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        

行由品第

23-01

大雅講義 http://www.jackwts.tw/

 

自 性 自 渡

首頁

自 業 自 了

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n1.2

釋品題由品乃六祖惠能大師自述他的身世及求道、學道、問道以至登壇說法、開示眾生一段因緣的來龍去脈,類似近人著述中的自序,故行由品又稱自序品。  (資料來源: 靝巨書局六祖壇經)

1.      時,大師至寶林 刺史()與官僚入山,請師出。於城中大寺講堂,為眾開緣說法師升座次,刺史官僚三十餘人、儒宗學士三十餘人、僧尼道俗一千餘人,同時作禮,願聞法要。

˙    時:西元六七七年。

˙    開緣說法:開法會,啟發眾生那見性成佛之道,此乃成就佛道一大因緣。

˙    僧尼道俗:捨身出家獻身佛道之男眾稱僧(比丘),女眾稱尼(比丘尼)。修習老莊超然一物外之理之修士稱道,而一般喜好修行聞法之人稱「俗」。

    「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聞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之理,已經傳承付給摩訶迦葉了。」_ 「以心傳心」、「以心印心」。

2.       大師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善知識!且聽惠能行由得法事意。」

´     【別注】_六祖壇經開宗明義: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 我們的自性能生萬法。天、地、人,誰最偉大?人最偉大。天降道,道降在哪裡?降在人身上.所以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也就是說上天很渴望,拜託大家求了道後,將道好好弘揚下去、發展下去、普渡下去。

3.      惠能嚴父,本貫左降流于嶺南,作新州百姓。此身不幸,父又早亡,老母孤遺,移來南海,艱辛貧乏,於市賣柴

4.      時,有一客買柴,使令送至客店;客收去,惠能得錢,卻出門外,見客誦經。惠能聞經語,心即開悟,遂問:「客誦何經?」客曰:「金剛經。」復問:「從何所來,持此經典?」客:「我從蘄州梅縣東禪寺來。其寺是五祖忍大師在彼主化,門人一千有餘;我到彼中禮拜,聽受此經。大師常勸僧俗:但持金剛經,即自見性,直了成佛。」惠能聞說,宿昔有緣,乃蒙一客取銀十兩與惠能,令充老母衣糧,教便往參禮五祖。惠能安置母畢即便辭違,不經三十餘日,便至黃梅,禮拜五祖。

5.      祖問曰:「汝何方人?欲求何物?」惠能對曰:「弟子是嶺南新州百姓,遠來禮師,惟求作佛不求餘物。」祖言:「汝是嶺南人,又是獦獠,若為堪作佛?」惠能曰:「人雖有南北,佛性本無南北;獦獠身與和尚不同,佛性有何差別?」五祖更欲與語,且見徒眾總在左右,乃令隨眾作務惠能曰:「惠能啟和尚,弟子自心,常生智慧,不離自性,即是福田。未審和尚教作何?」祖:「這獦獠根性大利!汝更勿,著槽廠去!」惠能退至後院,有一行者,差惠能破柴踏碓。經八月餘。

´     【別注】_人生而不平等,因為人有富貴、貧賤、壽、窮通、美醜、智愚等的差異,但是人的佛性並無以上之差異,所以在世間,人只有佛性是平等的。故我們在道場不評論富貴、貧賤、壽、窮通、美醜、智愚,惟求作佛不求餘物

6.      祖一日忽見惠能曰:「吾思汝之見可用,恐有惡人害,遂不與汝言,汝知之否?」惠能曰:「弟子亦知師意,不敢行至堂前,令人不覺。」

7.      一日喚諸門人總來,吾向汝說:「世人生死事大;汝等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汝等各去自看智慧,取自本心般若之性,各作一偈呈吾看,若悟大意,付汝衣法為第六代祖。火急速去!不得遲滯!思量即不中用!見性之人,言下須見。若如此者,輪刀上陣,亦得見之。」_喻利根者,見機而作

˙    性若迷福何可救,自性若迷直落生死;自性自度,佛不能度。

˙    生死_

8.      眾得處分,退而遞相謂曰:「我等眾人,不須澄心用意作,將呈和尚有何所益神秀上座現為教授師,必是他得,我輩頌,枉用心力。」諸人聞語,總皆息心,咸言:「我等已後依止秀師,何作偈?」

    五祖之門人一遇考驗,便只依賴神秀上座一人,這種「認人不認理」的修行法,何異於「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未免太危險了。故「認理是本」,「認人是末」!

´     【別注】_人與生俱來就有輜重——   自性、道。但求道後,會感到肉身與佛性的掙扎、矛盾.何謂自性自度?我們若能六度萬行,則達菩薩道.因求道後,自性復活、良心顯現.此時_ 自性復活.但肉身因各人累劫的迷昧依舊故我,所以肉身與佛性彼此交戰、掙扎、矛盾.故要用復活的自性度肉身,這就是自性自度.所以不是誰跟誰修,我們只是同修.今天修道一定要自性自度,我們都是天命明師一指,都一樣自性復活,修不好,表示自身貪、邪淫、懈怠、散亂、嗔愚痴,自度不夠,所以時時刻刻要自性自度.

9.      神秀思惟:「諸人者,為我與他為教授師,我須作將呈和尚。若,和尚如何知我心中見解深淺?我呈意,求法即善,覓祖即惡同凡心奪其聖位奚別?若,終不得法。大難!大難!」

10.   五祖堂前,有步廊三閒,擬請供奉盧珍,畫「楞伽經變相」及「五祖血脈圖」,流傳供養。

11.   神秀作偈成已,數度欲,行至堂前,心中恍惚,遍身流汗,擬呈不得;前後經四日,一十三度呈不得。秀乃思惟:「不如向廊下書著,從他和尚看見,忽若道好,即出禮拜,云是秀作若道不堪枉向山中數年、受人禮拜,更修何道?」是夜三更,不使人知,自執燈、書南廊壁閒,呈心所見。

12.   曰:「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秀書了,便卻歸房,人總不知。秀復思惟:「五祖明日見歡喜,即我與法有緣;若言不堪,自是我迷,宿業障重,不合得法。聖意難測!」房中思想,坐臥不安,直至五更。

13.   祖已知神秀入門未得,不見自性。天明,祖喚供奉來,向南廊壁閒繪畫圖相,忽見其報言:「供奉卻不用畫,勞爾遠來。經: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但留此,與人誦持。依此修,免墮惡道;依此修,有大利益。」令門人:「炷香禮敬,盡誦此,即得見性。」門人誦,皆:「善哉!」

14.   祖三更喚秀入堂,問曰:「偈是汝作否?」秀言:「實是秀作,不敢妄求祖位;望和尚慈悲,看弟子有少智慧否?」祖曰:「汝作此偈,未見本性,只到門外,未入門內。如此見解,覓無上菩提,了不可得。無上菩提,須得言下識自本心,見自本性,不生不滅。於一切時中,念念自見,萬法無滯,一真一切真,萬境自如如。如之心,即是真實。若如是見,即是無上菩提之自性也。汝且去兩日思,更作一偈將來吾看;汝偈若入得門付汝衣法。」神秀作禮而出。又經數日,作不成,心中恍惚,神思不安,猶如夢中,行不樂。

15.   復兩日,有一童子碓坊過,唱誦其,惠能聞,便知此未見本性。雖未教授,早識大意。遂問童子曰:「誦者何偈?」童子曰:「爾這獦獠不知。大師言:世人生死事大,欲得傳付衣法,令門人作來看,若悟大意,即付衣法為第六祖。神秀上座南廊壁上書無相,大師令人皆誦。依此修,免墮惡道;依此修,有大利益。」惠能曰:「我亦要誦此,結來生緣。上人!我此踏八個餘月,未曾行到堂前,望上人引至前禮拜。」

16.   童子引至前禮拜。惠能曰:「惠能不識字,請上人為讀。」時有江州別駕,姓日用,便高聲讀。惠能聞已,遂言:「亦有一偈望別駕為書。」別駕言:「汝亦作偈,其事希有!」惠能向別駕言:「欲學無上菩提,不可輕於初學。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沒意智。若輕人,即有無量無邊罪。」別駕言:「汝但誦偈,吾為汝書汝若得法,先須度吾,勿忘此言。」

    眾生是未來佛,佛是過去的眾生,人人本具上乘的平等佛性,而菩提自性,本已超脫語言、文字、學術、思想,人人平等。只是落紅塵,被煩囂無明所沒,故暗而不明。有朝一日,只要我們能辨真心,反求諸己,一旦見著自己的本來面目,一切受用,無不具足。

17.   惠能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     【別注】

(1)       何期:你想像不到,殊勝、太珍貴、太稀有、太了不起,這個了不起的自性在你身上,你知道嗎?

˙    各位不要小看自己,不要認為自己無用、自己命差,你今天求了道,快修成佛了,命會差嗎?多多了解何期自性!

˙    上天太愛我們了,將自性這個寶貝給我們,所以我們一定要明明德,將自性發露出來.若只是自怨自哀,說自己命不好,說自己無能,那麼你就對不起老。今天能修道,表示你是很有能力的,何況我們已了解天賦的自性本自清淨、本不生滅本自俱足、本無動搖、能生萬法。所以我們自己一定要對自性確認,若對自性沒有徹底了解,你就白修一場。

(2)    修道修道不要忘本——   自性佛。不識本心,學法無益_不識本心_白修一場)(拿沙不能做飯,磨磚不能成鏡).好好修,回歸到自性,見性成佛.

18.   書此已,徒眾總驚,無不嗟訝;各相謂言:「奇哉!不得以貌取人!何得多時,使他肉身菩薩?」祖見眾人驚怪,恐人損害,遂將鞋擦了偈曰:「亦未見性。」眾以為然。

19.   次日,祖潛至碓坊,見能腰石舂米,語曰:「求道之人,為法忘軀,當如是乎?」乃問曰:「米熟也未?」惠能曰:「米熟久矣猶欠篩在。」祖以杖擊三下而去。惠能即會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圍,不令人見,為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遂啟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祖知悟本性,謂惠能曰:「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

20.   次日,祖潛至碓坊,見能腰石舂米,語曰:「求道之人,為法忘軀,當如是乎?」乃問曰:「米熟也未?」惠能曰:「米熟久矣猶欠篩在。」祖以杖擊三下而去。惠能即會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圍,不令人見,為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遂啟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祖知悟本性,謂惠能曰:「不識本心,學法無益。若識自本心,見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師、佛。」

【別注】

(1)      以人來說,看得到的是我們的身體,看不到的主宰是我們的自性.一切萬法由自性流露、由自性出.壇經:「一切萬法不離自性」。

(2)      我們今天修道的最高準則——   明心見性,因為見性成佛.已知天賦自性,所以無佛非人,你若沒有佛心,就不能做人.子曰:「仁者人也,親親為大.」有仁心才是人。親親為大:狹義來說是親切尊敬父母兄長;廣義來說是要親近、護佑你的自性佛,這是人生最要緊的.所人來世間一趟,最後的目的一定要歸根復命.壇經:「一切萬法不離自性」,這就是告訴我們如何「做人」.何謂萬法?我們日常生活中的說話、吃飯、走路等種種行為,都屬於萬法,這些種種行為都不可離開你的自性佛.人人的自性是佛,我們要好好去體悟這句話.因為我們有佛的體、有佛的命,好好修,修至佛眼、佛口、佛手時,表示你的六根流露出佛性的光輝,就能成佛.

 

21.   三更受法,人盡不知,便傳頓教及衣鉢。:「汝為第六代祖,善自護念,廣度有情,流布將來,無令斷絕!聽吾曰: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亦無種,無性亦無生。」

´     【別注】_傳天命(求道)的時候,上天的期許,要我們善為護念(好好保護、守住天道),廣度有情(好好去渡人),流布將來,無令斷絕。

22.   祖復曰:「昔達摩大師,初來此土,人未之信,故傳此衣以為信體,代代相承;法則以心傳心,皆令自悟自解。自古,佛惟傳本體,師付本心。衣為爭端,止汝勿傳若傳此衣命如懸絲汝須速去恐人害汝。」惠能啟曰:「向甚處去?」祖:「逢懷則止,遇會則藏。」

    法本無形,衣缽只是代表,若落此有形進而爭奪,便是捨本逐末,反害道體,故五祖為破此「執相」,特別叮嚀惠能「衣為爭端,止汝勿傳!」,從此亦為道傳火宅的開端,亦是庶民得道的良辰美時。

23.   惠能三更領得衣鉢,云:「能本是南中人,素不知此山路,如何出得江口?」五祖言:「汝不須憂,吾自送。」祖相送直至九江祖令上船,五祖把自搖。惠能言:「請和尚坐,弟子合搖。」祖:「合是吾度。」惠能曰:「迷時師度,悟了自度;度名雖一,用處不同。惠能生在邊方,語音不正,蒙師傳法,今已得悟,只合自性自度。」祖:「如是!如是!以後佛法,由汝大行。能去三年,祖方逝世。)汝今好去,努力向南;不宜速說,佛法難起。」

24.   惠能辭違祖已發足南行,兩月中間,至大庾嶺。

25.   五祖歸,數日不上堂,眾詣問曰:「和尚少病少惱否?」曰:「病即無衣法已南矣。」問誰人傳授。曰:「能者得之。」眾乃知焉,逐後數百人來,欲奪衣鉢。僧俗姓惠明,先是四品將軍,性行糙;極意參尋,為眾人先,趁及惠能

26.   惠能擲下衣鉢於石上,曰:「此衣表信,可力爭耶?」能隱草莽中。 惠明至,提不動,乃喚:「行者!行者!我為法來,不為衣來。」惠能遂出盤坐石上。惠明作禮:「望行者為我說法。」惠能:「汝既為法而來,可屏息諸緣,勿生一念,吾為汝說。」良久,惠能:「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上座本來面目?」惠明言下大悟,復問:「上來密語密意外,還更有密意否?惠能:「與汝說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密在汝邊。」:「惠明雖在黃梅,實未省自己面目。今蒙指示,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今行者,即惠明師也。」惠能曰:「汝若如是,吾與汝同師黃梅,善自護持。」又問:「惠明今後向甚處去?」惠能曰:「逢袁則止,遇蒙則居。」禮辭[回至嶺下,謂趁眾曰;向崔嵬,竟無蹤跡,當別道尋之。趁眾咸以為然。惠明後改道明避師上字。]

´     【別注】_衣鉢為信物是有天命的,但天命不是用搶的。各位前賢,我們今天求了道,是為法而來。我們要萬緣放下,專心研究道理,不要在道中想做大、想爭權.

 

27.   惠能後至,又被惡人尋逐,乃於四會避難獵人隊中,凡經一十五載,時與獵人隨宜說法。獵人常令守網,每見生命盡放之。每至飯時,以菜寄煮肉鍋;或問、則對曰:「但喫肉邊菜。」

28.   一日思:「時當弘法,不可終。」遂出廣州 法性;值印宗法師講涅槃。時有風吹動,一僧曰「風動」,一僧曰「旛動」,議論不已。惠能進曰:「不是風動,不是動,仁者心動。」眾駭然。 [(ㄈㄢ)]

´     【別注】_

˙    惠能:時當弘法,不可終。 (各位前賢,大家也要適時弘法)

˙    北海老人說:心法為經卷之;若不得心法,便不明經典的真諦。

˙    無所得才是真得,求道之後發露智慧,甚至於可達「聞聲知心」,因為已發露出無上菩提的法門及般若正法。

29.   印宗延至上席,徵奧義,惠能言簡理當,不由文字。:「行者定非常人!久黃梅衣法南來,莫是行者否?」惠能曰:「不敢!」於是作禮,告請「傳來衣鉢、出示大眾」。復問曰:「黃梅付,如何指授?惠能曰:「指授即無,惟論見性,不論禪定解脫。」宗曰:「何不論禪定解脫?」惠能曰:「為是二法,不是佛法,佛法是二之法。」宗又問:「如何是佛法二之法?」惠能曰:「法師講涅槃明佛性是佛法二之法。如高貴德王菩薩白佛言:犯四重禁、作五逆罪、及一闡提等,當斷善根佛性否?佛言:善根有二,者常,二者無常,佛性非常非無常,是故不斷;_ 名為二。者善,二者不善,佛性非善非不善;_ 是名二。之與界,凡夫見二,智者了達其性無二,無二之性即是佛性。」

30. 印宗聞說,歡喜合掌,言:「某甲講經,猶如瓦礫;仁者論義,猶如真金。」於是惠能薙髮,願事為師。惠能於菩提樹下開東山法門。 [(ㄊㄧˋ)]

31. 惠能於東山得法,辛苦受盡,命似懸絲。今日得與使君官僚僧尼道俗同此一會,莫非累劫之緣!亦是過去生中供養諸佛,同種善根,方始得聞如上頓教得法之因。教是先聖所傳,不是惠能智。願聞先聖教者,各令淨心;聞了,各自除;如先代聖人無別。」一眾聞法歡喜作禮而退。

    六祖的弘法,開創了中國哲學界、思想界、宗教界的新紀元。從此擺脫了經驗、推理的迂迴,直論超乎時空的真理,使人人皆得明本來面目,修持有所目標,亦是道傳火宅後的眾生,得以方便在家修持。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