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命圭旨-利集(wts)

24-14-03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天 人 合 一

首頁

物 我 同 體

 

 

採藥歸壺圖 [4/86] 

天人合發之機,子母分胎之路。九靈鐵鼓,太玄關,尾閭穴,朝天嶺;任督接交之處,陰陽變化之鄉。三足金蟾,藏金斗,生死穴,上天梯。

欲達未達意方開,似悟未悟機正密。存存匪懈養靈根,一菊圓明自家覓。
真鉛出水少人知,半是無為半有為。乍見西方一點月,純陽疾走報鍾離。

聞與不聞好溫存,見與不見休驚怕。只在勿忘勿助間,優而游之使自化。
一陽動處眾陽來,玄竅開時竅竅開。收拾蟾光歸月窟,從茲有路到蓬萊。

有象之後,陽分陰也。無象之前,陰合陽也。

氣海門、曹溪路,三岔口、平易穴、咸池、陰踹(ㄔㄨㄞˇ)、禁門、會陽,長強、魄門;河車路、虛危穴、三岔骨、龍虎穴,谷道、會陰,鬼路、人門、桃康、陰蹻[陰蹺]、地軸

 

[5/86]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四節口訣

天人合發采藥歸壺 (內附閉任開督,聚火載金二訣)

  聞之師曰:人受天地中氣以生原有真種,可以生生無窮,可以不生不滅,但人不能保守,日日消耗,卒至於亡。間知保守,又不知煅煉火法[鍛煉火法],終不堅固,易為造化所奪。苟能保守無虧,又能以火鍛煉,至於凝結成丹,如金如玉,可以長生,可以不化。

  蓋欲煉此丹,雖以藥物為主,欲采藥物,當在根本用功。何謂根本,吾身中太極是也。

  天地以混混沌沌為太極,吾身以窈窈冥冥為太極。天地以此陰陽交媾而生萬物,吾身以此陰[6/86] 陽交媾而生大藥。大藥之生於身,與天地生物不異,總只是陰陽二氣。二施一化而玄黃相交,一稟一受而上下相接,混而為一。故曰:混沌。混沌,乃天地之郛郭窈冥,亦是大藥之胞胎也。  [(ㄈㄨˊ)]

  南華經云:至道之精,窈窈冥冥。

  道德經云:窈兮冥兮,其中有精。

  其精甚真,唯此真精,乃吾身中之真種子是也。以其入於混沌,故名太極,以其為一身造化之始,故名先天,以其陰陽未分,故名一氣;又名黃芽;又名玄珠;又名真鉛;又名陽精。

  此精若凝結於天地之間。或為金,或為石,曆千百年而不朽。人能反身而求之,於自己陽精凝[7/86] 結成寶,則與天地相,為無窮金石。奚足比哉。

  然此陽精不容易得。蓋人之一身徹上徹下,凡屬有形者,無非陰邪滓濁之物。故雲房真人曰:四大一身皆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

  緣督子曰:一點陽精,秘在形山,不在心腎,而在乎玄關一竅。

  趙中一曰:一身內外盡皆陰,莫把陽精堶探M。

  丘長春曰:陽精雖是房中得之,而非御女之術。內非父母所生之軀,外非山林所產之寶。但著在形體上摸索皆不是,亦不可離形體而向外尋求。

  若此等語何異水中撈月,鏡媄k花,真正智過顏閔,實難強猜,是以祖師罕言之,而世人[8/86] 罕知之。不獨今之為然,然古人亦有難知之語。

  如玉鼎真人云:五行四象坎和離,詩談分明說與伊。藥生下手功夫處,幾人會得幾人知。

  紫陽真人云:此個事,世間稀,豈是等閒人得知?

  杏林真人云:神氣歸根處,身心複命時,這些真孔竅,料得少人知。

  伯陽真人云:一者,以掩蔽世人莫知之。一者何物也,就是那末發之中,不二之一,即前所謂先天一氣是也。

  翠虛篇云:大藥須憑神氣精,採來一處結交成。丹頭只是先天氣,煉作黃芽發玉英。

  復命篇云:採二儀未判之氣,奪龍虎始媾之精。閃入黃房,煆成至寶。

  崇正篇云:寒[9/86] 淵萬丈睡驪龍,頷下藏珠炯炯紅。謹密不驚方採得,更依時日法神功。

  蓋採者,以不採而採之,取者以不取而取之,在於靜定中有非動作可為也。昔黃帝遺其玄珠,使知索,使離朱索[使離珠索],使喫詬索[使吃詬索],索之皆不得,乃使罔象,罔象得之。罔象者,忘形之謂也。必忘形罔象,然後先天一氣可得。

  擊壤集[擊琅集]先天吟云:一片先天號太虛,當其無事見真腴。

  又云:若問先天一字無,後天方要著工夫。

  何謂先天?寂然不動,窈窈冥冥,太極未判之時是也。何謂後天?感而遂通,恍恍惚惚,太極已判之時是也。

  混元寶章云:寂然不動感而通,窺[10/86] 見陰陽造化功。信乎,寂然不動,則心與天通而造化可奪也。

  翠虛篇云:莫向腎中求造化,卻須心堻V先天。

  當其喜怒未發之時,覩聞不及之地,河海靜默[河海默然],山嶽藏煙,日月停景,璇璣不行,八脈歸源,呼吸俱泯,既深入於窈冥之中,竟不知天之為蓋,地之為輿,亦不知世之有人,己之有軀。少焉,三宮氣滿,機動籟鳴[機動簌鳴],則一劍鑿開混沌,兩手擘裂鴻蒙,是謂無中生有。

  甯玄子詩云:不在塵勞不在山,直須求到穹冥端。何謂穹冥端?虛極靜篤之時也。心中無物為虛,念頭不起為靜。致虛而至於極,守靜而至於篤,陰陽自然交[11/86] 媾。陰陽一交,而陽精產矣。

  故陳圖南曰:留得陽精,神仙現成。蓋陽精日日發生,但世人不知翕聚,以致散而為周身之氣。至人以法追攝,聚而結一黍之珠。釋氏呼為菩提,仙家名曰真種。修性者若不識這個菩提子,即圓覺經所謂種性外道是也。修命者若不識這個真種子,即玉華經所謂枯坐旁門是也。

  張紫陽曰:大道修之有易難也,知由我,也由天。人若不知藥生,不知採取,不知烹煉,但見其難,不見其易。誠知藥生時候,採取口訣,烹煉功夫,但見其易,不見其難。此兩者在人遇師與不遇師耳。故曰:月之圓存乎[12/86] 口訣,時之子妙在心傳。然時之子,卻有兩說,有個活子時,有個正子時。

  昔聞尹師曰:欲求大藥為丹本,須認身中活子時。

  又偈云:

  因讀金丹序,方知玄牝竅。因讀入藥鏡,又知意所到[只知意所到]

  大道有陰陽,陰陽隨動靜。靜則入窈冥,動則恍惚應。

  真土分戊己,戊己不同時。己到但自然,戊到有作為。

  烹煉坎中鉛,配合離中汞。鉛汞結丹砂,身心方入定。

  曰動靜,曰窈冥,曰真土,皆是發明活子時之口訣也云。

  何謂之動靜?曰寂然不動,返本復靜坤之時也,吾則靜以待之。靜極而動,陽氣潛萌復之時也,菩則動以應之。當動而或雜之[13/86] 以靜,當靜而或間之以動,或助長於其先,或忘失於其後,則皆非動靜之常矣。

  夫古之至人,其動也,天行其靜也。淵默當動則動,當靜則靜,自有常法。今之學者,不知丹法之動靜有常。或專主乎動,或專主乎靜。其所謂動者,乃行氣之動;其所謂靜者,乃禪定之靜。二者胥失之矣。

  指玄篇不云乎:人人氣血本通流,榮衛陰陽百刻周,豈在閉門學行氣,正如頭上又安頭。曷嘗以行氣為動哉。

  翠虛篇不云乎:唯此乾坤真運用,不必兀兀徒無言,無心無念頭已昏,安得凝聚成胎仙?豈以禪定為靜哉。

  凡人動極而靜,自然入[14/86] 於窈冥。窈冥即是寐時,雖入於無天、無地、無我、無人境界,卻不涉於夢境。若一涉夢境,即有喜怒、驚恐、煩惱、悲歡、愛欲種種情況,與晝間無異,且與窈冥時無天、無地、無人、無我景絕不相似。似窈窈冥冥,唯晝間動極思靜,有此景象,若夜間睡熟,必生夢境。安得有此?晝間每有窈冥時候,人多以紛華念慮害之而求其時入窈冥者,蓋亦鮮矣。

  崔公入藥鏡云: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一日之內,意到不止一次,則採藥亦不止一次。張平叔所謂一粒復一粒,從微而至著是也。

  大抵藥物,當以真意求之,故曰:好把真[15/86] 鉛著意尋。又日:琣V華池著意尋。蓋人身真意,是為真土。真土之生有時,不由感觸,自然發生,雖與中馬上一切喧鬧之地不能禁止,故曰真土。具土有二,戊己是也。土既有二,則意亦有二必矣。所謂二者,一陽一陰是也。謂之真者,無一毫強偽,若有一毫強與偽,即是用心揆度謀慮,便屬虛假,非真意也。

  有此真意,真鉛方生。何謂有此真意?真鉛方生?蓋動極而靜,真意一到,則人窈冥,此意屬陰,是謂己土。陰陽交媾,正當一陽爻動之時,自覺心花發現,煖氣沖融,陰陽年交,真精自生,真精即是真鉛,所謂水鄉鉛,只一[16/86]味是也。

  陰陽交媾,將判未判,恍恍惚惚,乃是靜極而動,此意屬陽,是為戊土。此時真鉛微露,藥苗新嫩,此乃有物有象之時,與平旦幾希一般。撥動關棙[關戶],急忙用功採取,則窈冥所生真精方無走失。

  所謂採取功夫,即達摩祖師形解訣,海蟾祖初乘訣。二訣大略相同,不外乎吸舐撮閉四字。純陽祖師云:窈窈冥冥生恍惚,恍恍惚惚結成團。正是此訣。雖則是有為之法,然非真土,一生何以施功?是非採鉛。由於真土生也,故曰真土擒真鉛。鉛升與汞配合,汞得鉛自不飛走,故曰真鉛制真汞。鉛汞既歸真土,則身心自[17/86] 爾寂然不動,而金丹大藥結矣。

  是以一時之內,自有一陽來復之機。是機也,不在冬至,不在朔旦,亦不在子時,非深達天地陰陽、而曉身中造化者,莫如活子時如是其秘也。既曰一日十二時,凡相媾處皆可為,而古仙必用半夜子陽初動之時者,何也?其時太陽正在北方,而人身氣到尾閭關,蓋與天地相應,乃可以盜天地之機,奪陰陽之妙,煉魂魄而為一,合性命而雙修。唯此時乃坤復之間,天地開闢於此時,日月合壁於此時,草木萌孽於此時,人身之陰陽交會於此時,神仙於此時而採藥,則內真外應,若合符[18/86] 節,乃天人合發之機,至妙至妙者也。

  陳泥丸云:每當天地交合時,盜取陰陽造化機。

  陰符經云;食其時,百骸埋;盜其機,萬化安。何者謂之機?天根理極微,今年初盡處時,日起頭時,此際易得,意其間難下詞。人能知此意,何事不能知?此際正是造化真機妙處。盡真機之妙者,周易也。盡周易之妙者,復卦也。盡復卦之妙者,初爻也。故曰復其見天地之心乎?

  蓋此時,天地一陽來復,而吾身之天地亦然,內以採取吾身之陽,外以盜取天地之陽,則天地之陽有不悉歸於我之身中而為我之藥物乎?然而天地雖大,造化雖[19/86] 妙,亦不能越此發機之外矣,此感彼應理之自然。

  人若知此天人合發之機,遂於中夜靜坐,凝神聚氣,收視返聽,閉塞其兌,築固靈株,一念不生,萬緣頓息。渾渾淪淪,如太極之未分;溟溟涬涬,如兩儀之未兆。湛兮!獨存如清淵之印月,寂然不動;如止水之無波,內不覺其一身,外不知其宇宙。逮夫亥之末,子之初,天地之陽氣至則急採之,未至則虛以待之,不敢為之先也。

  屈原遠遊篇云;

  道可受兮,不可傳。

  其小無外兮,其大無垠。毋滑而魂兮,彼將自然。

  一氣孔神兮,於中夜存。虛以待之兮,無為之先。

  許旌陽三藥歌云:[20/86] 存心絕慮候晶凝。

  指玄篇云:塞兌垂簾默默窺。皆是藏器待時之謂也。嗚呼!時辰若至不勞心,內自相交自結凝。八室按時須等著,一輪曦馭自騰升。豈可為之先也哉。

  夫金丹大藥,孕於先天,產於後天,其妙在乎太極將判未判之間。靜已極而未至於動,陽將復而未離乎陰。斯時也,冥冥兮,如煙嵐之罩山,濛濛兮,如霧氣之籠水,霏霏兮,如冬雪之漸凝漸聚;沉沉兮,如漿水之漸矴漸清[漸碇漸清]。俄頃,癢生毫竅,肢體如綿,心覺恍惚,而陽物勃然舉矣。此時陽氣通天,信至則瓊鐘一扣,玉洞雙開,時至氣化,藥產神知,地雷震動[21/86] 巽門開,龍向東潭踴躍來。此時玄關透露而精金出礦之時矣。

  邵康節云:恍惚陰陽初變化,絪緼天地乍囘旋。中間些子好光景,安得功夫入語言。

  白玉蟾云:因看斗柄運周天,頓悟神仙妙訣。一點真陽生坎位,補卻離宮之缺。自古乾坤,這些離坎日日無休歇。今年冬至,梅花依舊凝雪。

  先聖此日閉關,不通來往,皆為群生設物。物總含生育意,正在子初亥末,造物無聲,水中火起,妙在虛危穴。如今識破,金烏飛人蟾窟。所謂虛危穴者,即地戶禁門是也。其穴在於任督二脈中間,上通天谷,下達湧泉。故先聖有言:天門[22/86] 常開,地戶永閉。蓋精氣聚散常在此處,水火發端也在此處,陰陽變化也在此處,有無交入也在此處,子母分胎也在此處。

  翠虛篇云:有一子母分胎路,妙在尾箕斗牛女。此穴干涉最大,係人生死岸頭,故仙家名為生死窟。

  參同契云:築固靈株者此也,拘束禁門者此也。

  黃庭經云:閉塞命門保玉都者,此也,閉了精路可長活者此也。

  蓋真陽初生之時,形如烈火,狀似炎風,斬關透路而出,必由此穴經過。因閉塞緊密,攻擊不開,只得驅回尾閭,連空焰趕入天衢,望上奔,一撞三關,直透頂門,得與真汞配合,結成丹砂。非[23/86] 拘束禁門之功而誰歟。

  無中出有還丹象,陰堨芘坐j道基。呂祖純陽文集中之口訣也。

  極致清虛守靜篤,靜中一動陽來復。 此李清庵火候歌之口訣也。

  一點最初真種子,入得丹田萬古春。 此鍾離權破迷正道歌口訣也。

  一陽纔動大丹成,片餉工夫造化靈。此白玉蟾方法歸一歌口訣也。

  虛極又虛元氣凝,靜之又靜陽來復。此瑩蟾子煉虛歌中之口訣也。 [24/86]

  渺邈但撈水堣諢A分明只採鏡中花。此劉海蟾還金篇中之口訣也。

  恍惚窈冥二氣精,能生萬象合乾坤。此許旌陽石涵篇記中之口訣也。

  恍惚之中尋有象,窈冥之內覓真精。此張紫陽悟真篇中之口訣也。

  日精若與月華合,自有真鉛出世來。此還陽子見性篇中之口訣也。

  若問其鉛何物是,蟾光終日照西川。此張用成悟真篇中之口訣也。

  真鉛不產五金內,生在窈冥天地先。此諸真玄[25/86] 奧廣集中之口訣也。

  坎水中間一點真,急須取向離中輳。此李道純原道歌中之口訣也。

  三物混融三性合,一陽來複一陰消。此李清庵中和集中之口訣也。

  些兒須問天根處,亥子中間得最真。此劉奉真白龍洞中之口訣也。

  陰礄泥丸[陰蹺泥丸],一氣循環。下穿地戶,上撥天關。此梅志仙采藥歌口訣也。

  萬籟風初起,千山月乍圓。急須行政令,便可運周天。此石杏林口訣也。[26/86]

  可道非常道,行功是外功。些兒真造化,恍惚窈冥中。此瑩蟾子口訣也。

  藥取失天氣,火尋太陽精。能知藥取火,定堥ㄓ戌芋C此石得之口也。

  要覓長生路,除非認本元。都來一味藥,剛道數千般。此呂純陽口訣也。

  元君始煉汞,神室含洞虛。玄白生金公,巍巍建始初。此金碧經口訣也。

  得訣歸來試煉看,龍爭虎戰片時間。九華天上人知得,一夜風雷撼萬山。此彭鶴林口訣也。

  虎之為物最難言,尋得歸來玄又玄。一陽初動[27/86] 癸生處,此際因名大際先。此上陽子口訣也。

  半斤真汞半斤鉛,隱在靈源太極先。須趁子時當採取,煉成金液入丹田。此陳泥丸口訣也。

  捉得金精固命基,日魂東畔月華西。於中煉就長生藥,服了還同天地齊。此呂純陽口訣也。

  燦燦金華日月精,溶溶玉液乾坤髓。夜深天宇迥無塵,唯有蟾光照神水。此徐神翁口訣也。

  兌金萬寶正西成,桂魄中秋倍樣明。便好用功施採取,虛中以待一陽生。此陳默默口訣也。

  一泓神水滿華池,夜夜池邊白雪飛。雪埵酗H擒玉兔,趕教明月上寒枝。此玄奧集口訣也。 [28/86]

  窈冥才露一端倪,恍惚未曾分彼此。中間主宰這些兒,便是世人真種子。此陳圖南口訣也。

  只取一味水中金,收拾虛無造化窟。促將百脈盡歸根,脈住氣停丹始結。此陳翠虛口訣也。

  先天一氣號真鉛,莫信迷徒妄指傳。南北滋張緣朕兆,一靈飛走賴拘鈐。此龍子口訣也。 [睂:古同「眉」]

  塞兌垂簾寂默窺,滿空白雪亂參差。慇懃收拾無令失,貯看孤輪月上時。此鍾離權口訣也。

  無不為之有以為,坎中有白要歸離。水源初到極清處,一點靈光人不知。此薛道光口訣也。

  奠怪瑤池消息稀,只緣人事隔天機。若人尋得[29/86] 水中火,有一黃童上太微。此呂洞賓口訣也。

  玄關欲透做工夫,妙在一陽來復。天癸纔生忙下手,採處切須虔篤。此瑩蟾子李翁口訣也。

  忽然夜半一聲雷,萬戶千門次第開。若識無中含有象,許君親見伏羲來。此邵康節口訣也。

  元來一味坎中金,未得師傳枉用心。忽爾打開多寶藏,木非土也不成林。此上陽子口訣也。

  父精母血結胎成,尚自他形似我形。身內認吾真父母,方纔捉得五行精。此陳翠虛口訣也。

  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記得古人詩一句,曲江之上鵲橋橫。此陳泥丸口訣也。 [30/86]

  煉丹仔細辨功夫,晝夜慇懃在藥爐。若遇一陽才起復,嫩時須採老時枯。此玄奧集中口訣也。

  佛印指出虛而覺,丹陽訣破無中有。捉住元初那點真,萬古千秋身不朽。此張三峰口訣也。

  水鄉鉛,只一味,不是精神不是氣。元來即是性命根,隱在先天心坎內。此珠玉集中口訣也。

  恰恰相當絕妙奇,中秋天上月圓時。陽生急採無令緩,進火功夫要慮危。此上陽子口訣也。

  離坎名為水火精,本是乾坤二卦成。但取坎精點離穴,純乾便可攝飛瓊。此陳泥丸口訣也。

  恍惚之中有至精,龍吟虎嘯最堪聽。玄珠飛趁[31/86] 崑崙去,晝夜河車不暫停。此玄奧集口訣也。

  軋軋相從響發時,不從他得豁然知。桔槔說盡無生曲,井底泥蛇舞柘枝。此薛紫賢口訣也。

  返本還原已到乾,能升能降號飛仙。一陽生是興功日,九轉周為得道年。此許宜平口訣也。

  日烏月兔兩輪圓,根在先天採取難。月夜望中能採取,天魂地魄結靈丹。此陳翠虛口訣也。

  一氣團成五物真,五物團成一物靈。奪得乾坤真種子,子生孫兮又生孫。此金丹撮要口訣也。

  精神氣血歸三要,南北東西其一家。天地變通飛白雪,陰陽和合產金華。此回穀子口訣也。 [32/86]

  精神氣,藥最親,以此修丹尚未真。修丹只要乾坤髓,乾坤髓即坎離仁。此王果齋之口訣也。

  鉛汞相傳世所稀,朱砂為質雪為衣。朦朧只在君家舍,日日君看君不知。此陳泥丸口訣也。

  先天至理妙難窮,鉛產西方汞產東。水火二途分上下,玄關一竅在當中。此李清庵口訣也。

  閑觀物態皆生意,靜悟天機入窈冥。道在險夷隨地樂,心忘魚鳥自流行。此王陽明口訣也。

  天心復處是無心,心到無時無處尋。若謂無心便無事,水中何故卻生金。此邵康節口訣也。

  煉汞烹鉛本沒時,學人當向定中推。客塵欲染[33/86] 心無著,天癸纔生神自知。性寂金來歸性本,精凝坎去補南離。兩般靈物交併後,陰盡陽純道可期。此李清庵中和集中之口訣也。

  火符容易藥非遙,天癸生如大海潮。兩種汞鉛知採取,一齊物欲盡捐消。掀翻萬有三元合,煉盡諸陰五氣朝。十月脫胎丹道畢,嬰兒形兆謁神霄。此李道純中和集中之口訣也。

  奪取天機妙,夜半看辰杓,一些殊露。阿誰運列稻花頭,便向此中採取。  宛如碧蓮含蕊,滴破玉池秋萬籟。風初起,明月一沙鷗。此陳楠口訣也。

  已上皆諸真得藥口義,各引數言,以便印證者。

郛郭:1.外城。 2.泛指城郭,城市。 3.比喻屏障。

◎窈冥:1、深遠渺茫貌。 2、遙空;極遠處。 3、陰暗貌。  《莊子·天運》:動於無方,居於窈冥。

◎淵默:沉靜不多話。《莊子.在宥》:「尸居而龍見,淵默而雷聲。」

棙:音荔。【集韻】琵琶,其撥曰棙。  又關棙,機棙也。【廣記】唐韓志和雕木爲鸞鶴,置機棙於腹中,發之則飛。

◎溟涬:1.天地未形成前,自然之氣混混沌沌的樣子。 2.泛指自然之氣。 3.水勢無邊際貌。 4.謂不著邊際。 5.尊敬推崇。

曦馭;太陽。清.金俞邁〈詠木棉事〉詩:「鋤花偏喜日卓午,曦馭炎炎似火輪。」

**羲和 馭車。指太陽運行。 唐 許敬宗 《奉和入潼關》:“ 曦 馭循黃道,星陳引翠旗。” 清 趙翼 《靜觀》詩之五:“何以 曦馭速,一息無停輪。

金烏:相傳日中有三足烏,世因稱太陽為「金烏」。

**金烏,指的是太陽的別名,也稱爲“赤烏”,是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的神鳥之一。在中國古代神話堙A紅日中央有一隻黑色的三足烏鴉,黑烏鴉蹲居在紅日中央周圍是金光閃爍的“紅光”,故稱“金烏”如:唐朝韓愈詩:“金烏海底初飛來。”和白居易詩:“白兔赤烏相趁走。” 金烏形象原是二足西漢後期演變爲三足(見馬王堆非衣九陽,二足金烏) © 漢典

水鄉鉛_珠玉集中口訣:

  水鄉鉛,只一味,不是精神不是氣。元來即是性命根,隱在先天心坎內。

[34/86] 聚火載金圖

羊車鹿車牛車白牛車皆載金華而高升彼岸;下乘中乘上乘最上乘咸度法寶而直入涅槃。

金滿三車奪聖機,衝開九竅過曹溪,迢迢運入崑崙頂,萬道霞光射紫薇;三車載寶上崑崙,無漏須拴濟筏門,電掣雷轟龍虎鬥,怠收甘雨潤乾坤。

北方正氣,號曰河車。載金上升,度我還家。
陰陽之始,玄含黃芽。五金之主,北方河車。

[35/86] 聚火載金訣法

  起先運南方離宮之火,以煉北方水中之金,是為以紅投黑,則凝神入坤臍而生藥。如今運北方水中之金,以制南方火中之木,是為以黑見紅,則凝神入乾頂而成丹。

  故紫陽悟真篇云: 依他坤位生成體,種在乾家交感宮。

  崔公入藥鏡云:產在坤,種在乾。乾居上為鼎,坤居下為爐。非猛烹極煆則藥不能出爐,非倒行逆旋則藥不能升鼎。鉛者,其性沉重之物也,若不得火,何由而飛?汞者,其性飛揚之物也,若不得鉛,何由而結?是以聚火之法最為緊要也。

  何謂聚火之法?[36/86] 此法即達摩、海蟾二祖師吸、舐,撮、閉四字訣是也。吸者,鼻中吸氣以接先天也。舐者,舌拄上齶以迎甘露也。撮者,緊撮谷道內中提,明月輝輝頂上飛也。閉者,塞兌垂簾兼逆聽,久而神水落黃庭也。

  故翠湖云:下不閉則火不聚而金不升,上不閉則藥不凝而丹不結。是以聚火之法,乃採取烹煉之先務也。其恍恍惚惚是採取時候,猛烹極煉是採取功夫,吸、舐、撮、閉又是烹煉之的旨也。

  夫採取之法,貴乎知時,不可太早,太早則藥嫩易升。亦不可太遲,太遲則藥老成質。必鉛華吐白,玄珠成象,方是採取時節。

  張紫[37/86] 陽云:鉛遇癸生須急採,金逢望遠不堪嘗。

  張三峰云:電光煉處尋真種,風信來時覓本宗。

  電光煉處,則窈冥之後,恍惚之間,一陽爻動之時,珠落華池之際。此時節用參同契拘束禁門訣,緊塞太玄,閉任開督。即忙鼓之以橐籥,吹之以巽風,煆之以猛火。火熾則水沸,水沸則駕動河車,載金上升,泥丸與真汞配合,汞得鉛降,亦不飛走。如此漸漸抽添,漸漸凝結,自然鉛日減,汞日添。久之鉛盡汞自乾,陰盡陽自純,至此則金丹大藥成矣。

  煉此大藥,別無他術,只是採取先天一點祖炁,以為金丹之母耳。受之師曰:煉大梵[38/86] 之祖炁,飛肘後之金晶,存帝一之妙相,返三素於黃庭。此是口訣中之口訣也。

  學者徒知以鉛汞交結為丹,而不知採取、抽添、烹煉、火候各有次序法度。蓋採取以作其始,抽添以成其終,於中調停,全仗火候。

  所以紫陽云: 縱識朱砂及黑鉛,不知火候也如閑。

  朱晦翁云: 神仙不作參同契,火候工夫哪得知。

  薛道光云: 聖人傳藥不傳火,從來火候少人知。莫將大道為兒戲,須其神仙仔細推。

  火候之法,有文有武,不可一律齊也。靜中陽動,金離礦地,下雷轟,火逼金。此第四節之火候也。謾守藥爐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39/86] 此第六節之火候也。陽文陰武無令失,進退抽添有馭持。此第五節之火候也。成性存存者,儒家之火候也。綿綿若存者,道家之火候也。不得勤、不得怠者,釋家之火候也。三月不違者,顏子之火候也。吾日三省者,曾子之火候也。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者,子夏之火候也。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子思之火候也。必有事焉而勿正,心勿忘,勿助長者,孟子之火候也。發憤忘食,孔子之武火也。樂以忘憂,孔子之文火也。不知老之將至云爾者,至誠無息而火候純也。火候純,大丹成,而作聖之功畢也。

 

[40/86] 乾坤交媾圖

昆崙頂、清虛府、上天關、交感宮、三摩地、最高峰、崆峒山、玄室、黃府、天宮、真際、土島、天根、玄門、彼岸、搖池、泥丸、天谷、天堂、內院、紫府、寥天、帝乙、甑山、天符、玄都、祝融峰、太微宮、摩尼珠、上丹田、紫金城、流珠宮、玉涼山、紫清官、太淵池。 [太華宮]

翠微宮、圓覺海、中一官、陀羅尼門、腦血之瓊房、魂精之玉堂。

上上釜、月光鼎、般若岸、波羅密地、百靈之命宅、津液之山源。

坎離相交、水火既濟。鉛汞入鼎、迺生根蒂。[乃生根蒂]

片晌工夫煉汞鉛,一爐猛火夜燒天。忽然神水落金井,打合靈砂月樣圓。
地魄天魂日月精,奪來鼎內及時烹。只行龜鬥蛇爭法,早是龍吟虎嘯聲。
神水華池初匹配,黃芽白雪便分明。這些是飲刀圭處,漸漸抽添漸漸成。

[神永華池]

[41/86]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五節口訣

乾坤交媾去礦留金 (內附卯酉周天口訣)

  予前以性命之統乎其中者而言之,乃上乘法也。予今以性命之歸乎其根者而言之,乃最上乘法也。

  夫以性命之統乎其中者,此道寥寥,自鐘呂而下世鮮知矣。況乎性命之歸乎其根者耶,而世之知之者為尤鮮矣。似此竅妙之奧、性命之微,若不複語重言,則學者難於悟入。

  原人自父母之生以前,本體太虛而已矣。其余之所謂無極者乎?既而父母媾精,而後一點靈光而已矣。其余之所謂太極者乎?而一點靈光,元[42/86] 從太虛中來者,我之元神也。由是而氣,由是而形,唯知有此形氣已爾。美衣美食以奉養此身也,功名富貴以尊崇此身也。如此而生,如此而死,自以為得矣。而子思之所謂天命之性者,非唯不能知,亦且不願知也。而其所以不願知者,豈非孟子所謂不可以已而失其本心者乎?

  若能知所以,反而求之,以複還我太虛一氣之本初,一點靈光之舊物者,非此金丹大道不可也。

  然而金丹大道之秘,秘在性命兩字。性者,天也,常潛於鼎,故頂者,性之根也。命者,海也,常潛於臍,故臍者,命之蒂也。經云:性在天邊,命沉[43/86] 海底是也。

  蓋天中之竅圓而藏性,能通於地中之竅。故其貫也則自上而下,直養而無害也。地中之竅方而藏命,能通於天中之竅,故其貫也則自下而上,直養而無害也。

  孔子曰:智者,動天圓之象也。仁者,靜地方之象也。天圓者何?圓陀之義也。乃性之所寄,為命之根矣。地方者何?方寸之義也。乃命之所係,為性之樞也。性命混成,實非有兩,潛天而天,潛地而地,優優洋洋,無體無方。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辨香,在口談論,在手執捉,在足運奔。悟者知是佛性,迷者喚作精魂。

  蓋怫性者,本性也。而所謂本性者,豈非是[44/86] 我本來之所自有之真性歟。真性者,天命之性也。以其不落邊際,故謂之中。以其一直無妄,故謂之誠。以其與物同體,故謂之仁。以其至尊無對,故謂之獨。混淪一個,無欠無餘。及乎太極一判,兩儀始分,則輕清者騰而在上,重濁者矴而在下。於是坎宮有鉛,離官有汞,而向之所謂一物分為二,能知二者名。 [碇而在下]

  這二者之名,丹經不敢漏洩,巧喻多端,萬字千名,不可勝計。如論頂中之性者,喻之曰汞也、龍也、火也、根也、日也、魂也、離也、乾也、己也、天也、君也、虛也、兔也、無也、主也、[45/86] 浮也、朱砂也、扶桑也、姹女也、崑崙也;如論臍中之命者,喻之曰鉛也、虎也、水也、蒂也、月也、魄也、坎也、坤也、戊也、地也、臣也、實也、鳥也、有也、賓也、沉也、水銀也、華嶽也、嬰兒也、曲江也。至於陰中含陽,陽中藏陰,千言萬論,不過引喻二者之名耳。

  故元皇訣曰:鉛汞鼎中居,煉成無價珠。都來兩個字,了盡萬家書。

  鍾離翁曰:除卻汞鉛兩味藥,其他都是誑愚迷。

  高象先曰:夢謁西華到九天,真人授我指玄篇。其中簡易無多子,只要教人煉汞鉛。

  馬丹陽曰:鉛汞是水火,水火是龍虎,龍虎是神氣,神氣是性命。

  摠來只是這兩個字,[46/86] 兩個字元只是一個理。故盲修者岐而二之,若真修者合而一之。合一者,煉炁而凝神,盡性而至命,烹鉛而乾汞,取坎而填離。

  蓋離中靈物號曰流珠,寓神則營營而亂,寓精則持盈而難保。所以葛仙翁作流珠歌嘆其難馭而易失也。豈不觀魏伯陽云乎:太陽流珠,常欲去人,卒得金華,轉而相因。又曰:河上姹女,靈而最神,將欲制之,黃芽為根。曰金華,曰黃芽,皆指真鉛而言,真鉛者,乃太陰之精也。曰流珠,曰姹女,皆指靈汞而言,靈汞者,太陽之氣也。

  然此靈汞,其唯猛烈,見火則飛走無踪,不得真鉛,何以制伏?故[47/86] 紫陽曰:要者須制伏覓金公。金公者,鈆字也。蓋鈆自曲江而來,穿夾脊、徹玉京,斡旋沂流直上泥丸。雖名抽鉛添汞,實是還精補腦。丹經云。欲得不老,還精補腦。  [(ㄑㄧㄢ):古同「鉛」]

  翠虛篇云: 天有七星地七寶,人有七竅權歸腦。

  太古集云: 金丹運至泥丸穴,名姓先將記玉都。

  法寶遺珠云: 識得本來真面目,始知生死在泥丸。

  黃庭經云:

  泥丸百節皆有神。   又云: 腦神精根字泥丸。   又云: 一面之神宗泥丸,泥丸九真皆有房。方圓一寸處此中,但思一部壽無窮。

  所謂方圓一寸者,即釋迦摩頂受記之處也。此處乃玄中之玄,天中之天。郁羅蕭臺,玉[48/86] 山上京。腦血之瓊房,魂精之玉室,百靈之命宅,津液之山源。此正在兩耳交通之穴,前明堂後,玉枕上,華蓋下,絳宮北極太淵之中,乃真一元神所居之室也。

  昔黃帝上峨嵋山,見天真皇人於玉堂,請問真一之道。皇人曰:此道家之至重其經,上帝秘在崑崙五城之內。藏以玉函,刻以金札,封以紫泥,印以中章。吾聞之經云:在北極太淵之中,前有明堂,後有玉枕。上有華蓋,下有絳宮。巍巍華蓋,金樓穹窿。左罡右魁,激波揚空。紫芝被崖,朱草朦朧。白玉嵯峨,日月垂光。歷火過水,經玄涉黃。城門交錯,帷帳琳琅。龍虎烈[49/86] 衛,神人在傍。不施不與,一安其所。不遲不疾,一安其室。能暇能預,一乃不去。守一存真,一乃通神。少欲約食,一乃留息。白刃臨頭,思一得生。知一不難,難在於終。守之不失,可以無窮。此真一秘旨之略也。

  故道德經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王侯得一以為天下。貞所謂神以知來,知以藏往也。所謂大而化之之謂聖,聖而不可知之之謂神也。分之為二,陰陽之根柢也[根底也]。分之為五,五行之樞紐也。又分為八,八八六十四而為河圖之數也。又分為九,九九八十一而為洛書[50/86] 之數也。又散之為萬,生生化化萬物之綱維也。

  羲文得其一,而周易興焉;禹箕得其一,而洪範疇焉;周茂叔得其一,而太極圖焉;邵堯夫得其一,而經世作焉;老子得其一,而萬事畢焉;釋迦得其一,而萬法歸焉。歸根者,歸此也。復命者,復此也。

  西昇經曰:人能守一,一亦守人。思一至饑,一與之糧。思一至渴,一與之漿。

  靈樞經曰:天谷元神,守之自真。   又曰:子欲長生,抱一當明。   又曰:抱一守真,神自通靈。

  人能握神守一於本宮,則真氣自昇、真息自定、真精自朝、靈苗自長、天門自開、元神自現。頂竅開而竅竅齊開,元神居而[51/86] 神神聽命。神既居其竅而不散,則人安得而死乎?即黃庭經所謂,子欲不死,修崑崙是也。

  故丘處機云: 久視崑崙守真一,守得摩尼圓又赤。清虛浩曠陀羅門,萬佛千仙從此出。

  還元篇云:   悟道顯然明廓落,閑閑端坐運天關。

  此是根本功夫,頭腦學間,撥天關之手段,脫死籍之靈章。此道上蒼所秘,古今仙佛皆不敢明言。真所謂千人萬人中一人兩人知者也。玄哉!玄哉!更有言不盡底口訣。

  再一叮嚀,當其真鉛入鼎之時,須要驅除雜念,奮速精神,口視頂門,用志不分,霎時龍虎交戰,造化爭馳,雷轟電掣,撼動乾坤,百[52/86] 脈悚然,九宮透徹,金晶灌頂,銀浪沖天。

  紫陽所謂:以黑而變紅,一鼎雲氣濃。少頃玉鼎湯溫,金爐火散,黃芽遍地,白雪漫天,夫唱妻隨,龍吟虎嘯,陰戀陽魂,陽抱陰魄,鉛精汞髓,凝結如珠。

  玉蟾所謂:夫婦老相逢,恩情自留戀,此際玄珠成,象礦去金存。而一點金液複落於黃庭舊處矣。

  斯時也,溶溶然如山雲之騰太虛,霏霏然似膏雨之遍原野,淫淫然若春雨之滿澤,液液然像河水之將釋。百脈冲和而暢乎四體,真個是拍拍滿懷都是春也。見此效驗,急行卯酉周天,進陽火,退陰符,使東西會合,南北混融,則四象五[53/86] 行攢族一鼎,混有靈於天谷,理五氣於泥丸也。

  高象先云: 玄珠飛到崑崙上,子若求之憑罔象。

  河車歌云: 兩物擒來共一爐,一泓神水結真酥。

  指玄篇云: 必知會合東西路,切在沖和上下田。

  陳泥丸云: 白虎自茲相見後,流珠哪肯不相從。

  段真人云: 四象五行攢族處,乾坤日月自然歸。

  漸悟集云: 因燒丹藥火炎下,故使黃河水逆流。

  純粹吟云: 子午爐前分進退,乾坤鼎內列浮沉。

  玄奧集云: 金情木性相交合,黑汞紅鉛自感通。

  雲房真人云: 驅回斗柄玄關理,斡轉天關萬象通。片餉龍虎頻鬥罷,二物相交頃刻中。[54/86]  

  指玄篇云: 奔歸氣海名朱驥,飛入泥丸是白鴉。昨夜虎龍爭戰罷,雪中微見月鉤斜。 醒眼詩云:

  木金間隔各西東,雲起龍吟虎嘯風。二物寥寥天地迴,幸因戊己會雌雄。

  陳泥丸云: 子時氣到尾閭關,夾脊河東透甑山。一顆水晶入爐內,赤龍舍汞上泥丸。

  翠虛篇云: 醉倒酣眠夢熟時,滿船載寶過曹溪。一纔識破丹基後,放去收來總是伊。

  古仙歌云: 水銀一味是仙藥,從上傳流伏火難。若遇河東成紫粉,粉霜一吐化金丹。

  玄奧集云: 移將北斗過南辰,兩手雙擎日月輪。[55/86] 飛赴崑崙山上出,須臾化作一天雲。

  陰長生云: 夜深龍吟虎嘯時,急駕河車無暫歇。飛精運上崑崙頂,進火玉爐烹似雪。

  張元化云: 沂流一直上蓬萊,散在甘泉潤九垓。從此丹田沾潤澤,黃芽遍地一齊開。

  原道歌云: 妙運丹田須上下,須知一體合西東。幾回笑指崑山上,夾脊分明有路通。

  玄奧集云: 獨步崑崙望窈冥,龍吟虎嘯甚分明。玉池常滴陰陽髓,金鼎帛時烹日月精。

  群仙珠玉云: 一點丹陽事迥別,須向坎中求赤血。捉來離位制陰精,配合調和有時節。[56/86]  

  金丹集云: 河車搬運上崑山,不動纖毫到玉關。妙在八門牢閉鎖,陰陽一氣自循環。

  無一歌云: 此到一復忘一,可與元化同出沒。設若執一不能忘,大似癡貓守空窟。

  白玉蟾云: 汞心煉神赤龍性,鉛身凝氣白虎命。內外渾無一點陰,萬象光中玉清鏡。

  純陽文集云: 盜得乾坤祖,陰陽是本宗。天魂生白虎,地魄產青龍。 運寶泥丸住,搬精入上宮。有人明此法,萬載貌如童。

  抱一子顯道圖云: 造道原來本不難,工夫只在定中間。陰陽上下常升降,金水周流自返還。  紫[57/86] 府青龍交白虎,玄宮地軸合天關。雲收雨散神胎就,男子生兒不等閒。

  玄奧集云: 要識玄關端的處,兒女笑指最高峰。  最高峰,秀且奇,彼岸濛濛生紫芝。  只此便是長生藥,無限修行人不知。

  許宣平玄珠歌云: 天上日頭地下轉,海底蟬娟天上飛。乾坤日月本不運,皆因斗柄轉其機。  人心若與天心合,顛倒陰陽只片時。龍虎戰罷三田靜,拾起玄珠種在泥。

  群仙珠玉歌云: 鉛思汞,汞思鉛,奪得乾坤造化權。性命都來兩個字,隱在丹經千萬篇。

泥丸:道家以人體為小天地,各部分均附以神名,腦神稱為「精根」,字泥丸。故後世稱頭為「泥丸」。

嵯峨(ㄘㄨㄛˋ  ㄜˊ)山勢高峻的樣子。《史記.卷一一七.司馬相如傳》:「於是乎崇山巃嵷,崔巍嵯峨。」  形容山勢高峻,也指坎坷不平。

摩尼:泛指佛珠。    浩曠:廣大空闊。

清虛: 1、清淨虛無。 2、清高淡泊。 3、月宮。 4、天空、太空。 5、風露。 6、清潔虛空。  © 汉典

 

[58/86] 周天璿璣圖

[59/86] 卯酉周天口訣

  前段乾坤交媾,收外藥也。此段卯酉周天,收內藥也。外交媾者,後上前下,一升一降也。內交媾者,左旋右轉,一起一伏也。兩者循環,狀似璇璣。

  故魏伯陽云:循據璇璣,升降上下,周流六爻,難以察覩。世人只知有乾坤交媾,而不知卯酉周天,是猶有車而無輪,有舟而無舵,欲望遠載,其可得乎?

  故還元篇云:輪迴玉兔與金雞,道在人身人自迷,滿目盡知調水火,到頭幾個識東西。東者,木性也。西者,金情也。一物分二,間隔東西。今得斗柄之機幹旋,則本性愛金[木性愛金],金情戀木,兩[60/86] 相交結,而金木交併矣。金木交併,方成水火全功。丹經謂之和合四象者此也。

  故張全一鉛火秘訣云:

  大藥之生有時節,亥末子初正半夜。精神相媾合光華,恍恍惚惚生明月。

  媾罷流下噴泡然,一陽來復休輕泄。急須閉在太玄關,火逼藥過尾閭穴。

  采時用目守泥丸,垂下左上且凝歇。謂之瞻理腦升玄,右邊放下復起折。

  六六數畢藥生乾,陽極陰生往右遷。須開關門以退火,目光下矚守坤田。

  右上左下方凝住,三八數了一周天。此是天然真火候,自然升降自抽添。

  也無弦望與晦朔,也無沐浴共長篇。異各剪除譬[61/86] 喻掃,只斯兩句是真詮。

  其法在乾坤交媾後行之,則所結金丹不致耗散也。先以法器頂住太玄關口,次以行氣主宰下照坤臍。良久,徐徐從左上照乾頂。少停,從右降下坤臍。是為一度。又從坤臍而升上乾頂,又從乾頂而降下坤臍。如此三十六轉,是為進陽火。三十六度畢,並關以退火,亦用下照坤臍,從右上至乾頂,左邊放下坤臍,是為一度。如此二十四轉,是為退陰符。二十四度畢。

  故張紫陽云:

  斗極建四時,八節無不煩。斗極實兀然,魁杓自移動。  只要兩眼皎,上下交相送。須向靜中行,莫向忙堸e。

  所以用兩眼[62/86] 皎者,何也?蓋眼者,陽竅也。人之一身皆屬陰,唯有這點陽耳。我以這一點之陽,從下至上,從左至右,轉而又轉,戰退群陰,則陽道日長,陰道日消。

  故易曰:龍戰於野,其血玄黃。又能使真氣上下循環,如天河之流轉,其眼之功可謂大矣。

  蓋人初結胎時,天一生水,先生黑睛,而有瞳仁屬腎,地二生火,而有兩眥屬心。天三生木,而有黑珠屬肝;地四生金,而有白珠屬肺;天五生土,而有上下胞胎屬脾。由此觀之,則五臟精華皆發於目也。 [眥:眼眶.]

  因師指竅之後,見婦人小產,牛馬落胎,並抱雞之蛋,俱先生雙目而臟腑皆未成形。予[63/86] 始知目乃先天之靈,元神所遊之宅也。

  皇極經世書云:天之神,棲於日;人之神,發於目。大矣哉!人之神發於目也。生身處,此物先天地生;沒身處,此物先天地沒。水、火,木、金之五行,攢簇於此,肝、心、脾、肺、腎之五臟,鍾靈於此,唾、涕、精、津、氣、血、液之七物,結秀於此。其大也,天地可容,其小也,纖毫不納。茲非吾一身中之大寶也歟。

  內指通玄訣云: 含光便是長生藥,變骨成金上品仙。

  上陽子云: 玄微妙訣無多吉,只在眼前人不顧。

  崇正篇云: 搬運有功連晝夜,斡旋至妙體璇璣。

  火候歌云: 欲透玄玄須謹獨,謹獨工夫機在目。[64/86]

  陳泥丸云: 真陰真陽是其道,只在眼前何遠詞。

  薛道光云: 分明只在眼睛前,自是時人不見天。

  劉海蟾云: 下降上升循轂軸,左旋右覆合樞機。

  王子真云: 昨宵姹女啟靈扉,窺見神仙會紫微。北斗南辰前後布,兩輪日月往來飛。

  蕭紫虛云: 如龍養珠常自顧,如雞伏孵卵常自抱。金液還丹在眼前,迷者多而悟者少。

  陳翠虛云: 不是燈光日月星,藥靈自有異常明。垂簾久視光明處,一顆堂堂現本真。

  翠虛篇云: 莫謂金丹事等閒,切須勤若力攢研。慇懃好與師資論,不在他途在目前。 [65/86]

  玄奧集云: 青牛人去幾多年,此道分明在目前。欲識目前真的處,一堂風冷月蟬娟。

  陳泥丸云: 大道分明在眼前,時人不會歸泉。黃芽本是乾坤氣,神水根基與汞連。 [悞:與誤同。【說文】謬也。又欺也,疑也,惑也。]

  玄學統宗云: 幾回抖搜上崑崙,運動璇璣造化分。晝夜周而還復始,嬰兒從此命常存。

  觀吾判感歌云: 這骨董,大奧妙,妙在常有觀其竅。此竅分明在目前,下士聞之即大笑。

  金丹賦云: 呼龍虎吸,魂吞魄吐。南北交媾於水火,卯酉輪還於子午。

  總括乾坤之策,優遊變化之主。母子包羅於匡廊,育養因依於鼎釜。 [66/86]

  郡仙珠玉山云: 覺中覺了悟中悟,一點靈光無遮護。放開烈焰照娑婆,法界縱橫獨顯露。  這些消息甚幽微,木人遙指白雲歸。此個玄關口難說,目前見得便忘機。

  南谷子云: 至道不遠兮,琣b目前。竊天地之機兮,修成胎仙。

  純陽子云: 有人問我修行法,遙指天邊日月輪。

  以上諸仙雅言,皆發明行氣主宰之義也。

  蓋此節工夫與第四節共是一理,承上接下,端如貫珠,採取藥物於曲江之下,聚火載之而上升於乾,乾坤交媾於九宮之上,周天運之而凝結於鼎。

  張紫陽云: 都來片餉工夫,永保無窮逸樂。  輕清者凝於泥丸,重[67/86] 濁者流歸氣穴。逐日如此抽添,如此交媾,汞漸多,鉛漸少,久則鉛將盡,汞亦乾,結成一顆摩尼,是為金液大還丹也。

  故馬宜甫云: 收得水中金,採得菩提子。運得崑崙風,長壽無生死。

  蓋坎中之鉛,原是父之真精;離中之汞,原是母之真血。始因乾體一破,二物遂分兩弦。是以常人日離日分,分盡而死。所以至人法乾坤之體,效坎離之用,奪神功,改天命,求坎中之鉛,制離中之汞,取坎之中陽,填離之中陰。陰盡陽純,復成乾元本體。

  故張紫陽云: 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官腹內陰。自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

 

[68/86] 靈丹入鼎圖

悠悠覺萬有之空似天雲變滅;了了見一真之體如掌上圓珠。

攢簇乾坤造化來,手摶日月煉成灰。金公無言姹女死,黃婆不老猶懷胎。流珠爍爍照崑巔,九轉丹成只自然。一粒自從吞入口,始知世有活神仙。一顆金丹何赫赤,大似彈丸黃似橘。人人分上本圓明,夜夜靈光照神室。

[69/86] 性命雙修萬神圭旨第六節口訣

靈丹入鼎長養聖胎(內附火侯)

  原初那點精金渾然在礦,因火所逼,遂上乾宮,漸採漸積,以烹以鎔,損之又損,煉之又煉,直至煙消火滅,礦盡金純,方才成此一粒龍虎金丹。圓陀陀,活潑潑,如露如電,非霧非煙,輝煌閃爍,光耀崑崙。放則迸開天地竅,歸兮隱入翠微宮。  此時藥也不生,輪也不轉,液也不降,火也不炎。五氣皆朝於上陽,三華俱聚於乾頂。陽純陰剝,丹熟珠靈。  [鎔:後作“熔”]

  紫陽翁曰: 群陰剝盡丹成熟,跳出樊籠壽萬年。

  是以唐宋尸解諸仙多於此處分路,[70/86] 隨意生身,出沒自由,不肯於百尺竿頭而再進一步。故有七趣之譏,落空之誚。蓋為不知重立我之性命,再造我之乾坤,變種性為佛性,化識神為元神,自造自化之妙也。

  若命宗人不知所以自為造化,就是枯坐旁門,而道非其道也。若性宗人不知所以自為造化,就是頑空外道,而釋非其釋也。

  此法乃仙真佛祖之所深秘,概自從金元以來而學道之人少有知之者。獨吾師尹公曰:鼎中有寶非真寶,重結靈胎是聖胎。

  然而珠在崑崙,何由得下而結聖胎?必假神廬,竊靈陽真氣以催之。太陽真火以逼之,催逼既久,[71/86] 則靈丹應時脫落,吞入口中,化為金液,而直射於丹扄之內[丹房之內],霎時雲騰雨施,電掣雷轟,鏖戰片餉之間,銷盡一身陰滓,則百靈如輻之輳轂,七寶若水之朝宗,皆聚於此矣。

◎扄: 古同“”。(ㄐㄩㄥ)門戶的通稱。]

◎輳(ㄘㄡˋ):【廣韻】輻輳,輻共轂也。【前漢·叔孫通傳】四方輻輳。【註】輳,聚也。言如車輻之聚於轂也。通作湊。【史記·張儀傳】四通輻湊。]

  昔無上君謂老子曰: 神丹入口壽無窮也。  故老子修之是為道祖。

  許宣平曰: 神居竅而千智生,丹入鼎而萬種化。

  陳虛白曰: 我初凝結聖胎時,百脈俱停氣不馳。

  施肩吾曰:  天人同一氣,彼此感而通。  陽自空中來,抱我主人翁。

  然我既得靈丹入鼎矣,而內外交修,煉之而復煉之,而必至於天地合德,則太虛中自然有一點真陽以與我之靈丹合而[72/86] 為一。蓋吾身之靈感天地之靈,則內真外應,渾然混合。

  金碧經云:磁石吸鐵,隔礙潛通。大同此意。這段功夫全以至靜為主。

  老子云:人能常清靜,天地悉皆歸。當其兩陽乍合,聖胎初凝,必須常常覺照,謹謹護持。如小龍之乍養珠,似幼女之初懷孕。牢關神室,不可使之滲漏。

  故太白真人曰:固濟胎不泄,變化在須臾。更於一切時中,四威儀內,時時照顧,念念在茲,混混沌沌,如在母胞,終日如愚而不違,不久須臾間斷也。

  葛仙翁云: 息息歸中無間斷,天真胎埵蛨扇瞴C

  張用成云: 一粒靈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石得[73/86] 之云: 將來掌上霞光燦,吞入腹中宮殿新。

  趙緣督云: 神丹飛落黃金室,嬰兒降生極樂國。

  呂純陽云: 刀主餌了丹書降,跳出塵籠上九天。

  朱文公云: 刀圭一入口,白日生羽翰。

  李清庵云: 一顆寶珠吞入腹,作個全真仙眷屬。

  陳希夷云: 邈無蹤跡歸丹扄[歸丹房],潛有機關結聖胎。

  薛紫賢云: 四象包含歸戊己,辛勤十月產嬰孩。

  悟真篇云: 果生枝上終期熟,子在胞中豈有殊。

  醉中吟云: 寶珠笑舞辭天谷,纔脫胞胎又入胎。

  張紫陽云: 嬰兒是一含真炁,十月胎圓入聖基。

  呂純陽云: 天生一物變三才,交感陰陽結聖胎。

  白玉蟾云: 雞能[74/86] 抱卵心常聽,蟬到成形殼始分。

  俞石澗云: 虎嘯一聲龍出窟,鸞飛鳳舞入金城。

  群仙珠玉云: 一粒餐兮天地壽,死生生死不相干。

  張紫陽云: 相吞相啗卻相親[相吞相咽],始覺男兒有孕身。

  鐘離翁云: 胎內嬰兒就,勤加溫養功。時時照丹扄[丹房],刻刻守黃中。

  陳泥丸云: 男兒懷孕是胎仙,只為蟾光夜夜圓。奪得天機真造化,身中自有玉清天。

  陳抱一云: 大道無私感即來,神仙此語豈虛哉。苟非著意求鉛汞,爭悟天機結聖胎。

  玄奧集云: 閬苑蟠桃自熟時,摘來服餌莫教遲。幾回下手潛偷處,無限神仙總不知。

  龍眉子云: 形如雀卵團團大,間[75/86] 似驪珠珠珠圓。龍子脫胎吞入口,此身已證陸行仙。

  紫虛真人云: 初煉還丹須入室,婦人懷孕更無殊。聖胎凝結圓成後,出入行藏豈有拘。

  白紫清云: 和將戊己作丹爐,煉得紅丸化玉酥。慢守火符三百日,產成一顆夜明珠。

  張真人贈白龍洞主歌云: 從此根苗漸長成,隨時灌溉抱真精。十月脫胎存入口,不覺凡身已有靈。

  白玉蟾云: 怪事教人笑幾回,男兒今也會懷胎。自家精血自交媾,身堣狻d是妙哉。

  黃元吉云: 鼎內金丹燦爛光,無由摘爾到黃房。忽然夜半天風便,吹送靈兒歸故鄉。

  陳翠虛云: 道要無中養就兒,[76/86] 個中別有真端的。都緣簡易妙天機,散在丹書不肯泄。

  王重陽云: 閑中偶爾到天臺。忽見霞光五色開。想是金丹初變化,取歸鼎內結嬰孩。

  上陽子云: 玉皇若也問丹材,偃月爐中取下來。馳騁英雄吞一粒,男兒懷了一年胎。

  陳致虛云: 饑餐渴飲困來眠,一道分明體自然。十月聖胎完就了,一聲霹靂出丹山。

  至於釋教教人亦不外此。如楞嚴經曰:行與佛同受佛氣,分如中陰身自求。父母陰信冥通入,如來種名生貴住。既遊道胎,親奉覺乳,如胎已成人相。不缺名方,便具足住。容貌如佛,心相亦同。名正心住,身心合成,[77/86] 日益增長,名不退住,十身靈相,一時具足,名童真住。形成出胎,親為佛子,名法王子住。表以成人,如國大王,以諸國事分委太子,彼刹利王。世子長成,陳列灌頂,名灌頂住。夫入如來種者,以種性而為如來之種子,以自造化如來也。故曰道胎,又曰覺乳,其與婦人之乳兒,玄門之胎仙,亦何以異?及至形成出胎,親為佛子,豈不是真人出現,大神通從此,天仙可相賀耶?

  蓋丹書梵典,皆有次序口訣,但人不知。而驀直看過去了正,是珠在路傍人不拾。惜哉!予今略摘此數條表而出之,以引古之是而證今之非也。

羽翰: 1.翅膀。 2、飛翔;飛升。 3、指書信或文章。  © 漢典

啗:同「」。  【說文】食也。【廣韻】噉也。【晉語】主孟啗我。【戰國策】膳啗之嗛於口。【韓非子·外儲說】孔子先飯黍,而後啗桃。

閬苑(ㄌㄧㄤˊ  ㄩㄢˋ)也稱閬風苑、閬風之苑,傳說中在崑崙山之巔,是西王母居住的地方。在詩詞中常用來泛指神仙居住的地方,有時也代指帝王宮苑。

 

[77/86] 火候崇正圖

從來真火本天然,何事迷途妄指傳。若將方木投圓竅,醜姥爭教得少年。
玉爐靄靄騰雲氣,金鼎濛濛長紫芝。神水時時勤溉灌,留連毋使火龍飛。
契論經歌講至真,不將火候著於文。要知口訣通玄處,須共神仙仔細論。
真橐籥,真鼎爐,無中有,有中無,火候足,莫傷丹,天地靈,造化慳。

元始天尊霜,太上老君櫻。
神仙不作參同契,火候工夫哪得知。千載晦翁拈一語,可憐無及魏君時。
有象有爻不是妄,無盈無昃亦成空。試且為君通一線,看看日出嶺東紅。
玉爐煉就長生藥,金鼎燒成不死丹。

[79/86] 火候

  火候最秘,聖人不傳,令則露之。藥非火不產,藥熟則火化矣。火非藥不生,火到則丹成矣。且火候之奧,非可一概而論。

  故未得丹時,須借武火以凝之,既得丹時,須藉文火以養之。文火者。結實之火也。其養之法,節其寒溫消息是也。

  故參同契曰:候視加謹慎,審察辯寒溫[辨寒溫]。審其火之未燃也,須藉巽風以吹之。察其火之既燃也,須資神水以活之。若太過,則損之;若不及,則益之,俾得中和而無火燥、火寒之病矣。  蓋火之寒燥,全在意念上發端。

  陳虛白曰:念不可起,念起則[80/86] 火燥;意不可散,意散則火冷。唯只要一念不起,一意不散,含光默然,真息綿綿,圓明覺照,常自惺惺,此長養聖胎之真火候也

  故白玉蟾曰: 採藥物於不動之中,行火候於無為之內。

  張三峰曰: 以默以柔存火性,勿忘勿助養靈胎。

  劉海蟾曰: 兀兀無為融至寶,微微文文養潛龍。

  張紫陽曰: 自有天然真火育,不須柴炭及吹噓。

  又曰: 謾守藥爐著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

  此四翁乃列仙中之錚錚者,皆以天然真火、自然妙用而成無上至真之道。又何嘗用卦爻斤兩,年月日時哉?

  今時之人,錯會仙師本意,泥象執文,認指[81/86] 為月,而必欲推算卦體之策數,求合卦書之陰陽。吾恐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倏然疲斃,而不知其歸處。

  豈不見張平敘云: 此中得意須忘象,若究群爻謾役情。

  高象先云: 晝夜屯蒙法自然,焉用孜孜看火侯。

  陳沖素云: 火雖有候不須時,些子機關我自知。

  彭真一云: 從來真火無形象,不得師傳也大難[亦大難]

  蕭紫虛云: 藥物調和,悟者甚易。火候消息,行之恐難。

  一十月功夫存杳杳綿綿之息,三萬年氣數在來來往往之間。所以養丹田之寶,此寶長在奪丹鼎之珠。此珠復還,駕動河車。離塵世尾閭之海,移居天谷上崑崙[82/86] 蓬島之山。前數句謂成丹之時脫胎而入日,末一句謂功成之後脫胎而出殼,中間兩句謂溫養子珠,長養聖胎。

  張三峰曰:

  年月日時空有著,卦爻斤兩亦支離。若存會得綿綿意,正是勿忘勿助時。

  白紫清曰:流俗淺識。未學凡夫豈知元始天尊與天仙地仙,日日採藥物而不停,藥物愈采而無窮也。又豈知山河大地與蠢動含靈,時時行火候而無暫住[暫助],火候愈行而不歇也。神凝則精氣聚而百寶結者,結胎之藥物也。真息往來而未嘗少有間斷者,溫養之火候也。

  陳虛白曰:火候之要,尤當於真息求之。

  丘長春曰:一[83/86] 念不離方寸是真空。此養胎之真火也。夫真火者,我之神也,而與天地之神、虛空之神同其神也。真候者,我之息也,而與天地之息、虛空之息同其息也。

  左元放曰: 火候無為合自然,自然真火養胎仙。但存神息居丹扃,調變先天接後天。

  王重陽曰: 聖胎既凝,養以文火。安神定息,任其自如。

  此以神感,彼以神應。天機妙用,自然而然。

  予於是而知神息者,火候也。而孟子之所謂勿忘勿助、老氏之所謂綿綿若存、釋氏之所謂不得勤不得怠者,是皆神息之自然火候之微旨也。

  故曰: 神仙不肯分明說,說得分明笑殺人。

 

[84/86] 長養聖胎圖

小小房兒藏舍利,些些芥子納須彌。爾來煉個無生體,後去知渠有所歸。

若雙修性命者,必須重開混沌,再立胞胎,而自造化此性命也。夫性命既造化矣,則於父母性命中而自然養出一點性命,如在母腹,而為我之性命也。夫既為我之性命矣,則又自然於我之性命中而還我於無,而為我之太虛也。夫既為我之太虛矣,則又自然於我之虛空中再造乾坤,而為我之真性命也。夫既為我之真性命矣,則又自然於我真性命中發出端倪,而為我本來之元神也。

圓覺經偈曰:金剛藏當知如來寂滅性未嘗有終始,若以輪迴心思維,即旋復,但至輪迴際,不能入佛海。譬如銷金礦,金非銷,故有雖復本來金,終以銷成就。一成真金體,不復重為礦。蓋金礦非金也,銷之而後成金者,以有金之性也。種性非佛也,煉之而後成佛者,以有佛之性也。

音宵。【說文】鑠金也。【史記·秦始皇紀】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銷以爲鍾鐻。

.

 

 

參考:

 

列禦寇人有見宋王者,錫()車十乘,以其十乘驕莊子。莊子曰:「河上有家貧恃緯蕭而食者,其子沒於淵,得千金之珠。其父謂其子曰:『取石來鍛之!夫千金之珠,必有九重之淵而驪龍頷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驪龍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今宋國之深,非直九重之淵也;宋王之猛,非直驪龍也;子能得車者,必遭其睡也。使宋王而寤,子為齏粉夫!   [()ˋ(ㄌ一ˊ)(ㄏㄢˋ)(ㄐㄧ)]

◎修性者若不識這個菩提子,即圓覺經所謂種性外道是也。修命者若不識這個真種子,即玉華經所謂枯坐旁門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