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數合解02(2021)

24-13-02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大 道 普 傳

首頁

佛 光 普 照

研讀經典

法喜充滿

轉念頓悟

人間天堂

 

【三易探原】、【一貫探原】、【理性釋疑】、南無阿彌陀佛解

 

【三易探原】

1.易之為書,不易、變易、交易之義明。而理學、數學、象學之法備。大而聖域賢關,盡性至命,天道之微;次而綱常名教,持身涉世,人事之顯;再次而治歷明時,陰陽盈虛,物類消長,吉凶休咎之變。先天下開其物,後天下而成其物。此易所以為諸經之祖,萬法之源也。理微道大,取用多門。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百姓日用而不知其所以然。孔子以前,易專象占,故掌於太卜,未列於學宮。自夫子十翼,暢以義理,參之名教,始與五經並傳,不在數術之例。何為不易?河圖是也。何為變易?洛書是也。何為交易?日月為易是也。河圖者理也。理主五常,常則恆久不變。在天謂之天理,在地謂之地理,在人謂之性理。理本無象。天現河圖以象之。河圖乃理之微也。理之靜而能應者不可見。而地之靜而能生可見者似之。故以河圖為地盤。理本靜而地亦靜也。河圖之數。二七在南屬火,為文明之禮,火性炎上,故南方多暖,千古不易。一六在北屬水,而為沉潛之智,水性潤下,故北方多寒,千古不易。三八在東屬木,為好生之仁,木能生火,故大明出於扶桑。四九在西屬金,為果斷之義,金能生水,故河源發於崑崙。五十居中屬土,為誠實之信,故陰陽調寒暑時。此三者亦千古不易。故曰不易,無形之理,貫乎欲界、色界、無色界之中。上理河漢星斗,五行得之而順布;下理十殿諸司,九幽得之而秩序;中理山河大地,萬姓億兆,飛潛動植,世間有情無情品類。得之而各得其所。此理又超乎欲界、色界、無色界而外,為無極理天,最上之理。無為真靈,人得之而終古逍遙,萬劫常存。理者無所不理,各得其理,故謂之至理。此理即降衷之維皇,賦性之上天,無極之至真也。在欲界、色界、無色界之中,則不離乎氣,亦不雜乎氣。在欲界、色界、無色界之外,則委氣獨立。自子會開天,至戌亥二會,天地終窮之期。欲界、色界、無色界,咸歸無有。而此理復生天地。故中華稱之曰上帝,西尊敬之曰天主,合而言之曰道,曰天地三界十方萬靈真宰。萬物統體一真宰,物物各具一真宰。三教傳心,即傳此真宰之心也。真宰萬劫常存,此心亦萬劫常存。修此心則與真宰同壽,迷此心則入生死輪迴。此不易之易,所以不易知、不易言,而為大道之淵源也。故孔子曰: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又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佛曰:光明寂照,無所不通,不動道場,遍周沙界。老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大道無名,長養萬物。又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此皆深知不易不易,善用不易之易,善言不易之易者。天一生水,地六成之。水在天上,為雲為霧, 有氣無質,是謂先天之生。在地則氣變為質,是謂後天之成。地二生火,天七成之。火在地中,隱於金石,有氣無形,是謂先天之生。金石見天擊而成焰,氣變為形,是為後天之成。天三生木,地八成之。木本植物,根生於地,而曰天三生木者,木必得天氣至,地始能生之也。地四生金,天九成之者,五金之礦,必從地出,見天經火,方可成用。天五生土,地十成之者,虛空為塵,至地積而成塊。圖出於河,此天之生物成物,至當不易之理,示於人也。洛書為變易之易者,一氣流行,無日不變,無時不易也。自一至九,復臨泰壯夬乾。由冬入夏,此太極之陽儀也。自九至一,姤遁否觀剝坤。由夏入冬,此太極之陰儀也。陽儀中含元八、亨七,春夏之二少。陰儀中含利九、貞六,秋冬之二老。此兩儀之生四象也。春有立春之艮,春分之震,立夏之巽,夏至之離,此陽儀中之四卦也。秋有立秋之坤,秋分之 兌,立冬之乾,冬至之坎,此陰儀中之四卦也。陽儀四卦八白、三碧、四綠、九紫。陰儀四卦二黑、七赤、六白、一白。五黃為元氣之本體,居中宮而應八方,為九宮之極紐,八卦之主宰。

◎本段另可參閱_ 16易經證釋16-66-0316-66-13

 

(1.1)一卦統三氣,氣之變二十有四。一氣統三候,候之變七十有二。一候之變,五日有奇。合之得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自元而貞,一歲之氣周矣。除零不用,得三百六十日,為三百六十爻,作六十卦。加以元氣之本體為乾坤,用為坎離,而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而一歲之氣周矣。此變易之易, 太極氣天也。有象之河圖為地盤,無形之河圖為天理。無極理天,包乎太極氣天之外,貫乎太極氣天之中。包乎太極氣天之外,為天外天、不動天、大羅天、三十三 天。貫乎太極氣天之中,為天中之天、天地之心、太極之天。貫乎大地之中,包乎大地之外。至星斗天而止。二十八宿經星,隨天而轉。一日一周,常過一度,三十日有奇過一宮,三百六十五有奇。自起於虛危之分者,仍還於虛危之分,為天之一周。乾為天,純陽而健。離為日,二陽一陰,故次健。一日一周,每天不及天一 度。積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復與天會於原起之分,謂之一歲。每歲十二月,每月三十日,共三百六十日為一歲。而天與日會,實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餘五日三時,謂之氣盈。故今年欲知來年春,再加五日三時辰。太極之氣,半陰半陽。陰氣為寒,陽氣為暖。陽自冬至半夜子時上升,一月過一宮,歷子、丑、 寅、卯、辰、巳至夏至,陽全在天,陰全在泉,故暑在地上,寒在地下。至夏至後,陰進陽退,歷午、未、申、酉、戌、亥至冬至,則陽全在泉,陰全在天,故暑在地下,寒在地上。陽氣上升,則百谷草木,春發夏長,陽主生也。陰氣下降,則草木黃落,秋收冬藏,陰主殺也。

(1.2)陽氣上升,動物感之而化者,始則鯤化為鵬;再則雷乃發聲,田鼠化為鴽,由潛入飛。陰氣下降,動物感而化者,如雷始收聲,雀入大水為蛤,由飛入潛。飛者不自飛,氣升則感之飛。潛者不自潛,氣降則感之而潛。由此觀之,四時不自寒、熱、溫、涼,發、長、收、藏也,氣使之然也。蓋太極之氣上徹星斗,下貫大地,雖彌綸而無間,實萬分之不同。自一至九,一百八十 度有奇。前九十度,自寒而溫;後九十度,自溫而暑。自九至一,一百八十度有奇。前九十度,自暑而涼;後九十度,自涼而寒,寒之極。自虛至斗,四十五度。至箕則寒漸入溫。自箕至房,為溫氣之中。自房至角,則溫漸入暑。自軫至星,為暑之始。自星至井,為暑之終。自參至昴(ㄇㄠˇ),為涼之始。自昴至奎,為涼之終。至壁則涼復入寒。自一氣分為兩儀,陰陽剖判。兩儀分為四時,由四時分為八節,由八節分為二十四氣,七十二候,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候候之氣味不同,度度之宿性各異。人物皆稟此而生,生時不同,宿度迥異。故物類有貴賤大小,人生有壽夭窮通、智愚賢否,亦氣使之然也。本然之性,賦於有生之初,來自理天,理本一致,故修此性,聖凡同歸。氣質之性,稟於有生之後,來自氣天,氣有浮沉升降,星有吉凶善惡,而人生之智愚賢否、壽夭窮通,亦因而萬有不齊。囿於氣者,為凡庸之俗流。達於理者,為聖賢之嫡派。此聖人之道,所以不囿五行,超出三界也。『理天者何?無極是也。氣天者何?太極是也。無極之說,出於老子,孔孟之書,不多概見。至宋濂溪周子,著太極圖說,始表而出之。數傳之後,鮮有會其意者,大都以太極為理,置無極於無關緊要之地,豈知太極已落陰陽,非氣而何?若以是為性,非氣質之性而何?【本段另可參閱1313-26告子杞柳之性,湍水之性之說,荀子性惡之論,足以動人之聽聞,而孟子性善之說,反起學士之疑慮者,蓋因理微氣顯。微則難見,顯則易知。毫釐之差,天淵之異。此道之所以易失其傳也。理天氣天雖皆無形,然氣天流行,寒暑代謝,動而有跡可見;理天不動,靜而無象難窺。舜之傳禹,人心道心, 嚴危微之辨。人心即氣質之性之見端,道心即本然之性之見端也。本然之性,稟於有生之初,出於理天,即周子所謂無極之真,與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也。未生以 前,不須口鼻之氣而自生,不假五穀之食而自長者。無極真理,靜用之妙也。迨自有生而後,太極之氣,由口鼻而入,從此呼吸往來,為體之充,此時分氣之際,正當某宿某度,則斯人得某宿某度之氣而生。若星吉度正,年與月日相扶,則其人性情善良,富貴功名,終身無損。若星吉度正,年與月日有扶有傷,則其人性雖善良,而扶傷混雜,則折准乘除,其福不全,或歷過坎坷,待時而榮。若星吉度正,年與月日有傷無扶,大運流年,又多剝削,則終身不遇,有志難成,忠臣義士,自是而出,氣與數使之然也。反此若星凶度偏,年與月日相扶,則富而不仁,貴而不義,奸臣賊子,自是而出,亦氣與數使之然,性與命使之然也。此命非天賦之命,乃氣數之命。此性非本然之性,乃氣質之性也。此命此性之發現,乃惟危之人心,而非惟微之道心也。人心何以危?因其源出於氣天,動而難靜,甘食悅色,交物而 引,縱情役志,遮蔽本來。其歸流於污下。

◎鴽(ㄖㄨˊ)鵪鶉之類的小鳥。《爾雅·釋鳥》:「,鴾(ㄇㄡˊ)母。」晉·郭璞·注:「鵪也,青州呼鴾母。」《大戴禮記·夏小正》:「是時恆有小旱,田鼠化為,鵪也。」

◎二十八星宿:指在黃道附近一帶天空(即黃道帶)中的二十八個星宿,也是一周天的二十八個不
等分的星空區域。二十八宿按方位分為東北西南四方,每方各有七宿。  中國古代天文學家依東西南北四個方位劃分天空中的甯P。分別為東方蒼龍七宿:角、亢、氐、房、心、尾、箕宿;西方白虎七宿:奎、婁、胃、昴、畢、觜、參宿;南方朱雀七宿:井、鬼、柳、星、張、翼、軫宿;北方玄武七宿:鬥、牛、女、虛、危、室、壁宿,共二十八宿。

◎折准:抵償。  © 漢典

一:二十八星宿_   [豆瓣 首頁 ]
指在黃道附近一帶天空(即黃道帶)中的二十八個星宿,也是一周天的二十八個不等分的星空區域。二十八宿按方位分為東北西南四方,每方各有七宿。亢(gang鋼)、氐(di底)昴(mao卯)、觜(zi紫)、參(shen深)。鬥宿共六星(不是北斗七星),排列如鬥形(形同勺),又名南斗。因為二十八宿都是不動的甯P,古人把它們作為背景以觀測日月五星運行的位置。

東方青龍七宿:角木蛟,亢金龍,氐土貉,房日兔,心月狐,尾火虎,箕水豹;
南方朱雀七宿: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翼火蛇,軫水蚓;
西方白虎七宿:奎木狼,婁金狗,胃土雉,昂日雞,畢月烏,觜火猴,參水猿;
北方玄武七宿:鬥木豸,牛金牛,女土蝠,虛日鼠,危月燕,室火豬,壁水蝓。

二:分野
分野是指星空區域和地面州國之間的對應關係,就是把天上的星宿分別指配於地上的州國,或者說根據地上的區域來劃分天上的星宿,於是二者互為分野。

 

(1.3)氣天之陽,在人為魂。醒則營營而亂思,寐則夢夢而遊蕩。氣天之陰,在人為魄。動則慾火燔灼,靜則魔狸昏沉。致使四門不閉,九竅下流,六欲奔馳,七情紛擾,嗚呼!道心一點,幾微靈明,幾何不被其遮蔽,為其拖累,流浪生死,常沉苦海者哉!道心出自理天,不入陰陽,不落五行,故純而不雜,靜而能明,神以致妙。人之道心,出於氣表,貫乎氣中,號曰元神。此神無時不與理天相通。惟神能通,然通而不知其通,不得大通終通者,氣累之也。人之人心,處於身中,號曰識神。此神無時不與氣天相通。惟氣能通,亦通而不知其通,不得大通終通者,欲累之也。有志之士,如不得聖人心法之嫡傳,若能為善去惡,積德累功,消除冥冤愆,然後去欲調息,久久功純,所稟之氣,來自氣天者,仍與氣天相合。凡氣天中事,有感悉通,脫於四大,還於太虛,則為氣中之神,可以與天地同壽,日月齊年。若應運降生,可為公侯將相,聰明智慧,出類超群。若奇緣幸遇,得聞大道,知道心元氣之所在,亦須積德累功,除葷茹素,息念凝神,久久氣化理純,所受之理,仍與理天相合。凡理天中事,有感悉通,脫去四大,還於無極,任他滄桑改變,天地終始,與無極法身無關。超過三界,不囿五行,獲大安樂,永不退轉,故能與仙佛並肩,聖賢為伍,主持造化,壽齊無極。其奈理微道大,非人不傳。更兼天律森嚴,妄洩必譴。此正法之所以難也。三教傳 心,有正法、相法、末法之分,而造詣果報,有欲界、色界、無色之別。易有交易、變易、不易之殊,學有理學、數學、象學之異,道有下乘、中乘、上乘,藥有上 品、中品、下品,果有玉清、上清、太清,清淨法身、圓滿報身、千百億化身,大人、聖人、神人等等稱號,不可枚舉。究不出交易、變易、不易之外,達乎交易、 變易、不易之源,則體用合一,本末兼該,有無不二,顯微無間,靜聖動王,執兩用中,此謂正法。若達交易、變易,而不達不易,則有用無體,知有而不知無,知顯而不知微,有動王而無靜聖,囿於欲界、色界,而不達無色界之外,謂之相法。再次則達於交易,而不達變易、不易,則囿於欲界,而輪迴生死,此謂末法。儒有存心養性,一貫之道;佛有明心見性,歸一之道;道有修心煉性,守一之道,躬行實踐,儒能成聖,釋能成佛,道能成仙,謂之正法。千年而後,正法失傳,儒則執於訓詁,失意以傳言;釋、道則囿於焚誦,誦言而忘昧。執於顯而不達於微,囿於人而不達於天,足以為善人,而不足以為聖人、神人,此之謂之相法。千年而後,相法式微,儒者淪於辭藻,以四書、六經,作利祿之階梯;僧、道則專為衣食,借仙經、佛典為乞食之文憑,至此則三聖遺言,亦在若存若亡之間,即善人亦不易見矣,此則謂之末法。

(1.4)如來當寂滅之時,曾言吾道正法一千年,相法一千年,末法一千年。末法之後,正法又來。如正宗失授,則異端紛起,狂妄之輩,盜襲名字,張浮駕誕,簧惑愚蒙。或兢尚奇功,以機心、機事、機器為道,其於日用飲食,兵力富強,非無小補,但用心太過,則淳澆樸散,省立太過,則淫溢滋生。故魯班、墨翟之流,技非不神,終不可入於孔孟之道者,以其外之也。末法之世,亦有以內修惑人心者。道不於達三易,昧天人性命之大源,言不根於三聖,亂綱常名教之大本。乘凡庸之無知,肆無稽之狂言,亂之以鬼神,誘之以禍福。大概以吐納口鼻之氣為率性,以因心造像為有得。不遵戒律,不分內外,不分善惡,肆意亂傳。豈知戒律不嚴,即修養無益;傳授不真,則揠苗助長;孤造獨詣,為害猶小,傳徒引眾,流毒滋蔓,甚至人眾勢大,則妄冀非分,不思漢之黃巾百萬,終歸破滅。元明之間,則有韓林兒、劉福通之輩,亦常聚眾數十萬,其究喪身亡家,以妖人判逆結果。嗚呼!此輩害人,狠於虎狼,甚於洪水。虎狼、洪水,害人之身,而異端邪說, 初則傳授小道,壞人心術;繼則亂人倫常,敗人名節,終則妄冀非分,害國亡家。其惑人之術,大概以引人靈性上天,見甚仙佛,住甚宮殿。在那八天,穿戴甚樣衣 冠,豈不聞《中庸》云:「聲色之於以化民,末也。德輶如毛,毛猶有倫。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金剛經》云:「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 道,不能見如來。」又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老曰:「大道無形。」三教聖人,皆未嘗言空中樓閣,靜裡榮華之事。此言非妖即妄。不惟愚夫愚婦信之,而文人學士,亦從而信之。悲夫!再者同心倩女,致離枕上之魂,千里良朋,猶憶夢中之路,思男夢交,思女夢孕,故思念之極,鬼神通之;妄想之極,妖狐乘之。入其門者,至於思念妄想之極,亦不能無有所見。彼方自幸其道之有得,而不知其已入於妖魔鬼狐之窟,而不自覺也。小道之術,亦有煉出識神,遊歷四出,知人禍福者,如《悟真篇》云:「閉目鑒形思神法,初學艱難後坦途,倏忽縱能游萬國,奈何屋破更移居。」屋破移居者,學此之人。身謝仍入輪迴。如一念有差,終歸墮落。又曰:「投胎奪舍及移居,舊住名為四果徒,何不回頭修大藥,真金起屋幾時枯。」此言旁門小道,非無效驗,但入手差錯,難成正果。故孔子曰:「雖小道, 必有可觀者焉;致遠恐泥,是以君子不為也。」楊朱墨翟之道,橫行天下,在當時非無可觀,然隔礙絲毫,睽違萬里。正以孟子之道,千秋萬古而後,皆知其為異端邪說。辛苦終身,猶不如碌碌無聞之為愈也。蓋因天地無二理,聖人無二心。斯道之外悉屬旁門。輕投誤入,非徒無益,為害不淺。楊朱墨翟,皆天質出眾,終身精勤,因理氣關頭,辨之未清,天人竅妙,知之未悉,大本已差,餘無足觀。再如冉求有季路,仕於權門,管仲晏子,堂堂霸佐,冉仲事業,較之管晏,何止天淵?而冉有季路,俎豆千秋,管仲晏子,難免器小者何也?兩大之間。惟道獨尊。小成霸業,相去萬萬也。

休咎:吉凶、福禍,美惡。《北史.卷三三.李孝伯傳》:「積善餘慶,積惡餘殃,豈非休咎耶?」明.宋濂《李疑傳》:「閭巷子弟執業造其家,得粟以自給。不足,則以六物推人休咎。」

吉凶悔吝:福禍和悔恨,多側重於不好的事。《儒林外史.第三五回》:「吉凶悔吝生乎動,我若坐在家堙A不出來走這一番,今日也不得受這一場虛驚。」

◎太卜:古代卜筮官之長。《楚辭.屈原.卜居》:「往見太卜鄭詹尹曰:『余有所疑,願先生決之。』」《史記.卷一二七.褚少孫補.日者傳》:「自古受命而王,王者之興何嘗不以卜筮決於天命哉!……太卜之起,由漢興而有。」

太卜,周朝叫大卜,官階下大夫,掌陰陽卜筮之法,通過卜筮蓍龜,幫助天子決定諸疑,觀國家之吉凶。太卜掌三兆之法、三易之法、三夢之法,無論是國家祭祀、喪事、遷都、征伐,都必須參考太卜在太廟的占卜。除夕夜,太卜令帥侲子于宮中大儺。太卜在漢朝是九卿之一的太常卿的屬官。唐朝太常寺下設太卜署,太卜屬的最高長官為太卜令,正八品下,其副官兩名曰太卜丞,正九品,卜博士二人。從九品下。屬下包括卜正、卜師、男巫、女巫、卜博士、卜生、筮生。日本陰陽師則來自太卜。

◎降衷:施善﹔降福。

沙界:佛教語。謂多如琲e沙數的世界。

◎冤愆(ㄑㄧㄢ)1.冤仇罪過。  2. 迷信說法,冤鬼作祟,要求償債索命之類。 出自魯迅作品《朝花夕拾·父親的病》“我想,可以請人看一看,可有什麼冤愆……。”

◎駕誕:猶荒誕。

◎張道陵(34年-156年),一名張陵,字輔漢,東漢 沛國 豐縣(今江蘇 徐州市 豐縣)人,被視為正一道的創始者,是五斗米道的創始人。 道教徒稱他為張道陵天師、祖天師、正一真人。 相傳張道陵以虎為座騎,在某些道教流派中,張道陵與葛玄、許遜、薩守堅共為四大天師。

¡·簧惑:以巧言惑眾。  

◎愚蒙:愚蠢無知。《漢書.卷六六.楊敞傳》:「足下哀其愚蒙,賜書教督以所不及。」唐.杜甫〈上韋左相二十韻〉:「才傑俱登用,愚蒙但隱淪。」

淳澆:1.指風俗的淳厚與澆薄。 2.謂淳樸的風俗變得澆薄。 © 漢典

◎韓林兒:明欒城人,韓山童之子,生卒年不詳。即帝位於亳州,稱為「小明王」,建國號曰宋,都于安豐,立凡十三年,後為明太祖所獲。  韓林兒1340年-1366年),河北欒城人,元末民變領袖之一,白蓮教教主,教眾奉立為帝,國號「」,後因船難而歿,死因有意外說、謀殺說。 祖上歷代為白蓮教教主,號稱「明王」。元武宗至大年間,禁絕白蓮教,其曾祖父謫徙永年。元末,其父韓山童以彌勒佛下凡救世為號召,擴充實力。

劉福通1321年-1363年),潁州(今安徽阜陽界首市)人。元末民變領袖。  至正十一年(1351年)五月,劉福通與韓山童率白蓮教教眾和被征挖黃河河道的河工起事,在潁州潁上發動起義,部眾以紅巾為號,信奉彌勒佛,組織「紅巾軍」,對抗元軍,攻克安徽、河南地區,開始了元末農民運動。  至正十五年(1355年)二月迎韓山童之子韓林兒為皇帝,稱小明王,國號宋,定都亳州,建元龍鳳。他為樞密院平章,旋改任丞相。

◎冉求:(西元前522∼?)字子有。春秋時代魯國人。為孔子弟子。性謙退,有才藝,擅長政事。魯哀公三年時成為季氏的家臣,在孔門弟子中名列政事科也稱為「冉有」。

◎季路:姓仲,名由,字子路,一字季路。他也是孔子的弟子,季氏家臣

◎◎沈繼祖所上彈章。 四庫全書《四朝聞見錄》慶元黨_

臣竊見朝奉大夫秘閣修撰提舉鴻慶宮朱熹,資本回邪,加以忮忍,初事豪俠,務為武斷,自知聖世此術難售,尋變所習,剽張載、程頤之餘論,寓以吃菜事魔之妖術,以簧鼔後進,張浮駕誕,私立品題,收召四方無行義之徒,以益其黨伍,相與餐麄食淡,衣褒帶博,或會徒於廣信鵝湖之寺,或呈身於長沙敬簡之堂,潛形匿影,如鬼如蜮,士大夫之沽名嗜利覬其為助者,從而譽之薦之,根株既成,遂以匹夫竊人主之柄,而用之於私室,飛書奏疏,所至響答,小者得利,大者得名,不惟其徒咸遂所欲,而熹亦富貴矣。 

◎◎沈繼祖更是小人。《資治通鑒》記載:

“有沈繼祖者,嘗采摭熹《語》、《孟》之語以自售,至是以追論程頤,得為禦史。紘以疏章授之,繼祖謂立可致富貴,遂論熹:“資本回邪,加以忮忍,剽竊張載、程頤之緒餘,寓以吃菜事魔之妖術,簧鼓後進,張浮駕誕,私立品題,收召四方無行義之徒以益其黨伍,相與褒衣博帶,食淡餐粗,或會徒於廣信鵝湖之寺,或呈身于長沙敬簡之堂,潛形匿跡,如鬼如魅。士大夫沽名嗜利,覬其為助者,又從而譽之薦之。”

都是毫無事實依據的栽贓誣陷和上綱上線,欲加之罪,巧言惡攻。

*吃菜事魔:宋代民間有明教,一人為魔頭,結黨事之,皆菜食,不茹葷,官書稱之為"吃菜事魔" © 漢典

 

2.上古傳道之書,首寄於《易》。達不易之易,則範圍造化,謂之聖域;達變易之易,則明於造化,謂之賢關。聖域無為,是為天德;賢關有為,是為王道。若只知道交易之易,則知顯而不知微。知有象而不知無象者,未足以言道也。變易之易,出於上經之乾。乾為天。先天之乾,變而為後天之離。乾之用九即用離也。乾道變化, 各正性命,天之用也。大明終始六位時成,時乘六龍以御天,日之用也。天日運轉,而寒暑變易,故曰變易。交易之易,出於上經之坤。坤為地。先天之坤,變為後天之坎。坤之用六,用先天之坎也。乾用後天,坤用先天者,陽順陰逆之別也。坤為地,坎為月。坤厚載物,地之用也;萬物化光,月之用也。坤因天交,則發長收藏;月與日交,則晦朔弦望。地月皆因交而易,故曰交易也。地之交天,無形有跡;月之交日,形跡俱顯。如西南得朋一說,其解頗多,聊舉一二,就正高明。以卜筮而言,則坤為所占之卦。西南為坤之位,坤見坤為同類,同類曰朋,故曰西南得朋。坤生三女,巽、離、兌,皆在西南,亦同類之朋也。此解雖似近理,究竟與交易無關。月為太陰,又為水精。以坤為體,以坎為用。月本無光,交於日則生光。光處為魂、為陽,即長畫之奇也;黑處為魄、為陰,即斷畫之偶也。月至晦夕。純陰無陽。坤為老母。三日黃昏。月在庚方。月上日下。交而生光。坤生長子。變而為震。朔八上弦。月在丁方。陽多陰少。震變為兌。望日封照於甲。陰盡陽純。兌變為乾。此三五為盈也。十八平明。月在辛方。陽光漸縮。一陰下生。則父生長女而為巽。二十三日下弦。月在丙方。陰多陽少。巽變為艮。三十日。月在乙方。陽光不現。魂盡魄全。仍還坤體。此三五而闕也。(本段可參閱07FF05_一、5.之弦月圖)震、兌、乾、巽、艮、坤。卦止於六。八卦只用六卦也。朝屯暮蒙。六十卦為一月之周天。一日一爻,六日一卦,故三百六十日,為六十卦,為一年之周天。八卦只見六卦。六爻即是八爻。六爻即是八爻者,加以乾爻用九,坤爻用六也。八卦只見六卦者,三五而盈震、兌、乾,三五而闕巽、良、坤。其間獨少坎、離者,月為坎,日為離也。二用無爻位,周流行六虛,六卦實八卦也。卦者掛也,日月懸掛虛空,而生卦也。爻者交也,日與月相交,而生爻也。「卦」字之畫,從二土者,日中納已,坎中納戊。「卦」乃戊、已二土,相合而成也。日何以納已?已即日也。坎何以納戊?戊即月也。上有八卦,下有八方,以八乘八,而六十四卦全矣。日麗天而少遲,每日不及天一度。積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而為氣盈。日含一陰,次健於天。月只一陽,又遲於日, 故一日不及天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積二十九日半為一周。故一年朔虛六日不足,氣盈五日有餘。朔虛六日不足,故春打來年加十一。五年二閏。十有九年七閏。氣朔分齊。為之一章。氣盈出於變易。朔虛生於交易。而不易不與焉。此不易之大用也。交易若人之形質,陰陽交則易也。變易若人之氣稟,自少而壯,自壯而老,自然而變也。不易若人之元神,形有生死,氣有變遷,而神則無生死、無變遷。出舍入舍,不增不減,故曰不易。不但是也,佛之金剛,道之金丹,悉皆本於三易。 佛曰南無。南者乃先天乾位。乾為天,天則大無不包,此變易之易也。又為後天離位。離為日,日則明無不照,此交易之易也。大無不包,明無不照,猶不足以盡佛法之妙,惟無則微無不入,此不易之易也。道之金丹。先天以乾坤為性命,自十月胎足,瓜熟蒂落,的一聲,乾失中爻之陽,虛而成離;坤得乾之中爻,實而成坎。 乾坤交則變為坎離。日上月下,水火未齊。金丹工夫,知坎離樞機之所在,運虛無神火,下降坎宮,則海底真金,化而為氣,逼氣開關,倒轉黃河,上升崑崙,落於離中,氣聚神凝,復還乾元,法輪自轉,謂之變易。迨至九轉丹成,神升上界,與道合真,還於無極,謂之不易。不易則不生不減,不垢不淨。佛曰金剛,道曰金 丹,皆以金為喻者。言本然之性,來自理天,至精至粹,無垢無塵。靜而能應,虛而能明。自降生而後,氣質之性,來自氣天。入於口鼻,充乎一身,混沌鑿破,四門大開,情識漸生(),天真漸沒,及至六欲奔馳,七情紛擾,雲霧迷空,青天若亡矣。青天即不壞之金性也。人人有此不壞金性,因拘於氣稟,蔽於物慾,迷真逐妄, 背覺合塵,不盡孽報,萬變輪迴。故虞廷以人心、道心,辨危微。西周以敬勝、怠勝,斷興亡。而孔顏以克己復禮為功夫。氣質之性,發為人心;本然之性,發為道心。人心居臟腑之裹,道心現乾元之表。在裹則昏濁蒙昧,為七情六慾之領袖;在表則虛明光耀,作三華五氣之總持。裡則近泉,入於污下,故危。危者迷真逐妄。 迷真則永失真道,逐妄則苦惱輪迴。表則通天,進於高明,故微。微者返妄歸真。返妄則苦惱全平,歸真則誕登道岸。此二者同寓四大,苦樂不同,聖凡迥異。知之真則不疑,故精。守之固則不二,故一。精則情慾胥泯,己克淨盡;一則三五咸融,禮復渾圓。己克淨盡,則迷雲消散;禮復渾圓,則青天顯露。萬物各具一天。天即乾,乾即金,金即性,性即理,復理即復性,復性即復金。佛曰金剛,取其能斷。道曰金丹,取其渾圓。己克禮復,孔子不曰復天理之理,而曰復禮樂之禮者,懼後世之遺脫倫常,棄人求天也。天人合一,執兩用中,故高不入於虛空之無用,下不淪於功利之器小,此所謂「允執厥中」也。以禮樂之禮,代天理之理,使後之學人,得其精者,則盡性至命,大之可為聖賢;得其粗者,則孝弟忠信,次亦無愧名教。大哉聖人!其憂天下來世其至矣!後之儒者,曰:「人欲淨盡,天理流行。」 其言非不親切,然而較之聖人,不無遺漏錯誤之處。「人欲淨盡,天理流行。」專言性體,降及末流,則有貪空戀寂,遺脫倫常,昧聖人代天理物之大權者。寂然不動,感而逐通,理本靜而能應,而曰流曰行,則與氣混而無別,降及末流,則有認氣作理,忽略精微,昧聖人無為至靜這大本者。故學庸兩篇,於體用本末,終始先後,顯微費隱,天道人道,大德小德,九經三重之大用,無聲無臭之大體,反覆叮嚀。尊德性而道問學,至廣大而盡精微,極高明而道中庸。溫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禮。叩其兩端,竭示無餘者,懼後世學術之岐也。其奈聖人之學,大而能博,七十子親炙聖化,顏曾而外,鮮有造其域者,況其下焉者乎。故數傳而後,楊墨之道, 橫行天下,幸孟子得子思之正傳,起而辟之。聖聖相傳之道,賴以不墜。以後不數世,則秦焚詩書,師心自用,共祚不永,二世滅亡,漢鑒其失,則詔求遺經,治尚寬大,當時儒者,率以法經[治經]為業,專門名家,大者[大都]牽文拘義,執於訓詁,往往失意以傳言,故古人有云:焚經經存,注經經亡之歎。馬鄭諸子,非不博大,但囿於問學,略於德性;京房治易,專事占卜,則流為象數之小儒;王弼治易,專言義理,則變為兩晉之清談,或偏於本,或偏於末,此漢儒學術之歧也。晉儒侈談清虛,較之拘執之學,高則高矣,然而空大無實,則漫無入手,其究至於鄙視禮節,淪於狂蕩。唐重詩賦,兢尚辭藻,孔孟心法,入室者少。迨至炎宋肇興,崇儒重道,五星聚奎,文運天開。希夷首出,濂洛接踵,聖聖心法,賴以昌明。二程之後,龜山繼承。道傳豫章,後寄延平。道至新安,集注聖經。當此之時,朱道問學,陸尊德性,一貫之道,歧分兩經。尊德性者,象山而後,厥有陽明;道問學者,紫陽而下,何王繼起,金許迭興。至於今日,程朱陸王,未息異同,各執一端,忘卻中庸。德性問學,豈容偏重。出世之法,釋道為憑。宋元之末,二氏法興,下手之處,亦有不同。道煉水府,釋修離宮。寒山龍門,當時之雄。分門別戶,各守其宗。較之三聖,終欠渾融。自此而後,出世謀食,住世求榮,三教真脈,已迷跡蹤。異端蜂起,雜法橫行,凶國害家,坑陷愚蒙,變亂舊章,敗壞世風,愚心如傷,欲救不能。不揣固陋,俚解聖經。荒謬差錯,就正高明。知我罪我,任其品評。儒自德性問學,分趣以來,尊德性者其守約,以格物為格物慾之物;道問學者其用博,以格物為格事物之物,各執其說。豈知德性問學,體用不可偏重,物慾、事物,天人要在兼需。物慾之物格,則己克禮復,足以達天德之大本;事物之物格,則禮明樂備,足以致王道之大用,此靜聖動王之法也。故曰:尊德性而道問學,兩端並重,執一則偏也,即體用兼需。若囿於人而不達於天,則可以入賢關,而不足以入聖域。然而天亦難言矣。漢儒董仲舒董子曰:道之大源出於天。舉世學人,皆以之為見道之言,究不知其所本之天為何天也。若以理天為天,則天即道,道即天,不分彼此,何有出入?若以氣天為天,則天之大源出於道,而道之大源不出於天。故老子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道之名雖不異,道之實則有別。易曰:一陰一陽之謂道,指占卜而言也。占卜本於象數,象數不離陰陽,此乃卜筮之道,非大學之道,率性之道也。非不易之易,乃交易、變易之易也。大學之道,率性之道,雖本於不易之易,然乃人人各具之道;又非生天生地,不可道不可名之道也。陰陽欲界、色界、交易、變易、有象、無象之分。欲界之陰陽,則男女、雌雄、動靜、剛柔、死生之類。色界之陰陽,則星斗、日月之類。此乃有象之陰陽,大半屬乎交易。無象之陰陽,如青氣之天,載日月星辰,與大地山河,包括萬類、貫徹萬類、養育萬類、生殺萬類。升則為陽,降則為陰。伸而為神,屈而為鬼。此乃無象之陰陽,屬乎變易。然變易之易,雖似無色無象,而實與無象無色之不易不同。變易之氣動而流行,有終有始。大限不過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終歸窮盡。不易之理,靜而能應,無終無始,不落陰陽,而實能主宰陰陽、終始陰陽,而為一陰一陽之母。氣天雖似理天,實大異乎理天者,亦猶氣質之性,惟危之心,與本然之性,惟微之心之難辨也。此似道之所以易從,而真道之所以難信也。故老子曰:上士聞道,勤而行之; 中士聞道,若亡若存;下士聞道,則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莊子曰:籬燕不知鴻鵠,夏蟲不可語冰,井蛙不信天大。宋玉曰:其曲彌高,其和彌寡。孔子曰:德 修謗興,道高毀來。子思子曰:君子之所不可及者,其惟人之所不見乎。孟子曰:君子之所為,眾人故不識也。由此觀之,道之難言,不自今日也。故程子之道,在北宋之時,舉世皆目之為偽學,呼之為黨人,謗之於朝,刻之於石。避之則無罪,學之則犯禁。謗之、毀之則有功。茫茫斯世,幾無托足之地。朱子之學,在高宗之時,則當位目之為妄,呼之為妖,其身則削職奪祿,其徒則拒之邊裔。故《孟子》曰: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 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是以《論語》以不知不慍為君子,《中庸》以不知不悔為聖人。守死善道,孔門之法。違道千譽,虞廷之戒。

◎發長收藏_春夏秋冬.

◎㘞(ㄏㄨㄛˋ)1.象聲詞。拉船纖時的呼號聲。  2.用同(duō)”。表示用力之聲。

◎虞廷:1.亦作"虞庭" 2.指虞舜的朝廷。相傳虞舜為古代的聖明之主﹐故亦以"虞廷""聖朝"的代稱。

◎親炙:指直接受到傳授、教導。 《孟子.盡心下》:「非聖人而若是乎,而況於親炙之者乎?」

◎「聖化」:指達到神聖的境界(成聖)的過程。

◎炎宋:趙宋自稱以火德王,故稱炎宋。   *趙宋:指宋朝。因皇室姓趙,故稱。稱趙匡胤所創建的宋朝。別于劉宋而言。

◎劉宋:劉裕建宋:宋(420年-479年)史稱劉宋或稱南朝宋,是中國歷史上南北朝時期南朝的第一個朝代,也是南朝版圖最大的朝代。 420年,宋武帝劉裕取代東晉政權而建立。國號宋,定都建康(今江蘇省南京市),因國君姓劉,為與後來趙匡胤建立的宋朝相區別,故又稱為劉宋或南朝宋[

五星聚奎:大宋開世宋代趙匡胤奪天下,天空星象呈現五星聯珠的狀況。北宋五子:周敦頤、程灝、程頤、邵雍、張載也被說成應了五星聚奎的天象,由他們所開創的理學也就成了天意的代表。於是宋理學大興。

◎五星聚奎又稱五星聯珠。指的是從地球上看天空,水星、金星、火星、木星與土星等五大行星排列為近乎直線的奇特天象。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中國古代史籍中分別稱謂大白、歲星、辰星、熒惑、填星。五星聯珠出現頻率與各星間最大分離角度有密切關係,並沒有明顯週期性,若限定五星最大分離角度在二十三度內,則每一千年平均約可見二十六次。

◎龜山繼承:楊時1053年-1135年),字中立,號龜山先生,世居福建將樂縣龜山下。中國北宋洛學大家,世稱「楊龜山」,以道學聞名,時稱「南有楊中立,北有呂舜徒」。楊時之後,有羅從彥、李侗、朱熹相繼承傳。至朱熹時,發展為與「濂學」、「洛學」、「關學」,並稱的「閩學」。楊時被尊為「閩學鼻祖」。

◎豫章:羅從彥,1072出生,卒於1135年,字仲素,號豫章先生,出生在南沙劍州,宋朝經學家、詩人,豫章學派創始人,有著作《中庸說》、《豫章文集》。

◎李侗:10931163)南宋學者。字願中,學者稱延平先生。南劍州劍浦(屬今福建南平)人。 李侗為程頤的二傳弟子,年輕時拜楊時、羅從彥為師,得授《春秋》、《中庸》、《論語》、《孟子》。

◎南劍三先生_南劍三先生 指宋朝人楊時、羅從彥、李侗。此三人皆南劍人,相師承,攻二程之學,故稱。  因三人都是閩之延平人,延平在宋朝稱南劍州,轄劍浦(今南平)、將樂、尤溪、沙縣和順昌五縣,故被稱為"南劍三先生"

◎紫陽:朱熹113010221200423),元晦,一字仲晦,齋號晦庵考亭,晚稱晦翁,又稱紫陽先生紫陽夫子

◎王守仁(14721031152919),本名王雲,字伯安,號陽明,浙江余姚人,漢族。明朝傑出的思想家、文學家、軍事家、教育家,南京吏部尚書王華的兒子。

◎何心隱(15171579),中國明代思想家,王陽明心學之泰州學派弟子。原名梁汝元,字柱乾,號夫山。江西吉安永豐人。早年放棄科舉,致力於社會改革創建聚和堂,因反對地方官徵收雜稅被捕入獄。相傳曾與道士藍道行合作彈劾嚴嵩,因嘉靖信奉道教,讓藍道行(泰州學派同門弟子)假借奸臣如嚴嵩之名,使皇帝疏遠嚴嵩。後在湖北孝感講學,因反對當時的內閣首輔張居正再遭通緝。萬曆七年(1579)被捕,死於湖廣巡撫王之垣的亂棒之下。

◎王陽明是明代偉大的哲學家,本名王守仁(14721528),因築室讀書於故鄉陽明洞,世稱陽明先生。陳獻章(14281500)出生於廣東,後遷江門白沙村,因此又被稱為陳白沙,開創有明一代心學的先聲,也創立中國哲學領域的嶺南學派,具有創新的治學精神和愛國憂世的高尚情操,上承宋儒理學的影響,下開明儒心學的先河,在明代思想史上有承先啟後的作用,也催發了明末清初學術界的繁榮。
  中國哲學史上,陳王之間之所以沒有關聯,是人為的假像。作者從整個時代背景,與王陽明一生學思歷程加以一一舉證,斷定陳白沙有兩個衣缽傳人,一是湛甘泉,二是王陽明。王陽明聽湛甘泉講白沙學近三年,再加以發揚光大。

◎二世滅亡:秦二世(前230年-前207101日),姓,名胡亥,秦朝第二位皇帝,秦始皇第十八子。從中車府令趙高學習獄法。西元前210年,始皇出遊南方,病死沙丘宮,胡亥在趙高與宰相李斯的幫助下,秘不發喪,發動沙丘之變,賜死長兄扶蘇,而即位為二世皇帝。秦二世即位後,殺兄弟姐妹二十餘人,趙高掌權,實行殘暴統治,終於激起陳勝、吳廣的大澤之變,山東六國舊公室也乘機各自復國。西元前207年趙高的女婿閻樂強逼胡亥自刎於望夷宮,卒年24歲。 二世死後僅四十六天,劉邦就攻入咸陽,子嬰向劉邦投降,秦朝滅亡。秦二世是秦朝最後一個皇帝(子嬰僅稱秦王,未稱帝)。

參考_

如西南得朋一說,其解頗多,聊舉一二,就正高明。以卜筮而言,則坤為所占之卦。西南為坤之位,坤見坤為同類,同類曰朋,故曰西南得朋。坤生三女,巽、離、兌,皆在西南,亦同類之朋也。

 

(2.1)釋氏之道,自志公之時,分為青衣、黃衣。青衣在南,持受戒律,以宗教律為道規,以戒定慧為造詣,以明心見性頓超涅槃為究竟,真傳實授,故能成佛作祖。通宗合教,辭理兼優,豎拂迎機,荷擔正法,代不乏人,是為實法。黃衣在北,飲酒茹葷,仍漠北之俗。不斷殺孽,其間偶有達者,不過頑空無為,不昧前生,出胎入胎, 難免輪迴。由經悟入,無真指點,是謂權法。實法優者,超佛越祖。權法優者,止於消孽。青衣自五祖而後,分為南頓、北漸。南宗慧能,掃除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謂之頓教。其道多傳火宅,而比丘僧尼,鮮有得其真者。北宗神秀,傳授衣缽,執於講誦,不達本源。其間優者,亦可以消冤解孽,獲人世之福壽,享顯代之榮華,不能超生了死,報盡終墜。如果皈清戒淨,法財兩施,福慧雙圓,因其宿慧,不退初心,亦可得遇真傳,漸人真宗。荷擔如來。大振宗風。道本無私,有感必通,不限倫類也。太上之道,魏伯陽真人以前,《清靜》《道德》,為老子正傳,金丹爐火,未嘗言及。此時三聖同源,相視莫逆,乃最上一乘法也。《金剛經》 曰:以無為法而有差別。《道德經》曰:無為而化。孔子亦曰:無為而治者,其舜也與,夫何為哉。恭已正南面而已。《清靜經》以清靜為主,《金剛經》亦言清靜,《大學》以定靜為入手。道曰虛無,佛曰寂滅,而《中庸》亦曰:上天之載,無聲無臭。道曰守一,佛曰歸一,而儒亦曰貫一。佛曰色空,道曰有無,儒曰顯微。佛曰觀音,道曰觀心,儒曰顧諟天之明命。道曰復命,儒曰復禮,佛曰亦復如是。佛曰明心見性,道曰修心煉性,儒曰存心養性。下手之法,究竟之處,三聖同源。融金作器,化冰為水,原無異同,豈分彼此?自魏伯陽,借易闡道,性命之理,合之天道陰陽,參之卦爻河洛,仰觀俯察,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因寒暑之升降,日月之盈缺,物類之牝牡,參而同之,契而同[]之,印證人身,若合符節。以性命稟於天。天在大易為乾,乾在五行為金,故以元性之體,喻之為金。因神凝氣聚,萬脈歸源。情智胥泯,渾融一團。故以元性之用,喻之為丹。神居於離,先天在東。東為蒼龍,七宿分野,故曰青龍。氣居於坎,坎先天在西,西為白虎,七宿分野,故曰白虎。離火生於東,旺於南,故離火自東而南,代先天之乾。南為朱雀七宿之分,故又謂之赤龍。坎水生於西,而旺於北,故坎水自西而北,代先天之坤。北方為玄武七宿分野,故又曰黑虎。離在南方,先天變為後天,元神蔽於識神。識神易放而難收,故喻之為汞。坎在北方,亦為後天元氣,累於濁精,易沉而難升,故喻之為鉛。此藥物之由來也。離火為日,坎水為月。離中納己,坎中納戊。日月為易,交則為明,化則成丹。戊己交則為刀,二土交則為圭。此金丹刀圭之由 來也。離宮為九,乾爻為九,離轉為乾,故曰九轉。坎中一陽,化氣上升,仍還乾體,故曰還陽。成乾則陽還,陽還則九轉,九轉則金純,金純則陰陽合一,合一則丹成。丹成於離。離在後天為九紫,故曰九轉還陽丹。九轉金丹,九轉紫金丹,種種譬喻,種種名號,層見疊出,萬變不窮。故今聞者喧耳,見者炫目。千歧萬派, 疑竇滋生。而爐火、採補、搬運、吐納之外道旁門,由此而出矣。豈知金即天,天即理,克己復禮,一言盡矣。三聖立教之初,以存心養性、明心見性、修心煉性, 抱元守一、萬法歸一、執中貫一為標準;以清靜無為、定靜無為、為入手;以慈悲、感應、忠恕、為功夫;以三皈五戒、六度萬行,三華五氣、五百大戒,三綱五常、非禮勿視、聽、言、動為行持;以盡性至命、歸根復命、亦復如是、為究竟。大中至正,盡善盡美,不敢放言高論,恣意揮霍者,懼毫釐微差,千里致謬,故身度聲律,規圓矩方,範圍天地,師表百王,歷萬世而無弊也。道自金丹之說興,末流多入於執象;佛自頓教之傳失,末流多入於頑空;儒自孔孟既逝,程朱以降,學者大概囿於言語文字之間。儒囿文字,尚靠人道,釋老真失,概無足觀。既無真修,小則有遺倫之過,甚則致亂倫之罪。此非老子釋迦之咎,乃後世學者,矯枉過正, 脫略倫常,棄人求天之失也。蓋老子服官,歷仕周朝,未嘗絕人而無君。釋迦有子,世龔生佛,何曾遺倫而無父?孔子司寇,三月而去魯。孟子容卿,不久而去齊。 顏、閔,終身不仕,非時君之削奪,材力之不稱,別有所為,故不粘滯於利祿富貴也。蓋以理微道大,難為不知者言耳。佛老齋戒,直行明言。孔子則含而不露。佛為一國之主,無有所畏。老乃大化之神,不為世縛。孔子則無位無權,處非其地,故不著形跡,危行言遜者,惟曲高和寡,德修謗興也。如不然,鄉黨一篇,沽酒巿脯不食,失飪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不時不食,不撤薑食。此外,如季康子,燕孔子,孔子不肉而食,齊必變食。子之所慎,齋、戰、疾。君子齋戒,以神明其德。非但制戒三日,散戒七日,實無時不戒也。蓋食腥則殺生害理,違仁養陰。食葷則蔽性昏智,清陽不升,神明不至。不戒則心志散亂,情慾雜投,精神失守,流為污下。有心者會意其間,三教聖人,異地則皆然也。

志公:寶志禪師(418--514),亦作保志、寶志公、志公或寶志大士。南北朝齊、梁時高僧,出生于句容縣東陽鎮(今屬南京市棲霞區),金城(今甘肅蘭州)人,俗姓朱。一生屢現神異。

◎元武宗加封孔子的詔書原文:「上天眷命,皇帝聖旨:蓋聞先孔子而聖者,非孔子無以明;後孔子而聖者,非孔子無以法。所謂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儀範百王,師表萬世者也。朕纂承丕緒,敬仰休風,循治古之良規,舉追封之盛典,加號大成至聖文宣王。遣使闕堙A祀乙太牢。於戲!父子之親,君臣之義,永惟聖教之尊;天地之大,日月之明,奚罄名言之妙。尚資神化,祚我皇元。主者施行。大德十一年七月。」 詔書文字來源於[]/佚名《加封孔子大成至聖碑》,這是由閻復撰寫的《加封孔子制》,載於四庫全書本《元文類》卷11《制》。

◎鄉黨篇齊必變食.  居必遷坐。_古人齋戒必居外寢,外寢稱正寢,齋與疾皆居之。. 內寢又稱寢,乃常居之處。. 遇齋戒時,必有特備的浴衣,用布為之。

*述而篇:子之所慎:齊(ㄓㄞ)、戰、疾。_孔子所謹慎的三件事:齋戒、戰事以及疾病。. 「子之所慎」,一般人將祭祀看成照舊老套,對祭祀前應守的齋戒就輕視忽略了。. 遇事思慮草率、隨意輕啟戰端,往往魯莽上陣、倉促應戰;平時生活無度,糟蹋身體,病急時卻亂投醫、亂吃藥,這些都是孔子所深戒而必須謹慎對待的。

*繫辭傳:聖人以此齋戒,以神明其德夫!

 

師表百王

 

3.當時三教分門,互相牴牾,各執其見,不能歸一者,囿於人不達於天。各據枝葉,迷忘根本也。老子乃傳道之祖,故東渡孔子成至聖,闕里傳猶龍之歎,西化胡王悟真經,函關現紫氣之祥。青牛西去,道傳天竺。白馬東來,佛興震旦。孔孟之道,有資於老聃。周程之學,實本於希夷。柱下吏官,華山道士,皆有益於儒,無害於儒。奈何自昌黎而後,以毀佛闢老為正事。新安以來,以牴陸排王為真儒。昌黎闢老,而其侄湘子,竟成黃冠之領袖。道成天上,名留人間。廟貌馨香,童婦皆知。 由此觀之,多此一闢也。文公人品,本來正大,但孔孟堂奧,差之毫釐。原道論學,不言格致,入手已差,其它可知。文章功業,大有可觀,性命天道,未可與議也。朱陸之學,始睽終合。陽明學業,終難磨滅。而異同之論,至今未息者,門戶之偏也。河圖洛書,一順一逆。河圖順行相生,一本萬殊,由體入用。洛書逆行相剋,萬殊一本,攝用歸體。河圖以七、八、九、六、之成數為四象。七為少陽,八為少陰。七為震坎良三卦,皆一陽二陰。陽則奇圓圍三,三用其全。陰則偶方圍四,四用其半。三用其全,一陽為君,得三數。四用其半,二陰為民,得四數。三與四共,共數為七。三男皆七,故曰少陽。八為巽、離、兌三卦,皆二陽一陰。 二陽得六數,一陰得二數。六與二共為八。三女皆八,故曰少陰。六子皆少,對乾坤父母二老而言也。乾父純陽,三三見九,故老陽用九。坤母純陰,二三如六,故老陰用六。老變而少不變者,物極則反。陽極則變陰,陰極則變陽。乾用九,變則為八。乾下交坤,虛而成離也。坤用六,變則為七。坤承乾爻,實而成坎。以數而言,用九變八,乾交坤而成離。用六變七,坤承乾而變坎。以理而言,則乾陽順進,由體入用,故乾用後天之離,離數九也。坤陰逆退,由用返體,故坤用先天之坎,坎數六也。坎本中男,坎為月,而月號太陰。離本中女,離為日,而日為太陽。此陰陽互艮之義也。陽內含陰,外象為陽。陰中含陽,外象為陰。河圖,天數之積二十有五,地數之積三十。天地積數五十有五。除五不用,其用四十有九。五為太極之用,一為太極之體。四十九者,七七之積數也。陽至七則變陰,陰至七則陽復。六則變機未至,八則變機己過。易者變化之機也。故揲蓍用七七之數。河圖為地,地重而濁。洛書為天,天輕而清。重濁則數多,輕清則數寡。洛書之積,四十 有五,少土之成數,故輕清、而變易注行不息。河圖之積,五十有五,多土之成數,故重濁、而簡厚不遷。天體為陽,陽數以五為中。天氣有升有降,升則為陽,陽數五,甲、丙、戊、庚、壬;降則為陰,陰數五,乙、丁、己、辛、癸。地體為陰,陰數以六為中。地有對待,自子至巳為內,自午至亥為外。天干之土二,地支之土四,亦土多也。故天以氣為體,而地以土為體。天以五為用,故五音三分損益而象天。地以六為用,故六律隔八相生而法地。古人畫井分疆,建邦設都,佈兵排陣,下寨安營,奇正變化,悉本洛書。學者見古人畫井分疆,本於洛書,多以洛書為地盤,而不知用雖在地,實則法天也。故年白、月白、日白、時白,九位轉運, 吉凶相錯,大小相間,故達於洛書之源,則識天時。達於河圖之源,則知地利。達於天理、地理、性理,三理一本之源,則得人和。達於氣不達於理,謂之偏。達於理不達於氣,謂之素。達理之源,明氣之用,盡地之利,為內聖外王大中至正之道。理之微,盡性至命;理之顯,三綱五常,歷萬古而不易。氣之隱,運會升降;氣之顯,世道變遷,當因時而制宜。

闕里傳猶龍之歎_ 另可參閱13-48. 大雅講義

◎參考_老子化胡說簡稱化胡說",即老子化身為佛建立佛教。老子化胡說是巧妙利用《史記》老子傳中西出函谷關而去,莫知所終之句編造出來的。記載化胡說的是《老子化胡經》,通常認為《化胡經》是西晉祭酒王孚撰寫。

老子化胡是指中國的老子出函谷關,到西域對西域人、天竺人等外國胡人實行教化的事件。關於《老子化胡經》之作者,一般認為是西晉道士王浮。然而後世的道教徒為了宣揚老子,神話了老子的西行。其實,化胡為佛,不過是道教為了淩駕在佛教上,所編造的神話罷了。

欒川隱居說。這種說法認為來自出關後,沒有西去,而是調整方向,經盧氏,到了風景秀美的欒川隱居了,所以才有了老君山。今天的老君山上有殘碑為證,為了紀念老子,此處還有老君河和老君廟等。

*與西去說相反,《莊子》、《韓非子》、《禮記》等古書記載離開周氏後,老子並未西去,而是東去回老家(今河南鹿邑)隱居。很多人認可這種說法,因為炎黃子孫看中的是落葉歸根,而且史料中有「孔子問禮」的記載,老子故鄉與孔子故鄉相隔不遠,這為孔子問禮提供了相對應的交通。不過,現實中沒有切實的證據驗證這種觀點的正確性。

黃冠:道士所戴的帽子。後指道士。唐.唐求〈題青城山範賢觀〉詩:「數里緣山不厭難,為尋真訣問黃冠。」

昌黎:韓愈768年-8241225日),字退之,河南河陽(今河南孟州)人,自稱郡望昌黎,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稱韓吏部。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是當時古文運動的推行者,合稱「韓柳」。

 

4.日月星辰麗乎天,即麗乎氣也。百谷草木麗乎地,即麗乎土也。青氣為天,土也為地,良不虛也。人只知百谷草木之麗乎地,而不知地即天中一物耳。黃帝問於岐伯: 地為天中之一物,亦有所托乎?岐伯曰:大氣舉之耳。鬼臾區知地上之天,而不知地下有天。岐伯言及地之四外皆天。未嘗言及天之四外復有天也。天之四外復有 天,惟太上老子言之不一,《清靜經》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道德經》曰:無名天地之始。《本行集經》曰:九天之上,謂之彌羅。天上之天,上極無上。此乃大道之蘊,至理之奧。上天禁秘,不得妄傳。寶而敬之,非人勿示。無所不貫之謂彌,無所不包之謂羅。大氣舉地,大道生天。

鬼臾區:又作鬼容區,號大鴻。傳說上古醫家,黃帝臣,曾佐黃帝發明五行,詳論脈經,於難經究盡其義理,以為經論。《史記·孝武本紀》:黃帝得寶鼎宛朐,問于鬼臾區。[對曰:「帝得寶鼎,神策,是歲己酉朔旦冬至,得天子紀終而復始。」于是黃帝迎日推策,後率世歲復朔旦冬至。]集解駰案漢書音義曰:區,黃帝時人。”○索隱鄭玄黃帝佐也。李奇曰:黃帝時諸侯。本作申區者,非;藝文志作鬼容區也。

◎彌羅:佈滿。宋.范成大〈白玉樓步虛詞.珠霄境〉詞:「梵氣彌羅融萬象,玉樓十二倚清空。」

◎彌羅宮:神話中天宮道場,位於天之最高位。道教經典記載:天庭至尊玉皇大帝就在彌羅宮中內統禦諸天。

 

(4.1)俗學之士,大都以可知可見為事業,而不知聖神事業,迥超凡庸知見之外,如《中庸》云: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使天下之人,齊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三教聖真,師表萬世,模範百王,俎豆馨香,久而彌新。儒由至善定靜,不睹不聞,達無聲無臭之天而成聖;道由清靜無為,寂淡沖虛而成仙;釋由降服其心,寂滅真空而成佛。因其不入執象,故不落頑空。空中不空,是為妙有。妙則神明不測,有則體物不遺。古人德修謗興,道高毀來,曲高和寡,舉世莫容,不悔不慍,死生以之者,為道故也。文囚羑里,孔厄陳蔡,程子之學,擯於蔡京,朱子之學,斥於佗胄。一者俗眼不識,少見多怪;再者精金待煉,動心忍性,分所當然。再如陽明平亂,有功不賞;蕭寺談禪,中若無事者,世味淡也。元定佐朱,無罪見逐,羈所傳道,禍患不避者,見理真也。如本朝世祖章皇帝,世宗憲皇帝,皆深探理窟,業契道妙,道與權合矣。然聖人之政,可以明行,聖人之道,未敢顯傳者,一懼臣民難以盡識,變更不易; 二懼理微道大,歧路易生,妄付流毒,易放難收,致令滋蔓,以故世宗作語錄以明志。世祖棄江山如敝屣,有道有權,如二聖尚不能以斯道之微,遍諭臣民,況其下為者乎?鳴呼!大同世往,江河日下,習染既深,無可如何也。大學之作,本於堯典,故以明德入手,其修齊治平之序,即克明峻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協和萬邦,黎民於變時雍。其定靜安慮,乃發揮文思安安之蘊。其格物致知,乃表章格於上下之義。感格、格除、格至,三義兼該。而堯典之格至義居多,其本末先後始終,即明德至於於變之序也。堯典命羲、命和,於於變之後,盡人合天也。大學言人事,而天事未嘗言及者,各有所司,言不越職。天理之天,學者政務。天時之天,存於有司也。中庸之作,本於虞延之傳心。湯誥之言性,人心道心,天道人道也。惟危惟微,顯微費隱也。不偏之謂中,允執之謂庸。中者道之體,庸者道之用。允執厥中,即用其中也。維皇降衷,若有恆性,天命之謂性也。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率性之謂道也。其言不睹不聞,無聲無臭,洋洋如在,體物不遺,皆發揮維皇這真體。其言三達德五達道,九經三重,位育參贊,乃極推降衷之大用。其言德性問學,廣大精微等事,乃剖天道人道之兩端,施允執厥中之大權。不為隱怪,端入德之門,不廢半途,戒垂成之敗,至於遁世不見知而不悔,則樂天知命。君子無入而不自得矣。不避陷阱者,智非真智。不知食味者,愚乃實愚。此道所以不易明不易行也。食以養陰,飲以養陽。飲食之質本於地,有形易見。飲食之味本於天,無形難窺。飲食之味,居乎飲食之中,達乎飲食之外。

 

佗胄:(西元11511207位元組夫,宋安陽人,韓琦的曾孫。甯宗時專權十餘年,官至平章軍國事。專橫恣肆,斥理學為偽學,使朱熹等人均獲罪。後欲立功以自固,乃北伐金人,終兵敗被斬首

世祖章皇帝:(西元16381661滿清的第一位皇帝。姓愛新覺羅,名福臨,建元順治。六歲即位,由其叔父多爾袞攝政,入關代明,統一中國。在位共十八年

世宗憲:(西元16771735清代的第三位皇帝,名胤禛,建元雍正。治法嚴峻,刻薄寡恩,性多猜忌,屢興文字獄。在位十三年

**清朝1644 ~ 1911年)享國祚268年,曆12帝,滿族,愛新覺羅氏。建都:北京。清朝總共有十二個皇帝1、努爾哈赤;2、皇太極;3、福臨(順治);4、玄燁(康熙);5、胤禛(雍正);6、弘曆(乾隆);7、永琰,後改顒琰(嘉慶); 8、綿寧,後改旻甯(道光);9、奕詝(咸豐);10、載淳(同治); 11、載湉(光緒);12、溥儀(宣統);

堯典命羲、命和:傳說堯時掌天文的官吏羲氏(羲仲和羲叔)的簡稱.

1.  羲和蓋天地始生主日月者也。——《山海經·大荒南經》注

2.  乃命羲和,欽若昊天,…——《書·堯典》。 陸德明釋文:“ 羲、和,馬云:‘ 羲氏掌天官, 和氏掌地官,四子掌四時。

**羲和,中國上古神話中的太陽女神與制定時曆的女神。羲和的原始形態來源於遠古神話,在時代的更迭中她由最初的日母演變成日禦,在後來的不斷演化發展中,羲和又作為太陽神話、天文史官的代表人物,明確地承擔了文化的功能載體,並集中表現在古詩詞文化環境中的運用上。

維皇降衷,若有恆性:語出《尚書湯誥》:「惟皇上帝,降衷於下民,若有恆性,克綏厥猷惟後。」偉大的上帝,賦予百性善良的天性。但能夠順從他們痡`善良本性,具有安定他們性命之大道的,只有君王。衷,性,善性也。若,順從。綏,安也。猷,圖謀,道也。後,君也。  (易學網)

**按:「維皇降衷,若有恆性」即所謂貞也。自氣質拘之於前,物欲蔽之於後,於是失其貞性而誤用夫心,瓻D所琲怞酗夾o!如楊墨佛老,守為我、兼愛、清淨、寂滅之說,以終其身,可謂之貞乎?不可謂之貞,豈可謂之琤G?是以君子為學,必琤H致其功,尤必貞以立其體。未有不貞而能琲怴A先擇善而後固執焉可矣。  (易學網)

◎降衷:施善﹔降福。

《遁世不見,知而不悔,唯聖者能之。》出自:《中庸》_有才德的人依循中庸而行,即使隱遁山林不為人知,也不後悔,這只有聖人才做得到。  遁世,隱遁山林,不在世上露面。《論語》埵酗@句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與此同義。

羲和概述圖(百度百科)

)

(4.2)空中實象,有似於道,故以為喻。格物之法,有要道焉。先格無極之理,窮天地之大源;次格太極之氣,究萬物之父母;再次格兩儀之象,分動靜之由來。無極之理,形象俱無,聲臭胥泯,為天地之本始,性命之大源,可以意會,難尋蹤跡,無終無始。靜而能應,無思無為,有感必通。苟非升堂入室,默契神化者,未可輕與之議。格太極之氣,雖無形象,而能形形象象。雖無聲臭,而能聲聲臭臭。其始也,萬物逐之而有始。其終也,萬物逐之而返終。太極之氣,陽清陰濁。清氣成形之大者為天,天包地外,載星宿日月而運行不息。濁氣成形之大者為地,地處天中,載山川動植,而 厚重不遷。天以氣生萬物,氣以升降分陰陽。升則向暖,降則向寒。初升而溫則為春,升極而熟而為夏,初降而涼則為秋,降極而寒則為冬。春夏秋冬,交宮過度,四隅之間,為之四季。地以土載萬物,以南北分陰陽。南方多暖,北方多寒,東方多溫,西方多涼。四隅同天之四季。寒則屬水,熱則屬火,溫則屬木,涼則屬金, 而四季之間氣屬土。陰陽五行之氣生成物。其成形之大者有五,曰:羽、毛、鱗、甲、裸。而化生之類為餘氣,合之為六。行者動也,動物有靈,神繫於天,其根在上,以神、氣、質,三者合有而生。神本一致,氣有萬殊,而大綱有五曰:金、木、水、火、土。稟金氣而生者,曰甲蟲。外剛內柔,其族有三百六十之多,而龜為之長。稟木氣而生者,曰毛蟲。外柔內剛,其族三百六十之多,而麟為之長。稟水氣而生者,曰鱗蟲。其居多潛而能游,水性下也。其族三百六十,而龍為之長。稟火氣而生者,曰羽蟲。其居多高而能飛,火性上也。其族三百六十,而鳳為之長。稟土之中氣,兼金木水火之全而生者,為裸蟲。不恃羽毛鱗甲,被以衣冠居以宮室,以四靈為畜者,其族亦三百六十,而聖人為之長。金純主義,故神龜為卜,而預告吉凶。木純則仁,故麟不傷生,為聖賢之祥。水純主智,故神龍變化,兩在莫測。火純則文明而有禮,故鳳全五色,雁行有序,而其配不亂。土之純則統四端兼萬善。羽蟲之音,清高近徵。毛蟲之音,長直近角。甲蟲之音,收斂近商。鱗蟲之音,低下近羽。而人則通於五音,達於六律。其形則金短木長,火尖水曲,土則以圓為首。其氣之純者,則各肖其形。而雜於偏者,則萬有不齊矣。凡九竅者,則形交而胎生。八竅者,則氣交而卵生。木火之族,居陸者多。金水之族,潛淵者多。陽升陰降之分也。仙鶴養神,知木火之靈;神龜調息,得金水之精。故一能通神, 一能羽化。天氣一周,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又有二十八宿之經星,雖其所管之度,多少不同,凡某宿某度之氣者,其形性與某宿相肖。以陰陽衰旺純駁,星宿吉凶,而分貴賤大小,智愚賢否,雌雄夭壽之殊。即此引而伸之,擴而充之,觸類而長之,動物雖多,可從此而格矣。

◎八竅:眼、耳、鼻、口為七竅,生殖孔、排泄孔合為一竅,共為八竅。

《孔子家語·執轡》:齕吞者八竅而卵生。王肅 注:八竅,鳥屬。唐 韓愈 《毛穎傳》:缺口而長鬚,八竅而趺居。《埤雅·釋獸》:蓋咀嚼者九竅而胎生,獨兔雌雄八竅。 (漢語網)

◎ 九竅即指人體的兩眼、兩耳、兩鼻孔、口、前陰尿道和後陰肛門. (漢典)

出處:黃帝內經 素問·生氣通天論 天地之間,六合之內,其氣九州、九竅、五藏、十二節,皆通乎天氣。《史記.卷一○五.扁鵲倉公傳》:「五藏不和,則九竅不通。」

謂人身有九竅,以通精明也。《莊子齊物論》百骸九竅六臟,賅而存焉。(疏)九竅謂眼、耳、口、鼻、上陽七竅,及下前後陰二漏也。 (道教辭典)

 

(4.3)地以五質載萬物,待天氣至而後生。質濁屬靜,靜則植物根生於地。以生長為動,以不能自動為靜。山產五金草木,為靜中之靜。以象地之骨。水生於山而潤草木,為靜中之動。以象地之血。草木成形之美,而能食人者,為五穀,曰:根、穗、角、蔓、懸。凡五穀之根葉花實枝幹,色青味酸,形直而長者,本春之木氣而生,人食之則入肝膽之經而生筋。色黃,味甘形圓者,本四季之土氣而生,人食之入脾胃二經生肉。色赤,味苦形尖者,本夏之火氣而生,人食之入心經小腸經而生血。色白,味辛形短者,本秋之金氣而生,入肺經大腸經而生氣。色黑,味鹹形曲者,本冬之水氣而生,入腎經膀胱經而生骨。輕而味淡者屬陽,入氣分而上升。重而味厚者屬陰,入血分而下降。凡植物以氣質合而有生,無神故無知,而根生於地。天地之間,萬物雖多,不出動植;動植雖多,不外五行;五行雖多,不離陰陽;陰陽本於太極,太極本於無極。無極之理本無形,龍馬出河現圖,借天地生成之數以形之。太極本無象,神龜出洛,負一氣流行之數以象之,於是羲皇會天地之數,本河圖對待之靜體,畫先天八卦之象。文王會一氣流行之數,翻先天之靜體,作後天動用之象。易未畫時,易在天地。易既畫後,天地在易。河洛言氣現空中之實象,伶倫因之而作樂。河圖天一,洛書履一。天一為五行之宗,履一乃一陽之始,故五音、六律、度、量、與衡,皆自此而造端。一者奇也,奇圓圍三,三三見九,九九八十一絲為黃鐘之宮弦,由此三分損益。至六十四數,三分分之不盡,故音止於五。奇圓圍三,故黃鐘律管,空圍三分,三三見九,故其長九寸,由此而隔八相生,而音始有八。黃鐘律管,容秬黍之中者,千二百粒,重十二銖,十二月之象也。二十四銖為一兩,二十四氣之象也。十六兩為一斤,合之得三百八十四銖,即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之象也。由是因秬黍之寬,即分為寸而生度。因容秬黍之器,積合為升而生量。知此則律度量衡可從而格矣。羲皇畫卦,以昭兩間之物象。黃帝因之而創衣冠,治宮室,造器皿,以利民用。天位乎上,地位乎下,而尊卑之禮生。乾稱乎父,坤稱乎母,而親親之禮生。三少為男,而兄弟之禮生。三少為女,姊妹之禮生。三男三女配合,而姻婚之禮生。同聲相應,同氣相求,而往來之禮生。自少而壯,生冠婚之禮。自老而死,生喪祭之禮。引伸觸類,而三千三百之禮,可從此而格矣。近取諸人,六十四卦,生於艮兌,大本於天。三百八十四爻,不離奇偶。蓋由少男而為中男,由中男而為長男,由長男而為老父,四卦亦一卦之變也。由少女而為中女,由中女而為長女,由長女而為老母,四卦亦一卦之變也。一陽生於冬至之復,而一百九十二陽爻,皆於此而造端。一陰生於夏至之姤,而一百九十二陰爻,皆自此而托始。洛書為流行之氣天,萬物之生死吉凶由於氣,故人事之顯,悉本於氣。王者則之,上則以之而治歷明時,下則以之而畫井分疆。九疇為百生之大法,八陣為九伐之通用。於穆現無形之道於洛書河圖,借數以顯道也。羲皇本河洛之象於先天後天,借象以顯數。黃帝因河洛卦象,以制禮作樂。風后因九宮而治奇儀。倉頡本卦象而演六書。隸首本河洛而推算數。岐伯則參河洛卦象,究理氣之天用以創醫。廣成子則超河洛卦象,還理氣之大源以傳道,合理氣顯微推而至於人 事,治度大備,風氣漸開,此由皇入帝之世界也。揖讓出於唐虞,道之盛。征誅起於三代,道漸衰矣。然夏則尚忠,本之於心。商則尚質,未離於人。周而尚文,則物象從事,而身心之學漸晦矣。此由帝入王之世界也。至齊桓晉文,則假借其事,而參以詐力,此由王入伯之世界也。由皇入帝,謂之元。由帝入王,謂之亨。由王入伯,謂之利。降及孔孟之世,道寄師儒。祖述憲章,效天法地,貞之終。即元之始,故孔子為衰周之素王,孟子為素王之功臣。

◎伶倫:1.傳說為黃帝時的樂官。古以為樂律的創始者。《呂氏春秋.古樂》:"昔黃帝令伶倫作為律。"《漢書.古今人表》作"泠淪氏"﹐又《律曆志上》作"泠綸" 2.樂人或戲曲演員的代稱。

河圖天一,洛書履一:天一生水, 戴九履ㄧ。

秬黍(ㄐㄩˋ  ㄕㄨˇ)1.即黑黍。 2.古時選其中形作為量度標準。  *是中國古代的度量衡以產於羊頭山附近(今山西省長治市)所產的,中等大小的秬黍的種子為基準單位。

九疇:疇,類。指傳說中天帝賜給禹治理天下的九類大法,即《洛書》。

泛指治理天下的大法。  夏禹治天下的九類大法。見《書經.洪範》。

八陣:古代作戰陣法:(1) 三國諸葛亮有洞當、中黃、龍騰、鳥飛、折沖、虎翼、握機、連衡八陣。見宋.王應麟《小學紺珠.卷九.制度類.八陳》。(2) 稱方陣、圓陣等八種為「八陣」。

九伐:古代指對九種罪惡的討伐。  泛指征伐。 出自《周禮·夏官·大司馬》。

於穆:讚歎詞。《詩經.周頌.清廟》:「於穆清廟,肅雝顯相。」

風後:相傳為黃帝時的臣子。帝遇之於海隅,舉以為相,一說為黃帝之師。《漢書.卷三○.藝文志》「風後十三篇」句下漢.班固.注:「圖二卷。黃帝臣,依託也。」《太平御覽.卷一五.天部.霧》引《志林》:「黃帝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黃帝乃令風後法鬥機,作指南車以別四方。」  © 漢典

隸首:亦作"",黃帝史官,始作算數。亦借指善算數者。

岐伯:相傳為黃帝時的名醫。今所傳《黃帝內經》,即戰國秦漢時醫家託名黃帝與岐伯論醫之作。  *相傳為黃帝之臣,精通醫道,黃帝曾與論醫,更相問答,其語備載於內經。也作「歧伯」。

**百度百科  岐伯

岐伯,中國上古時期最有聲望的醫學家,道家名人,精于醫術脈理,名震一時,後世尊稱為“華夏中醫始祖”“醫聖”。由於年代過於久遠,關於他的籍貫說法不一。

今傳《素問》基本上是黃帝詢問,岐伯作答,以闡述醫學理論,顯示了岐伯高深的醫學造詣。中國傳統醫學素稱“岐黃”,或謂“岐黃之術”,岐伯當屬首要地位。  © 漢典

貳、【一貫探原】

1.氣天象天。雖分九重。而造歷之法。實本於三。蓋宗動天為乾。而恆星天為乾之中。土星天為乾之下。此三重合而為天行健。蓋宗動天之行度不可見。而以恆星天,每日繞地一周所過者為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繞地一周。復還於初起之度。為一歲之周。向下木星天為離之初。火星天為離之中。日輪天為離之成。木火一家。合而成離。中含一陰。故次健於天。一日不及恆星天一度。 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不及恆星天一周。而復起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歲。此氣盈之所自出也。向下金星天。為坎之始。水星天為坎之中。月輪天為坎之成。坎卦一陽。陷於二陰之中。故行遲。每日不及恆星天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不及日輪天十二度。十九分度之七。歷二十七日半。而與恆星天。復會於初起之度。二十九日半與日輪天復會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月。此朔虛之所自出也。合氣盈與朔虛。而閏餘生焉。故乾為純陽。動中動。而行健。離為動中靜,而次健。坎為靜中動,而行遲。坤為靜中靜。而以不動為正矣。宗動天雖一氣渾圓。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屈伸往來。默運四時。終始萬類。然上者輕清而行速。下者重濁而行遲。雖虛空寥廊。渺無際涯。氣之所至。以數推之。不遺累黍。此七政之所以分。八卦之所以判。閏餘之所由起也。黃帝之時。神龜出洛。風后則之。以演奇儀。大禹則之。而演洪範。文王則之。而翻卦象。或得其數。或得其象。踵事增華。而後天之大用彰矣。天現洛書。即現宗動天之大用也。易曰。參伍以變。錯綜其數。即言洛書之數也。嗟自孔子逝。而微言絕。其文雖存。而解者鮮矣。愚生也晚。不得親見風后、大禹、文王、孔子,而師事之。幸餘編之尚存。反復玩味。久而不舍。似有神明啟迪於無言之表者。謹將參伍以變。錯綜其數。入用之處。筆之於圖。公諸同好。借以就正於有道者。

【河洛圖另可參閱07FF-02_三、

2.神龜出洛。謂之洛書。其數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為肩。六八為足。五數居中。以應八方。縱橫皆十五數。縱橫之數。始於八者。八節之謂也。推而至於二十四者。二十四氣之謂也。每氣十五日。五日六十時。三五一氣。一百八十時。三元一周。而復氣始交。此正參伍以變也。三五,不曰三五。而曰參伍者。宗動天。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升降一周。自一至九。陽氣上升。此太極之陽儀也。而春夏之元亨寓焉。自九至一。陰氣下降。此太極之陰儀也。而秋冬之利貞寓焉。天統四德。即統四象也。四象非他。即春夏秋冬之謂也。春有立春、春分。夏有立夏、夏至。秋有立秋、秋分。冬有立冬、冬至。而八節分矣。此四象之所以生八卦也。自八節推而至於二十四氣。而參伍以變之實知者。已了然於心目矣。三五而曰參伍者。氣非形質之比。雖有節次。實無間斷。分而未嘗不合。參者,混合無間之謂也。錯者,陽順陰逆。各行其道。流行不息。對待而觀。總不離縱橫十五之數。錯者分也。綜者合也。太極之氣。浮沉升降。默運四時。高者輕清而行速。下者重濁而行遲。此象天七政之所以錯綜也。九宮迭運。陽順陰逆。此氣天九宮之所以錯綜也。七政天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之變。三五而盈。而生震、兌、乾。此西南得朋之象也。三五而虧。而生巽、艮、坤。此東北喪朋之象也。而畫卦之本有自來矣。太極天九宮迭運。年月日時。各有攸司。而序疇之法有其源矣。參伍以變。錯綜其數。自八推至二十四。自二十四、推至七十二。自七十二推至四千三百二十。縱橫十五。自然而然。絲毫不紊。此太極氣天之至妙者也。達而至用。上推往古。下推來今。廢興存亡。吉凶悔吝。捷若影響。此又九宮之神乎其神者也。故風后得之而演奇。大禹得之而序疇。文王得之而演易。孔子得之而繫辭。古之聖帝明王。分田制祿。則以為井田法。建邦設都。則以之為明堂位。司馬招討。行則為陣。住則為營。戰則以之為奇正變化。孤虛生死。向背趨避之用。此數乃後天之用。神化之易也。其縱橫錯綜。極之於四千三百二十。及七十二候。每候六甲,六十時之積也。今此一槃。乃七百二十。縱橫十五之數。乃每候自甲子至癸酉。十時之積也。其下尚有五槃。因萍蹤百忙。未暇全及。好此者即此而推。其後五槃。觸類引伸。自見其全。此書原為探一貫之源頭而作。象數之學。非吾人之急務。變非吾人之正務。此處微露端倪。足見古聖之學。體用兼該耳。一貫者何。宗動天一氣流行。默運四時。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氣旺則壯。氣衰則老。氣絕則死。有形之天地尚然。況人與物乎。此氣升降浮沉於太虛之中。雖視不見。聽不聞。而實體物不遺。體物不遺。則無物不貫也。蓋宗動之氣。化機流行。徹上徹下。天淵兩在。積厚有色。謂之碧落。未厚無形。謂之虛空。虛空碧落。無在非氣。即無在非天也。如春氣至則向溫。夏氣至則向熱。秋之涼。冬之寒。其義一也。如春氣至。不曰春氣。而曰春天者。天即氣。氣即天也。此氣雖萬有不齊。實無時不運虛空。亦無時不在人物。關中張子曰:知太虛即氣。則無無。此賢人之造詣也。只知虛空即氣。虛空非空。而不知主宰虛空之氣者。猶有理在也。理者不動天也。氣者宗動天也。理靜為經。氣動為緯。經者靜而不動。常而不變。故曰五常。緯者流行不息。變而有常。故曰五行。此兩者同塞宇宙。同貫萬物。同在無臭無聲之表。盡入不睹不聞之中。而有可道可名。不可道不可名之分。可道可名者。宗動之氣。流行不息。有跡可尋也。不可道不可名者。不動之理。靜而能應。神妙莫測也。不動之理。即河圖之所從出。此不易之易。理學也。宗動之氣。即洛書之所從出。此變易之易。數學也。七政天之日月。交易之易也。乃卦象之所從出。象學也。象學、數學、理學,即上、中、下,三乘之分。不動之理。至妙至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入水不溺。入火不焚。穿金透石而無礙。理,即周子所謂無極之真也。當二五之精。妙合之際。無極之真。即與之妙合而凝。二五之精。生有形之身。無極之真。作神妙無形之性。此性乃人生而靜之性。性善之性。恆性之性。亦即中庸所謂,天賦之命。本然之性。虞廷所謂。惟微之道心。西竺所謂,涅槃之妙心。太上所謂,谷神不死。真常之性。古人所謂,三教歸一。萬法歸一者。蓋謂至靜不動天。神妙不測之理。包羅天地。養育群生。雖無聲而無臭。實無在而無不在。此理無所不理。萬物統體一理。物物各具一理。故天有天理。地有地理。物有物理。人有性理。三教皆人也。即皆有性也。性即理也。此至靜不動之理。猶大海之水也。物物各具一理。猶魚腹之水。息息與大海相通。所不同者。水有形而理無形。水無知而理有知。水有在亦有所不在。理則無所不在也。水有時而盡。理則無時或盡。水盡之後。天理復能生水也。古人多以水喻道者。兩大內外。能通者有三。而水居其末。蓋水能通在地有質之類。而不能通河漢星斗。欲通河漢星斗。必須化氣。宗動之氣。上通斗牛。下通大地。中通人物。而不能通元氣之表。無極天。大羅天。天外天。生天生地之天。欲通天外天。必須化神。試問四大部洲之人。人誰無性。有性即有理。物物各具之理。未有不通萬物統體之理者也。然通而不知其通。不得大通終通者。氣稟之拘。物欲之蔽也。迷真逐妄。流浪生死。不得明善復初。盡人合天。還歸聖域者。此其故也。三代而上。主傳斯道者。堯、舜、禹、湯、文王、周公也。三代而下。主傳斯道者。三教聖人也。故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一十六字之傳。出自唐虞。故世躋仁壽。治臻上理。此中天大同之盛也。維皇上帝。降衷於下民。若有恆性。出自湯誥。克明峻德。出自堯典。大學之明德。中庸之率性。其本於此乎。文王演卦。周公明爻。孔子作傳。洙泗心法。祖述憲章。上律天時。下襲水土。良不虛也。繫辭傳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又曰。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逐通天下之故。範圍天地之神。即至靜不動天。無極之理。理者神之體。神者理之用。神理者何。聖域之一貫也。聖域者何。至靜不動。無極理天也。孔子有見於此。故造詣至此。造詣至此。故與此天同體同壽。永劫常存。此登峰造極。至極無以復加之地。故聖稱至聖。理稱至理。道稱至道。善稱至善。人稱至人。神號至神。如學不至此。見不及此。行不到此。得少輒足者。皆非到家之學也。何至之有。佛曰。一合理相。老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釋玄二聖。皆深造聖域。優入聖域者也。故稱天人師表。蓋至靜不動天而下。為宗動天也。此天之氣。雖彌綸兩間。而陰陽迭勝。五行錯雜。動而難靜。駁而難純。人自降生之時。地一聲。此氣由口鼻而入。此後天之性命也。故命曰氣數之命。性曰氣質之性。心曰人心。神曰識神。作七情之領袖。而後起之欲有其根矣。若不明乎其理。囿於氣中。卻欲調息。終身不怠。可成此天之果。縱能飛云走霧。感而逐通。宗動天流行之氣。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終歸窮盡。此天既盡。成此天之果者。能不隨之而盡乎。釋曰。『饒經八萬劫。終須落空而亡。仰箭射虛空。力盡終歸墮。』蓋謂修此天之果者而廢也。此天之下。七政象天。取坎填離之法。本於象。取坎中之陽。填離中之陰。補離成乾。日月會合。結而成丹。木火一家。離日為性。金水一家。坎月為命。坎離顛倒簇五合三。會三為一。性命雙修。亦大近理。所可疑者。中庸曰。天命之謂性。賦畀為命。稟受謂性。賦畀稟受。一理而已。原非有二也。故曰,率性之謂道。宋儒釋之曰。性即理也。理即五常。五常即至靜不動。常而不變之理天也。修理天之果者。則以性為理。修氣天之果者。則以性為氣。修象天之果者,則以性為離。為日。為汞。為龍。為鼎。為奼女。以命為坎。為月。為鉛。為虎。為爐。為嬰兒。千名萬號。不勝枚舉。此等功夫。實不同於中庸。而大異乎中庸。中庸之道。孔子之道也。而可與之異乎。愚初立志學道之時。亦自象天入手。用至水升火降。法輪常轉而後。曾有詩曰。『坐到忘時萬有空。冥冥杳杳一真宗。太虛廓落難導找。彷佛冰壺水月中。』又云。『水月冰壺亦消融。靈明體合太虛空。色空始見空空色。認得無皇萬象宗。』到此境界。無極、太極。理天、氣天。了然心目。始知三教聖人。皆以理天為最上一乘之天。回視氣天、象天。盡成糟粕(ㄗㄠ  ㄆㄛˋ)。但願同志諸友。在象者莫囿於象。至氣者莫囿於氣。挽起眉毛洞觀無礙。必到無極理天。與三教聖人。齊肩同壽而後已。一貫者、至靜不動天。以理貫萬物。乃河圖之所從出。為人生本然之性。道心,元神之源。欲回此天。必遵孔門之四勿。無佛門之四相。習玄門之清靜。功行圓滿。杆頭進步。一靜即超三界外。不勞彈指了修行。宗動天,以氣貫萬物。乃洛書之所從出。為氣數之命。氣質之性。人心,識神之源。其為氣也,至大至剛。以直養而無害。則塞於天地之間。此賢關一貫之源也。七政象也。日月盈虧。為畫卦之源。如以日月盈虧生卦而論。則西南得朋。自震而兌。自兌而乾。此陽進之卦也。東北喪朋。則自巽而艮。自艮而坤。此陰退之卦也。卦者挂也。日月懸掛虛空。而生卦也,爻者交也。日月相交。而生爻也。八卦只見六卦。六爻即是八爻者。乾爻用九。坤用六。九六非他也。九為後天之離。六為先天之坎。{可參閱07FF-03_先後天;大雅講義 網站】} 坎離者乾坤二用。六卦加坎離。而成八。六爻加九六。而亦成八。六卦非坎離不生。六爻非九六不變也。此天槃之八卦也。加以地之八方。以八乘八。而六十四卦完矣。八卦以陰陽二氣貫。二氣乃一氣之屈伸。乃是一貫也。河出圖者。現不動天。無極真理之一貫也。而本然之性。有其源矣。洛出書者。現宗動天。太極元氣之一貫也。而氣質之性。有其源矣。伏羲畫卦。現七政天。懸象著明。自氣入象之一貫。此得之仰觀者也。又有自俯察而得者。中華大局。南方多暖。純陽之卦居之。故乾南。北方多寒。純陰之卦居之。故坤北。日生於東也。而離居之。月生於西也。而坎居之。西北多山也。而艮居之。東南多水也而兌居之。寅為青龍之位。而震居之。申為白虎之鄉。而巽居之。震為雷。巽為風。雷從龍、而風從虎也。此南瞻部洲。一洲之易也。而三洲不與焉。盈天地間。無在非象。萍蹤筆墨。一時難罄。聊舉一二。以發理氣象之來源焉耳。一元十二會。六會開物。六會閉物。自子會開天。為自無入有之漸。天地人物之性。子會入理。丑會入氣。寅會入象。歷卯,辰、巳,六會。而萬象全矣。午會傳道。為自有還無之漸。故由象悟氣。自氣還理。此盡人合天。賢關聖域。造詣之次第也。人之恆性。皆自無極理天而來。自理入氣則拘於氣稟。自氣入象。則蔽於物欲。而來路迷矣。而自性昧矣。開天收天。維皇帝之事也。

◎攸:【爾雅·釋言】攸,所也。【易·坤卦】君子攸行。【詩·大雅】爲韓姞相攸。【註】擇可嫁之所也。

◎萍蹤:形容行蹤不定,像浮萍般四處漂浮。宋.陸游〈答交代楊通判啟〉:「瓜戍及期,幸仁賢之為代,萍蹤無定,悵候問之未遑,敢謂勞謙。」

◎鬥牛:二十八宿中的鬥宿和牛宿。 氣沖鬥牛,聲震天地。——《聞一多先生的說和做》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_這十六字載於《尚書•虞書•大禹謨,是我國上古時期有道明君大舜傳禹王的修心之法,也是中華文化經典中記載的最早的心法,早於孔子心法與釋迦心法一千多年,被歷代明師高賢稱作十六字心法。(網路資料)

◎洙泗:即洙水和泗水。古時二水自今山東省泗水縣北合流而下,至曲阜北,又分為二水,洙水在北,泗水在南。春秋時屬魯國地。孔子在洙泗之間聚徒講學。後因以“洙泗”代稱孔子及儒家。  © 漢典

賦畀(ㄅㄧˋ): 給予。特指天賦的權利。 清 平步青 《霞外攟屑·掌故·陳侍禦奏摺》:“豈上天生人,而獨厚其賦畀之理。” 嚴復 《論世變之亟》:“唯天生民,各具賦畀,得自由者乃為全受。”

◎稟受:1. 承受。《淮南子.修務》:「各有其自然之勢,無稟受於外,故力竭功沮。」  2. 天所賦予人的體性。漢.王充《論衡.氣壽》:「非天有長短之命,而人各有稟受也。」

七政天_另可參閱13文選13-44大雅講義 網站】

參考_◎黃龍禪師曾說:「饒經八萬劫,終是落空亡。」吾人之身雖由少至壯,由壯至老,由老至死,但心靈從不隨生死而轉移。不僅今生未曾改變,即父母未生之前,及生命結束之後,心靈依舊湛然不動,可謂亙古不變,永久常恆,佛經稱此為:「常住真心。」世人若能回光返照,明其心、見其性,則可臻至不生不滅之境地。也就是說,你只有修「命」,沒有得到這個「性」的話,那是沒有用。壽命很長,沒有什麼用。

**所謂;「真空與妙有」無礙,意即「空有無礙」、「大小無礙」、「一多無礙」、「理事無礙」、「事事無礙」,能達到無礙的空性智慧才是最大的神通。

 

3.上帝不言。借人而言。此堯、舜、禹、湯、文王、周公、孔子。三教聖人。繼天立極。代天宣化之所自來也。蓋掌道之聖,天覺人也。代天宣化,人覺人也。天覺之人,謂之先覺。人覺之人,謂之後覺。本然之性。來自理天。人人本有。然迷,則有而不知其有。覺,則有而各知其有矣。歷代諸聖。教人之法。不過使之覺其固有之性。明善復初。返本還原而已。明善復初者,盡人也。返本復原者,合天也。盡人者,由象悟氣。由氣悟理也。合天者,人人各具之理。還於萬物統體之理也。萬物統體之理者何。至靜不動天也。天地人物之性。降下無極理天者。為自無入有。

(3.1)開物之世。歷代諸聖。奉。上帝之命。降下塵寰。各立宗旨。教化愚蒙。如孔子以克己復禮立教。老子以歸根復命立教。釋迦以離一切相。一合理相立教。老曰,大道無形。孔曰,上天之載。無聲無臭。佛曰,凡所有象。皆是虛妄。三教究竟。皆教人由象返氣。自氣返理也。然非久居無極理天之人。不能知無極理天之道。非奉無極理天之命。不敢傳復還無極理天之法。不敢評無極理天之品。故儒至理天而成聖。釋至理天而成佛。道致理天而成仙。三教歸一者。歸於理也。縱使各據枝葉。不肯歸一。天定勝人。終歸於一也。一散萬殊。自無入有。由理入氣。由氣入象。六會開物之世也。萬殊歸一。自有還無。由象入氣。由氣還理。六會閉物之世也。此一之無所不貫。而原出自無極理天。

 

4.無極之號。出自道經。孔孟之書。未常多見。至宋濂溪周子。著太極圖說。始曰。無極而太極。又曰、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終曰、主靜立人極。樂記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故大學以定靜入手。佛老以清靜為宗。無極者何。理而已矣。後之學者。大都以太極為理。以無極為無關緊要之道。豈知太極之圖。黑白已分。陰陽已判。陽升陰降。流行不息。循環往來。陽氣上升。自復至姤。元亨出焉。謂之陽儀。陰氣下降。自姤至復。利貞出焉。謂之陰儀。升降往來,寒暑代謝。太極非氣而何。此氣下貫大地,上運星斗。一日繞地一周。每日過一度。歷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復還於初起之度。謂之一歲。歷三百六十歲。謂之一運。歷三百六十運。謂之一元。十二萬九千六百年。而此氣一終。故三百六十時。為一月之太極。三百六十日。為一年之太極。三百六十月。為一世之太極。三百六十年。為一運之太極。三百六十世。為一會之太極。三百六十運。為一元之太極。三百六十運。此氣既終。天地或幾乎息矣。若言天地有息。不信者多以為妄。殊不知天開於子。地辟於丑。人生於寅。既曰人生於寅。寅會以前。未嘗有人也可知矣。既曰天開於子。地闢於丑。則子會以前未嘗有天。丑會以前。未嘗有地也。又可知矣。天既無有。則太極之氣。非息而何。太極既息。惟有無極在也。蓋聞善言天者。不外於人。善言人者。必本於天。天地如人有形之身。太極如人呼吸之氣。無極如人虛靈之性。不但如人。凡有靈之物皆然。天氣交地。而萬物生。萬物之雌雄亦如天地。故有形可見。為交易之易。無形有跡。為變易之易。無跡無形。神妙莫測。體物不遺。為不易之易。交易之易。有形則壞速。變易之易。無質則毀遲。不易之易。形質胥泯。則不壞。不壞者,本然之性。來自無極理天者也。遲壞者,氣質之性,來自太極氣天者也。速壞易朽者。其四大假合之身乎。是故神有氣中之神。有理中之神。理中之神。上居三十三天。在欲界色界無色界而上。下照一十八獄。統欲界色界而下。無所不統。無所不理。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無在而無所不在。為無始無終永劫不壞之神。若三清上聖。釋迦、觀音、孔、孟、顏、曾,得道而成之類。何謂道。無極之理是也。此理貫乎欲界色界無色界之中。則不離乎氣。亦不雜乎氣。超乎欲界色界無色界之外。則委氣獨立,為無極界。何謂欲界。地面上下。飛潛動植。雜居其間。滯於有形。謂之欲界。因其甘食悅色。多生六欲故也。何謂色界。河漢星斗。有象可見。故謂之色界。何謂無色界。四空天無欲無色。故為之無色界。無極界者。無聲無臭。而為聲聲臭臭之主。無形無象。而為形形象象之源。高出欲界色界無色界上。為無極天。大羅天。生天生地之天。天地萬物統體之天也。貫乎欲界色界無色界而上。為天賦之命。本然之性。道義之心。物物各具之天也。萬物統體之天。與物物各具之天。洞會交連。無間無斷。人物之所以不能頓超三界。復還無極。與三教聖人。齊肩同壽者。氣拘物蔽。昧厥本來故也。所謂得道者。知四大假合。其壞甚速。故貧賤富貴。自有命在。其來其去。無心任運。煉形歸氣。則不囿於物。可超欲界。氣中之靈。雖後質而滅。即壽之大者。難滿一元。其究終有窮盡。故清靜無為。煉氣化神。可超色界。及至煉神還虛。則物物各具之天。與萬物統體之天。混合無間。生天生地之天即我。我即生天生地之天。如是者謂之得道而成。天地有壞。此神常在。此即理中之神也。現出一輪無影日。照滿三千及大千。此最上一乘之法也。氣中之神。有陽神。有陰神。以一氣流行而言。則來而伸者為神。自子至午。太極之陽儀也。往而屈者為鬼。自午至子。太極之陰儀也。以對待而言。則河漢星斗。為氣中之陽神。十殿諸司。為氣中之陰神。五岳群山。天中地也。其神為少陰之神。四海百川。地中天也。其神為少陽之神。少陰之神。司善惡於人間。少陽之神。興雲雨於空中。則此而推。易有三百八十四爻。爻爻有神。則以奇偶分陰陽。天有三百六十五度。度度有神。則以寒暑分陰陽。值時之神。一時一易。值日之神。一日一易。值年值月者亦然。大小錯綜。並行不悖。因其行而不息。故變而有常。氣中之神。陽神春夏在天。秋冬在泉。陰神秋冬在天。春夏在泉。有所在亦有所不在。故行而後至。至而後現。陽至則自溫而熱。陰至則自涼而寒。凶神至則為災。吉神至則降祥。氣中之神。陰陽吉凶。萬有不齊。理中之神。慈祥愷悌。都歸一致。以故本然之性。來自理天。以靜為體。故堯舜不異眾人。

(4.1)氣質之性。來自氣天。動而難靜。雜而難純。故有智、愚、賢、否。窮、通、壽、殀之分。人物之終也。氣數盡,則津液不生。津液竭,則四大朽潰。天地之終也。氣運盡,則雨露不降。雨露竭,則海乾山崩。光散星隕。焚以劫火。摧以罡風。大氣不舉。則地化飛灰。而混沌至矣。浩劫之至。始於人物。再而山川。終而星斗。大抵人物劫於申酉。天地劫於戍亥。申為白虎。人物遭殺。戌為火庫。陽光滅藏。亥會其前劫後劫之交乎。聖賢仙佛。教人不戀色身。脫離輪回。超出三界者。蓋因欲界色界。難免劫火。囿於其中。則靈光消滅。此元滅一靈光。則後元少一人物。惟無極理天劫火不至。故先度人物。次度鬼魂。終度星斗。三者靈光還於無極。而浩劫至矣。迨至子會開天。星斗之靈光。各降其位。丑會辟地。山川之靈光。各降其位。寅會生人。人物之靈光。各降其位。而世界立矣。貞終元始。循環無端。元、會、運、世。猶如晝夜。未信將來。先觀已往。三皇之世。草昧初開。五帝之世。制度始創。瞬而為唐虞之揖讓。瞬而變湯武之徵誅。夏后尚忠。行本於心。殷人尚質。未離其身。周制尚文。則淳澆樸散。漸逐末務。五霸之假仁義。其所由來者漸矣。三代而上。道在君相。道與權合。故古之成人也易。三代而下。道在師儒。道與權分。故今之成人也難。勢與分使之然也。漢、晉、隋、唐。中華為主。而臣服夷狄。遼。金。蒙古。荒服而臣妾中國。世運之變如是之速。將來之世。不卜可知。斯世凶險。真同苦海。故聖賢有立命之法。求人不如求己。仙佛有逃命之術。靠人不如靠天。知呼吸之氣。通太極之天。則萬緣掃盡。調息綿綿。脫離輪回。作氣中之神。為天地同壽。日月齊年之仙。知虛靈之神。通無極之天。則凝聚聖固。超出三界。不囿五行。為理中之神。作天地有壞。此性常存之神。太極之天。包乎大地之外。上運星斗。貫乎大地之中。下生萬類。不惟星斗萬類賴之。即大地無太極之氣。亦化為無有。得太極之氣。然後融結成形。以人之所見而言。則天動在上。地靜在下。以統體之大局而言。則天包地外。地之上有天。而地之四圍上下。無在非天也。昔黃帝問於歧伯曰。地之為下否乎。歧伯曰。地為人之下。太虛之中也。帝曰。有憑乎。歧伯曰。大氣舉之耳。太極以動生天地。無極以靜主太極。太極雖無極中之所有。無極貫乎太極之中。亦包乎太極之外。無極之理。靜而為經。太極之氣。動而為緯。經則常而不變。緯則變而有常。常而不變。不易之易也。變而有常。變易之易也。加以三光大地。雌雄萬類。有質可見之物。天地交而生寒暑。日月交而生朔望。雌雄交而生萬類。為交易之易也。無極之理,微中之微。玄中之玄。妙中之妙。神中之神。天中之天。無象無名。本不可見。於不可象、不可名、不可見,之中。強現河圖之名與數以見之。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

◎草昧:世界未開化的原始狀態。《易經.屯卦.彖曰》:「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淳澆: (1).指風俗的淳厚與澆薄。 北齊 劉晝 《新論·風俗》:風有厚薄,俗有淳澆。陳去病 《去魯》詩:魯 風雜淳澆,別去尚可揣。” (2).謂淳樸的風俗變得澆薄。 清 方苞 《讀》:後世淳澆樸散,縱性情而安恣睢,其於人道之大防,且陰決顯潰而不能自禁矣。

*澆薄:社會風氣浮薄,不淳樸敦厚。 _人情澆薄

恣睢(ㄗˋ  ㄙㄨㄟ)(1)形容暴橫、放縱。《史記.卷六一.伯夷傳》:「盜蹠日殺不辜,肝人之肉,暴戾恣睢,聚黨數千人橫行天下,竟以壽終。」  (2)自得的樣子。《莊子.大宗師》:「夫堯既已黥汝以仁義,而劓汝以是非矣。汝將何以遊夫遙蕩恣睢,轉徙之塗乎?」

 

(4.2)此理中之數也。對待而靜。無極之靜體難見。惟大地坤元之靜似之。故曰、黃中通理。正位居體。美在其中。而暢於四支。發於事業。無為之君子亦似之。故聖人靜則象地。寂然不動。立無極之大體。此靜聖之學也。動則法天。感而逐通。達太極之大用。此動王之學也。欲學靜聖。須尊德性。欲達動王。必道問學。洞顯微於無間。合天人於一致。先天而天弗違。通乎理也。後天而奉天時。通乎氣也。河圖之數。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一六在北。玄帝居之。玄武七宿之分。其德為智。其色為黑。其性潤下。其蟲為鱗。其味為鹹。其音為羽。為壬癸亥子之鄉。坎休天蓬之地。於時為冬。其氣嚴凝。故北方多寒。天一生水。雲氣橫空。地六成之。江河亙()地。水化為氣。自地升天。氣化為雨。自天降地。清濁互根。循環無端。兩大之間。其一六之槃()際乎。水先五行。理固然也。鱗蟲三百六十。而龍為之長。故神龍變化。天淵兩在。興雲致雨。普潤萬靈。智之德。與水之性。使之然也。水族多潛。火族多飛。然鯤化為鵬。由潛入飛。雉化為蜃。由飛入潛。天地之間。至神者莫如水火。而善化者亦莫如水火。故火生於地二。成於天七。水氣旺而暖自生也。相火居於命門。附水而生。精竭則失水。氣竭則無火。即人可以知天地。人無氣則無根之火。傷殘百骸。無根之火。即劫火也。由此觀之。有水方能生火。獨火不能生水。火雖神而德不及水。故次水而生。天地之間。能通者有四。而火居其末。蓋無極之神通。無所不通。上通三十三天。上極無上。下通一十八獄。淵乎其淵。太極之氣。下通乎地。上通星斗天而止。水則在地。通有形之物。化氣通色界之天。火則上通同於水。而下通不及水。蓋火通不及水通。水通不及元氣通。元氣通不及神理通。水火者,為交易之易。日月之光。只在人間。不及九地之下。元氣為變易之易。在天在泉至星斗天而止。無極之神。為不易之易。故星斗天而上而下。無所不通。此上中下三乘之分也。交易之易。乾下交坤。坤得乾之中爻。實而成坎。坎為月。坎為水。此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來源也。生於一成於六者。自天至地。歷空中之真五。而始成也。坤上交乾。乾得坤中之爻。虛而成離。離為日。離為火也。乾爻奇。奇為一。故曰天一生水。坤爻偶。偶為二。故曰地二生火。離日之火。入地為沒。出地為生。至午而成。故曰地生天成。火成於上不成其下。故其性炎上。先天之火生於草木。故上古之世。鑽燧取火。後天之火。生於金石。故今之火種。不同於古。蓋因洛書右七。金得火數故也。相火附水而生者。坎卦兩偶一奇。其數七。水亦得火之數也。金石生於地中,地偶也。故曰二。見天始成。二得五而為七。二七在南。為火精赤帝之居。朱雀七宿之分。其德為禮。其色為赤。其性炎上。其蟲為羽。其味為苦。其音為徵。為丙丁巳午之鄉。離景九紫之地。於時為夏。其氣炎陽。故南方多暖。天三生木。地八成之。本於地而天成者。地不能自生。必待天氣至。而地方顯生生之功焉。三八在東。為青帝之居。蒼龍七宿之分。其德為仁。其色為青。其性曲直。其蟲為毛。其味為酸。其音為角。於時為春。為甲乙寅卯之鄉。震巽碧綠之地。木能生火。故曰大明出於扶桑。北方天一生水。左行一步。一者奇也。奇圓圍三。故東曰天三。此乙癸之所以同源也。自一而三。其陽氣上升之義乎。天一之地。此冬至復卦之地乎。地二在南。右行一步。二者偶也。偶方圍四。故地四生金。二其夏至姤卦之位。陰氣下降之義乎。火金其互生乎。河圖地四。二之變也。土生金。火亦生金也。地支金生於巳。故洛書戴九。金居火地。石七,火居金鄉。雖有扶生抑殺之義。而金實無火不成器也。四九在西。金能生水。故河源發於崑崙(昆侖)。江漢東流。而朝宗於海。西方為素靈白帝之居。白虎七宿之分。其德為義。其色為白。其味為辛。其性從革。其蟲為甲。其音為商。為庚辛申酉之鄉。乾兌七赤之地。於時為秋。一至三為春分。其氣溫和。發生萬物。陽之用也。二至四為秋分。其氣清肅。收斂萬物。陰之用也。陽德為日。故日生於東。陰形為月。故月生於西。日生於東。木火一家。故羽毛之族。飛者行空。走者行陸。陸者稟四陽初發之氣而生。其大壯與震之時乎。故騾駝象馬。以力代人壯之義也。飛者稟六陽升極之氣而生。其姤與離之時乎。離者麗也。故其羽色鮮艷華麗。言揚火也。聲音屬火。故羽族多以聲悅人。火主禮。故鴛不亂配。雁不亂群。而飛行有序。木主仁。故象馬之類。不食生蟲。代人服務。鹿運尾閭而煉精。得乙癸同源之義。鶴守頂門而煉神。得木火通明之義。故鶴為仙禽。鹿為靈獸。多與神人相近。而凡庸之人聰明之輩。多有不惜精神者。豈以人而不如鳥與獸乎。月生於西。金水一家。故甲蟲近山。鱗蟲近淵。甲族雖與鱗族同潛於淵。然甲族多有離水行陸者。以其得秋金之氣。降而未深。故半水半陸。鱗蟲得冬水之氣。降而最下。故其性潛游。離水不生。陸行者少。金蟲掛甲。稟肅殺之氣。故武將班西。披堅執銳。司殺伐之權。秋之刑也。麟為毛蟲之長。稟仁慈之性。故文臣班東。執筆傳言。司教化之權。春之德也。以故鳳鳴岐山。文王開西周之瑞。麟夢闕里。仲尼衍東魯之祥。以是知文明之運。多在元亨也。元為春。春為木。木蟲毛。麟為毛蟲之長。亨為夏。夏為火。火蟲羽。鳳為羽蟲之長。龜與龍。不多祥瑞者。無乃為在稟肅殺沉降之氣乎。天子稱龍。龍屬水。天一生水。水性善利萬物。水生於天。天無水則化機頓息。人無君則禍亂斯興。天一生水。為五行之先。眾陽之首故也。母后稱鳳。鳳為火族。地二生火。二為陰。故母后象之。一為陽。故君父象之。君父法天。母后象地。動靜陰陽之義也。龜為甲蟲之長。得金之靈。金在人為肺臟。肺主氣。故龜服天地之氣而調息。其神通五氣之休咎。而善斷災祥。豫以告人。使之知所趨避。金性之義也。龍為水族之長。水為月。故驪龍養珠。蚌蛤養珠。神龜服氣而長生。驪龍養珠而成寶。皆明金水相涵之義也。木火通明。離宮修定之法也。金水相涵。水府求玄之法也。四靈之德。各歸一端。曲能有誠。足以通神。況人得五行之全乎。土之生數本於五者。備四象之全也。一者奇也。水之數也。奇圓圍三。三者木之數也。二者偶也。火之數也。偶方圍四。四者金之數也。三用其全。四用其半。合而成五。故土之生數用五。五者非他。兼四象而一之也。因其兼全四象。故兼通四象。土生於五。而成於十。五行之中。惟土數居多。故以河圖為地槃。地以土為主。又得陰數之多。故地靜而天動。天何以動。陽數多也。

天蓬:天神名。話說遠古時代,紫微大帝統禦人、神、鬼三界(紫微大帝即北極星君),而其手下有一位生於周時的首席愛將姓卞(ㄅㄧㄢˋ)名莊,被封為九神之首天蓬。後來因天蓬表現極佳,深得紫微大帝的信任,於是被提拔為為“天蓬元帥”,居四聖之首。故“天蓬”一名,為星宿神之稱。

鳳鳴岐山:鳳鳴岐山的典故,指的是周朝將興盛前,岐山有鳳凰棲息鳴叫,人們認為鳳凰是由於文王的德政才來的,是周興盛的吉兆。也以鳳比喻周文王。

*岐山是周朝的發源地,也叫西岐,地方是陝西省寶雞市岐山縣。鳳凰,祥鳥,雄曰鳳,雌曰凰,天下有德乃現。這是一般辭書對鳳凰的解釋。傳說周文王在岐山時,有鳳凰來岐山。

《國語.周語》就有周興起時,鳳凰在岐山山崗鳴叫的記載。《詩經.大雅.卷》阿中記載的「鳳凰鳴矣,於彼高崗。梧桐生矣,於彼朝陽」也是講鳳鳴岐山的典故。

*鳳鳴岐山的真正含義是周人藉助天命,實施伐紂滅商的戰略手段,也是周文王以仁德著稱後,周圍眾多小國像百鳥朝鳳一樣,雲集歸附到岐山的一種象徵和內涵,它的歷史背景是從商朝覆滅到周室興起,文王治岐直至武王伐紂的一系列故事。

東魯:1.原指春秋魯國。後以指魯地(相當今山東省) 2.指孔子。孔子為春秋魯人,故稱。    衍:開展。  © 漢典

 

(4.3)洛書陽數二十有五。陰數二十。又化居四維。五陽居中。四正四維。縱橫十五。一氣渾圓之謂也。其一白居坎。二黑居坤。三碧居震。四綠居巽。五黃居中。六白在乾。七赤在兌。八白在艮。九紫在離。離之九紫。即河圖金之成數也。以之居火鄉者。火剋金。火亦能生金也。五金無火不成器。故庚金之生長在巳。七赤之兌。即河圖火之成數也。不惟火能生金。而金亦能生火。故鑽燧取火。火生於木。而後之火種。由金石相擊而生。蓋數使之然也。金火易位。一則寄體而生。一則扶生抑殺者也。非如是。而一氣不能縱橫十五。圓通無礙也。河圖偶數多。以土為主。故其德方而為地。洛書奇數多。以氣為主。其神圓而為天。洛書五黃。乃元氣之本體也。元氣之陽生於子。一白之坎屬之。為冬至之復。元氣之陰生於午。九紫之離屬之。為夏至之垢。自子至午。太極之陽儀也。復、臨、泰、壯、夬、乾。陽進之卦屬之。歷百八十日有奇。為十二氣。三十六候有奇。升極而降。自午至子。太極之陰儀也。垢、遯、否、觀、剝、坤。陰生之卦屬之。歷百八十日有奇。亦為十二氣。三十六候有奇。降極復升。而循環無端。“復”()為陽始。“垢”()為陰始。太極分兩儀也。三碧之“壯”()。陽之半也。七赤之“觀”()。陰之半也。而四象生矣。二至二分。加四立而為八節。八節即八卦也。冬至為坎。立春為艮。春分為震。立夏為巽。夏至為離。立秋為坤。秋分為兌。立冬為乾。一卦三爻。故一節統三氣。一氣統三候。故二十四氣。七十二候。積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而卦氣周矣。三百六十日。即三百六十爻。為六十卦。再加乾坤為元氣之體坎離為元氣之用。而六十四卦周矣。故洛書之動。一氣流行。囫圇一天也。三百六十日。一歲之正數。餘五日四分日之一者。氣盈之說也。故今年欲知來年春。再加五日三時辰也。洛書九宮。即古之井田法也。四正四隅。八家皆私百畝也。故其中為公田。五黃居中而為主也。分田制祿。井田法也。建邦設都。則為九州。代天理物。則為九疇。司馬招討。行則為陣。住則為營。天時地利。奇正變化。莫非此也。故丹士逆還之法。本於洛書。七返九還。用金火也。取坎填離。運子午也。涵養本原。守元氣也。脫胎神化。還元氣也。守元氣者盡人也。還元氣者。合天也。此金丹二乘之法也。洛書氣天也。氣則流行不息。終而復始。河圖者理天也。無形之河圖為理天。包乎氣天之外。貫乎大地之中。寂然不動。常而不變。此即佛之所謂一合理相。老子之所謂大道無形。孔子之所謂一以貫之者也。河圖者理也。無形之理。超乎氣天之外。氣天有盡。此理無盡。有形之質。處於氣天之中。承天而行。蓋有形之河圖為地。猶人之質也。流行之洛書為天。猶人之氣也。無形之河圖。猶人本然之性。先天之元神也。質者交易之易。氣者變易之易。神者不易之易也。自理入氣。自氣入質。迷而不返者。凡人也。由質悟氣。由氣悟理。返本還元者。聖賢仙佛也。理之一無不貫。氣之一上貫星斗。下貫大地。中貫人物。故曰三教歸一。萬法歸ㄧ。一即理也。理主靜。故周子曰。主靜立人極。此最上一乘之法也。修養學道者。皆曰歸根認祖。此外無根。歸根者,歸此也。此外無祖。認祖者。認此也。不知此。則不能自度。焉能普渡。不得此,則不能收己。焉能收圓。先天曰無極。舍此別無無極也。中天曰太極。出此別無太極也。後天日皇極。外此別無皇極也。故曰三極大道。三極皆一也。

 

◎七返九還:道教以七代表火,九代表金。七返九還指以火煉金,使金返本還原,煉成仙丹。宋.張君房《雲笈七簽.卷六九.第一返丹砂》:「更服至七返九還,自然魄煉屍滅,神怡體清。」

七返九還也稱七返九轉。道教修煉認為,天地有五行,人體有五臟,如此相配,水為腎,火為心,木為肝,金為肺,土為脾。  © 漢典

 

5.或有問於余曰。先生所言窮理盡性至命之事。與夫無極、太極。理性、氣性。大易河洛。天人一貫之說。固已大無不包。微無不入。乃吾儒之正傳。可以正人心。息邪說。聖賢命脈賴以不泯。若得其人而行之。亦可以上不得罪於聖賢。下不為害於將來矣。而又兼及金丹之法。涅槃之道。不幾。浸淫於佛、老、二氏之說乎。此吾之所未解也。余應之曰。先生所謂聖賢命脈。則吾豈敢。但佛、老,亦古聖人也。余愛之慕之。惟恐言之不能盡其詳。行之未能造其域也。豈但兼及而已哉。昔孔子往聖。曾問禮於道君。當今聖主。猶特重於佛典。世祖有歸山之詩。自稱為西方衲子。世宗有語錄之傳。已曾言化城遊歷。國初諸聖。大都深入佛海。兼重道藏。語錄云。吾本大覺法王。欲紹堯舜之治。故循周孔之轍。此本朝三教並重之所由來也。故能道繼二帝。治邁漢唐。深仁厚澤。曠代未有。如果釋、道,誠非。國初聖聖相繼。去之久矣。何待今日。蓋本朝諸聖所重者。二氏之精髓命脈。心法道統之真傳。用以涵養性天。返本還原。故能頓悟直超。誕登道岸。及至進步於百尺杆頭而後。方見大本大原。三教合轍。所以臻清靜無為之治。而獲效若是之速也。如往昔秦皇、漢武、及梁主肅衍等君。所重者二氏之皮毛近似。其貪心欲染未能格除。非不有安期生、東方朔。西來達摩之真仙、真佛。列於其朝。奈其所好者。在彼而不在此。聲色貨利。填滿胸襟。是以真人雖遇。因受教無地。故真傳未得。而旁溪曲徑之方士。即乘其貪而入之。無怪其苦死無成。貽譏於天下後世也。是豈仙佛之過哉。余也生長蓬篳。竊不自揣。自童子之時。即深慕聖人之道。以為可學而至。奈家貧親老。無力從師。不得已取往聖之遺編。吟詠揣摩。十余年來。汜濫涉獵。未獲適歸。至二十七歲。蒙洱東萬春劉師之引進。得山西鶴天姚師之指示。入室靜坐。涵養本源。由定靜而悟大化。始知心源性海。三教合轍。登峰造極。萬聖同歸。故不揣固陋。於大易河洛、理學、數學、象學之道。及明德率性。格物致知。精一執中之旨。微有解釋。未知是否。尚待就正。今蒙先生下問金丹之法。涅槃之道。余雖微有管窺。實則未達精微。亦不過略陳梗概。藉明不敢忘本之心跡云爾。夫金丹者。乃仙家之寓言。實易學之真諦也。何謂金。補離成乾之謂也。何謂丹。萬殊歸一之謂也。蓋性命之說。吾儒與丹士。微有不同。吾儒之所謂性命者。以無極之真理謂天。以分於無極謂之命。以無極之真。妙合二五。主持形骸謂之性。天者萬物統體之極。而命與性者。物物各具之極也。性命本是一事。而異其名者。在天在人。賦畀稟受之分也。丹士性命之說。有先天後天之分。未生以前。謂之先天。此時以乾為性。以坤為命。先天之性。即吾儒本然之性也。及至有生而後。然一聲。後天之氣入。先天之氣隱。於是乾失中爻之陽而成離。坤得乾之中爻而變坎。故後天以離為性。以坎為命。後天之性。即吾儒氣質之性也。先天之性。陰陽對待。性命混成。純乎天理。粹然至善。不識不知。順帝之則。此伏羲先天之卦象也。其位則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乾坤定子午之位。日生於東。月在於西。坎離列卯酉之門。高者為山。艮居西北。下者為澤。兌居東南。燥物為風。申為白虎之地。故巽在西南。動物為雷。寅在青龍之鄉。是以震在東北。先天之體。皆居生位。譬之火寓於木而未燃。炎上者未親乎天。水隱於雲而未形。潤下者未至於地。此山輝川媚。淳樸未散時也。記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程子曰。人之生也,真而靜。其未發也。五性具焉。此性即孟子性善之性也。然而理微道大。古聖傳心之法。或名之謂精。名之謂一。名之謂中。名之謂誠、謂敬。不過欲人返乎此時之性也。而豈有他哉。此時之性何如。純乎理不雜乎氣而已。先天之數。曰,乾一。兌二。離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乾以原始。坤以要終。兩頭包括陰陽。震為天根。巽為月窟。一中分出造化。往哲既言之矣。然而數何為而起也。卦何為而畫也。

《禮記•樂記》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感於物而動,性之欲也。物至知知,然後好惡形焉。

原始要終:推究事物發展的始末經過。《易經.繫辭下》:「易之為書也,原始要終以為質也。」南朝梁.劉勰(ㄒㄧㄝˊ)《文心雕龍.史傳》:「丘明同時,實得微言,乃原始要終,創為傳體。」也作「原始反終」、「原始見終」。  **以為質也_ 質就是真的、不虛假的。指的是人生、宇宙、萬物,可以摸得到的,是可以求證、可以研究的。

◎天根:星名。即氐宿。東方七宿的第三宿﹐凡四星。 2.自然之稟賦、根性。 3.星相術士謂人之足後跟。

◎月窟:2.傳說月的歸宿處。 3.泛指邊遠之地。 4.月宮;月亮。  明·謝讜 《四喜記·禁苑奇逢》:“玉兔豈嘗離月窟,竹狸空想喫天鵝。”

◎天根月窟另可參閱13文選13-42.

 

 

6.數之起。其本於此乎。何謂太極。一氣之謂也。何謂兩儀。升降之謂也。何謂四象。二至、二分之謂也。何謂八卦。二至、二分。再加四立之謂也。由是而二十四氣。七十二候。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在歷為日。在天為度。在易為爻、為策。夫三百六十策。為一期之日。三百六十爻。為周天之數。而易有三百八十四爻者、何也。蓋三百六十爻。乃一氣往來所經之度。再加一氣之本體為乾坤。大用為坎離。四卦之二十四爻。此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之所從來也。夫三百六十日。即三百六十爻。為一歲之正數。尚餘五日四分日之一者。氣之盈也。加以朔虛。此閏餘之所從來也。氣盈者,太極天也。洛書之數也。數學也。為氣質之性。氣數之命。人心,識神之所從來。朔虛者,兩儀天也。象學也。數學氣也。象學則入於質矣。蓋質之象本於日月。日月者,男女之象也。乾坤者,父母之象也。日交於月。而生卦爻。天交於地。而生萬物。此交易之易也。質也。一氣流行。寒暑代謝。此變易之易也。氣也。交易之象。本於變易之氣。變易之氣。本於無極不易之理。理者何。即孔子一貫之一。釋迦歸一之一。老子守一之一也。是一也。佛曰金剛。道曰金丹。儒曰天命之性。名雖分三。其實一也。蓋金者天性之體。剛者天性之用。性之體。萬劫不壞。性之用。斬斷塵緣。金丹之說。老莊之書。不多概見。至漢魏伯陽真人。本易道著《參同契》。借乾坤坎離。陰陽男女。日月龍虎。鉛汞鼎爐之象。以明丹道之妙。其意蓋謂天有日月。人有精神。精神相交。如日月之晦朔弦望。呼吸升降。如一氣之寒暑往來。此交易變易之象也。人之未生以前。乾為首。坤為腹。任督未斷。精、氣、神,三者合一。此先天之卦象也。精為元精。氣為元氣。神為元神。如水在山。如火蘊木。不識不知。渾然天理。粹然至善。此人生而靜之性也。及至十月胎圓。瓜熟蒂落。地一聲。太極之氣。由口鼻而入。任督中斷。火性炎上。神寓於目。乾首虛而成離。水性潤下。氣根於腎。坤腹實而變坎。龍虎鉛汞。種種異名。不出先天之乾坤。變後天坎離之中爻而已。先天者,本然之性也。後天者,氣質之性也。性入後天。則元精蔽於交感之精。元氣蔽於口鼻之氣。元神蔽於思慮之神。迷其真而逐其妄矣。原其始之從來。則虛生神。神生氣。氣生精。自無而有。順其自然。則精泄氣。氣泄神。順行向下。落花流水。往而不返。此由聖入凡。日流污下之道也。金丹工夫。積精息念。閉息凝神。靜極生動。精化為氣。坎中之陽。沖開三關。上升崑崙。降入離宮。神氣合一。復還乾元面目。再加烹煉溫養。脫胎神化。合於太虛。金丹之功完矣。何為金。乾為金。又乾為天也。天者萬物統體之性。性者物物各具之天也。何又名之謂丹。因人落後天。乾坤之體。變而為坎離之用。離為日。坎為月。日上月下、易也。離火下降。坎水上升。水火既濟。日月會合。明也。煉成一片。打成一團。還於一理謂丹也。有曰九轉金丹者。轉回坎中之九也。有曰還陽丹者。還回乾元之象也。有曰金紫丹者。離為九紫之地。此老莊以下之說也。較之古昔。頗易入手。然稍涉跡象。根性鈍闇者。微有錯會。而旁溪曲徑之異端。紛然起矣。此功中之過也。有志立言者。不可不知此道家金丹之說也。而釋氏南無阿彌陀佛之六字真言。實兼儒家之精微。達天人之蘊奧。三千年來。教者失意傳言。學者誦言忘味。以佛祖傳心之真文。當作凡世祈福之神咒。致使西竺道法。湮沒不彰。不幾大負釋迦託文載道。以道覺世。因覺而道。道脈接緒之盛意乎。謹粗解大意。使學者知西天東土。非有二道。上天下地。原自一理也。

 

南無阿彌陀佛解_

7.南者,乃先天乾位。乾為天。天則大無不包。一氣流行。寒暑代謝。此變易之易也。又為後天離位。離為日。日則明無不照。朔望盈虧。日月周轉。此交易之易也。大無不包。明無不照。猶不足以盡佛法之妙。惟無。則無微不入。無聲無臭。無形無象。無始無終。無在而無不在。此不易之易也。交易之易,象也。為畫卦之所自來。變易之易,氣也。為序疇之所自來。不易之易,理也。為河圖之所自來。萬物統體之理。為降衷之維皇。物物各具之理。為虛靈之明命。虛靈明命。即南方妙無也。妙無,即佛之所謂正法眼藏。涅槃妙心。金剛性。舍利子也。人人有此妙無之性。因拘於氣稟。蔽於物欲。往往有而不知其有。故迷真逐忘。流浪生死。長沉苦海。三教傳心。即傳此南方妙無之心也。學者知其所在而修之。可以見性成佛。阿彌陀者。造詣之次第也。蓋積精息念。凝聚堅固之謂阿。此初乘法也。在釋為清靜法身。在道為太清真人。在儒為充實而有光輝之大人。直養無害。充塞周遍之謂彌。此中乘法也。在釋為圓滿報身。在道為上清真人。在儒為大而化之之聖人。神化自然。圓通應感之為陀。此上乘之法。最上一乘之法也。在釋為千百億化身。在道為玉清真人。在儒為聖而不可知之神人。儒之所謂神。道之所謂仙。釋之所謂佛。其義一也。故曰,凝聚堅固之謂阿。充塞周遍之謂彌。圓通應感之謂陀。三者成就之謂佛。只此六字真詮。會通三教。貫徹天人。虞廷一十六字。中庸三十三章。道德五千。南華十萬。釋典五千四十八卷。皆不出此六字之外矣。守之約而施之博。言似近而指實遠。如佛非大聖。而能如是乎。佛吾無間然矣。

 

8.昨遊長顯孫先生書齋。其壁間自寫一聯云。前身本是明月。幾生修到梅花。余恐其自安中乘。不求無上之道。因答之一詩云。真心莫比天邊月。妙性非同雪裹花。假使清高修得到。仍然宇宙第三家。問曰。若以明月為第三家。則道典之所謂。心比中天寶月。是以心為月也。佛典之所謂。佛日增輝。是以心為日也。今曰,真心莫比天邊月。未到乾坤第一家。然則彼皆非歟。余曰。何可非也。此釋迦、老子以後。由漸而入之教法也。蓋道典以心為月者。乃水府求玄。修命之說也。釋典以心為日者。是離宮修定修性之說也。再者丹家之論。或曰鉛汞相投。或曰龜蛇盤結。以及龍虎嬰姹。鼎爐水火。攢簇交媾。烹煉溫養。沐浴脫胎。等等工夫。此又性命雙修之說也。夫修命而不修性者。執於有。修性而不修命者。淪於無。此中乘之法也。性命雙修者。陰陽會合。仍還太極本體。此抱元守一。萬法歸一之說。上乘之法也。又問曰。修命不修性。修性不修命者。謂之中乘。性命雙修者。謂之上乘。據子所言。中乘者。宇宙之第三家。不用說。上乘是第二家矣。夫上乘之法既曰抱元守一。又曰萬法歸一。守一歸一。亦已至矣。今曰第二家者。但不知二家之上。那裹還有第一家也。余曰。難言也。試先即釋、道,兩家之言以證之。當日神光二祖。講萬法歸一之道。自謂超佛越祖。可以大闡宗風。及聞達摩初祖西來。在少林面壁。光遂往見。質所學焉。達摩問曰。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光無對。始悟己說。仍在輪迴。因拜求指點。摩顧光曰。諸佛無上妙道。豈以小德小智。輕心慢心。得冀真乘耶。光聞摩誨。於是潛取利刀。自斷左臂。置摩前。以示誠心。摩知是法器。遂授以真宗。光即頓悟無上。紹佛門之嫡派。後有偈曰。不知到底一歸何。是以神光拜達摩。立雪少林為甚事。只求一指躲閻羅。由此觀之。萬法歸一。乃下手之事。非了手之事也。昔黃龍機禪師。登壇說法。純陽祖在下聽之。黃龍禪師問曰。下邊是何道人。呂祖應曰。雲水道人。禪師曰。雲盡水乾。子歸何處。呂祖言下大悟。因有詩曰。棄卻飄囊摔碎琴。而今不煉礦中金。自從一見黃龍後。始悔當年錯用心。若此者。皆佛老之最上一乘。乃宇宙之第一家也。問者唯唯。余曰。子以為如是而已乎。此乃佛老出世之法。仍非聖賢治世之法也。問者曰。聖賢治世之法,還有進於此者乎。余曰、有。蓋自青牛西去。道有五祖七真。白馬東來。佛有三宗五派。此數真者。大概出家修行。直超彼岸。頓悟無生。高則高矣。然棄人求天。體重於用。較之聖人。盡人合天。體用兼該之學。則有間矣。性命之說,自老子孔子之後。又有兩講。最下者。以知覺為性。以四大為命。此正所謂杞柳之性,湍水之性。可以為善。可以為不善之性。以及荀子性惡之性之說也。此只知有氣數之命。氣質之性。道之所以不明也。再上則以神為性。以氣為命。神氣合一。便是性命雙修。此等工夫。以積精為立基。以息念為下手。以神氣合一為得藥。以凝神不散為溫養。以神還太虛。杆頭進步為丹成。此乃學者必由之徑。違道原自不遠。所可議者。性命之說。與孔子微有不同。故入門之處。歧途紛起。蓋因神氣二物。或名之為龍虎。名之為鉛汞。名之為嬰奼。以及龜蛇。水火日月。白雪。黃芽。種種名號。數之不盡。冀以接引後進。乃度世一片婆心也。無如後人。識薄見淺。妄猜妄議。以致修行路上。異端百出。言鼎爐也。則流為燒煉之家。有服金丹而致斃者矣。言男女也。則流為採補之家。有服紅鉛而造孽者矣。種種積弊。指不勝屈。此皆立言之過也。然後知孔門傳心。引而不發。務從日用倫常中入。良有深意。夫子之言性命也。其對於魯哀。則曰。分於道謂之命。形於一謂之性。子思著《中庸》。則曰。天命之謂性。由此觀之。夫子之所謂道。即子思之所為天。子思之所謂天。亦即夫子之所為道也。後之學者。不明道與天為何物。而高談性命者。大概破道之言也。橫渠先生曰。太極之謂道。又曰。太虛即氣。是氣也。非大塊之噫氣。非口鼻之食氣。乃所謂先天之氣。太和元氣也。太和元氣。以全體而言。則謂之太極。以動靜而言。則謂之兩儀。以流行不息。運轉周天而言。則謂之四象八卦。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以及二十四氣。三百六十五日。四分日之一。莫非元氣之運用也。故易曰。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可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神也。易也。道也。天也。莫非理與氣之別名也。此理氣也。豎窮三界。橫互()八荒。無名無象。而為名之象象之源。無色無形。而為色色形形之主。升浮也而生機出。天道之元亨寓焉。而仁禮有其根矣。降沉也而殺氣至。天道之利貞寓焉。而義智有其基矣。此夫子之所謂道。子思之所謂天。張子之所謂太虛。周子所謂無極之真也。天者非蒼蒼之天。青青之天。高不可及之天。乃無聲無臭。不睹不聞。無處不有。無時不然。超乎蒼蒼青青。高不可及之外。貫乎生生元元。有情無情之中。主持萬類之天也。周子曰。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蓋無極之真。天理也。二五之精。父母也。二五交而天理入。無寓有中。三家混合。此人生之所自來。即性命之所從有也。此理也。未入二五之中。為萬物統體之天。既入二五之中。為物物各具之天。自天而分謂之命。主持形骸謂之性。天一大天。性一小天。天有元亨利貞。性具仁義禮智。人能實踐仁義禮智。謂之率性。人知此性分於天。仍將此性還乎天。謂之合天。知此謂之窮理。行此謂之盡性。完此謂之至命。如此則謂大而化之之聖,聖而不可知之之神。天即人而人即天。又何事乎偃仰屈伸。服食導引為哉。此孔子之道。所以歷萬世而無弊也。今略述夫子立言之梗概。藉以就正於有道者。顏淵問仁,子曰克己復禮。只此四字而已。舉凡天德王道。德性問學。上之可以繼往聖。下之可以開來學者。莫不顯微畢具。體用兼該。守之約而施之博。所謂言近而指遠者,善言也。其此之謂乎。何為己。欲也。私也。偏也。害仁之事也。小而聲色貨利。大而富貴功名。凡所為而為之者。皆己也。何為禮,誠也。公也。中也。成仁之事也。近而忠孝節義。高而大化聖神。凡無所為而為之者。皆禮也。克復之功。先即事君言之。夫為官而志在溫飽。事君而有意沽名。臨事而畏難苟安。盡節而貪生怕死。凡有是心。則無在非欲。無在非私。無在非偏也。克而去之。則惟知君之當事。忠之當盡。此心坦白。廓然大公。處常則靖恭爾位。好是正直。處變則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即致君於當道。躋世於仁壽。富甲天下。貴為王候。功蓋寰宇。名垂竹帛。亦帛其所無事之天。然克已乃守約之事。明體之事也。復天理之禮。猶未復三千三百之禮也。事君而不知復三千三百之禮。則流為忠而不學之議。欲行王道者。尊德性而外。道問學之功。又不容緩矣。明其體而達其用。守之約而施之博。舉凡禮樂刑政之間。因革損益之處。不泥於古。不流於俗。隨時制宜。各得其當。然後謂之復禮也。若克己而不知復禮。則流為空虛之清談。復禮而不知克己。則流為泥古之變更。此又後世學術之弊。不可不知也。言克己必繼以復禮。然後知聖人立言於無過之地。無在非至誠至公。大中之流露也。是故王道必本天德。性命不外倫常。體用本末。缺一不可。知此者謂之知道。行此者謂之得道。完此者謂之成道。如是大之可為聖賢。次亦無愧名教。持此以繼住。則為堯、舜、文、周。孔子、顏、曾。濂、洛、關、閩之嫡派。持此以開來。則為道德文章。禮樂刑政。忠孝節義之宗師。較之佛門三宗五派。道家五祖七真。似乎亦不甚相背矣。此豈非宇宙第一家乎。孟子曰。乃所願則學孔子。吾亦為然。

*光(神光)聞摩(達摩)

◎五祖七真:五祖七真是中國道教全真教對教內五位祖師和七位真人的合稱。原為北五祖與北七真的合稱。指王玄甫、鍾離權、呂洞賓、劉海蟾、王重陽五祖師,加上馬丹陽、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孫不二七位真人。

隨著元代中後期流傳南方金丹派的與北方的全真教結合,原來的全真教被奉為「北宗」,而南方的金丹派則被奉為全真教的「南宗」,「五祖七真」亦衍生出新意涵。原本全真教的五祖七真被稱為「北五祖」和「北七真」,而南方內丹派的張伯端石泰薛式陳楠白玉蟾被奉為「南五祖」,若果再加上張伯端的弟子劉永年和白玉蟾的弟子彭鶴林,則合稱「南七真」。 (維基百科)

《告子》是《孟子》書中的篇目;告子上

【一】

告子曰:性,猶杞柳也;義,猶桮棬也。以人性為仁義,猶以杞柳為桮棬。

孟子曰:子能順杞柳之性而以為桮棬乎?將戕賊杞柳而後以為桮棬也?如將戕賊杞柳而以為桮棬,則亦將戕賊人以為仁義與?率天下之人而禍仁義者,必子之言夫!  [桮棬(ㄅㄟ  ㄑㄩㄢ)]

譯文:

告子說:人的本性好比杞柳樹,義理好比杯盤,把人的本性納于仁義,正好比用杞柳樹來製成杯盤。

孟子說:您是順著杞柳樹的本性來製成杯盤呢,還是毀傷杞柳樹的本性來製成杯盤呢?如果要毀傷杞柳樹的本性而後製成杯盤,那不也要毀傷人的本性然後納之于仁義嗎?率領天下的人來損害仁義的,一定是您這種學說吧!

【二】

告子曰:性,猶湍水也;決諸東方則東流,決諸西方則西流。人性之無分於善不善也,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也。

孟子曰:水信無分於東西。無分於上下乎?人性之善也,猶水之就下也。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今夫水,搏而躍之,可使過顙;激而行之,可使在山。是豈水之性哉?其勢則然也。人之可使為不善,其性亦猶是也。

譯文:

告子說:人性就像那急流的水,缺口在東便向東方流,缺口在西便向西方流。人性無所謂善與不善,就像水無所謂向東流向西流一樣。

孟子說:水的確無所謂向東流向西流,但是,也無所謂向上流向下流嗎?人性向善,就像水往低處流一樣。人性沒有不善良的,水沒有不向低處流的。當然,如果水受拍打而飛濺起來,能使它高過額頭;加壓迫使它倒行,能使它流上山崗。這難道是水的本性嗎?形勢迫使它如此的。人之可以脅迫他做壞事,本性的改變也像這樣。

◎◎中國禪宗由初祖達摩、二祖神光、三祖鏡智、四祖道信、五祖弘忍,一脈相傳。五祖弘忍有上座弟子神秀,神秀早年博覽經史,少年剃髮出家,在五祖弘忍門下,稱為上座,擔任教授阿闍梨;以「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一偈呈現,但沒有得到弘忍的讚許。

弘忍另一名弟子,名喚惠能,雖是文盲,但了悟佛心,直言「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弘忍大喜,入室為其宣講《金剛經》,並傳衣缽。

弘忍圓寂後,神秀至江陵當陽山玉泉寺,大開禪法,聲名遠揚,人稱北宗,教義傳遍西京長安、東京洛邑,並曾獲得武后、中宗、睿宗三帝之皈依,有「二京法主、三君帝師」之尊號。

惠能到曹溪寶林寺(今廣東韶關南華寺),弘揚禪宗,主張「頓悟」,影響華南諸宗派,人稱「南宗」(曹溪禪),六祖惠能門下悟道者共四十三人,唐玄宗開元二年(730年),在洛陽的「明定南北總是非大會」上,惠能弟子荷澤神會辯倒了神秀派的北宗,使得曹溪禪樹立了全國性的影響,從此禪宗以曹溪禪為正宗,尊惠能為六祖。

 

理性釋疑

1.或問金丹、龍虎、鉛汞、鼎爐、離性、坎命之說。是耶非耶。余曰。此法較之旁門外道。則有是處。證之三教聖人。則有非處。何也。孔子之道。以天命為性。以率性為道。命者以賦畀而言。性者以稟受而言。賦畀理也。稟受亦理也。理者本然之性。即無極之真也。故周子曰。無極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此理乃三教之極致。故儒曰,性即理也。金剛經曰,一合理相。心印經曰,三品一理。中庸曰,率性之謂道。易曰、成性存存。道義之門。孟子曰。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又曰,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清靜經曰,真常應物。真常得性。金剛經曰,福德性。六祖曰,見性成佛。是故孔子以率性而成。釋迦以見性而成。老君以得性而成。此明心見性。存心養性。修心煉性。歸一、守一、一貫,之所自來也。釋迦言性而不言命。孔子以天命者為性。性與命原是一理。老子雖言性命。而未嘗以離()中之真陰謂性。坎()中之真陽謂命也。如清靜經之真常得性。道德經曰,歸根復命。得性者盡人也。復命者合天也。而孔子亦曰。窮理盡性。以至於命。三教心法。秦漢而下。皆失其真。學者各逞臆見。此注經經亡。講佛罵佛。小言破道之所以然也。金丹之說。始於漢朝魏伯陽。其所注《參同契》。於日月之盈虧。一氣之升降。易象易數。雖頗詳盡。然達於交易、變易,而不達不易之理。此性命之道。歧途百出之所由來也。當今之世。有以知覺運動為性。以四大假合為命者。此最下之說也。有以離中之真陰為性。坎中之真陽為命者。離中乃夏至之氣也。坎中乃冬至之氣也。以陰陽二氣為性命。乃氣質之性。氣數之命也。此說較之告子。猶下一籌。何也。告子雖言性。未嘗教人矯揉造作。團結龜蛇。運搬龍虎也。人身之氣。呼吸升降。本於自然。如必升者使降。降者使升。妄動氣血。有乖天常。不惟不能成道。妄動氣血之病。從此生矣。有以神為性。氣為命者。此說較前二說。頗有真得。神氣合一。為性命雙修。神氣合一者。無思無慮。心息相依之謂也。此法漸入真宗。然於三聖命脈。猶有一間未達者。抑曰神氣。先天後天猶混也。此法絕慮忘思。久行不怠。可以長生。而不可以造聖人之域。何也。知小而不知大。知人而不知天。戀形不舍。猶有壽者相也。豈知天地之大。尚且有壞。況此血肉之軀。即使守定神氣。坐五百年。猶是守尸鬼耳。焉能終於不壞哉。聖域者。純於理、而不雜於氣也。故儒曰,窮神知化。道曰,谷神不死。佛曰,正法眼藏。涅槃妙心。言雖不同。而理則一也。或又問曰。先生所傳末後一著。掃心飛相。神合太虛。與明心見性。頗有符合。然不從命功下手。不幾於落虛空乎。余曰。先生非聖人之徒乎。何其不達真空。執相之甚也。豈不聞中庸云。聲色之於以化民末也。德輶如毛。毛猶有倫。上天之載。無聲無臭至矣。聲臭已無形矣。蓋毛者象也。聲臭者氣也。離象離氣。非理而何。金剛經曰。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此如來法相。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故能體物而不遺也。清靜經曰。大道無形。生育天地。三教聖人、皆以視之不見。聽之不聞。包羅天地。養育群生者為道。而先生獨以為落空者。為丹經喻言所惑也。諸丹經皆以和合四相。攢五行。結聖胎。放陽神。為金丹了手。於是有火降水升。金木交並。抽汞填鉛。種種造作。苦死無成。尚且終身不悟。以訛傳訛。自誤誤人。可悲可憫。吾今破此迷團疑網。免致遺誤世人。失落真性。何為金。乾為金。何為天。乾為天。萬物統體一天。物物各具一天。天理天氣。在天為命。在人為性。氣天之性。終有窮盡。理天之理。萬劫常存。氣者鬼胎也。理者聖胎也。修真之士。先知四大為假。魂魄非真。無始以來。不增不減。惟此天理之性耳。性受太虛空。自天而入。性合太虛空。盡人合天。悟到元神理性。謂之結胎。悟到神通廣大。性合無極,謂之脫胎。若舍元神理性。而別求聖胎。是拋照乘之珠。而求魚目也。騎驢覓驢。認賊為子。揠苗助長。無益有害也。吾以常清常靜。非禮勿視、聽、言、動。無人、我、眾生、壽者相。為煉己筑基。以頓悟本來乾元面目。元神理性。為得藥結胎。以飢餐渴飲。夏葛冬裘。貴賤有等。長幼有序。從容中道。為沐浴溫養。周天火候。以數盡理純。性合無極。為脫胎神化。以造詣淺深。知行純駁。而分賢關聖域。以接續道統。俎豆廟貌。師表萬世。為證果朝元。自子會開天。萬物自無入有。自理入氣。自氣入象也。午會傳道者。由象悟氣。由氣悟理。象則壞速。氣則毀遲。理則主氣主象。而萬劫不壞也。人人皆違乎理。則生死輪回。人人皆還於理。則天地或幾乎息矣。此元會運世。升降消息。自然之理也。堯、舜、禹、湯。首開心傳。其道統之春乎。三教聖人。繼往開來。乃道統之夏也。過此而後。有聖人出非秋而何。春發夏長。秋收冬藏。而元會運世完矣。

◎俎豆: 1.俎和豆。古代祭祀、宴饗時,用來盛祭品的兩種禮器。亦泛指各種禮器。《論語.衛靈公》:「俎豆之事則嘗聞之矣,軍旅之事未之學也。」《史記.卷四七.孔子世家》:「孔子為兒嬉戲,常陳俎豆,設禮容。」   2.祭祀、奉祀。《莊子.庚桑楚》:「今以畏壘之細民,而竊竊焉欲俎豆予于賢人之閑,我其杓之人邪?」唐.柳宗元〈游黃溪記〉:「以為有道,死乃俎豆之,為立祠。」

《心印經》_

《高上玉皇心印妙經》,也稱《無上玉皇心印妙經》,簡稱《玉皇心印經》或《心印經》,出於道藏洞真部本文類,此經之撰寫年代,當在南宋前,應是撰於唐末五代至北宋末

上藥三品,神與氣精。恍恍惚惚,杳杳冥冥。

存無守有,頃刻而成。迴風混合,百日功靈。

默朝上帝,一紀飛升。知者易悟,昧者難行。

履踐天光,呼吸育清。出玄入牝,若亡若存。

綿綿不絕,固蒂深根。人各有精,精合其神。

神合其氣,氣合其真。不得其真,皆是強名。

神能入石,神能飛形。入水不溺,入火不焚。

神依形生,精依氣盈。不凋不殘,松柏青青。

三品一理,妙不可聽。其聚則有,其散則零。

七竅相通,竅竅光明。聖日聖月,照耀金庭。

一得永得,自然身輕。太和充溢,骨散寒瓊。

得丹則靈,不得則傾。丹在身中,非白非青。

誦之萬遍,妙理自明。

 

2.夫道者有盛有衰。有分有合。亙古至今。無窮無盡。往來代謝。若循環焉。道即理也。理本一致。有何盛衰。而曰有盛有衰者。運會之升降使然也。本無分合。而曰有分有合者。教化之整散使然也。道包天地。道貫萬類。無時不有。無處不然。無形無色。而為形形色色之本。無聲無臭。而為聲聲臭臭之源。稟賦也有性命。屈伸也以判陰陽。由此觀之。易不始於先天之畫。畫前原有真易。道不始於中天之傳。不傳豈無至道。然畫前有易。非神難見。不傳有道。非聖難知。以畫以傳。使不見有易。不知有道者。可以見易。可以知道。此上古神聖。繼天立極。代天宣化。而道統之傳有自來矣。道雖無時不有。而太古以前。荒渺難憑。故孔子著書。繼自唐虞。此道傳中天之所由來也。自是以來。堯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此時天無二日。民無二王。 此所謂三代以上。道在君相。教之整也。整則不分。自昭穆以降。教漸陵夷。迨至幽厲。頹焉莫救,教之衰也。於是孔子教於杏壇。老聃傳於柱下。而釋迦文佛化起西域。此所謂三代而下。道在師儒。教之散也。散則分矣。孔子之教。存心養性。以一貫為宗旨。佛氏之教。明心見性。以歸一為宗旨。老氏之教。修心煉性。以守一為宗旨。三教聖人。雖天各一方。地分華夷。而其教之不異。若合符節。三教之相同者。心也。性也。一也。道之體也。其或微有不同者。各隨起俗而制其宜也。如儒之大學。以定靜入手。而道家則曰清靜。試問定靜與清靜。有何異處。中庸以不睹不聞為道體。以無聲無臭為至道。試問不睹不聞。無聲無臭。與虛無寂滅有何異處。後之儒者。動以異端歸之佛老。豈不知孔氏家語云。孔子三十四歲。謂南宮敬叔曰。吾聞周有老聃。明道德之源。識禮樂之歸。則吾師也。吾將學焉。敬叔言之魯君。魯君賜之輿馬僕從。適周問禮。歸謂弟子曰。獸吾知其能走也。鳥吾知其能飛也。魚吾知其能遊也。走者可以為網。飛者可以為矰。遊者可以為綸。惟龍吾不知其飛騰而上天也。老子其猶龍乎。夫孔子以老子明道德之源。識禮樂之歸。試問道德禮樂。非吾儒之大端乎。而孔子以之為師。而嘆其猶龍。良有以也。而今之言異端者。歸之老子。豈孔子心乎。至於佛。孔子之時。佛法未入中國。至漢明帝時。金人入夢。中國始知有佛。春秋之世。孔子必不豫先立此異端之名。預防佛法入中國也。且孔叢子云。太宰嚭(ㄆㄧˇ)問於孔子曰。天下孰為聖人。孔子對曰。西方有聖人焉。名曰佛。其地不治亦不亂。家語、孔叢子。皆聖門家傳之書。且去聖未遠。不但不以老為異端。亦未嘗以佛為異端也。而論語言異端之說。必欲加之佛老可乎。且論語之言罔殆。夫學而不思。則心無所得。博而不能反約。其弊也罔。思而不學。則師心自用。無所持循。其弊也殆。孔子之教。尊德性而道問學。體用兼該。學思並重。所以高不入於虛空。下不落於執象。夫學而不思。其害也罔。學其所學。而不同於聖人之學。不同則異。此執象之異端也。思而不學。其害也殆。亦不同於聖人之學。不同則異。此頑空之異端也。想孔子之時。有此兩種異端。後之學者。未窺三聖之大源。徒執各家粗跡。分門別戶。互相牴牾。雖曰各衛其道。豈知辯愈多而理愈晦。理愈晦而去道遠矣。堂堂大道。三教合轍。特因心法不傳。正宗失授。學者各執一隅。自生蓁蕪。三千年來。茅塞益深。天為之乎。抑人為之乎。

◎老子其猶龍乎_另可參閱_13文選13-48.

相傳秦時,沙門利室房入朝,始皇囚之,有金人穿牖而去。至漢明帝時,金人入夢,遣使請於佛而亡。

罔殆:迷惘模糊。語本《論語.為政》:"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蓁蕪(ㄓㄣ  ㄨˊ)1.猶荒蕪。雜草叢生。 2.雜亂叢生的草木。 3.引申為雜亂;紛亂。 © 漢典

 

3.無極者理也。神也。太極者。氣也。數也。理、神,經也。氣、數,緯也。經者常而不變。緯者變而有常。常則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變則有名可稱。有跡可循。往來代謝。此兩者同塞宇宙。同貫萬類。同在不睹不聞之地。無聲無臭之天。而有可道可名。不可道不可名之分。可道可名者。人稟之為氣質之性。氣數之命。窮通壽夭。智愚賢否。萬有不齊之性命也。不可道不可名者。人稟之為本然之性。[天賦之命,堯舜與人同焉者也。本然之性,即維皇降衷之性,人生而靜之性。(靝巨書局課本有此段)]性善之性。道心之謂也。氣質之性。乃杞柳之性。湍水之性。性惡之性。可以為善。可以為不善之性。人心之謂也。此兩者。一顯一微。顯則易知。流而為欲。故危殆不安。微則難知。返之為理。故微渺難見。惟狂克念。理勝欲也。狂可為聖。惟聖罔念。欲勝理也。聖可為狂。聖狂之分。人禽之判。人鬼夢覺。幾希之頃。一念之間。理微道大。小人忽之。君子謹焉。無極而太極。是為天命之謂性。先天變後天。自天而人。即河圖之順行相生。乃原其始之所自來也。太極還無極。是為窮理盡性以至命。後天返先天。超凡入聖。即洛書之逆行相剋。乃要其終之所由歸也。

4.神有理氣之分。理中之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無為而成。常而不變。妙萬物而為言者也。無對待。無配偶。一也。獨也。氣中之神。來而伸則為神。往而屈則為鬼。神者。升也。陽也。鬼者。降也。陰也。有對待。有配偶。往來環循。分之則有萬殊。合之原自一氣。理中之神。元神也。氣中之神。識神也。元神先天也。持之則日進於高明。識神後天也。縱之則日流乎污下。兩者雜於方寸。惟知道者能識也。

5.或有問於余曰。子於理氣性命之說。無極太極之論。微則微矣。然非治世之道也。余曰。先生之言誠然。但當今之世。不如是不足以補其偏、而救其弊也。蓋自孔子逝而微言絕。春秋降而功利興。率以富國強民為急務。道德仁義為迂闊。故孟子繼孔子之傳。起而救之。以仁義,破其功利。以道德,敵其富強。以性善挽人心。而辟異端。以知言養氣。存微言於一線。迨至暴秦焚書。儒道幾絕。幸而漢興儒雅。遺篇漸復。由是心法降而為經學。經學降而為策論。策論降而為詩賦。至五季衰。斯文一脈。掃地盡矣。然天道好遠。無往不復。炎宋肇興。真儒復出。性理圖書之學。始於華山。盛於濂洛。微言之緒。僅延一息。而半山八股之學。亦托始於此。加以周程之世。學禁濂洛。朱子之時。諱言誠正。誠正之外。益以八股。歷代相因。久而彌敝。積案盈箱。莫非時藝。汗牛充棟。盡是文章。經史雖存。率以虛器視之。文章所言。雖皆綱常名教。而綱常名教猶然如是者。辭藻盛而精微衰。人事密而天事疏也。間有言及身心性命之微者。大半為富貴功名而設。至於身心性命之實際。不惟不能真行。亦且不能真知。因其不能真知。即有志於行者。亦無從入手。率多望洋而返。此余所以剝盡皮膚。獨標真實。冀存微言於一線之鄙意也。末流之弊。余已知之。然余非得已也。如必欲求其達用。則有孔孟之經在。兩端合一。庶乎得其中焉。余又何必多為饒舌。

五季,指即後樑、後唐、後晉、後漢、後周五代; 中醫以四時配五行而為五季,即春屬木,夏屬火,長夏屬土,秋屬金,冬屬水;自然原則中五季即:生、長、化、收、藏。

炎宋:趙宋自稱以火德王,故稱炎宋。

汗牛充棟:形容書籍存放很多。用牛運輸,牛累得出汗;書堆滿屋子,頂到棟樑.

*【解釋】棟:棟宇,屋子。書運輸時牛累得出汗,存放時可堆至屋頂。形容藏書非常多。

【出處】唐·柳宗元《陸文通墓表》:“其為書,處則充棟宇,出則汗牛馬。”

**三字經媮羲╡瑪 受周禪 十八傳 南北混,宋朝是由趙匡胤在960年建立的,為了和南朝的劉宋相區別所以稱他為趙宋。因為宋齊粱陳,南朝時也有個宋,那個宋是劉家皇帝叫劉宋,為了和劉宋區別所以叫他趙宋,那為什麼三字經堣ㄔs趙宋興而叫炎宋興呢?炎熱的炎,這有什麼緣故,這堶惘釩雂j的講究,是傳統的五行學說在起作用,宋朝屬於火德所以皇帝穿紅衣服,宋朝以後的皇帝都是穿紅衣服的,趙匡胤黃袍加身的那一刻還不是皇帝,後來登基後才稱皇帝,宋朝是火德皇帝穿紅衣服所以叫炎宋。火嘛,炎熱。宋朝有18位皇帝,以1126年分界分為北宋和南宋,所以叫十八傳 南北混,宋朝是有北南宋之分的。

 

6.心者。萬化之主宰也。儒曰存心。道曰修心。釋曰明心。皆不離乎心以為道。第心有人心、道心之分。即有惟危、惟微之別。後世不得心傳者。只知道在心中。不知心在何處。多執臟腑氣質之心、以為心者也。是以守其心而執象。虛其心而著空。制其心則理欲交馳。聖凡不分。理氣莫辨。無怪其勞心而無成也。此心堯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此見而知之者也。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周公以是傳之孔子。此聞而知之者也。孔子傳之曾子。曾子傳之子思。子思傳之孟子。此又見而知之者也。孟子以後。心法失傳。歷秦、漢、晉、隋、唐。鮮有造其域者。迨至炎宋受命。五星聚奎。文運天開。希夷首出。濂洛接踵。厥有龜山。龜山之後。繼以豫章。及至延平。道傳朱子。而心法一脈。遂有鵝湖、鹿洞。朱學、陸學。德性、問學之分。而格物之學。遂有事物、物欲之分。尊德性者。以格為捍格之格。以物為物欲之物。其意若曰。人生而靜。天之性也。感於物而動。性之欲也。故孟子曰。養心莫善於寡欲。寡物欲者。仲弓問仁之事也。格物欲者。顏淵問仁之事也。格即克也。此格即書之格其非心。孟子之惟大人為能格君心之非之格。物即己也。格物即克己也。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其效之速,如是之捷者。其故何也。蓋天命之性。人人固有。特拘於氣稟。蔽於物欲。大都有而不知其有。聖聖傳心。即傳其固有之心也。其固有之心。即本然之性。本然之性,即天之所命。天者人人統體之性。性者人人各具之天也。故孟子曰。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存其心。養其性。所以事天也。天人本自一貫。天統四時。心統四端。天之所具者。人性悉具。特患人不能盡性耳。盡性之道。由致知入手。致知之功。由格物入手。格事物之物者。即流溯源之學也。格物欲之物者。由本及末之學也。若格事物。而不知心性之真。則落於執象。格物欲。而不知心性之真。則入於頑空。然而心亦難言知矣。若以臟腑之心為心。則血肉一團。此童婦皆知之心。而非聖聖相傳之心也。此心隨生而有。隨死而無。一氣不來。即成臭穢。而非不因生有。不隨死無。虛靈不昧之心也。若以知覺運動者為心。此心乃危殆不安之心。而非微妙難見之心。微妙難見之心,天理之心也。危殆不安之心。天氣之心也。血肉一團之心。物象之心也。太極以前。氣具於理。太極之後。理寓於氣。物象者理氣發現。可見之跡耳。理者氣之主。氣者象之充。物象非理氣不生。理氣非物象不顯。理也。氣也。象也。此不易、變易、交易。三易之所自來。亦愚人、賢人、聖人,之所由分也。愚人執象。賢人通氣。聖人明理。學易者。皆言先天後天。而未有言及理天者。何為先天。生天者是。何為後天。天生者是。生天者,理也。至靜不動天也。天生者,象也。經星緯星天也。一氣流行。默運四時者。宗動天也。道心,理也。上應至靜不動天。此生天生地。常而不變之天也。造此者為之聖域。儒曰大成至聖。釋曰大覺金仙。道曰大羅天仙。三教歸一者。歸於理也。故儒曰窮理盡性。道曰三品一理。佛曰一合理相。言雖不同。而理則一也。人心,氣也。上應宗動天。此變而有常之天也。造此者為之賢關。五官百骸。有象可見之心。上應經星緯星天。聖人之樂。全道心也。賢人之樂。伏人心也。若以血心為心。則縱情逐物。萬物擾之。百憂感之。生死限之。無非苦也。何樂之有。今之儒者。大都言心在於善。即是道心。心在於惡。即是人心。若如此論。則鄭之子產。齊之晏嬰。早駕冉有季路而上矣。而聖廟馨香。未嘗及之者。諒必有道焉。其道為何。蓋惡者從事於惡。而禍隨之。惡有盡。而禍亦有盡。善者從事於善。而福隨之。善有盡。而福亦有盡。善惡禍福。雖有不同。如不得心法之傳。其不能明善復初。窮理盡性。至命合天則一也。堂堂霸佐。聲名顯赫。不得列聖賢之班。而區區寒士。伏處蓬茅。反得享俎豆之報者。有道故也。其道確有實在。又非不得其傳。記誦辭章。彷佛疑似。及旁門異端之所能窺測。如以記誦為道。則六經仍在。三傳猶存。孔孟顏曾。周程張朱而外。何以寥寥幾人也。此心法之所以不易知不易言。靈台神明。道心之所在也。克己復禮。存道心去人心也。喜怒哀樂未發以前。孔顏樂處。其復見天地之心乎。學者到此境界。正顏子所謂。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智。同於大通時也。亦即孔子所謂。窮神知化。至命合天時也。人人各具之理。還於萬物通體之理。無在無不在。而神聖合天之心。亦無在無不在也。故能無思無為。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此心之初。以降衷而言。謂之命。以稟受而言。謂之性。以應酬萬事而言。謂之心。以其感於萬事。而生喜怒哀樂愛惡欲而言。謂之情。心之所憶謂之意。心之所之謂之志。命也。心也。性也。情也。合而言之。一理也。此理以覆育萬物而言謂之天。以主宰萬物而言謂之帝。以萬物終始共由而言謂之道。以無聲無臭、。視之不見、聽之不聞、體物不遺、兩在不測、至隱至費、至微至顯、無生萬有、虛含至寶、無終無始、無在而無所不在、無物不理、各得其理、至真無妄、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不行而至、不疾而速、無為而成而言、謂之至理、至神、至誠、至善。故天有天理。地有地理。人有人理。物有物理。事有事理。得理則治。失理則亂。知禮之節文。可以制禮。知氣之清濁。可以作樂。教民由此謂之政。禁民違此謂之刑。師以教之。賞以輔之。罰以弼之。有始有終。本末不紊。先後有序。而聖賢之能事畢矣。明乎此。則三教一理。萬國一理。一理者,吾人之宗祖。二氣者,吾人之父母。萬象者,皆宗祖之嫡孫。父母之愛子。吾人之同類。同類之生成有先後。而親親之禮生。識見有明昧。而尊賢之禮生。教養有厚薄。事功有大小。而五服之親。五等之爵。由此而定矣。金石絲竹。可見者象也。清濁高下。可聞者氣也。有是象即有是氣。有是氣即有是音。主之者理也。象本八卦。氣本洛書。理本河圖。先天下而開其物。後天下而成其為。此易所以為諸經之祖。萬法之源也。明乎此。則宮商角徵羽。可從而辨。君臣民事物。可得而理。樂之和、可以調八風、可以補造化、可以養性情、可以和神人、可以知治亂。樂之所關亦大矣哉。然而失其傳焉。若明乎此理為宗祖。氣為父母。象為同氣。同理之由來。則三教一家。萬國一家。如手如足。相敬相愛。無傷宗祖父母之心。則萬國各安其業。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各盡其職。如此。則堯天舜日。可以復見。賢關聖域。可以同登。而大同之世。即在於今日矣。

   理數合解 卷終

◎四端:指仁、義、禮、智四種道德觀念的開端、萌芽。

**惻隱、羞惡、辭讓、是非之心,為仁、義、禮、智之端。《孟子.公孫醜上》:「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  © 漢典

◎窮神知化:1.謂窮究事物之神妙﹐瞭解事物之變化。  2.窮究事物精微道理,以觀察萬事萬物的變化。《易經.系辭下》:「窮神知化,德之盛也。」《南齊書.卷一.高帝本紀上》:「惟德動天,玉衡所以載序,窮神知化,億兆所以歸心。」也作「窮神觀化」。

參考_

來聚會的心,是很難得的,這個心是了不起的道心.後天的凡事及先天的聖事,我們能分辨出來,將凡事轉為聖事,因為要在先天了愿沒那麼簡單,大家要把握機會,凡事是做不完的,回家再慢慢做,在凡事與聖事的取捨之間,以先天為優先,天理與人心交戰之時,我們能轉到天理,這是大家的智慧.

.

無凡不養聖

無聖凡不順

聖凡如意

福慧雙修

 

參考_

11

太極圖:

周子所謂「無極而太極」,非謂太極之上別有無極也,但言太極非有物耳。如云「上天之載,無聲無臭」。故云「無極之真,二五之精」,既言無極,則不復別舉太極也。若如今說,則此處豈不欠一「太極」字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