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證釋

☱☱

16-58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壹.、    總釋

一.           (7-9-40)宣聖講義

1.      兌往來。一卦成。即主賓也。往復也。以陰在下。如物之倒置。故曰伏。或入。兌以陰爻在上。如物之豎立。故為見。為出。以陽大陰小。小在上。如木之杪。箭之端。具形尖銳。故名兌兌銳也。反為巽則鈍也。其大端在上。而尖端向下。如錐入木。如根入土。愈入愈深。而兌則銳其上。如木出地如錐穿囊。愈出愈顯。此其異也。而六畫之。兌卻與畫別。則以三與上為陰。成中上兩細之形。四陽二陰。剛中柔外。其上之柔。如人之口。口開則言故兌主口舌。為說言。又在先天象澤。水(7-9-41)之聚也。小者池沼。大者海洋。皆澤也。而推為潤澤。為光澤。以水之流。滑如也故兌為悅澤。柔外。則无不悅服。柔上。則无不樂從。以柔剛。剛中而不犯上。順下以事其上。安以奉其外此兌之大用。在上者能以澤惠民。以言悅眾。盡民之力。而甘言以慰之。役民以勞。而膏澤以沛之。則由二五剛位。而三上柔。有以撫綏之也。人之喜悅。則發言語。興為詠歌。此兌象口舌之啟。音聲之出。有如水之流自澤也。在卦上缺正取澤口之開為內儲多水。而不吝灌溉。中厚容積。而有便運輸。此兌澤之功。為民之利也。

(1.1)兌自坤出。而返乾。一陰在顛。明其所差者一間。故先天方位兌與巽夾乾巽自乾出兌則還乾。兌本坤交乾所變。故為少女。與少男相對。而在後天則以已近乾。故為太陽。陽在下有其本始。進則全剛之象。又文王卦位與震分主東西。當歲之秋。為日之入。乃陽之將老。時之日暮。萬物皆殺。諸實就成。此天下悅樂之秋。而為農民安樂之時。然以天道言。則重殺。尚收束。故五行同乾而屬金。金有乾兌之分。乾在天而兌司地乾如西方金剛佛相。兌則人間五金之器。此形上形下之殊也。而人事重兌兌震一秋春。主萬物之生與成。判世間之枯與榮震為陽初長。兌則陽將純。太陽之而缺其上口舌之司。而望外。澤沛之流。而有所限。言語之發。而多有碍。故兌之用大。而所成者細(7-9-42)本強,其末則銳也。

貳.、    _ 兌。。利。貞。

一.           宣聖講義

1.      此兌卦彖辭也。兌以近于乾。而上為柔。故四德少元而備亨利貞三德。以元為乾之本德。今未及乾。而五上天。上為陰。天德不足。是以不稱元由時言之。元亨利貞。春夏秋冬。兌主秋金旁兼夏冬。乃備三德。而亨為通于一切。以剛中柔外。大道之行。无不通也。利貞者。坤之本。由坤而返乾。兌之體用。故利貞皆全。利以及物。貞以固本。亨則推于一切。有此三者。兌之大用可見。兌而悅于物。成諸身內誠而外信。誠則有其基。信則有其用。故亨外。而利貞存中。柔以長人。貞以自守。順乎天而應乎人。真誠篤實。君子之行也。以卦中互風火家人。上成亦卦往復之義。家人內外同正。克齊其家。正己以正人。齊家以治國平天下。皆兌用之本。本立道生此兌之亨自利貞發利貞者。性情也。性則貞而情則利。此物我皆成之象。仁智兼至之時。中庸之義。以誠明為本。兌之所行。及乎中庸矣。而以九二在下。普施其德。九五在上。厚布其澤。中互巽以揚其風化。離以著其文明。此詩所謂天生民。有物有則者也。故有其物。乃昭其則。如一歲有秋。人民樂生。則可教以禮義。敦其孝弟此至順也

(1.1)兌本少女之性。柔順(7-9-42)之情。故樂于成物。喜為利眾之行。而能不失其貞。善守其操。此兌雖未及乾之具體。亦已近矣。兌見外者。明德之明。兌出物者。成物之智。身存貴重之道。行孚天地之宜。時所為。位不戾于所履。則雖六三九四同于未濟。而九二九五。有以正之。蓋兌猶閨中未字之女。不求其協。而期成。不其多。而志正。此可以大用。而不妨所成者細也說言者宣其心情。而有以顯其德行。若徒巧言弄舌。非說之所貴。故柔外。而剛中。不失其貞。則剛健而有容止。不吝其利。則柔順而有防閑。此兌之道本坤為則。而志乾之大也。柔嘉是尚。而體剛之堅也。陰在上者。利物而行滯。如水之潤澤萬物。而不也。老氏曰。上善若水。兌之為德。亦有似之。巽伏者。兌之繼之以見。此物之相為因果。久蟄則啟久伏則見。此兌繼巽。為周易之序也。其為辭取義已詳講八時。可細參之

參.、    _ 曰。兌說也剛中而柔外說以利貞。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說以先民。民忘其勞說以犯難民忘其死。說之大。民勸矣哉

一.           宣聖講義

1.      此申釋辭之義。明兌之大用也。兌以上柔中剛。如人之言語而啟其口。故曰兌說也說又通悅古同。以言為心聲。心喜悅則多言。不悅則其口。人含怒懷愛者。多不言。象其情也故兌為說言兼悅樂也。(7-9-43)兌字加言為說。加心為悅。推之加金為銳。加木為梲(ㄓㄨㄛˊ)加其旁。則可兼明其用。此兌之原義。有此數用耳。而兌字中有口。卦上缺。足人之開口。水之出口。凡物自出者。皆可稱兌。以卦兩陽在內。而二五皆剛是剛中也下卦三為柔上卦上為柔是柔外也。道之大用。即剛體而柔用。兌之用。孚道矣。以其說而悅所感物者易。動人者深。其德孚利貞。利以及物。貞以守身。此兌之本德。秉乎坤也。而宜人道。始于坤而歸于乾。中合人道。是以順乎天。而應乎人。此天字天地言。兌自坤出。坤變乾。三索而成兌故德兼天地。且坤以善順承乾為志。兌違之。宜其能順天也。而人道先坤兌以坤為體。故應人之行。剛多而不自恃。柔上而自污。故兌悅而能率眾。說以先民之謂也。口說而心悅情至而德加。是以上說而民忘其勞矣。說以犯難者。難行之事。利貞之德以赴之。上以柔悅。其下而不畏。言說其難不誣。民信之矣。故雖犯難。而皆忘其死。死猶忘之尚何難可畏哉

(1.1)蓋本其真誠。先其仁愛。不以法威民。而使之懼。不以利民。而之前。不以計而惑之。不以力迫人而強之。難者說其難。險者說其險。上下同其禍福。內外其進止。則民不惜其身。以急上之難矣。此說之功也。說而悅之效也。先民而不辭故民亡其勞死而畏難。故民忘其死。天下之難者。毋如死。死且忘矣尚何難不能犯哉然必先以說。以身作則。不徒口之言也。令之文也。必有其行。不徒假諸位勢也。則兌之用。柔其上而剛其內。約其外以充其中。先責己而後民。先其所難。而以易待人。先其所悅。而以憂自任。此兌之能得民用。在其能說以悅民也。故曰說之大。民勸矣哉。民因上之說以悅。亦无不說以悅矣。說也者。謂以言告人。必本誠。悅也者。謂以情感人。必發性。性之所悅感人乃深。誠之所說。信之二。此兌之說以悅。基至誠。成于至性。无絲毫作偽也。事之以為者。必由上之不公。事之以為難者。必由使之不平。公平之至。民毋所惜矣兌先薄奉。虛己尊。以率其民。此公平之令。民求竭其能。奉其役矣。更何為而不成哉。故備三德。為其克己以先民也。己以犯難也。利以為眾。貞以持躬。則亨一切。亨天下矣。故兌又換也。替也。以上之德。換民之力。以在位者之誠性。交替人民之生死。何以致之。先忘在己而已。豈徒口說之辭。心悅之情已哉說言者。包一切言文教令凡可啟民以從。導民以服者皆說也

宗主附注

1.        兌為澤。俗稱交易曰兌換。即代謝之意。代亦曰替。替代者。新舊交接。彼此互易。因所需。而為讓與及接受也。皆取義于兌。由卦言。則乾坤交替。陰陽互換。由坤返乾。餘一爻未變。由義言。則口舌出言。(7-9-46)湖海水。以此入彼。互相交流。而通其意。達其用。故名兌又銳也。以其滑利易交接。圓潤易通流故推為悅澤。如人之喜樂。情志宜暢。神形活潑。无所滯也。喜悅之情。發心而出口。歡呼歌唱。皆聲之外。亦如水之出諸澤也故兌為說言。而傳稱兌見見者顯也。出示外。顯著其情。不復留滯。而與受之間。和悅平易。如水平流。如人歡敍。柔之至也。而柔不害其剛。洩于上而存中。達外而蓄內。兩陽在一陰下。以助其宣發。裨益其推進之力。把持其放發之勢。則樂而不淫。出而能返交而不狎。見而有容。此兌為少女。而令當秋金。一生一成。鈍。利而先貞。行而孚于亨。則與相反相成。凝滯物。克滑澤其行矣。

(1.1)然兌悅也。以陽與陰交而相悅也。之入也。必有以悅之故兌繼巽。為以行而預為止。以進而先思退之徬徨進退。泥其行止也。而周易八卦。兌震對位。金。一秋春。一朝一夕。一生一成。互為消息。相與虛盈。起者有伏。頗者有平。興者有替。者有明。皆于震兌之往來。而見天地生化之神。著人物終始之情。巧以繼拙粗以加精。的者以成實。欣者以向榮。開合乾坤之內。升沉于陰陽之門。方以類聚。物以群分。東西司其出入。溫涼賦以明昏。一則如日之夕。一則如朝之暾。既長既育乃秀乃成。寬大之所藉。細密為之根(7-9-47)故震兌之合為隨歸妹。可見其情志有異。體用有分也。故以兌往來。則見其變。震兌相對。則見其常。一正一變。剛。初終始末。如網在綱。博大高明。悠久无疆。蓋二卦實合乾坤之德。啟離坎之藏。納萬物軌。致百行以良。而坎離主其要。既未濟終其場。惟巽艮與震兌分司始末。以隷于中央。故六十四卦。以乾坤始。以巽兌終。兌後无純卦也。四隅之氣。盡是矣。在數必變。在德有常。細讀爻象自明其義矣。

肆.、    _ 曰。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

一.           宣聖講義

˙      此兌卦象辭也。兌稱麗澤。一如艮稱兼山皆示六爻卦之義。與三爻殊。而為三之兩合也。麗者偶也。義與同。古原一字。亦含有附麗之意。以內外卦相附而成兩合也。如震之洊雷。之隨風。隨者。即兼麗也。前後相繼。上下相連。而自分別。故曰。偶合也。數雙曰。亦曰古者婚娶儷皮為禮。取其兩合。而為配偶耳。澤兩相連乃稱麗澤。而卦名兌。仍與三爻同而有異。此已重之兌若澤之相接。分前後內外而已。如湖有內湖外湖。海有近海遠海。中雖通。而為名。為異矣。以其出爻之兌。則雖六。仍不失為澤。澤以兩合。其用益大。其功益宏。而推之人事。則亦取其灌輸之利。交通之功。人之尚交接(7-9-48)。重朋友者。首在講習。講習者。學行之事。修養之方。講則知其道。習則熟其行。詩曰朋友。切切偲偲又曰如切如。如如磨。其義已講大學中。皆講習也。不講則不通。不習則不熟。故講而通之為講。練而達之為習。兌主口舌為說言。故人道。首重講習。而以偶合之誼。連之情。則非師弟之教學。而為朋友之講習。故兌與師蒙別。師主教。蒙主學。兌則同志之切磋。同門之論辨。同道之琢磨。同類之討究。以盡其問學之道。審知行之方。而賢者賢。知者授不知則行日進。業日精。思日湛。識日博。皆朋友講習之益也。兌之為用。潤澤萬物。灌溉生成。運轉各處。交通利便。人道法之。亦如是相輔益。相匡助。以其所長。濟人之短。以其所善。正人之惡。則德日大。道日明。性日純。識日正。此君子因兌而重朋友講習焉。蓋由兌字原義。本重交換互易。不獨物也。于行尤要。不獨事也。于學尤宜。學行者。人之所必重。與教政相推移。教政發于上。學行成下。教政布于人。學行返諸己主教政。兌則重學行。此朋友講習。與巽象辭正相應也。兌易其德。則天下皆善兌換其知。則盡人皆明此明德止善。當于兌用致之。

伍.、    釋爻辭

一.          初九。和兌吉

˙      宣聖講義_此兌初九爻辭也。初九在下。而為乾勿用之時。以兌自坤返乾。所志(7-9-49)在承乾。以成交和之用。故初九稱和兌而占吉。和者交即剛柔交孚也。行不失中。用不違正。則无不和。兌以剛中而柔外。初九剛在內。而三為柔。雖非正位。而以志與柔協。本由柔變來。坤反變乾。至三一變則為純乾。是以柔成剛之道。故曰和兌。和則易生。兌則有成互交以大用。此所以占吉也兌主悅澤口舌。心存內。情動中。則發外者。无不和順。接物者。无不平易。和順平易。乃兌之本德。言如澤水平流。无急湍巨浪。則和易近物。此初九和兌兌用之始著也。

二.          曰。和兌之吉。行未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初九能和易以成其志。則雖剛而不疑于柔。故曰行未疑也。疑亦同坤上六之義。未。即猜忌。且不妨碍。因初九若從坤未變。而為初六。則成坎陷。是必有。今以易乾。而接近九二之正。不妨六三之柔。是以不。而得吉占。凡皆由不和。和則无疑。以其信也。信外者。必誠內。初九內有其誠外著其信。故能和物。和與孚大同。初九和兌與九二孚兌相似孚則和之至。而有其德者。初九德用未昭。故稱。九二德用正顯。故曰孚。精組初成之辨而已。

三.          (7-9-50)九二。孚兌吉悔亡

˙      宣聖講義_此兌九二爻辭也。九二內卦正位。以剛履柔。亦如。而近六三。剛柔雖不應而相比。比者如水地比。其情易通。其志易合。而得中位。違中行。故曰孚兌孚義與和近而較深。和之至者為孚。卦本中孚之用。中孚以巽兌合巽上兌下。四陽兩陰。陰在陽中。陽居陰外。兩相抱合。故曰孚。以所合在中四。即二五三四。恰配成一陰一陽。如人之。生育之原。義即孚化。如鳥之孵卵也。和則有合。孚則有生。此初九為。九二為孚。初合而二生之也。兌本交換之義。交必以和換必先孚。而孚。則兌之功用著矣。故亦如初占吉。而申以悔亡。以誠相結。以生為合。更何悔哉至性至情。則親愛无偽。克誠克正。則匹配无私。此悔亡由來。在九二得中。而能互信其志也。孚者信之至。誠孚則終始不。中正則表二。此九二之孚而悔亡也。初九以和。尚未顯其必信。至九二之孚。則不獨无疑。且深信之。中正喜悅。情性流露。毫无文飾。坦白相見。則更无不信者矣。兌為悅澤。而行以柔。如少女之情。至真无偽。乘乾陽之下逮秉坤陰之順承宜其能孚而无悔矣。凡卦皆以正應為相協。如六二九五之類。巽兌兩卦則異是。則以重卦皆不應。陽與陽。陰與陰。若不相協。而以其近比于鄰。順遂其志(7-9-51)。乃得相孚。此則中孚之義然也詩曰。恰比其鄰。婚姻孔。即由近比而得和協。不取正應也。近比以比鄰為喻。交親有如俗之親上加親。兩小无猜。天性作合。則其孚已正應矣。如物之同在一處。相識有素。相交至易。方以類聚之謂也。故兌與艮合為咸。以其善感也。而兌之對即凡兩卦先天對位。莫不通其用此兌與艮原相關聯。兌雖无艮。而用亦同于咸。則外陽內陰。卦之常例。此義已詳大過。中在內。實為女主位。以剛履之。則為男下女。故亦同于澤山咸。而以孚兌占吉

四.          曰。孚兌之吉。信志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九二在內。原以與外合為志。其應在五。而同為剛。則不得合。卻由上有六三。相親相近。是以稱孚。亦能信其志。信兼兩義對柔為誠信不。在剛為克伸其志。信古通伸。言能達其志。成其孚。以大其生化之功。交易之利也。既能外相信而不渝。內能伸而无屈。行之至順。道之至善。更何悔哉。又孚兌者。亦如和兌此兌字非限于卦名。乃其用。指所和孚者乃往復也。賓主一體。內外同至兌猶易也。交易之也。我以是往。彼以是應。故曰和兌孚兌。換言之。即交和或交孚也。非僅一面之辭。交易而孚之。則所謂信志者亦期同之(7-9-52)非獨九二也。又非獨二之中位。九之剛。獨行其是也。以位柔而剛。是已具兩者之行。若主與賓。男與女皆相孚。皆信其志。斯為九二之孚兌。而克占吉。而克悔亡。設有一未孚。則不合矣。讀者識之。

五.    六三。來兌。凶。

˙      宣聖講義_此兌六三爻辭也。六三內卦之終。而為兌主爻兌以柔變剛為志。故剛爻占吉。柔反凶。六三與九四同于未濟不得調協。其占凶宜也。凡卦內為往。外為來。此義已卦。今六三在內而稱來者。乃異于他卦。則以剛柔言也陽升陰降初二皆陽。皆上升前進。是往也。六三為陰。則下降後退。是來也。兌以順剛之行為吉。來則違其志。是將仍返坤。而戾其順承之德。于生成之道。失其大用。故以凶占柔不能順剛以進。且反其行。阻其道。是挫兌之志。逆交易之情也。雖仍曰兌。實不克互成其用。與剛相失。將何以行。且已乘乎既濟之例。而背人道之情。宜其占凶。與初二之吉相反也。

六.            曰。來兌之凶。位不當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初二皆吉。而六三獨凶者。為其在中。不當正位。而不合于既濟反同未濟。亦不當也。果移下而為六二。則孚(7-9-53)于內卦之正。果改前。而為六四。則孚于既濟之行。今六三皆失之。此所以稱來兌而占凶也。按傳稱兌見也。出也。其志在外。其行貴進。今六三得出見。反同于巽之伏入此乖兌大義。故以來兌占凶

七.          九四。商兌未寧疾有喜。

˙      宣聖講義_此兌九四爻辭也。九四外卦之始。與初九大同。而以在中。與六三合稱人。卻失其剛柔之正。反于既濟之情。特以剛履柔。亦與九二。不過非正位。不得獨行其是。故曰商兌未寧言須商酌去取。而未獲安寧。與比之不寧方來一義。即不能安居无事。竟行所志也。又未寧亦屬商兌言。因情志惝恍。行止迷離。欲其无害。自不能貪安逸。而必勞于其事。勤所為也。九四與九二同功異位。多惧之地。又乾或躍在淵之時。故兢兢業業。而介于疾苦間。疾兼妬。為剛加柔。而逼六三之主兩情相妬。如人之有疾也。然以剛健在外。慎重商量。則仍有喜。亦與无妄勿藥有喜同義。謂其疾不害也。兌之所行。本同于咸而善感。多愁思。則多疾苦。卻以柔順二。悅澤為懷。是以有喜。其情能勝之也。故九四一有如咸之憧憧往來。朋從爾思。即商兌未寧之象。而疾有喜。亦如勿憂之辭。以剛終能勝柔悅澤終能勝憂。剛以履柔。雖不當位。亦无六三之凶。即由兌秉坤順承之志。而進(7-9-54)求乾剛健之行也。商字從口。言語商度亦兌之本義。而喜內發于心。外形言。亦悅澤之所著

八.          曰。九四之喜。有慶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九四稱商兌而曰未寧。似非吉占。而下云介疾有喜者。人多疑之。釋文以九四之喜為言。蓋即示喜之由來。在于爻用之有慶。有慶者如履元吉在上。大有慶也。慶與喜近。喜發己。慶成人。喜存心。慶著于物。詩曰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可見慶之屬大眾。非限一己。而喜不過有其情。慶則必見諸事。故祝賀曰慶不曰喜。明其已成。而所惠者廣。已顯。而所獲者大也。九四稱有喜。釋文推之為有慶。實以九四之用。甚未可量。而以一之喜。足為全卦之慶也。何哉。則正在其能商兌而未寧。雖疾而勿憂也。商而曰兌乃互商。非一面之志。則所決者公意。所行者正義。行而曰未寧。可見不自為是。而勤求下。不苟以安。而勞苦外。則其虛己以容人。卑躬以接物。兢兢業業。孳孳皇皇。未遑寧處。毋敢荒。此本乾健之道。自強不息之德。而合于坤順之志。安貞囊之誠。上下皆同。內外无二。宜其介于而勿憂。不在位而有喜。斯九四之行。足昭其慶矣兌大用皆本柔以成剛。因乾以用坤。陰陽合德。地天平成。故柔在上(7-9-55)兩剛在中。有如泰天地交泰。萬物平。故象言財成天下。左右民宜。皆得其平。兌之九四。亦猶此旨剛雖在柔外。而仍下柔。以言。當離之上。為之中。合家人之用。孚鼎之功。最擅調和。得其同正。雖與初九一例。而初在下其用未明。四則在上。其德正顯。推之天下。猶未有盡。故釋曰有慶。明其行之孚道。順天。而亨一切。此。實致之。

九.          九五。孚剝。有厲。

˙      宣聖講義_此兌九五爻辭也。九五正位。而曰孚于剝。以兌之陽。至九五終。上惟一陰。相對。陰出坤。山地為剝。故曰孚剝。而剝義非限卦名。以剝者時也。孚則信也。此孚字亦如九二。和之至也。和則能相濟而劑其虛盈。平其消長。剝而孚。不剝矣。即以和之道。劑剝之時。如秋冬之寒。而有春風之。如殺之日。而得生成之機。則足以解其灾。緩其害。此九五正位。始有此德用也。下有厲者。如乾九三。有危害。而能自。或自也。有厲則无害。正與孚剝相應。以知其危。而自堅艱貞之志。勵其守。而順時勢之難。此有厲。雖非吉。亦非凶矣。

十.          曰。孚剝。位正當也。

˙      宣聖講義_ (7-9-56)此申釋爻辭之義也。以九五位正而時剝。以德濟時之窮。以位順勢之變。則剝而有孚。矣孚者信也。兌以內外位皆剛乾之德。故雖剝而能信。則德用所著也。兌卦各爻。无不取交易為用。正位尤明以此易彼以孚交剝。是兌之本志。亦如履九五也。

十一.  上六引兌

˙      宣聖講義_此兌上六爻辭也。上六兌之極位亦外卦之主位。以全卦言。則為窮。以兌言。則為主。牽引于其窮時。而交兌于其極位是謂用將終。而志未已。行有限。而心无窮。則其所為。必互相牽掣。而不克快其所欲。故曰引兌引者如引弓弦。視其力而為開合。力之不足。則弓不張。又如牽繩相掣。亦視力之所加。力不足者。不能引之前。上六柔也。而在上。剛與之拒。如弦與索。互相牽引。若不相讓。實則歸力之勝者。先力而後德。故不及吉凶。由卦言。當不勝。由言。當有功。此則視所為耳。以上剛陰。陽。其情易同。其行難。此引兌非兌之本志。而為兌者亦惟互相牽引而已。安能成其交接之德。悅澤之功哉

十二.  曰。上六引兌未光也

˙      宣聖講義_此申釋爻辭之義也。言以互引為用。而憑血氣之勇。牽掣為能。而忘(7-9-57)用之昭。此其行不光明。志未正大。可知。總之兌柔外剛中。而全卦皆以柔能成剛為志。故凡剛爻皆吉。獨三與上為柔不利足明兌之用矣。兌者見也。出也。與反。見必以德。出必以力。二者均勻。方成其用。有一未備。必誤其行。剛則兩者具備。柔爻則德遜于力。誠。此不利行。實以德之未逮。雖為主。究非本志。方待其變。達于純乾。今阻于一爻。易招忌。故曰未光。以其在上不似六三之凶。而吉可見矣。兌以順悅之情。陰柔之行。昭示外。故无所不合。而其害亦隨之。舍內外正位以自貞。將何以成其德。達其道乎。故二五正爻為卦用所重。九四一為卦德最明。由以為兌。因伏以求見。其志切其心恆。故有賴剛健自強。而最患優柔寡斷。此引兌若勝負未決。抗拒方長宜其為未光也。

.

无凡不養聖

无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