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真經註疏

外篇在宥第十一

25-11

大雅講義 網_ http://www.jackwts.tw/

 

一 切 有 為 法

首頁

如 夢 幻 泡 影

 

 

 

1.     聞在宥天下,不聞治天下也。 〈〔注〕宥使自在則治,治之則亂也。人之生也直,莫之蕩,則性命不過,欲惡不爽。在上者不能無為,上之所為而民皆赴之,故有誘慕好欲而民性淫矣。故所貴聖王者,非貴其能治也,貴其無為而任物之自為也。〉 [5/210]〈〔疏〕宥,寬也。在,自在也。治,統馭也。寓言云,聞諸賢聖任物,自在寬宥,即天下清謐;若立教以馭蒼生,物失其性,如伯樂治馬也。〉 在之也者,恐天下之淫其性也;宥之也者,恐天下之遷其德也。 〈〔疏〕性者,稟生之理;德者,功行之名;故致在宥之言,以防遷淫之過。若不任性自在,恐物淫僻喪性也。若不宥之,復恐效他,其德遷改也。〉 天下不淫其性,不遷其德,有治天下者哉。 {6/210空白}[6/210]〈〔注〕無治乃不遷淫。〉 〈〔疏〕性正德定,何勞布政治之哉。有政不及無政,有為不及無為。〉 昔堯之治天下也,使天下欣欣焉人樂其性,是不恬也;桀之治天下也,使天下瘁瘁焉人苦其性,是不偷也。 〈〔注〕夫堯雖在宥天下,其迹則治也。治亂雖殊,其於失後世之恬愉,使物爭尚畏鄙而不自得則同耳。故譽堯而非桀,不如兩忘也。〉 [7/210]〈〔疏〕恬,靜也。愉,樂也。瘁,憂也。堯以德臨人,人歌擊壤,乖靜性也;桀以殘害於物,物遭憂瘁,乖其愉樂也。堯桀政代斯異,使物失性均也。〉 夫不恬不愉,非德也。非德也而可長久者,天下無之。 〈〔注〕恬愉自得,乃可長久。〉 〈〔疏〕堯以不恬涖人,桀以不愉取物,不合淳和之性;欲得長久,天下未之有也。〉 人大喜邪?毗於陽;大怒邪?毗於陰。陰陽並毗,[8/210]四時不至,寒暑之和不成,其反傷人之形乎。使人喜怒失位,居處無常, 〈〔疏〕毗,助也。喜出於魂,怒出於魄,人稟陰陽,與二儀同氣。堯令百姓喜,毗陽暄舒;桀使人怒,助陰慘肅。人喜怒過分,天則失常,盛夏不暑,隆冬無霜?既失和氣,加之天災,人多疾病,豈非反傷形乎。不可有為作法,必致殘傷也。〉 思慮不自得,中道不成章, 〈〔注〕此皆堯桀之流,使物喜怒太過,以致斯9/210]患也。人在天地之中,最能以靈知喜怒擾亂群生而振蕩陰陽也。故得失之間,喜怒集乎百姓之懷,則寒暑之和敗,四時之節差,百度昏亡,萬事夭落也。〉 〈〔疏〕為滯喜怒,遂使百姓謀慮失真,既乖憲章之法,斯敗也已。〉 於是乎天下始喬詰卓鷙,而後有盜跖曾史之行。故舉天下以賞其善者不足, 〈〔注〕慕賞乃善,故賞不能供。〉 舉天下以罰其惡者不給, [10/210]〈〔注〕畏罰乃止,故罰不能勝。〉 〈〔疏〕喬,詐偽也。詰,責問也。卓,獨也。鷙,猛也。於是喬偽詰責,卓爾不群,獨懷鷙猛,輕陵於物,自堯為始,次後有盜跖之惡,曾史之善,善惡既著,賞罰係焉,慕賞行善,懼罰止惡,舉天下斧鉞不足以罰惡,傾宇宙之藏不足以賞善。給,猶足也。〉 故天下之大不足以賞罰。 〈〔疏〕若忘賞罰,任真乃在足也。〉 自三代以下者,匈匈焉終以賞罰為事,彼何[11/210]暇安其性命之情哉。 〈〔注〕忘賞罰而自善,性命乃大足耳。夫賞罰者,聖王之所以當功過,非以著勸畏也。故理至則遺之,然後至一可反也。而三代以下,遂尋其事迹,故為匈匈焉與迹競逐,終以所寄為事,性命之情何暇而安哉。〉 〈〔疏〕匈匈,讙譁也,競逐之謂也。人懼斧鉞之誅,又慕軒冕之賞,心懷百慮,事出萬端,匈匈競逐而不知止。夏殷已來,其風漸扇,賞罰攖擾,終日荒忙,有何容暇安其性命。〉

Ø    在宥:在者,悠遊自在之意。 宥者,寬容自得之意。謂聖賢放任無為,使百姓自在寬宥,則天下太平。

Ø    清謐(ㄇ一ˋ)清靜;安寧。

 

2.     [12/210]而且悅明邪?是淫於色也;悅聰邪?是淫於聲也; 〈〔疏〕悅,受染也。淫,耽滯也。希離慕曠,為滯聲色也。〉 悅仁邪?是亂於德也;悅義邪?是悖於理也; 〈〔疏〕德無憎愛,偏愛故亂德;理無是非,裁非故逆理。悖,逆也。〉 悅禮邪?是相於技也;悅樂邪?是相於淫也; 〈〔疏〕禮者,擎跽曲拳,節文隆殺。樂者,咸池大夏,律呂八音。說禮乃助浮華技能,愛樂更[13/210]助宮商淫聲。〉 悅聖邪?是相於藝也;悅知邪?是相於疵也。 〈〔注〕當理無悅,悅之則致淫悖之患矣。相,助也。〉 〈〔疏〕說聖迹,助世間之藝術;愛智計,益是非之疵病也。〉 天下將安其性命之情,之八者,存可也,亡可也; 〈〔注〕存亡無所在,任其所受之分,則性命安矣。〉 [14/210]〈〔疏〕八者,聰明仁義禮樂聖智是也。言人稟分不同,性情各異。離曠曾史,素分有者,存之可也;眾人性分本無,企慕乖真,亡之可也。〉 天下將不安其性命之情,之八者,乃始臠卷()囊而亂天下也。 〈〔注〕必存此八者,則不能縱任自然,故為臠卷傖囊也。〉 〈〔疏〕臠卷,不舒放之容也。傖囊,忽遽之貌。天下群生,唯知分外,不能安任,臠卷自拘,夸[15/210]華人事,傖囊急速,爭馳逐物,由八者不忘,致斯弊者也。〉 而天下乃始尊之惜之,甚矣天下之惑也。 〈〔注〕不能遺之,已為誤矣。而乃復尊之以為貴,豈不甚惑哉。〉 〈〔疏〕前八者,亂天之經,不能忘遺,已是大惑。方復尊敬,用為楷模,痛惜甚也。〉 豈直過也而去之邪。乃齋戒以言之,跪坐以進之,鼓歌以儛之,吾若是何哉。 〈〔注〕非直由寄而過去也,乃珍貴之如此。〉 [16/210]〈〔疏〕八條之義,事同芻狗,過去之後,不合更收。誡禁致齋,明言執禮,君臣跪坐,更相進獻,鼓九韶之歌,舞大章之曲。珍重蘧廬,一至於此,莊生目擊,無奈之何也。〉 故君子不得已而臨蒞天下,莫若無為。無為也而後安其性命之情。 〈〔注〕無為者,非拱默之謂也,直各任其自為,則性命安矣。不得已者,非迫於威刑也,直抱道懷朴,任乎必然之極,而天下自賓也。〉 〈〔疏〕君子,聖人也。不得已臨蒞天下,琣蛣L[17/210]為。雖復無為,非關拱默,動寂無心,而性命之情未始不安也。〉 故貴以身於為天下,則可以託天下;愛以身於為天下,則可以寄天下。 〈〔注〕若夫輕身以赴利,棄我而殉物,則身且不能安,其如天下何。〉 〈〔疏〕貴身賤利,內我外物,保愛精神,不蕩於世者,故可寄坐萬物之上,託化於天下也。〉 故君子苟能無解其五藏,無擢其聰明; 〈〔注〕解擢則傷也。〉 [18/210]〈〔疏〕五藏,精靈之宅;聰明,耳目之用。若分辨五藏情識,顯擢聰明之用,則精神奔馳於內,耳目竭喪於外矣。〉 尸居而龍見,淵默而雷聲, 〈〔注〕出處默語,常無其心而付之自然。〉 〈〔疏〕聖人寂同死尸寂泊,動類飛龍在天,豈有寂動理教之異哉。故寂而動,尸居而龍見,淵默而雷聲。欲明寂動動寂,理教教理,不一異也。〉 神動而天隨, [19/210]〈〔注〕神順物而動,天隨理而行。〉 〈〔疏〕神者,妙萬物而為言也,即動即寂,德同蒼昊,隨順生物也。〉 從容無為而萬物炊累焉。 〈〔注〕若遊塵之自動。〉 〈〔疏〕累,塵也。從容自在,無為虛淡,若風動細塵,清空中浮物,陽氣飄飄,任運去留非已。〉 吾又何暇治天下哉。 〈〔注〕任其自然而已。〉 〈〔疏〕物我齊混,俱合自然,何勞功暇,更為治[20/210]也。〉

Ø    擎跽:拱手跪拜。

Ø    拱默:2.拱手緘默。 3.指垂拱無為。  拱手而默默不語。形容不批評、無作為的消極保守態度。《漢書.卷七二.鮑宣傳》:「以苟容曲從為賢,以拱默屍祿為智,謂如臣宣等為愚。」

Ø    屍居而龍見_「屍居」猶靜居,言君子靜居無為,則心靈通萬物,其神自見。

Ø    淵默而雷聲_「淵」深也。「默」不言也。「雷聲」,感動人也。謂雖不言而道德動人。___『道高龍虎伏,德厚鬼神欽』.

Ø    蒼昊:指蒼天;天帝,古人想像中的萬物主宰者。語出《梁書·武帝紀》:“上達蒼昊,下及川泉。”

 

3.     崔瞿問於老聃曰:不治天下,安臧人心?老聃日:汝慎無攖人心。 〈〔注〕攖之則傷其自善也。〉 〈〔疏〕姓崔,名瞿,不知何許人也。既問:在宥不治人心,何以履善?答曰:宥之放之,自合其理,作法理物,則攖撓人心。引下文云。〉 人心排下而進上, 〈〔注〕排之則下,進之則上,言其易搖蕩也。〉 〈〔疏〕人心排他居下,進己在上,皆常情也。〉 [21/210]上下囚殺, 〈〔注〕無所排進,乃安全耳。〉 〈〔疏〕溺心上下,為境所牽,如禁之囚,攖煩困苦。〉淖約柔乎剛彊。〈〔注〕言能淖約,則剛彊者柔矣。〉 〈〔疏〕淖約,柔弱也。矯情行於柔弱,欲制服於剛彊。〉 廉劌彫琢,其熱焦火,其寒凝冰。 〈〔注〕夫焦火之熱,凝冰之寒,皆喜怒並積之[22/210]所生。若乃不彫不琢,各全其朴,則何冰炭之有哉。〉 〈〔疏〕廉,務名也。劌創,傷也。彫琢名行,欲在物前。若違情起怒,寒甚凝冰;順心生喜,熱喻焦火。〉 其疾俛仰之間而再撫四海之外。 〈〔注〕風俗之所動也。〉 〈〔疏〕逐境之心,一念之頃,已遍十方,況俛仰之間,不再臨四海哉。〉 其居也淵而靜,其動也縣而天。 [23/210]〈〔注〕靜之可使如淵,動之則係天而踊躍也。〉 〈〔疏〕有欲之心,去無定準。偶爾而靜,如流水之遇淵潭;觸境而動,類高天之縣;不息動之,則係天踊躍。〉 僨驕而不可係者,其唯人心乎。 〈〔注〕人心之變,靡所不為。順而放之,則靜而自通;治而係之,則跂而僨驕。僨驕者,不可禁之勢也。〉 〈〔疏〕排下進上,美惡喜怒,僨發驕矜,不可禁制者,其在人心乎。〉 [24/210]昔者黃帝始以仁義攖人之心, 〈〔注〕夫黃帝非為仁義也,直與物冥,則仁義之迹自見。迹自見,則後世之心必自殉之,是亦黃帝之迹使物攖也。〉 〈〔疏〕黃帝因宜作則,慈愛養民,實異偏尚之仁,裁非之義。後代之主,執之軌轍,蒼生名之為聖,攖人之心自此始也。弊起後王,釁非黃帝。〉 堯舜於是乎股無胈,脛無毛,以養天下之形,愁其五藏以為仁義,矜其血氣以規法度。然[25/210]猶有不勝也, 〈〔疏〕胈,白肉也。堯舜行黃帝之迹,心形瘦弊,股瘦無白肉,脛禿無細毛,養天下形容,安萬物情性,五藏憂愁於內,血氣矜莊於外,行仁義以為規矩,立法度以為楷模,尚不免流放凶族,則有不勝。〉 堯於是放讙兜於崇山,投三苗於三峗,流共工於幽都,此不勝天下也。 〈〔疏〕昔帝鴻氏有不才子,天下謂之混沌,即罐兜也,為黨共工,放南裔也。縉雲氏有不 [26/210]才子,天下謂之饕餮,即三苗也,為堯諸侯,封三苗之國。國在左洞庭,右彭蠡,居豫章,近南嶽。三峗,山名,在西裔,即秦州西羌也。少昊氏有不才子,天下謂之窮奇,即共工也,為堯水官。幽都在北方,即幽州之地。《尚書》有殛鯀,此文備也。四人皆包藏凶惡,不遵堯化,故投諸四裔,是堯不勝天下之事。故四凶由舜,今稱堯者,其時舜攝堯位故耳。〉 夫施及三王而天下大駭矣。 [27/210]〈〔注〕夫堯舜帝王之名,皆其迹耳,我寄斯迹而迹非我也,故駭者自世。世彌駭,其迹愈粗,粗之與妙,自塗之夷險耳,遊者豈常改其足哉。故聖人一也,而有堯舜湯武之異。明斯異者,時世之名耳,未足以名聖人之實也。故夫堯舜者,豈直一堯舜而已哉。是以雖有矜愁之貌,仁義之迹,而所以迹者故全也。〉 〈〔疏〕施,延也。自黃帝延乎堯舜,聖迹滯,物擾亂,延及三王,驚駭更甚。〉

(3.1) [28/210]下有桀跖, 〈〔疏〕桀跖行小人之行為下,曾史行君子之行為上。〉 上有曾史,而儒墨畢起。 〈〔疏〕謂儒墨守迹,是非因之而起也。〉 於是乎喜怒相疑, 〈〔疏〕喜是怒非,更相疑貳。〉 愚知相欺, 〈〔疏〕飾智驚愚,互為欺侮。〉 善否相非, [29/210]〈〔疏〕善與不善,彼此相非。〉 誕信相譏, 〈〔疏〕誕虛信實,自相譏誚。〉 而天下衰矣; 〈〔注〕莫能齊於自得。〉 〈〔疏〕相仍糾紛,宇宙衰也。〉 大德不同,而性命爛漫矣; 〈〔注〕立小異而不止於分。〉 〈〔疏〕喜怒是非,熾然大盛,於涂故天年夭枉,性命爛漫。爛漫,散亂也。〉[30/210]天下好知,而百姓求竭矣。 〈〔注〕知無涯而好之,故無以供其求。〉 〈〔疏〕聖人窮無崖之智,百姓焉不竭哉。〉 於是乎新鋸制焉,繩墨殺焉,椎鑿決焉。 〈〔注〕彫琢性命,遂至於此。〉 〈〔疏〕繩墨,正木之曲直;禮儀,示人之隆殺;椎鑿,穿木之孔竅;刑法,決人之身首。工匠運斤鋸以殘木,聖人用禮法以傷道。〉 天下脊脊大亂,罪在攖人心。故賢者伏處大山嵁巖之下,而萬乘之君憂慄乎廟堂之上。 [31/210]〔注〕若夫任自然而居當,則賢愚襲情而貴賤履位,君臣上下,莫匪爾極,而天下無患矣。斯迹也,遂攖天下之心,使奔馳而不可止。故中知以下,莫不外飾其性以眩惑眾人,惡直醜正,蕃徒相引。是以任真者失其據,而崇偽者竊其柄,於是主憂於上,民困於下矣。〉 〈〔疏〕脊脊,相踐籍也。一云亂,宇宙大亂,罪由聖智。君子道消,晦迹林藪,人君雖在廟堂,心睄~慄,既無良輔,恐國傾危也。〉 [32/210]今世殊死者相枕也,桁楊者相推也,刑戮者相望也, 〈〔疏〕殊者,決定當死也。桁楊者,械也,夾腳及頸,皆名桁楊,六國之時及衰周之世,良由聖迹,黥劓五刑,遂使桁楊者盈衢,殊死者相枕,殘兀滿路。相枕相望,明其多也。〉 而儒墨乃始離跂攘臂乎桎梏之間。意,甚矣哉。其無愧而不知恥也甚矣。 〈〔注〕由腐儒守迹,故致斯禍。不思捐迹反一,而方復攘臂用迹以治迹,可謂無愧而不[33/210]知恥之甚也。〉 〈〔疏〕離跋,用力貌也。聖迹謂害物之具,而儒墨方復攘臂分外,用力於桎梏之間,執迹封教,救當世之弊,何荒亂之能極哉。故發噫歎息,傷固陋不已,愧而不恥也。〉 吾未知聖知之不為桁楊椄槢也,仁義之不為桎梏鑿枘也, 〈〔注〕桁楊以椄槢為管,而桎梏以鑿枘為用,聖知仁義者,遠於·罪之迹也。迹遠罪則民斯尚之,尚之射驕詐生焉,驕詐生而禦姦[34/210]之器不具者,未之有也。故棄所尚則矯詐不作,矯詐不作則桁楊桎梏廢矣,何鑿枘椄槢之為哉。〉 〈〔疏〕椄槢,械楔也。鑿,孔也。以物內孔中曰枘。械不楔不牢,梏無孔無用。亦猶憲章非聖迹不立,桀跖無仁義不行,聖迹是攖擾之原,仁義是殘害之本。〉 焉知曾史之不為桀跖嚆矢也。 〈〔注〕嚆矢,矢之猛者,言曾史為桀跖之利用也。〉 [35/210]〈〔疏〕嚆,箭鏃有吼猛聲也。聖智是竊國之具,仁義為凶暴之資,曾史為桀跖利用猛箭,故云然也。〉 故曰絕聖棄知而天下大治。 〈〔注〕法其所以攖也。〉 〈〔疏〕絕竊國之具,棄凶暴之資,即宇內清平,言大治也。〉

Ø    「於塗故天年夭枉」,《莊子集釋》作「故天年夭枉」,無「於塗」二字。

Ø    隆殺:指尊卑、厚薄、高下。

Ø    林藪:1.山林與澤藪。 2.指山野隱居的地方。 3.比喻事物聚集的處所。

 

4.     黃帝立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 〈〔疏〕德化韶令,宇內大行。〉聞廣成子在於空同之上,故往見之, [36/210]〈〔疏〕空同山,涼州北界。廣成,即老子別號也。〉 曰:我聞吾子達於至道,敢問至道之精。吾欲取天地之精,以佐五穀,以養民人, 〈〔疏〕五穀,黍稷菽麻麥也。欲取窈冥之理,天地陰陽精氣,助成五穀,以養蒼生也。〉 吾又欲官陰陽,以遂群生,為之奈何? 〈〔疏〕遂,順也。欲象陰陽設官分職,順群生之性,問其所以。〉 廣成子曰:而所欲問者,物之質也; 〈〔注〕問至道之精,可謂質也。〉 [37/210]〈〔疏〕而,汝也。欲播植五穀,官府二儀,所問粗淺,不過形質,乖深玄之致,是抵訶也。〉 而所欲官者,物之殘也。 〈〔注〕不任其自爾而欲官之,故殘也。〉 〈〔疏〕苟欲設官分職,引物從己,既乖造化,必致傷殘。〉 自而治天下,雲氣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黃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 〈〔疏〕族,聚也。分百官放陰陽,有心治萬物,爻致凶災。雨風不調,炎涼失節,雲未聚而雨[38/210]降,木尚青而葉落;欃槍薄蝕,三光昏晦,人心遭擾,玄象荒怠。〉 而佞人之心翦翦者,又奚足以語至道。 〈〔疏〕翦翦,狹劣貌也。汝是諂佞之人,心其狹劣,何能語至道也。〉 黃帝退,捐天下,築特室,席白茅,間居三月,復往邀之。 〈〔疏〕黃帝退,清齊一心,含九五尊位,築特室,避讙囂,藉白茅以潔淨,閑居經時,重往請道。邀,過也。〉 [39/210]廣成子南首而臥,黃帝順下風膝行而進,再拜稽首而間曰:聞吾子達於至道,敢問,治身奈何而可以長久?廣成子蹶然而起,曰:善哉問乎。 〈〔注〕人皆自修而不治天下,則天下治矣,故善之也。〉 〈〔疏〕使人治物,物必攖煩,各各治身,天下清正,故善之。蹶然,疾起。〉 來。吾語汝至道。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極,昏昏默默。 [40/210]〈〔注〕窈冥昏默,皆了無也。夫莊老之所屢稱無者,何哉?明生物者無物而物自生耳。自生耳,非為生也,又何有為於已生乎。〉 〈〔疏〕至道精微,心靈不測,故寄窈冥深遠,昏默玄絕。〉 無視無聽,抱神以靜,形將自正。 〈〔注〕忘視而自見,忘聽而自聞,則神不擾而形不邪也。〉 〈〔疏〕耳目無外視聽,抱守精神,境不能亂,心與形合,自冥正道。〉 [41/210]必靜必清,無勞汝形,無搖汝精,乃可以長生。 〈〔注〕任其自動,故閒靜而不夭也。〉 〈〔疏〕清神靜慮,體無所勞,不緣外境,精神常寂,心閑形逸,長生久視。〉 目無所見,耳無所聞,心無所知,汝神將守形,形乃長生。 〈〔注〕此皆率性而動,故長生也。〉 〈〔疏〕任視聽而無所見聞,根塵既空,心亦安靜,照無知慮,應機常寂,神淡守形,可長生久視也。〉 [42/210]慎汝內。 〈〔注〕全其真也。〉 〈〔疏〕忘心,全真也。〉閑汝外, 〈〔注〕守其分也。〉 〈〔疏〕絕視聽,守分也。〉 多知為敗。〈〔注〕知無崖,故敗。〉 〈〔疏〕不慎智慮,心神既困,耳目竭於外,何不敗哉。〉 [43/210]我為汝遂於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陽之原也;為汝入於窈冥之門矣,至彼至陰之原也。 [注〕夫極陰陽之原,乃遂於大明之上,入於窈冥之門也。 〈〔疏〕陽,動也。陰,寂也。遂,出也。至人應動之時,智照如日月,名大明也。至陽之原,表從本降迹,故言出也。無感之時,深根寂然凝湛也。至陰之原,亦攝迹歸本,故曰入窈冥之門。廣成示黃帝動寂兩義,故託陰陽二門也。〉 [44/210]天地有官,陰陽有藏, 〈〔注〕但當任之。〉 慎守汝身,物將自壯。 〈〔疏〕天官,謂日月星辰,能照臨四方,綱維萬物,稱官也。地官,謂金木水火土,能維持動植,運載群品,亦稱官也。陰陽二氣,春夏秋冬,各有司存,如藏府也。咸得隨任,無不稱適,何違造化,更立官府也。汝但無為,慎守汝身,一切萬物,自然昌盛,何勞措心,自貽伊慼哉。〉 [45/210]我守其一以處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歲矣,吾形未常衰。 〈〔注〕取於盡性命之極,極長生之致耳。身不夭乃能及物也。〉 〈〔疏〕保恬淡一心,處中和妙道,攝衛修身,雖有壽考之年,終無衰老之日。〉

(4.1)黃帝再拜稽首曰:廣成子之謂天矣。 〈〔注〕天,無為也。〉 〈〔疏〕歎聖道之清高,可與玄天合德也。〉 廣成子曰:來。余語汝。彼其物無窮,而人皆以[46/210]為終; 〈〔疏〕死生變化,物理無窮,俗人愚惑,謂有終始。〉 彼其物無測,而人皆以為極。 〈〔注〕徒見其一變也。〉 〈〔疏〕萬物不測,千變萬化,愚人迷執,謂有限極。〉 得吾道者,上為皇而下為王; 〈〔注〕皇王之稱,隨世之上下耳,其於得通變之道以應無窮一也。〉 [47/210]〈〔疏〕得自然之道,上逢淳樸之世,則作犧農;下遇澆季之時,應為湯武。皇王迹自夷險,道之一也。〉 失吾道者,上見光而下為土。 〈〔注〕失無窮之道,則自信於一變而,不能均同上下,故俯仰異心。〉 〈〔疏〕喪無為之道,滯有欲之心,生則睹於光明,死則便為土壤。迷執生死,不能均同上下,故有兩名也。〉 今夫百昌皆生於土而反於土,故余將去汝, [48/210]〈〔注〕土,無心者也。生於無心,故當反守無心而獨往也。〉 〈〔疏〕夫百物昌盛,皆生於地,及其彫落,還歸於土。世間萬物,從無而生,死歸空寂。生死不二,不滯一方,今將去汝任適也。〉 入無窮之門,以遊無極之野。 〈〔注〕與化俱也。〉 〈〔疏〕反歸冥寂之本,入無窮之門:應變天地之間,游無極之野。〉 吾與日月參光,吾與天地為常。 [49/210]〈〔注〕都任之也。〉 〈〔疏〕參,同也。與三景齊明,將二儀同久,豈千二百歲哉。〉 當我,緡乎。遠我,昏乎。 〈〔注〕物之去來,皆不覺也。〉 〈〔疏〕聖人無心若鏡,機當感發,即應感冥符,若前機不感,即昏然晦迹也。〉 人其盡死,而我獨存乎。 〈〔注〕以死生為一體,則無往而非存。〉 〈〔疏〕一死生,明變化,未始非我,無去無來,我[50/210]獨存也。人執生死,故憂息之。〉   [(ㄔㄢˊ)]

Ø    廣成子:◎古代傳說中的仙人。晉葛洪《神仙傳.廣成子》:"廣成子者,古之仙人也。居崆峒之山石室之中。黃帝聞而造焉。"唐陳子昂《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軒轅台》詩:"尚想廣成子,遺跡白雲隈。"一說即老子。  ◎《莊子·在宥篇》記載有"黃帝問道廣成子"的事情,展現道家對道的認識及道家特殊的認知方式;展現了道家以治身為本、治國為末的思想;並將求道方法落實為具體的修煉之術。這些內容對道家向道教演變和道教修煉之術產生深遠影響。

Ø    欃槍:1.彗星的別名。《爾雅.釋天》:「彗星為欃槍。」古人認為是凶星﹐主不吉。 2.喻邪惡勢力。   © 漢典

Ø    薄蝕:薄食。

Ø    彗星:環繞太陽運行的小品質天體。主要分為彗核、彗發和彗尾三部分。其外貌和亮度均隨著與太陽距離的遠近而發生變化。軌道是以太陽為焦點的圓錐曲線。以抛物線居多,橢圓次之,雙曲線最少。解體後轉化為小行星或流星群。中古時,彗星的出現常被視為災禍、戰爭的不祥之兆。  也稱為「帚星」、「欃槍」、「掃星」、「掃帚星」。

 

5.     雲將東遊,過扶搖之枝而適遭鴻蒙。鴻蒙方將拊髀爵躍而遊。 〈〔疏〕雲將,雲主將也。鴻蒙,元氣也。扶搖,木神,生東海也,亦云風。遭,遇也,拊,拍也。雀躍,跳躍也。寓言也。夫氣是生物之元也,為雨澤之本也,是春陽之鄉,為仁惠之方。舉此四事,示君王御物,以德澤為先也。〉 雲將見之, 〈〔疏〕怪其容儀殊俗,動止異凡,故問行李之[51/210]由,庶為理物之道也。〉 倘然止,贄然立,曰:叟何人邪?叟何為此? 〈〔疏〕倘,驚疑貌。贄,不動也。叟,長老名也。〉 鴻蒙拊髀爵躍不輟,對雲將曰,遊。 〈〔疏〕乘自然變化遨遊也。〉 雲將曰:朕願有問也。鴻蒙仰而視雲將曰:吁。雲將曰:天氣不和,地氣鬱結, 〈〔疏〕二氣不降不升,鬱結也。〉 六氣不調, 〈〔疏〕陰陽風雨晦明,此六氣也。〉 [52/210]四時不節。 〈〔疏〕春夏秋冬,節令愆滯其序。〉 今我願合六氣之精以育群生,為之奈何? 〈〔疏〕我欲合六氣精華以養萬物,故問也。〉 鴻蒙拊髀爵躍掉頭曰:吾弗知。吾弗知。 〈〔疏〕萬物咸稟自然,若措意治之,必乖造化,故掉頭不答。〉 雲將不得問。又三年,東遊,過有宋之野而適遭鴻蒙。雲將大喜,行趨而進曰:天忘朕邪?天忘朕邪?再拜稽首,願聞於鴻蒙。 [53/210]〈〔疏〕故如上天,再言忘朕,幸憶往時也。〉 鴻蒙曰:浮遊,不知所求; 〈〔注〕而自得所求也。〉 〈〔疏〕浮遊處世,無食取也。〉 猖狂,不知所往; 〈〔注〕而自得所往也。〉 〈〔疏〕無心忘行,無的當也。〉 遊者鞅掌,以觀元妄。 〈〔注〕夫內足者,舉目皆自正也。〉 〈〔疏〕鴻蒙游心之處寬大,涉見之物眾多,能[54/210]觀之智,知所觀之境無妄也。鞅掌,眾多也。〉 朕又何知。 〈〔注〕以斯而已矣。〉 〈[疏〕浮游猖狂,虛心任物,物各自正,我復何知。〉

(5.1)雲將曰:朕也自以為猖狂,而民隨予所往;朕也不得已於民,今則民之放也。 〈〔注〕夫乘物非為迹而迹自彰,猖狂非招民而民自往,故為民所放效而不得已也。〉 〈〔疏〕我同鴻蒙,無心馭世,不得已臨人,人則[55/210]隨我迹,便為物放效也。〉 願聞一言。 〈〔疏〕願聞要旨,庶決深疑。〉 鴻蒙曰:亂天之經,逆物之情,玄天弗成 〈〔注〕若夫順物性而不治,則情不逆而經不亂,玄默成而自然得也。〉 〈〔疏〕亂天然常道,逆物真性,即譎詐方起,自然之化不成也。〉 解獸之擊,而鳥皆夜嗚; 〈〔注〕離其所以靜也。〉 [56/210]〈〔疏〕放效迹彰,害物炎起,獸則驚群散起,鳥則駭飛夜鳴。〉 災及草木,禍及昆蟲。 〈〔注〕皆坐而受害也。〉 〈[疏〕草木未霜零落,災禍及昆蟲。昆,明也,向陽啟蟄。〉 噫,治人之過也。 〈〔注〕夫有治之迹,亂之所由生也。〉 〈〔疏〕天治斯滅,治人過也。〉 雲將曰:然則吾奈何? [57/210]〈〔疏〕欲請不治之術。〉 鴻蒙曰:噫,毒哉。 〈〔注〕言治人之過深。〉 〈〔疏〕重傷禍敗屢嘆。噫,歎聲。〉 僊僊乎歸矣。 〈〔注〕僊僊,坐起之貌。嫌不能隤然通放,故遣使歸。〉 〈〔疏〕僊僊,輕舉之貌。嫌雲將治物為禍,故示輕舉,勸令息迹歸本。〉 雲將曰:吾遇天難,願聞一言。鴻蒙曰:噫。心養。 [58/210]〈〔注〕夫心以用傷,則養心者,其惟不用心乎。〉 〈〔疏〕養心之術,列在下文。〉 汝徒處無為,而物自化。 〈〔疏〕徒,但也。但處心無為而物自化。〉 墮爾形體,吐爾聰明,倫與物忘; 〈〔注〕理與物皆不以存懷,而闇付自然,則無為而自化矣。〉 〈〔疏〕倫,理也。墮形體,忘身也。吐聰明,忘心也。身心兩忘,物我雙遣,是養心也。 大同乎涬冥,[59/210]〈〔注〕與物無際。〉 〈〔疏〕涬冥,自然之氣也。茫蕩身心大同,自然合體也。〉 解心釋神,莫然無魂。 〈〔注〕坐忘任獨。〉 〈〔疏〕魂,好知為也。解釋,遣蕩也。莫然,無知;滌蕩心靈,同死灰枯木,無知魂也。〉 萬物云云,各復其根,各復其根而不知; 〈〔注〕不知而復,乃真復也。〉 〈〔疏〕云云,眾多也。眾多往來,生滅不離自然,[60/210]歸根明矣,豈得用知然後復命矣哉。〉 渾渾沌沌,終身不離; 〈〔注〕渾沌無知而任其自復,乃能終身不離其本也。〉 〈〔疏〕渾沌無知而任獨,千變萬化,不離自然。〉 若彼知之,乃是離之。 〈〔注〕知而復之,與復乖矣。〉 〈〔疏〕用知慕生本,乃離自然性也。〉 無間其名,無闚其情,物固自生。 〈〔注〕闚問則失其自生也。〉 [61/210]〈〔疏〕道離名言,理絕情慮。若以名問道,以情闚理,不亦遠哉。能遣情忘名,任於獨化,物得生理也。〉 雲將曰:天降朕以德,示朕以默;躬身求之,乃今也得。 〈〔注〕知而不默,常自失也。〉 〈〔疏〕降道德之言,示玄點之行,立身以來,方今始悟。〉。再拜稽首,起辭而行。

 

6.     世俗之人,皆喜人之同乎己而惡人之異於己也。 [62/210]〈〔疏〕染習之人,迷執日久,同己喜懼,異己嫌惡也。〉 同於己而欲之,異於己而不欲者,以出乎眾為心也。 〔注〕心欲出常為眾雋也。〉 〈〔疏〕夫是我而非彼,喜同而惡異者,必欲顯己功名,超出群眾。〉 夫以出乎眾為心者,曷常出乎眾哉。 〈〔注〕眾皆以出眾為心,故所以為眾人也。若我亦欲出乎眾,則與眾無異而不能相出[63/210]矣。夫眾皆以相出為心,而我獨無往而不同,乃大殊於眾而為眾主也。〉 〈〔疏〕人以競先出乎眾為心,此是琲姣彌﹛A何能獨超群外。同其光塵,方大殊於眾而為眾傑。〉 因眾以寧所聞,不如眾技眾矣。 〈〔注〕吾一人之所聞,不如眾技多,故因眾則寧也。若不因眾,則眾之千萬,皆我敵也。〉 〈〔疏〕用眾人技能,因眾人聞見,即無忿競。所謂明者為之視,智者為之謀也。〉 [64/210]而欲為人之國者,此攬乎三王之利而不見其患者也。 〈〔注〕夫欲為人之國者,不因眾之自為而以己為之者,此為徒求三王主物之利而不見己為之患也。然則三王之所以利,豈為之哉?因天下之自為而任耳。〉 〈〔疏〕用一己偏執為國者,徒求三王主物之利,不知為喪身之大患也。〉 此以人之國僥倖也,幾何僥倖而不喪人之國乎。 [65/210]〈〔疏〕僥,要也。以皇王之國利要求非分,為一身之幸會者,未嘗不身遭殞敗。萬不存一,故云幾何也。〉 其存人之國也,無萬分之一;而喪人之國也,一不成而萬有餘喪矣。 〈〔注〕己與天下,相因而成者也。今以一己而專制天下,則天下塞矣,己豈通哉。故一身既不成,而萬方有餘喪矣。〉 〈〔疏〕以僥倖之心為帝王之主,論存己矣無一成,語亡也有餘敗也。〉 [66/210]悲夫,有土者之不知也。 〈〔疏〕此一句傷嘆君王不知僥倖為弊矣。〉 夫有土者,有大物也。 〈〔疏〕九五尊高,四海宏巨,是稱大物也。〉 有大物者,不可以物物; 〈〔注〕不能用物而為物用,即是物耳,豈能物物哉。不能物物,則不足以有大物矣。〉 〈〔疏〕苟求三王之國,不能任物自為,翻為物用。已自是物,焉能物物。斷不可也。〉 而不物,故能物物。 [67/210]〈〔注〕夫用物者,不為物用也。不為物用,斯不物矣,不物,故物天下之物,使各自得也。〉 〈〔疏〕不為物用而用於物者也。〉 明乎物物者之非物也,豈獨治天下百姓而已哉。出入六合,遊乎九州, 〈〔注〕用天下之自為,故馳萬物而不窮。〉 〈〔疏〕聖人通自然,達造化,運百姓心知,用群生耳目,是知物物者非物也。豈獨戴黃屋,坐汾陽宮,佩玉璽,治天下哉?固當排六合,陵太清,超九州,游姑射矣。〉 [68/210]獨往獨來,是謂獨有。 〈〔注〕人皆自異而己獨群遊,斯乃獨往獨來者也。獨有斯獨,可謂獨有矣。〉 獨有之人,是之謂至貴。 〈〔注〕夫與眾玄同,非求貴於眾,而眾人不能不貴,斯至貴也。若乃信其偏見而以獨異為心,則雖同於一致,故是俗中之一物耳,非獨有者也。未能獨有,而欲饕竊軒冕,冒取非分,眾豈歸之哉。故非至貴也。〉 〈〔疏〕人皆自異而己獨與韋游,斯乃獨往獨[69/210]來者也。獨有斯獨,可謂獨有矣。人欲出眾而己獨游,眾無此能,故名獨有。獨有之人,蒼生樂推,百姓荷戴。以斯為主,可謂至尊至貴也。〉

Ø    黃屋:1.古代帝王專用的黃繒車蓋。 2.借指帝王之車。 3.帝王所居宮室。 4.指帝王權位。 5.帝王的代稱。

Ø    汾陽宮:古宮名。 隋煬帝時所建。故址在今山西省甯武縣西南管涔山上。規模壯觀,殿宇樓閣,水榭歌台,棧道回廊,應有皆有。因為該行宮距汾河的發源地不遠,故史稱“汾陽宮”(或稱“汾源宮”),據說,隋煬帝經常來這堥肅y、避暑、遊玩,並在行宮接見大臣和使者,商討和處理國家大事。當然,也少不了攜愛妃宮女們雲遊行宮,踏青湖邊,打情罵俏,賞景吟詩,於美酒聲色中尋歡作樂,窮奢極欲地炫耀帝王的風流。只是因為年代久遠,行宮往日的壯觀景象已不復存在。

 

7.     大人之教,若形之於影,聲之於響。 〈〔注〕百姓之心,形聲也;大人之教,影響也。大人之於天下何心哉?猶影響之隨形聲耳。〉 〈〔疏〕大人,聖人也。無心感應,、應不以心,故百姓之心,形聲也;大人之教,影響也。〉 有問而應之,盡其所懷, [70/210]〈〔注〕使物之所懷各得自盡也。〉 〈〔疏〕聖人心隨物感,感亦稱機,盡物懷抱。〉 為天下配。 〈〔注〕問者為主,應故為配。〉 〈〔疏〕配,匹也,先感為主,應者為匹也。〉 處乎無響, 〈〔注〕寂以待物。〉 〈〔疏〕處,寂也。無感之時,心如枯木,寂無影響也。〉 行乎無方。 [71/210]〈〔注〕隨物轉化。〉 〈〔疏〕行,應機也。逗機不定方所也。〉 挈汝適復之撓撓, 〈〔注〕撓撓,自動也。提挈萬物,使復歸自動之性,即無為之至也。〉 〈〔疏〕撓撓,自動也。逗機無方,還欲提挈汝等群品,令歸自本性,則無為至也。〉 以遊無端; 〈〔注〕與化俱,故無端。〉 〈〔疏〕遊,心與自然俱遊,故無朕迹之端崖。〉 [72/210]出入無旁, 〈〔注〕玄同無表。〉 〈〔疏〕出入塵埃生死之中,玄同造物,無邊可見。〉 與日無始; 〈〔注〕與日新俱,故無始也。〉 〈〔疏〕與日俱新,放無終始。〉 頌論形軀,合乎大同,, 〈〔注〕其形容與天地無異。〉 〈〔疏〕頌,贊;論,語。聖人盛德軀貌,與二儀大道[73/210]合同,外不闚乎宇宙,內不有其己身也。〉 大同而無己。 〈〔注〕有己則不能大同也。〉 〈〔疏〕合二儀,同大道,則物我俱忘也。〉 無己,惡乎得有有。 〈〔注〕天下之難無者己也。已既無矣,則群有不足復有之。〉 〈〔疏〕己既無矣,物焉有哉。〉 睹有者,昔之君子; 〈〔注〕能美其名者耳。〉[74/210]〈〔疏〕行仁義,禮君臣者,不離有為君子也。〉 睹無者,天地之友。 〈〔注〕睹無則任其獨生也。〉 〈〔疏〕睹無為之妙理,見自然之正性,二儀非有,萬物盡空,翻有入無,故稱為友矣。〉

8.        賤而不可不任者,物也;卑而不可不因者,民也; 〈〔注〕因其性而任之則治,反其性而凌之則亂。夫民物之所以卑而賤者,不能因任故也。是以任賤者貴,因卑者尊,此必然之符[75/210]也。〉 〈〔疏〕民雖居下,各有功能;物雖輕賤,咸負材用。物無棄材,人無棄用,庶咸亨也。〉 匿而不可不為者,事也; 〈〔注〕夫事藏於彼,故匿也。彼各自為,故不可不為,但當因任耳。〉 〈〔疏〕匿,藏也。事有隱顯,性有工拙,或顯於此,或隱於彼,或工於此,或拙於彼,但當任之,悉事齊也。〉 麤而不可不陳者,法也; [76/210]〈〔注〕法者妙事之迹也,安可以迹贏而不陳妙事哉。〉 〈〔疏〕法,言教也。以教望理,理妙法粗,取諭荃蹄,故須陳說故也。〉 遠而不可不居者,義也; 〈〔注〕當乃居之,所以為遠。〉 〈〔疏〕義雖去道疏遠,苟其合理,應須取斷。〉 親而不可不廣者,仁也; 〈〔注〕親則若偏,故廣乃仁耳。〉 〈〔疏〕親雖偏愛狹博,周普廣愛,乃大仁也。〉 [77/210]節而不可不積者,禮也; 〈〔注〕夫禮節者,患於係一,故物物體之,則積而周矣。〉 〈〔疏〕積,厚也。節,文也。夫禮貴尚往來,人情華薄,故外示折旋,內敦積厚,此真禮也。〉 中而不可不高者,德也; 〈〔注〕事之下者,雖中非德。〉 〈〔疏〕中,順也。修道之人,和光處世,卑順於物,而志行清高,涅而不緇其德也。 一而不可不易者,道也; [78/210]〔注〕事之難者,雖一非道,況不一哉。〉 〈〔疏〕妙本一氣,通生萬物,甚自簡易,其唯道乎。〉 神而不可不為者,天也。 〈〔注〕執意不為,雖神非天,況不神哉。〉 〈〔疏〕神功不測,顯晦無方,逗機無滯,合天然也。〉 故聖人觀於天而不助, 〈〔注〕順其自為而已。〉 〈〔疏〕聖人觀自然妙理,大順群物而不助其[79/210]性分。此下釋前文。〉 成於德而不累, 〈〔注〕自然與高會也。〉 〈〔疏〕能使境智冥會,上德既成,自無瑕累也。〉 出於道而不謀, 〈〔注〕不謀而一所以為身(1)。〉 〈〔疏〕顯出妙一之道,豈得待(顯)謀而後說。〉 會於仁而不恃,〈〔注〕恃而不廣。〉 〈〔疏〕《老經》云,為而不恃。仁慈博愛,貴在合宜,故無恃賴。〉 薄於義而不積, [80/210]〈〔注〕率性居遠,非積也。〉 〈〔疏〕先王蘧廬,非可寶重,已陳芻狗,豈積而留。〉 應於禮而不諱, 〈〔注〕自然應禮,非由忌諱。〉 〈〔疏〕妙本湛然,迹應於禮,豈拘忌諱。〉 接於事而不讓, 〈〔注〕事以理接,能否自任,應動而動,無所辭讓。〉 〈〔疏〕混俗揚波,因事接物,應機不取,亦無辭[81/210]讓。〉 齊於法而不亂, 〈〔注〕御粗以妙,故不亂也。〉 〈〔疏〕因於物性,以法齊之,故不亂也。〉 恃於民而不輕, 〈〔注〕恃其自為耳,不輕用也。〉 〈〔疏〕民惟邦本,本固而邦寧,故恃籍不敢輕用也。〉 因於物而不去。 〈〔注〕因而就任之,不去其本也。〉 [82/210]〈〔疏〕順黔黎之心,因庶物之性,雖施於法教,不令雜於性本。〉 物者莫足為也,而不可不為。 〈〔注〕夫為者,豈以足為故為哉?自體此為,故不可得而止也。〉 〈〔疏〕物之稟生,功用萬殊,如羌蜋轉丸,蜘蛛結網,出自天然,非關假學。故素無之而不可強為,性中有者不可不為也。〉 不明於天者,不純於德; 〈〔注〕不明自然則有為,有為而德不純也。[83/210]〈〔疏〕闇自然之理,則澆薄之德不純也。〉 不通於道者,無自而可, 〈〔注〕不能虛己以待物,則事事失會。〉 〈〔疏〕閉虛玄道性,故觸事面晼A諒無從而可也。〉 不明於道者,悲夫。 〈〔疏〕闇天人之理,惑君臣之義,所作顛蹙,深可悲傷。〉 何謂道?有天道,有人道。無為而尊者,天道也; 〈〔注〕在上而任萬物之自為也。〉 [84/210]〈〔疏〕無事無為,尊高在上者,合自然天道也。〉 有為而累者,人道也。 〈〔注〕以有為為累者,不能率其自得也。〉 〈〔疏〕司職有為,事累繁擾者,人倫之道。〉 主者,天道也; 〈〔注〕同乎天之任物,則自然居物上。〉 〈〔疏〕君在上任物,合天道無為也。〉 臣者,人道也。 〈〔注〕各當所任。〉 天道之與人道也,相去遠矣, [85/210]〈〔注〕君任無為而委百官,百官有所司而君不與焉。二者俱以不為而自得,則君道逸,臣道勞,勞逸之際,不可同日而論之也。〉 〈〔疏〕君位尊高,委之宰牧;臣道卑下,竭誠奉上;故君道逸,臣道勞,不可同日而語也。〉 不可不察也。 〈〔注〕不察則君臣之位亂矣。〉 〈〔疏〕天道君而無為,人道臣而有事。尊卑有隔,勞逸不同,各守其分,則君臣咸無為也。必不能鑒理,即勞逸失宜,君臣亂矣。夫二[86/210]儀生育,變化無窮,形質之中,最為廣大,而新新變化,念念推遷,實為等均,所謂亭之毒之。〉

  (1)_不謀而一所以為「身」。 《莊子集釋》作_不謀而一所以為「易」。

Ø    涅而不緇()【解釋】涅:礦物名,古代用作黑色染料;緇:黑色。用涅染也染不黑。比喻品格高尚,不受惡劣環境的影響。  被黑色染液浸過之後也不會變黑。比喻品德高尚,出污泥而不染。  用黑色染料也染不黑。語出《論語.陽貨》:「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緇。」喻本質之好,不受惡劣環境影響。《隋唐演義.第七五回》:「臣自信是精白一心,涅而不緇之人。」

Ø    春秋時期,孔子在魯國政壇遭到排擠後,帶領弟子們周遊列國,先後在衛國、宋國等沒受到重視,在赴晉的途中,子路勸他不要去投奔趙鞅這種小人,孔子相信自己是君子,會“磨而不磷,涅而不緇”,不會玷污自己的名聲的。

Ø    澆薄:社會風氣浮薄,不淳樸敦厚,人情澆薄.

.