。一發于畏。一成于驕。前後之行。遂若氷炭。成敗之道。乃如影響。豐之為大。亦難免此弊也。以不自大。乃成其大。以其既大。乃害其大。天道盈虛。人事消長。理數然也。惟君子不隨理數推移。故興亡自致之也。盛衰必有機焉。豐得時而豐。失時而貧。時為之耳。故易以天道示人事。明三四之獨剛。則慎于乾惕之誡。自免于日昃之離矣。以兌為缺。而巽多變。中互之數。恆使全體受其累。此大過必反而後為中孚也。明以動。宜其有豐大之名。而豐字。亦如年之豐收。大有也。大有屬于天。豐責之人。此其別也。故大有可久。而豐難持。以其勢易變。而剛不屑自柔耳。苟明此旨。豈不長豐。奈彼處豐者不自知耳。

宗主附注

1.        豐繼歸妹。而與旅為往來卦。在歸妹卦。以男曲成女志。猶兄之遣嫁弱妹。且以妹字兼暗昧之意。書曰兼弱攻昧。歸妹以兄主全卦之用。柔而无守。內而求達。故六五九二。互失其正。九二在內。是无(7-8-67)守也。六五在外。是求達也。既无守于內則不固。既求達于外則易浮。此弱昧之道也。進取之本在守。雄飛之心先伏。勢力之充。必先固其基。推擴之大。必先厚其本。歸妹兩失之。此所以為弱昧之象。而歸者。猶歸趨也。其行不慊。其至亦羸。其始不端。其終必敗。故上六爻。女則承虛筐而无實。士則刲傷羊而无血。可見其无成无功之果。不足以有為也。然全卦志于歸。雖上爻空虛。而歸心不改。有歸必有集。有集必有偶。偶合之至。其眾必多。此所以繼之以豐。豐大也。富有也。眾多也。有如大有同人之象。震上離下。雷火為豐。亦與天火同人相近。震動而離明。有作有為。恰反于歸妹之用。震在上固與歸妹同。而離與兌異。以明易昧。則可企富強。故豐為大。為豐于勢力。厚于功用。而與火雷噬嗑為同體卦。

(1.1)噬嗑得食有合。豐亦以有偶多功為用。然噬嗑者。食合之始。震動于下。其勢勃焉。離明于上。其光烱焉。而豐則反其上下。勃然之勢。一發即盡。烱乎之光。一照即掩。此豐之象。如日中。日中易昃。離卦曰。日昃之離。何可長也。故豐非噬嗑可比。雖相與成始終。異盛衰。不得相擬也。然豐有其時矣。當午之曰。乘空之明。震以振之。動以遠之。則亦自有其德業。足發抒其積蓄。故彖稱亨。稱勿憂。言其一時之宜。有可憑藉之功。此王假之之謂也。假者即假借。賦以時位。予以權衡。而得所(7-8-68)憑藉。則可達其亨德。成其大用。此豐席歸妹之餘。與大有同人近似。而與噬嗑相終始也。離中女也。而後天代居乾位。震木離火。木火通明。震雷離電。雷電同離。此相得有合。而時利于天中也。陰陽平均。而陽在下。雖二五正位皆柔。而三四人爻皆剛。人與天地爭。天地猶遜之。此人道之盛。為多故舊。得友助之象。兩陽明于中爻。亦如日之方中。中互澤風大過。則成棟橈本末皆柔之情。故為一時之盛。而非久豐之行。離明在內。易受其蔽。震動在外。難繼其功。故豐為乘時之亨。而非如同人大有久遠也。

貳.、    釋彖_ 豐。亨。王假之。勿憂。宜日中。

一.            宣聖講義

1.      此豐卦彖辭也。豐以震離合。木火通明。照臨萬類。雨陽時若。生化无窮。震雷以陽升而作雲。以陰降而為雨。雷雨之德。恩威並施。物類之生。動定咸順。而以離火之照。天日之明。蒸于下。而成雲雨之源。蘊于外。而成生化之本。文章覃被。光輝无限。合以為豐。乃見陽德之大。天道之尊。上天好生。必因于日之光明。雨之潤澤。豐實備之。故名曰豐。昭其大也。震主東方甲乙木。令盛于春。離主南方丙丁火。德敷于夏。春夏之候。萬物同榮。木火之功。天地同盛。此為德者至矣。為用者普矣。生之育之。成之長之。發揚光大。篤實充盈。秀于時為華。長于地為實(7-8-69)。華實並茂。生成莫京。此豐之彖辭首稱為亨。言亨于一切。達于天下。本乾坤四德之二。合乎夏令。契乎人文。昭于物華。著于帝德。夏由春來。長自生始。離在內。則光明中蘊而不露。震在外。則動作普及而无偏。

(1.1)此亨也。順夫時。宜乎地。盛于物。及諸人。天地人物。四者无不充盈。无不發育。无不華實。无不發皇。此所以為豐。而協于亨。如人之有禮。著其威儀。顯其尊貴。昭其容止。齊其志趣。雍容盛大。惟美惟備。趨蹌進退。有節有度。故四德之亨。為嘉會之象。文明中道。光輝內含。振作之以行于天下。鼓舞之以被于四海。此經禮三百。曲禮三千。為人道之至者。而豐象之。故獨以亨稱。蓋物不豐者,禮不備。德不大者,儀不文。時不宜者,行不尊嚴。位不當者,制不合度。故中庸曰待其人而後行。人也者。時也位也。時位者。德也道也。散之萬物為功用。歸于一心為道德。故豐者備也。如年之大有。為豐登。物之富積。為豐盈。皆盛也廣也。以木火之德。春夏之時。乃克致之。天所予也。帝所賦也。在天曰帝。在人曰王。故曰王假之。假猶借也。假借之者。乘時之用。當陽之道。不必久也。久假不歸。將失其天。故天之假。以時也。豐之為豐。王之所以得諸天。而畀(ㄅㄧˋ)之民。亨諸時。而予諸物。其行雖若假。在權則无偽。以時之所合。而心之所承。心承于天志成于物。則豐可勿憂矣。

(1.2)蓋豐物者多憂。豐于財者。憂其聚散。盛于食者。憂其耗費。厚藏著憂盜。懷(7-8-70)珍者憂奪。推之于位。高則憂危。大則憂敗。推之于事。順利憂其逆。常則憂其變。故有豐者皆有憂。而今稱勿憂。以其得王所假也。得王者得天。得天者得時。時者天之寶。王之珍。一切功業之所貴也。故彖辭曰宜日中。明時也。時以日之中。則用亦當日之午。物以日中。為生育之極時。事以日中。為發達之極也。非必限于日之午也。以日午為日光最盛。德用最明。則凡當其最盛最明者。皆日中也。皆亨而勿憂之時。皆王所假借。天所賦予。過此則不然矣。故勿憂二字。與宜日中緊接。以此時此位。不可失也。先此時者不及。後此時者太過。皆失也。失中也。故日中中字最要。日以中天為光明。人以中行為正大。此豐之勿憂。本于中道也。失中則不亨而有憂。此與歸妹之尚昏者恰反。時各有合。合于朝者戾于夕。合于夜者戾于明。此天所限。而豐則宜日中。明其道之必重光明。行之必取正大。不得尚暗昧之為。偏頗之志。以成木火通明之德。孚震離合同之道。不得有違于日中之時耳。

參.、    釋彖辭_ 彖曰。豐大也。明以動。故豐。王假之。尚大也。勿憂宜日中。宜照天下也。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天地盈虛。與時消息。而況于人乎。況于鬼神乎。

一.            宣聖講義

1.      此申釋彖辭之義也。豐之為義大也。易之稱大。皆指陽得時言。故臨為大。是其明例。豐之為大。亦猶是義。而豐與臨異。臨(☷☱)以兩陽起于地下(7-8-71)。日益發揚。其道甚遠。而豐陽雖在初爻。得其本。而隔以二爻之陰。惟三四兩陽于中。為陽正盛之象。而四爻已達外卦。上蔽兩陰。其行頗促。故彖辭以日中明其用。言豐之大。僅就兩陽在三四爻言。如日之方中。故稱大也。若依臨卦之例。則臨為自下始。有其本。而豐則由下以間達于中爻。得其中。臨由初二達乎五上。前途遠大。而豐自三四望于上爻。前行短促。故臨猶朝日之初升。而豐則午日之易昃。是以臨之大。洵大且遠。豐之大。大而不遠。為時甚暫。此其異也。豐以離日之明。合震雷之動。卦自初始。是內明而外動。始明而終動。故曰明而動。離震之合德也。離之象火與日。在下為火。在空為日。則此明字。日之光也。震原為木。而在上為雷。雷發于雲中。雖可為霖雨。以成生化之功。亦可蔽日光。以阻離明之用。此處就當時言。則明于下者。動于上。生于始者。育于後。溫熱之力見于日。潤澤之功本于雷。震離之契。生化必宏。故占亨。以見效也。而必孚于春夏之時。若乖其時。皆失其用。如秋日非不烈也。而非生物之時。冬雷非不威也。而非震動之際。則不得名為豐。以无生物育物之效。且或反為灾害焉。故豐者時為之。雷火之合卦。尚有噬嗑。與豐同體。而易其上下。其德亦殊。蓋噬嗑內動外明。陽雖得始。而阻于中爻。九四六三。反于既濟。故不得稱大。以生育之力不顯也。然震男離女。男以下女。如澤山咸。(噬嗑☲☳)陽起于(7-8-72)下。正應于上。初上兩陽。中含九四。如頤中有物。故以噬嗑名。言得食也。食必有合。合者可食。不合則食為害。此食與合一義而二用也。

(1.1)豐以離居震之下。反其求食之情。非復頤中含物之象。陽盛于中。乃見豐大之用。二五正位皆柔。剛不得主。乃代之以陰。是即假也。王位在五。而假之于坤。以乾飛龍在天之位。而假成坤黃裳元吉之情。此文明內含。光輝足式。有其道也。王何以假借予其權。俾成其用。此志在大其道。剛而用柔。尊而自卑。皆欲成其大。原君子克己之行。故釋曰。尚大也。尚猶願也。嚮往也。心之所之。思之所至。以大為願。而不惜假以予人也。天之主宰。功不自居。而假于日。日代天明。故天不明。此後天離代乾。而六五乃代九五以履帝位。王自願假之。則六五非僭窃者。上之所願。而非臣下所攘。始孚明動之道。而有豐大之稱。故尚大者。王之志。即天之道。天之道。即時之宜。主不自尊。以時畀諸日。乾不自主。以位畀諸離。故上之震。長子主器者也。而至成離中女之德。是以二與五皆柔。初與四皆剛。上下相協。一剛一柔。剛皆自下。此所以謂之假。自上位言。為假。自下位言。為得所憑藉。以乘時履位。有可為者。王假之之力也。如日中天。居天之中。得憑天之覆。有其高明也。而高明之德。一時之情。在天中所憑藉者。不可久假。故日至天中必昃。昃則非豐矣。如三四兩陽失位。即非日中之象矣。

(1.2)以日中之易昃。則(7-8-73)承王假者一時之功。時既難久。必自多憂。是以豐于前者嗇于後。大于始者弱于終。全卦中互大過。本末皆弱而成過。過猶不及。為失時也。然當時則喜。故曰勿憂。但日中以兩陽于天中。宜照臨天下。其時至當。其用至充。此豐之為義。必本中爻之陽。如日之當空。无不照也。日之為行有其度。況合至動之震乎。行行不已。則不可久居于空。動作不息。則易致移改其位。此豐于日中者。循至將偏于西。天道无不變也。當其至盛。即其衰時。達于極豐。即其嗇始。故日中則昃。月盈則食。不可滿也。滿反為虧。不可過也。過反不及。互為因果而相往來。不可避免者也。故天道常虛。人道常謙。德重于柔。物貴于讓。是聖人之道。闇然而日章。惡其明也。豐之日中。明則明矣。而不有明者繼之。如月之至望。盈則盈矣。而有食者繼之。食與蝕同。虧也。非專指月食。而月食亦必在其至圓時。可見天地盈虛。及時消息。不可易也。日中之豐。即已兆其昃之嗇。日午之明。即已知其晡(ㄅㄨ) (1)之暗。此明入地中。為明夷。日夜往來。不可息也。天地尚如此。不能違其盈虛之時。而況人乎。而況鬼神乎。蓋甚言其不可久也。以人小而鬼神虛渺。更不及天地之大且明顯者。何堪常豐而不變哉。

宗主附注

1.        釋彖辭。引申彖辭之義。而其旨在明天道以立人道。仍與各卦同。(7-8-74)以彖辭宜日中三字。為天道。而推之日中則昃。月盈則食。則示天道不常。人事亦隨之多變。一盈一虛。一消一息。互為因果。相與起伏。天地尚不能違。而況人乎。且由人更進一層。曰。況于鬼神乎。以人近而鬼神遠。人顯而鬼神隱。近者尚不可知。遠者更莫測矣。顯者尚不明覩。隱者更難明矣。是以豐之為豐。能有幾時。大之為大。能續幾世。時世之變。有如歲序。冬夏寒暑。輾轉遷移。若以夏語冬。視寒如暑。非病即顛。而能應乎常變。適于功用哉。故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坤,履霜堅氷至。離,日昃之離。皆極言其時不可留。德不可久。雖有智慧。不如乘勢。雖有鎡基。不如待時。孟子之言。深晰此理。故豐之宜日中者。已明示凡非日中皆不宜。而日中果能幾時。況愈至中。愈易偏。愈當盛。愈易衰。日中之時。時也。而時不居。此有日中。即有日昃。暑炎之勢。勢也。而勢不久。此有炎暑。即有秋涼。世人只知其然。而不求其所以然。則何貴乎易。易者明變易為重。故于常變之道。盈虛消息之數。屢屢言之矣。而人不省。安望其有豐功大集垂于久遠乎。豐卦以二陽在中。如日中天。前阻兩陰。其進至促。故釋文以日中則昃為解。亦本象立辭之旨。日月皆有明晦之殊。全偏之異。其為用亦隨之不同。故曰垂象示明。莫大乎日月。明者德之昭。功之著也。豐以雷日相倚。雷由雲生。雲乃蔽日。是(7-8-75)其象已非久而遠者。而在卦用言。雷日不同時並見。故象稱雷電。電亦火也。在雷雨時而見火者。惟電為明。此噬嗑與豐。皆稱電不稱日。不過離固有日之象。苟雨散雲消。日自現于天空。而雲起雷行亦。亦必日之所蒸也。此講義重日。與彖辭宜日中相應。蓋若取雷電。而不及日。則何限于日中哉。朝夕夜間。何不可見其德用。且暗夜電光尤明。雷聲尤震。其威儀光采。較日中有過之。今稱宜日中者。指日之光熱及其功用言。以日力蒸地上之水。必其正照之時。而雷雨之成用。即自日中之化育來。此處不可過泥。泥則徒得其偏。而失其全。以豐為大。而兩陽在中。是日中之象。而非電火之一閃即逝者可喻也。

肆.、    釋象辭_ 象曰。雷電皆至。豐。君子以折獄致刑。

一.            宣聖講義

1.      此豐卦全體象辭。申釋彖辭之義。明人道也。彖以豐之大用在時。時豐則豐。時嗇則嗇。天地尚與時消息。則渺小如人者。虛飄如鬼神者。能不隨時以行哉。人在天地間。自順天地之數而遷移。鬼神在靈界。上屬于天。下屬于地。中屬諸人。皆有靈而无形。有名而无跡。則其感應天地之變。隨和時勢之移。更較人與物為捷為敏。此天地之靈。自鬼神見之。天地之變。亦自鬼神徵之。雖虛而難察。飄而莫定。其氣之(7-8-76)與數相應。其德之與理相通。實為兩間之至者。豐以時為消息。則鬼神先時而知。人雖不及鬼神之靈。而形顯跡著。所感召者。易見易聞。所影響者。无方无位。則如四時之序。九洲之士。莫不身歷而親履之。耳聽而目存之。其常其變。何暫何久。皆不得違于天時。戾于氣數。則豐之有嗇。大之有弱。何非時為之哉。何可更易其數哉。故宜日中者。豐之時。而日中則昃。亦豐之時。明其時。自明其用矣。皆由卦德言。豐兩陽于中爻。如日中天。是合震離而一之也。若分其上下。而求其所合之情言。則上為震。雷也。下為離。非火非日。而為電也。因雷電可同時顯其用。而雷與日則不可也。雷電可相資大其威。而雷與日則不得也。

(1.1)以雷行于雲。雲反足蔽日之明。日昭其炎威。而雷不能發聲于青天之際。此兩者之象。必取雷與電。而不及日與噬嗑同。噬嗑亦以雷電同稱。彖辭則曰動而明。因震在下。離在上。已如天雨雷鳴于空。電閃于遠。聲行緩。則近者能聞。光行速。則遠者亦見。電之與雷。雖為二名。實出一氣。聲謂之雷。光謂之電。有其一。必有其二。見光而未聞雷者。其地遠耳。故雷電之合。乃陽氣之行于陰中。初非如水與火之異也。而震木也。離火也。木火同德。如燒薪燎草。皆相需成用。无木即无火。是與雷電一氣相生者。有類似。視其所在以辨之。或曰木火。或曰雷電。推之或雷與火。木與日。亦原可通。惟在噬嗑與豐。則以稱(7-8-77)雷電。較孚于象耳。雷電皆至者。以聲光並顯。耳目咸知。是指近者言。若噬嗑无皆至二字。是不必限于近者。以震近而離遠耳。豐則離內震外。光近而聲遠。今既聞其聲。自早見其光。卦兩陽在陰中。而當中爻。聲光發于天之中。如日中天。則耳能聞。目能見。非遠地也。雷電皆至。可見天威咫尺。天顯威于雷電。人致威于刑罰。故人道師豐。而以折獄致刑。亦昭其威。使民有畏也。書曰天明畏。自我民明威。畏威懷德。為政之功用。賞與罰之謂也。而罰必重于賞。為勸善懲惡。以刑惟嚴。刑之不乖。治乃自固。人民所以生存安樂者。賴明刑以遏其慾心。此中古之治。不廢刑律。且必尊嚴。刑雖必重。而行之以慎。不故出故入。則刑得其效。此帝堯之聖。不能廢皋陶之官。而明慎之言。載刊于唐虞之史也。

(1.2)在噬嗑卦。亦曰利用獄。君子以明罰勅法。與豐之義大同。皆本天之明威。而成民之明威也。蓋噬嗑為得食之象。有食必有爭。有爭必有訟。此獄之利用。罰法之必明也。豐則以豐大之象。如豐年當有之時。物豐易啟爭。厚藏易致盜。財多易相奪。大利易為惡。此因時制宜。亦必先折獄致刑。如天之雷電昭其威也。折獄者聽訟之事。與訟卦有關。致刑者罰罪之事。與噬嗑相應。而皆本于大學格致之道。為欲民物之安。必先得其情。欲財用之豐。必先正其序。欲功業之大。必先有其賞罰。古今不易者也。豐以豐有而大成為志。則折獄(7-8-78)致刑。勢在必先。而噬嗑雖明罰勅法。尚未實用。豐則旨在執行。以噬嗑近于細行。而豐則關于大事。噬嗑擬于初發。而豐則近于將成。故噬嗑明之勅之。不過示其有法。而豐則折之致之。是已見諸實施。此一始一終。一細一大。有不同也。由豐之盛。若夏之時。而夏後有秋。秋收為豐年之時。故刑人者必于秋。順天時肅殺之令也。以天之威繼其恩。則人之刑繼其養。其道一也。雷電為威。雨澤為恩。恩威同著。天之道也。豐于物以足其養。明于刑以昭其罰。養罰並尊。人之道也。讀者勿泥其辭可也。

宗主附注

˙      豐為物之豐盈。而與大有略異。大有者。已有之象。言人皆富有也。豐者。豐盛之象。言物自豐盈也。物之豐盈。不必人皆富有。為其難均一也。均无貧。惟大有以火天相合。能均之。不均則爭。此豐以雷火相配。而有猜忌也。故豐近于噬嗑。人急求食為噬嗑。既求之急。可見其原空乏。而非飽飫(ㄩˋ)。此民貧之象。豐者天所予。而人不能平之。故多爭而獄興。有如訟。此君子以豐而折獄致刑。明為平其不平。均其不均。以遏止爭訟。故與噬嗑利用獄者大同。皆人道之失也。而與大小畜有類似。卻近于大有者也。大小畜亦以物之畜積為義。有如富者多積財物。亦不必人人皆然。既不能盡致之平均。(7-8-79)則物有聚或散。多者自多。寡者自寡。此畜積為富有也。富于其一。貧于其他。則不得不妬忌。如夫妻反目。同室尚不免有詬誶(ㄙㄨㄟˋ)之聲。富以其鄰。比居尚不免有羨妬之志。此由大畜辭言之。見其關于財物。不宜偏屬于一人。亦以其不平不均。有悖天道。而與大有既異。與泰尤乖。泰為太平。物无所畜。而人亦无貧。故曰不富以其鄰。言鄰皆不富。我何獨富。而不富。非貧也。惟不富耳。不富于一家。即分配于大眾。此不富亦不貧也。均之至也。平之至也。以地天交泰。陰陽平均。互相銜接。止于太和。為道之至。而孚于天者。小畜則不及之。

伍.、 釋爻辭

一.            初九。遇其配主。雖旬无咎。往有尚。

1.      宣聖講義_此豐卦初九爻辭也。初九在下。而與九四應。重剛不協。以下卦離。上卦震。皆陽在下。陽志于外。剛主于升。分上下言。初九之進為六二。九四之進為六五。皆剛與柔接。一陰一陽。求其近配而有合。此初四爻皆有遇也。遇。合之謂也。初九所遇者為六二。在內之中。秉坤之正。是能匹配而居正位。是為主也。故稱遇其配主。與九四之遇其夷主者不同。配者匹配。夷者平等。義雖近似。而一為正位得時。有支配之權。一為失正違用。如芟夷(2)之象。夷與中正反。即失乾九五之位。反就于(7-8-80)坤黃裳之占。裳者下衣。黃者正色。正色而屈于下衣。是恥辱也。以非坤之象。而窃坤之用。所謂夷狄之道。非綱紀之正。故稱夷主。君如四夷之君耳。而六二則孚于坤正。有其安貞之德。達其覆載之功。此初九得其主矣。故稱配主。俗以名實相副為配。如稱人曰配有此。譏人曰不配有之。配即孚也。合于所稱。得其實用。而有主持之權。派遣之命。猶昔刑人發配。必自上命之。且配者。亦必有其同等。如人之偶曰配。言相匹配。而得協和。尊其位。重其命。有為之匹者。以豐象重刑獄。則配字實含有配遣之義。亦如罪人妻女。交官擇配。是其一例。

(1.1)初九原勿用之地。而得其主為配。以與之合。言雖在下。仍有求于派遣之情。雖勿用仍有希于配達之效。凡以上命為分派者皆配也。初九聽命于六二。不得自專。以剛從柔。而外无應援。以下求上。而中難堅拔。此不得不俯就配主之命也。豐原盛大之象。而初猶幼穉之時。離火始燃。光華初見。所占不大。所持不久。故曰雖旬无咎。言僅保旬日而已。旬十日。豐如日中易昃。過其時則有咎。雖字已明旬外有灾。如日不得永在中天而不昃也。往為前進。有尚者。有所希冀。求其高尚也。初九志在外。企于升。故辭如此。有尚有字。言可有而已。且文意承上句來。亦可謂前進尚有咎。蓋以初九之遇。非果真主。雖有內卦正位。而非得時之君。此惟能保其旬日无咎。而旬外有灾。初固求進。終仍(7-8-81)有咎。是深戒其勿貪往也。以得時則有功。失勢則有咎。咎與功在初固未定。應視其以後變化。如慎于所往。而凜然于配主之威嚴。則或有所慕。如輕于其進。而傲然于平等之思念。則將有其灾。此初九之辭。不即斷其為吉為凶也。

二.            象曰。雖旬无咎。過旬灾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爻辭僅云旬无咎。則可推知所保者旬日。若過旬日。則有灾咎。亦初九剛无所應。下而求升。所持難恆。其害在後。戒占者知配主之遇。非得時也。如睽遇主于巷。亦非正道。不正之遇。其合不久。終必乖離。離本包附麗與分離二義。初九之離。即初附而終分。始免咎而後有灾。以豐志大。不甘屈辱。急圖升進。而厄于勢位。戾于時宜。外无其援。中失其守。故不克久。而所保止旬日而已。

三.            六二。豐其蔀。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有孚發若。吉。

1.      宣聖講義_此豐六二爻辭也。六二離之中爻。亦其重要之爻。而為內卦正位。坤之德用所寄也。離為兩陽一陰。陰在中。而主二陽。如人之目。精睛之象。陽中之陰。為神水所存。照明一切。為視物之主。乃秉坤元之德。安貞之道。純陰之精。實為生化之宰。而象取日。言離得坤之精。含章可貞(7-8-82)。光明煥發。以成後天生化之源。此離中爻。即坤大用所見之位。豐以離主全卦。則其大用亦昭于六二。雖全卦正位在五爻。而二五正應。以共成文明之德。今上為震而非離。原有異。卻以六五故。亦與離同。是猶明兩作離。為明視之本。生育之根。故爻辭稱豐其蔀。蔀草也。如茅如葦。俗多取以覆屋。故稱貧戶曰蔀屋。即茅舍之意。上古无磚瓦。屋室皆編蔀以為覆。編荊以為晼C後世易以磚瓦。而貧者仍其舊。是以稱蔀屋為貧者之居。非古也。蔀茅易長。乘時發育。便于包覆之用。得之既易。用之又便。能蔽風雨。遮日光。是猶茅(ㄍㄠˇ) (3)之利。

(1.1)泰否稱白茅。此稱蔀。其意甚近。皆取易生易茂之物。多功而少害。捷取而適用。為凡民之利。亦足昭天道好生之心。明日光發育之德。功及于天下而无勞。利澤于民生而无費。且繁滋蔓延。有日之照臨。雷雨之潤澤。无不生。无不茂者。物之生易而茂盛者。正孚于豐盈之義。五穀盛收曰豐年。原亦草也。而蔀又較五縠易得易用。不勞而穫。不費而成。敝則易之。闕則補之。編葺不難。敗舊不惜。是以取以為喻。可見天之生物不擇。日之育物不私。愈賤者用愈宏。愈多者功愈溥。故蔀茅之屬。皆人生不可少者。其豐也。即其功。其盛也。即其利。蔀茅之功利。即天日之德用。天日之裁培。即人民之福利。此離秉坤厚載之德。而施及諸人物者也。日中見斗者。日不明也。如雲霧蔽障。天日晦明。則斗見。(7-8-83)又如日之食。亦見斗。斗為星之大而易知者。本不宜于日中見。今乃以日失其光明而斗見。此反常也。以六二陰盛。固由雲雨之澤。以豐其蔀。而以光明之晦。乃見其斗。斗固星名。又可象量器之斗。亦可推為器物之斗。凡有柄有勺者。皆斗之類。如水斗酒斗。日中之斗。固指星。而推其意。則可包人之失明。在光天化日之下。而用其量出為入之斗。利人之不知。而為欺偽之行。乘時之多晦。而有利己之志。

(1.2)蓋斗之大用。將以平人之私。正人之偽。人而无私偽。則可不用。世之奸巧者。更以斗取利。吝其出而減其量。貪其入而加其容。此斗亦為害人之具。于日中見之。豈非陰昧之行乎。又有乘物力之艱。而規規于升斗之爭。因糧米之貴。而悻悻于斗杓之利。是與閉(4)與同。謀財者類。皆斗之咎也。六二之見斗。實宜預防之。以陽中有陰。而志于進。故求往而得疑疾。疑由陰陽爭。如坤之陰疑于陽必戰也。因疑而成病。亦心疾也。六二之象。如人之心。天之為日。人之為心。心有暗昧。則疑生焉。日有晦明。則斗見焉。故疑與斗有相應。發于恐惧。根于憂虞。皆不光明坦白之象。故斗亦可推作戰慄抖摟講。言心疑。則身顫動而莫定也。然以六二得中。與剛有孚。而能發育之。光大之。是以占吉。發若者。其志頗大。其情甚熱。如火之發。如物之育。亦與豐其蔀應。蔀之發育。以陰陽之孚。事功之發達。亦剛柔之濟。此其志能相信。而心有所尚(7-8-84)。與初之有尚相同。則六二之柔。得兩剛以孚而共發之。如日光之照。雨澤之潤。相濟成用。則蔀以發若。不孚不濟。則反害之。何語于豐。此吉占由有孚得。而疑疾亦由有孚除。與大畜遇雨之吉正同。

宗主附注

1.        豐卦以離日為主。以進在下。凡卦之下。皆可主全體。言如草木之根。堂室之礎。必自此始也。下卦以初爻為始。初又根之根。礎之礎。雖勿用。亦關重大。剛初者陽得本。柔初者陽失協。皆以陽言。不及陰者。陽升陰降。陰自上下為順也。然卦皆自下上。故有陽順行陰逆行之稱。言初為陽者。其升自順。初為陰者。其進為逆。逆者反也。反其常道也。以陰自上而下為常道。今反自下上。是變降為升。豈非逆乎。如水逆流。必由于外力之驅使。如風之激。如人之堵。為逆水之性以成其用而已。故陽者上行為順。下行為逆。陰者下行為順。上行為逆。陽象火。其性炎上。陰象水。其性潤下。此合五行之數。亦有順逆之分。卦不必皆順或皆逆。則視爻為斷。而爻以初為本。亦猶卦以下為主。如歸妹下為兌。故少女主全卦。豐則下為離。故日與火或電主全卦。其上之震。不得不隨之。此歸妹以兄從妹。而豐以雷從電也。

(1.1)從者為後。故下為主。猶君臣主僕之類。豐以離主。故爻多指日言。以日為離之象。而分別言之。當取日。若合言之。則(7-8-85)如象辭稱雷電。電能同雷行。日不得與雷合也。今講各爻。乃分上下各盡其用。則以日為象。不取電。亦不稱火。非與象辭異。乃易例之大凡。有分合兩講。即因有主從兩用。豐以日主大用。而雷不過從之。如日後有雷雨而已。雷雨之來。原由日之蒸化。此亦如臣之聽命于君。僕之順事其主。不得先之也。豐既先日。則凡有象。皆由日中見之。此爻辭有見斗見沫之謂。明其行為害。感日當之。亦猶初爻之過旬灾也。旬者。日之積。以天上之日。成人間之日。日行一週而一日始終。則日中。即一日之中。日之積。即日之豐盈。亦猶日在天中。其光熱倍于平時。旬日之功用。亦什倍于一日。然不可過。過旬則不復如旬中之豐盈。正如日昃。則不能如日中之光熱也。

四.            象曰。有孚發若。信以發志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六二爻辭。前後之意有殊。前稱日中見斗。往得疑疾。是不利也。後云有孚發若。又占吉。人或不明。故申言之。六二以一陰在兩陽中。原无大用之時。而以居內中爻。得坤正位。則孚于安貞之德。是以初不利而終占吉。且吉字貫全爻言。而實則由有孚來。故釋文但揭有孚發若一語釋之。蓋六二離之要位。陰以少而貴。居中以御外。秉柔以濟剛。此其德在孚。孚者如鳥之孵雛。必雌雄同功(7-8-86)。而雌則任其孵化之勞。離之六二。亦以孚于兩陽。而獨任其生成之德。故曰有孚發若。言有孚以信于志。而發育以盡其德。此柔之本志。即坤順承代終之志也。六二之日中見斗。與九四微異。以九四剛爻。六二為柔。本陰暗之象。蔽晦之時。日之不明。宜也。九四剛爻。而亦不明。是日之失德。非雲雷之咎。故釋稱其幽暗不明。六二以日之蔽明。如黑霧之障。九四以日之失明。如日之食。此所異也。而其害亦有別。故六二雖得疑疾。而仍有孚。雖往不利。而終占吉。則本離之德。離自能明。雖一時之疑。不傷其後來之視。正如火澤睽之遇雨則吉。群疑亡也。睽由驚視而一時不明。正如日之因雲蔽。苟雲已作雨。頃即復于清明。豈非其障已去之象。亦如驚疑者。既分明真相。自无可疑也。

(1.1)豐之六二有孚發若。亦以得雷雨之後。日當復出。斗亦不見。若人目瞀既去。疑疾自解。更何憂慮。故疑疾生于心。而發于目。人之目即天之日。日中見斗。猶目中生翳。皆障也。而以其孚。啟發其心。遂除去其疑。此所以終吉。釋文所稱。與大有六五正同。大有六五亦離中爻。與睽之上為離卦正同。大有釋文曰。厥孚交如。信以發志也。亦言六五能與陽孚而相信。以啟發其心志。不復憂疑。大有交如。與此發若。亦有通義。交者交和。發者啟發。皆溝通也。不通則不交。不交則不和。不和則不發。交與發原相應。而如字與若字意義亦同。與乾夕惕若(7-8-87)近似。而在離六五。尤多用若字。皆示其疑似未定之義。與大有六五交如威如。兩用如字一例。後天離居乾位。日代天明。其德至昭。其行至速。昭則易晦。速則易變。故不能定其象。則以如若字稱之。言當其時則然。過其時則否。如日中易昃。昃與日中已大不同。故變化甚迅且甚多也。凡占得離者皆然。

五.            九三。豐其沛。日中見沫。折其右肱。无咎。

1.      宣聖講義_此豐九三爻辭也。九三離之終。中爻之始。剛爻剛位。為陽之盛。豐之宜日中者。即以九三九四陽于中也。陽之旺。如日之中。而其德用。如物之茂。物之生育。必以春時。得日之溫和。雨之沛澤。以發育之。榮養之。而後茂盛繁滋。此即天之生物。必假日與雨澤。以致其用。成其德。故九三稱豐其沛。言雨澤之沛豐多。而生物亦隨之豐滿。與六二之豐其蔀者德較廣。用愈大。不獨草也。凡有生者。皆沾其澤。此所以稱沛。不限于一草一木。亦不限于何類也。九三人爻。人道之始。人生所需。亦有賴于澤之下沛。人民之生育。尤有望于恩澤之普沛。經而豐。可見其生之盛。亦即在上者恩澤之周。而沛字又兼有肺字之義。人身之要藏。肺為最上。肺主氣。而沛其津液。化其水。達其脛脉。通其水道。此亦如天之雲雨。有恩澤沛施之功。日中見沫。沫者涎沫也。水(7-8-88)成聚而為沫。亦猶澤也。雲之為雨。澤之大者。露之成珠。澤之小者。雨露者。皆澤之下施。生生之源。不可少者。而日中見沫。為日蒸化之功。

(1.1)若由日言。反害其明。而由生言。則宏其德。故見沫非咎。不過日中非其時。易有咎。凡日之象。皆可視為人之目。故目中見沫。亦猶日中見淚。目字從日加一。正以象日。人之目中。无故不得有所見。見沫者。亦足蔽其明。是沫字。亦可作昧字講。有所昧也。明之有蔽。則視之有虧。則動作不利。而動作先需其右肱。以不明而折其右肱。乃失其臂助。人之手足。為一切動作所資。而右尤要。右肱之折。所損大矣。既昧其目。又折其肱。可見九三之灾。不克守乾惕之訓。而于重剛失中之咎。如人剛愎自用。偏激求逞。其害不旋踵。與初之過旬灾。又有甚焉。而爻辭无咎者。乃自作之孽。无可咎也。若果天之所為。則亦可免于咎。以天方豐沛其澤。當不忍下民之苦。則雖見沫。終復其明。折肱終成其用。此豐之本志。將以達其盛大之功也。然天道不常。人情不悔。九三雖无咎。至所應上六。則占无人之凶。是不獨不明。將无所見。不獨折肱。將亡其身。其害可勝言哉。九三與上六。一剛一柔。原得其濟。而九三過于自用。乃逢其灾。此乾九三以朝乾夕惕。惇惇(ㄉㄨㄣ)致其訓誡也。惜世人占九三者。多忽之。

六.            象曰。豐其沛。不可大事也。折其右肱。終不可用也。

1.      (7-8-89)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九三中爻之始。人爻之一。重在人道。易以人順天為訓。則凡天道之乖。即人事之戾。天時之不利。即人事之失宜。九三豐而為沛。雖有澤沛之象。而被其澤者。非如五穀之能生人。非如要材之能利民。既未及所沛者之為重要生物。則可見其所成者。亦非屬于大事。大事者。傳所謂國之大事。在祀與戎。一則祭祀之誠。一則民土之衛。一為國之生存。一為邦之保障。不可忽者。故稱大事。今九三所豐。不關于祭時。不屬于軍事。則猶初四爻之蔀。其為用亦渺小矣。雖沛有雨澤沛施象。恩德普及。而亦尋常之行耳。難語于祀戎之備也。此與遯九三同義。而與賁旅亦相似。皆瑣細之功。平庸之用。不足為豐之大者。豐而不及于大。必時之有未宜。

(1.1)豐者天也。事者人也。天不豐于重物。人亦難用于大事。時也位也。以九三重剛失中。而與九四不協。失中為過。不協為孤。過則易干其灾。孤則寡得其助。此不可大事。乃明戒人之自慎。而若忽焉。貪于前。罔卹其後。志于得。罔顧其危。不審于時行。而貿然圖進。不辨于所備。而悻然求逞。則其必有折傷。已可知矣。故爻辭繼曰折其右肱。右肱者。人身要體。為動作之需。執時之本。不可折也。而竟折之。將何為哉。失其利便之器官。猶喪其匡助之同類。如人一身。而失右手。生活必有所限。況他求乎。(7-8-90)故曰臂助。言其相依甚切。如左右手之相助也。失其右手。所餘之左手。亦无力可為。雖未折。亦无用。故曰終不可用。以九三妄行。昧于時位。違于天人。乃獲此灾。則无咎。乃言无所咎也。豐志于大。故易于貪妄之害。況九三過剛而无所濟。獨行而不知悔。折在右肱。猶小焉者。蓋利則難大。禍則難小。理數然也。右肱之折。將且亡其生。不用之餘。將或損其命。此九三惟有自反于乾惕。以求其免咎。苟不早悛(ㄑㄩㄢ) (5)。離震之間。不得進已。火木之功固大。其害亦豐。以九三兌與巽之中爻。順于柔則悅。本于剛則傷。兩陽困兩陰間。此其為日中見蔽晦之象。无論為斗為沫。失明一也。失明而圖大功。有蔽而希大用。其禍可勝言哉。

宗主附注

1.        九三爻辭豐其沛。沛字。一說水草為沛。又凡如水之流沛者。皆曰沛。而柔草風糜。亦若流澤之沛。故沛與芾(ㄈㄟˋ) (6)亦相通。如詩蔽芾甘棠。言其葉之披覆。猶雨之沛然下垂。推之旌旆(ㄐㄧㄥ  ㄆㄟˋ) (7)之旆。何莫非垂沛之意。皆取其自上而下。流沛如水。則恩澤之沛。正沛字義中所應有。九三之豐其沛。實以雨澤下施為主義。而賅一切垂覆言。所沛者豐。所覆者眾。此九三剛德。秉離日之化。承雷雨之施。乃有之耳。日中見沫。沫字于與沬(ㄇㄟˋ)字通。沬為微明。又斗星中之光晦不明者。亦(7-8-91)名沬。而水流成聚曰沬。浮漚流沫。亦從沛字來。水沛而後見漚。露凝而後成沬。皆自上施下之澤。以九三九四六五互兌。卦兌為澤。又主口舌口涎亦沫也。而九三從六二日中見斗來。實指暗昧者多。昧沫一義。如昧爽。即微明也。

(1.1)日中不得見之。見則可知日之蔽晦。雲霧之垂。如草木之覆其葉。推之人道。則為目之生翳。有所障也。目不能視。則手足无所審。而有折傷之虞。此折其右肱。固由剛過易折。實亦蔽晦致傷。動作必主于心。目之視。手之持。皆心之命。九三聽命于五。五為柔。故心為之病。亦如六三得疑疾也。六二在中。故病生于心。九三在外。故灾見于目與手。為病異。而所以病則同。六二得中。故占吉。以其有孚。九三失中。故有咎。以其未慎。此 夫子戒以必遵乾惕之訓。方免于晦折之灾。以日中而有眚。則有同于明夷。以右肱至利便而有折傷。則有類于睽。以皆離之失也。失者過也。因豐中互大過。故各爻不免于害。陽過曰大。過陽盛而後過。于人為剛愎賈禍。于物為多聚招灾。故卦名豐。言物眾而用不當。人強而行過中。則雖獨豐。何以免咎。此爻辭輙責其未能乾惕也。

七.            九四。豐其蔀。日中見斗。遇其夷主。吉。

1.      宣聖講義_(7-8-92)此豐九四爻辭也。九四上卦之始。為震之初。即其主爻。而與九三同為中爻。重剛不協。以九三言。合乎既濟與泰。而九四則同于未濟與否。此九四之剛不當也。二與四同功異位。二多譽。四多惧。故二爻之辭與四大同。而所占有異。即二得正。四失中也。然九四以與六五近。如初九之于六二。有相得之情。雖上下不得其應。而有其比鄰可親。此初與四。皆有遇主之辭。且占吉也。豐其蔀。日中見斗。義見六二爻講解。以九四雖剛而失中。與六二之得正而為柔者。其蔽正同。故所豐者蔀草而已。較九三之沛。為不及矣。蔀生而賤。雖豐不足大用。日中本不當有所見。今以蔽晦而見斗。是失其光明。天下同為暗昧。六二如雲霧之障。九四如日之食。其不明一也。而九四為過剛。非如六二本為柔爻。陰柔暗昧。時地所為。九四剛爻。而陽光被奪。蔽晦已甚。則天下同有幽昧之傷。日中見之。所謂晝晦也。日中而見所不當見。其為灾眚可知。然爻辭不言凶。且有遇主之吉者。以天灾不常。猶可避也。

(1.1)日月之食。日月之灾。天下雖同晦。而非无可趨避者。如夜之暗。有燈燭以繼其明。則晦亦何所害。所兆在大事。而非關乎人民日用。故不言凶。且以九四進于六五。得其下交。故反占遇主之吉。可見剛之貴得柔也。遇其夷主。與初爻遇其配主。皆指有所合。初合于六二。四合于六五。二五皆正位。故以主稱。而六二在內。與初同隸。易于匹配(7-8-93)。故曰配主。六五在外。而反剛為柔。失其正位之德。不似六二之協乎坤貞。故曰夷主。夷者平等。芟夷也。傷也。有所削減也。如古稱外邦曰夷。東夷西戎。南蠻北狄。合稱四夷。如華夷。即中外也。夷雖不必屬于外國。而非堂皇正大之稱。猶中國邊遠。亦以夷稱。謂其不得與中原齊也。九四柔履正位。象夷狄之君。或者女后。臣下攝政之主。故曰夷。言猶與人民平等。而較帝王減降也。以九四剛而遇柔。下而得上。如強臣見寵于弱君。疆鎮有得于鄰主。則其志不堅。其心易外。此占吉由于動變來。動變則重剛反柔。失中反正。多惧反安。不用反昭。此所以反占吉也。

八.            象曰。豐其蔀。位不當也。日中見斗。幽不明也。遇其夷主。吉。行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前四句為合六二爻辭釋之。而不在六二。卻在九四者。亦以六二得正位。孚于安貞之德。雖有豐蔀見斗之象。究未戾于豐之大用。九四則以剛之失中。外而難退。其所遭之蔽晦。不得即復其光明。故特釋之。言豐其蔀。不及他良材者。由九四位之不當。與六二之情不同。六二有其位。而所豐止于蔀者。一則柔之為德不大。一則在下尚屬德之初試。則雖先豐其蔀。將來或推至其他。而同豐焉。此六二豐蔀之後。即有九三豐沛之辭。可見天之所豐。正不止(7-8-94)于蔀。且必由豐而沛施无窮。故六二釋文无貶辭。而九四則竟以位之不當。明其用之有限。不復期其更大其用。廣其德也。九四在外。外以內為志。與內以外為志者恰反。剛而求其降。正與柔而望其升。皆逆也。逆則无功。而六二之能進于九三。以大其所豐者。實本卦之例。由下而上。本乎自然也。今九四重在下應于初。而兩剛不協。此雖逆行。亦將无成。故釋以不當位也。日中見斗。六二以柔在下。猶易復其光明。九四以剛在下。則難即返其本象。此釋文稱其幽不明。言其為蔽晦所困。而不復其光輝。則宜是日中之變耳。以九四乃震主爻。震雷之動。必雲雨之時。震動而雷電行速。變化至易。此不明由于天之變。即目之眚。日失其明。物遭其灾。則幽不明者。包一切言。皆幽暗不得光明也。

(1.1)六二離之中爻。原有光明之德。雖見斗。一時之障而已。而九四震雷之用。雖有電火之光。而非天日之明。此明亦幽也。幽者如長夜。如暗室。如地下之灾。如冥間之情。暗昧不覩光明也。推之凡蔽晦抑塞。鬱鬱久居幽昧。不得光明。行同長夜。无所視覩者。皆九四之象。以豐而即于幽昧。以大而失其光明。則所用反非所志。所成反為其害。雖豐何足貴哉。故豐止于蔀。其德已細。而日中竟幽昧。其道已違。九四之占。實豐之失。占者得之。宜自慎耳。然以震為動。德重行。果順之。亦有遇而占吉。是貴在能應變也。故釋遇其夷主吉。為行之宜。(7-8-95)行而後得有合。行而後占吉。此震之用。有與離麗相違。而與分離有契。九三九四。重陽相接。志在上行。不卹其過。故雖不明。而无大用。卻有遇合之吉也。不過九四剛過。正與九三互成大過中爻。剛過易折。亦如九三折其右肱。三折其手。四失其明。其損相類。失明者无目也。九三見沫。為目之病。九四不明。為目之盲。是三猶可視。四已失所覩。雖欲不行。不可得也。以行而出于暗昧。達于光明。則仍有其視力。而可遇其外主也。豐之為豐。本離之明。合震之動。方成其用。今不得其明。惟順以動。動而後復于明。此釋文以行字。明爻辭遇主占吉之由來。不速行。則終自困而已。何望其吉哉。九四與六二。剛柔異道。六二宜守。九四宜行。此坤與乾之別也。乾九四亦以躍淵无咎。貴在順時以動。動而上者時之宜。動而下者位之適。震前為柔。而六五得正。故宜于行進。進則可與六五合。行則可離九三灾。此爻辭釋以遇其夷主吉。使占得者速行耳。則如斗杓之所指。為方之利。指示人之途徑。果有行者。可取則焉。蔀草雖豐。不足留戀。日中雖暗。猶可趨避。以所蔽者近。所育者細。近細勿貪。則遠大猶可期。豐之大用。原在遠大。如務近細。得毋悖豐之義。此初與四占遇合。皆由行進得之。

九.            六五。來章。有慶譽。吉。

˙      宣聖講義_(7-8-96)此豐六五爻辭也。六五全卦正位。而為柔。坤之六五。而當離外中爻。今本震之中。合坤離之德。其下應六二。亦坤之正。離之中。柔以為用。內以達外。故爻辭稱來章。與坤之含章相應。卦下為往。上為來。以成往復循環之數。自下往者自上返。如去與歸。所謂无往不復也。六五之來。與六二成一卦之往復。而在外為章。即昭者也。德用召垂。而照臨于下。猶天之明明在上。而昭回于空。照耀于物。地承天德。則所章者。生化之功。坤以由下而上。故曰含章。明其順承之道。從王之功。震則已得乾之一體。雖六五不戾于坤。而其行當秉于乾。故曰來章。明必自上而下。自外而內也。來而章其德。則凡在下在內者。皆被其澤。此以豐之大用。在合離日與震雷之功。震之為用。有賴于日。故六五來章。實本離日之光。成其雷雨之澤。而電火亦光也。柔之為明。大則如月。迅則如電。星月電火。皆自日有其光。星月為返照之明。電火為蒸化之用。以陽阻于陰。而後發其光明。如星月受日之陽而返其照。電火因遏于雲中之陽。而洩為光。其為光不同。為明則一。此電光返射于天下。亦來章也。故來章者。返照也。上而照下。外而照內。无所不見。无所不覩。此大明也。而成于柔。孚于坤之元吉。故曰有慶譽吉。言來章之德。有可慶也。有其譽也。慶發于心。譽出諸口。此與各爻之指心與目或手者。其取喻皆自人身切近。為其如人之心。主持大用。心(7-8-97)陽在中。如日中天。日之中天。光无不照。心之中身。照无不達。今六五正位。當心之處。與六二應。而互兌之上爻。為口舌之象。是以有慶。且有譽也。震本離以成雷雨。又互兌以為澤沛。恩威兼至。仁義同施。則其占吉可知矣。雖柔主正位。失其尊嚴。而德著生成。足明其大用矣。

十.            象曰。六五之吉。有慶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六五居正位。動而合于明。故有來章之稱。陽升陰降。果易九五。雖孚于乾之正。而戾于卦之復。上與外卦。皆宜自復。以與下或內合德。豐之六五。正以其柔降而合于下之離明。故稱來章。來對下卦言。章對離明言。謂其如月能反日之光。以為天地之明也。故釋文不曰來章之吉。而與六五者。明其主柔道。始有之耳。柔能御剛。六五下與離中相應。柔以相從。雖戾于卦之正應。卻孚于坤之全德。坤安貞而厚載。有廣生之功。代終之德。此豐之大用。實秉坤地之道。萬物莫與違。則其豐可知。正如五縠豐收。雖賴天時與人力。而實繫于土宜。土如不宜。雖雨陽時若。耕菑不愆。亦无所獲。今豐二五皆柔。已有其土宜。而中介兩陽。又時天日之功。此全卦以豐名。而六五有吉慶也。釋不及譽者。以既有慶。自得其譽。如有功勞。自邀嘉許。六五君主之位。以柔而稱夷主。亦有其賞罰之權。陟降之法。此慶(7-8-98)譽所自出也。全卦皆以日中有見。為用之不足。獨六五有慶譽。則以柔道勝也。三四兩陽。過剛原如大過。不能大用。而以二五兩陰得正。足以劑之于平。此豐之得名。而有慶譽之由來也。

十一.    上六。豐其屋。蔀其家。闚(ㄎㄨㄟ)其戶。闃(ㄑㄩˋ)其无人。三歲不覿(ㄉㄧˊ) (8)凶。

˙      宣聖講義_此豐上六爻辭也。上六為卦之終。用之極。道之窮。窮則變。故豐者至此。變為歉矣。有吉者至此。變為凶矣。在六二九四。皆稱豐其蔀。而上爻曰豐其屋。蔀其家。為蔀同。而為用不同。其地異也。以蔀之豐。而終覆其家屋。是非如前之豐于所生地矣。既由豐蔀而至豐于其屋。蔀非豐。而轉豐其家。由屋言為豐。由蔀言則已殺傷。是上六之蔀。類于枯草。不得稱豐。因蔀之穫。而蓋屋多。因屋之覆。而成家多。此豐之用已成。其德已盡。其生已終。雖有豐屋之功。而不能若棟梁之耐久。雖有蔀家之果。而非如富潤其屋之可稱。是生之賤者。成用亦賤。物之陋者。所及于人之功亦陋。故蔀其家屋者。雖豐无足稱。而民之居茲屋者。以貧乏故。不能安居于家。蔀雖能避風雨之害。而人无安居自得之情。為豐之用已窮。則復見其灾歉之象。此蔀屋猶在。而闚其戶。闃其无人。為屋固豐。而空室无人。可見其淒苦之景。蓋方為其生。逃亡在外。不得寗于家耳。家在而惟存其蔀。无人而惟見其戶。此凶歲(7-8-99)流亡之世。將何望于豐哉。故曰三歲不覿。謂无見面之日。而凶三歲。與坎正同。皆人民離亂。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女離散。骨肉不得聚。村莊家戶荒涼。此豐之終。反為不堪其苦。則求豐者。寧知之乎。愈望其豐。而愈見其歉。愈求其安居樂業。愈促其奔走流亡。是誰之咎哉。故上六之凶。乃志于豐之過也。上六柔在上。原與初二反互為坎。乃有坎坷之趨勢。而自五至初。本互離。上六為其中爻。則不免離散之悲哀。以豐如日中。日中則昃。以上六正如日昃之離。離坎往來。則其後正猶陷窞(ㄉㄢˋ)之坎矣。其占凶。亦理數使然。明之甚者。則晦生焉。豐之至者。則歉見焉。此豐之後為旅。以不復家居。同為覊旅。是先離散其民眾而已。亦不免于覊旅之嗟。比離之傷大耋(ㄉㄧㄝˊ)者。大同小異。皆其窮也。

十二.    象曰。豐其屋。天際翔也。闚其戶。闃其无人。自藏也。

1.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上六豐之極地。豐用已窮。而其志猶未肯降。爻辭豐其屋。言其志在覆。如天之德也。而不及天者。上六為柔。雖高而不克升。惟下降耳。降則如屋之覆。在天際則如鳥之翔。鳥之翔也。兩翼覆然。亦如屋也。不曰天上。曰天際者。明其可遠而不可高。可進而不可上。遂作天際飛翔也。不稱鳥者不限于鳥。或並非鳥而能飛者。以其能飛。故曰翔。以其下覆。故曰屋。以其在上而為柔降。故曰天際。(7-8-100)以其志大而欲陵空。故仍稱豐。豐而為屋。即大其所覆之意。人之居天地間。上承天之覆。亦猶屋也。天之所覆。雲之所蔽。雷雨之晦明。皆如屋。故爻辭以豐其屋稱。言豐本志升。而上已極。本志大。而勢當降。如翔于天際者。終必著于地上也。柔而登天。如小畜之翰音登于天。如漸之鴻漸于陸。皆志上而仍必下。志升而終則降。此豐其屋。雖有如物之覆。實亦一時之翔。雖有天際之觀。實亦如蔀之蔽。故曰豐其屋。蔀其家。家屋亦猶天之下。而其用由大而細。由遠而近。可見上六之豐。乃反于其所志。遂變為嗇為歉。而物不得其育。人不得其生。有家而難安居。有覆而不能自憩。于是相率去此。而成流亡之象。逋逃之情。故爻辭曰闚其戶闃其无人。釋曰自藏也。

(1.1)藏者匿也。逋逃者。不敢自顯。惧有追逐者。而辭意重在不能行。行與藏對。藏者不行。言上六柔降。如明夷先升于天。後入于地。入地即自藏。以其不克本豐之志。成豐之用。赦而自藏。此求豐者。反成吝嗇矣。而如翔者自墜。高者自墮。而有家者自亡。有屋者空覆。不復見其功用。則戶內无人乃相率避遁之意。此豐後為旅。即遁逃于外。逋于他方。而成旅居耳。故藏字非果匿不見人已也。正如流離之象。逋逃之人。不復坦然行動。傲然出入。如藏逃也。以上六豐極反嗇。明至反晦。晦嗇之時。將何顯哉。如日之中。而昃而昏。且入地也。日之入地。天之行也。亦如天際之翔。(7-8-101)雖翔而終下。則所覆者。亦隨而失其庇矣。欲不自藏。將誰托乎。故釋文以自字。明其勢惟有自圖藏蔽而已。此爻之義。與下各爻相戾。而其為因果則相應。彖稱王假之勿憂宜日中。即可知其終之有憂。而无可假借。即可知其日昃之不宜。而必謀自護之策。且門戶任人闚探。家屋无人坐守。其為亂離之時。流亡之景可見。以雷火之盛。陽剛太過。一遇變動。離震乃分。故明者不明。動者莫動。遂合全卦而終于自藏。藏則可知其已晦。已不復能行矣。此豐之極。大之至。不思其繼。則誰與為保。如人驕于前者。懦于後。肆于此者。敗于彼。亦理數所必至也。中互大過。宜其鮮終。所謂過猶不及。即繼之以旅。仍未脫大過之害。而其志則已小。其行亦已艱。非如豐之初矣。

宗主附注

1.        豐下為旅。豐旅往來。皆三陽三陰爻。而兩陽在中。互成頤者。恰相對。是豐旅與節渙。更為一往來。而中介巽兌兩卦。合成六子交錯之象。在上卷頤與大過往來。已明其循環之理。今豐旅皆互大過。渙節皆互頤。是其循環不止二卦已也。而頤為養正。大過為過中。兩者相反。猶下經小過與中孚。中孚之反為小過。實成正反之例。易經除乾坤坎離四正卦外。惟頤中孚大小過四卦。亦為質卦。質卦者一卦獨成。不以震與艮。巽與兌。一卦顛倒即成兩卦也。凡(7-8-102)六十四卦。除質卦外。皆如震艮巽兌。一卦成兩卦。故雖有五十六卦。實只二十八卦。合八質卦。共三十六卦。恰孚周天之數。而上經三十中。有乾坤坎離頤大過六質卦。下經三十四中。僅有小過中孚兩質卦。故實成上下平均之數。可見文王分配上下。原无多少也。豐之與旅。與上經噬嗑與賁。為同體卦。惟易其上下而已。噬嗑與豐。皆震合離。故噬嗑利用獄。明罰勅法。豐亦以刑獄為重。賁明庶政。毋敢折獄。旅亦曰慎用刑。不留獄。此其用大同。雖上下之位異。而兩卦之情不殊。

(1.1)山火為賁。火山為旅。皆離與艮合。而四卦又皆離主之。離明而麗。故四卦有文明之象。附麗之心。而有得有不得耳。豐之與旅。亦如噬嗑與賁者。一大一細。一合一離。一有集合之情。一成散弱之勢。故賁不可大用。旅亦如之。豐則志于大。務于遠。亦猶噬嗑之得食有合也。盛者必替。強者終弱。故豐後為旅。傳曰豐多故也。旅寡親也。今本誤作親寡旅也。多故者不忘故舊。寡親者失其親近。是相反也。多故者多助。故大。寡親者寡助。故小。孟子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多助之至。天下順之。寡助之至。親戚畔之。此正豐旅兩卦之別也。推之人事。則豐如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旅如紂王。三仁皆離。而稱獨夫。即在合與不合而已。合者。火雷合德。不合者。山火背明。故豐多故。亦可解為多事多功。事功之(7-8-102-1)成。必得大多數人之力也。而寡親者。亦可作難近講。言其時位。或其情性。不許近也。寄于外者曰旅。言无親。故可近之人也。旅之與豐。正如孤之與眾。私之與公。其志既殊。其行不同。豐則有可為。旅則不可進。故豐亨而志于外。旅小亨則吉在貞。一守一行。一進一退。自成因果也。

.

无凡不養聖

无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

   (資料來源:漢點)

1:

晡:

(1) (形聲。從日,甫聲。本義:申時(等於現在下午三時至五時)

(2) 申時,即午後三時至五時 [p.m.35]

脯時,門壞。元濟於城上請罪, 進城梯而下之。——《資治通鑒·唐紀》

賀發,晡時至定陶。—— · 班固《漢書》

(3) 傍晚 [evening]。如:脯食(晚餐)

2:

芟夷:(ㄕㄢ  ㄧˊ)

1.          刈草。周禮.地官.稻人:「夏以水殄草,而芟夷之。」左傳.隱公六年:「見惡如農夫之務去草焉,芟夷蘊崇之。」

2.          比喻戡除亂賊。三國志.卷二十一.魏書.傅嘏傳:「掃除凶逆,芟夷遺寇。」

3.          刪除。文選.陸倕.石闕銘:「歷代規謩,前王典故,莫不芟夷翦截,允執厥中。」

3:

菒:音藁。《類篇》稈也。《齊語》及寒,擊菒除田,以待時耕。《註》菒,枯草也。

4:

(ㄊㄧㄠˋ):賣糧食:∼米。

(ㄉㄧˊ)買進糧食,與“”相對

5:

_◎ 悔改:∼心。∼改。∼革(悔改)。

6:

(ㄈㄟˋ)_ 小樹幹及小樹葉:蔽∼(形容樹木枝葉小而密)。

(ㄈㄨˊ)_ ◎ 草木茂盛。

7:

_ 1. 古代用羽毛裝飾的旗子。又指普通的旗子:∼旗。∼銘(舊時喪禮,柩前書死者姓名的旗幡)。

 2. 表揚:∼表。

 

_1. 古代旗末端狀如燕尾的垂旒。

 2. 泛指旌旗。

3.『說文解字』繼旐(ㄓㄠˋ)之旗也,沛然而垂。

 

_1. 古代的一種旗子,上面畫著龜蛇:“龜蛇為∼。”

 2. 引魂幡:“飛∼翩以啟路。”

8:

闃:形容寂靜:∼無一人。∼寂。∼然

覿:相見:∼面(見面或當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